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74/




指导员也是一头雾水。不过现在的形势好得让人不敢相信,大家都忙着向敌人纵深突击,争取多圈住些鬼子。

往死里打吧!

很快我们攻进敌第7机械化步兵师一个机械化步兵营的阵地里。

建制混乱的敌人剩余部队士气全无,鬼子们乱哄哄地在小镇左冲右突的,正忙着突围,全然不顾我军炮火的拦阻射击。

指导员在向团部报告完我们连大致的方位后向大家喊道:“同志们,不能让敌人这么轻松地跑掉。三排、特种排跟我上!”

越过两条街道,我们迎面撞上一股正企图突围的鬼子兵。二话不说,士兵们立刻散开,依托建筑物向敌人扫射。鬼子兵被突如其来的猛烈火力打得匍匐在地不敢抬头。正在这时,一辆漏网的敌人坦克突然从不远的建筑物里冲出来,鬼子步兵纷纷躲在坦克后面向我们冲过来。

“反坦克手!有没有反坦克手!快点敲掉敌人坦克!”指导员焦急地喊道。

正当指导员呼叫着反坦克手的时候,从我身旁不远的地方一枚反坦克火箭弹发出嘶嘶的尖啸声蹿上去。

“怎么从正面打?妈的!”

我不满地骂了一声,回头看去。

一名战士倚在半截水泥桩后面睁着紧张的大眼注视着敌人坦克,肩上的火箭筒还冒着缕缕青烟。

是小孙,年轻的新兵。这大概是他参加的第一场战斗。

我急忙回头看弹着点。

120毫米反坦克火箭弹击中这辆米制M1A3坦克的炮塔前部,但只是引爆了外面的披挂式反应装甲。

又一枚火箭弹击中这辆坦克的侧甲,可惜鬼子正好在疯狂地转动炮塔,火箭弹的着角仍然不对,斜斜地擦着坦克炮塔炸响。不过躲在坦克后面的鬼子兵就没那么幸运,几个被跳射弹片击中的倒霉蛋惨叫着栽倒在地。

火箭弹虽然没有对敌人的坦克造成严重损伤,可爆炸形成的烟雾却暂时遮住了敌人坦克兵的视线。

“别打了,大家停火!”指导员大声喊了一句。

我抬头一看,只见从敌人坦克的炮塔上面伸出一只手,拎着件白衬衫拼命挥舞着。敌人要求投降。看来这辆坦克里的鬼子兵很清楚今天晚上自己逃不出四面包围的反坦克火力圈。

留下几名战士看守着敌人投降的俘虏,我们在指导员的带领下继续横穿小镇搜索敌人。

令人惊讶的歼灭战!

本来敌人希望能凭借前线阵地上密布的小型微波、红外战场探测器和“狼群”战场侦察系统以及时刻在空中逡巡的战场无人侦察机对我们这支困守大山的防守部队实施侦察监视,并随时对我军的任何突围行动予以毁灭性的火力打击。

由于敌人没想到我军会发动突然袭击,敌人的装甲机动部队和火力支援部队全部猬集在靠近高速公路两侧方便运动和补给的集结营地,整个战线的布防缺乏坚固工事依托。所以在我军第一轮的火力覆盖下,敌人的地面火力支援力量已经被死死地压制住。我军的突击部队还在进攻时大量使用火箭布雷车对敌人外围阵地的可能突围道路实施布雷,等敌人发现情况不妙时已经无路可逃了。除后面阵地一部分鬼子反应迅速,爬上悍马飞快地向省城撤退外,大部分还在寻找建制尚未撤离的敌人已被我军多路突破分割包围。

二十多天来,面对敌人这种肆无忌惮的打法,困守阵地的战士们义愤填膺。

今天晚上终于找到出气的机会了。

谁也不会想到我们会在今夜发动如此规模的突击作战。我们这些士兵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