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实体版》 第六章 6-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74/




传递战报是件难得的愉快事情,我和江垒非常乐意把内容念给那些双目失明的战士听,看着他们脸上逐渐浮起的笑容,我们自己也一再分享到胜利的愉悦。

“凭什么不能给狗吃火腿肠!这是大家自愿的事情,你们护士管得也太宽了!”

紧挨着平民休息区的地方传来年轻女人暴戾刺耳的叫骂声,把病区愉快的气氛顷刻搅散。江垒厌恶地起身朝发生争吵的位置走去。

是前几天那个到我这找狗的女人在咆哮,大眼睛的吴护士长推着医护车站在旁边毫不退让地与她对峙。看来有些平民吃不了配给的食品,就拿来喂狗。

“你们两个态度认真点,这是野战医院,应该服从医生护士管理。”

江垒愤愤然挤上前说道。

“我们的态度不认真吗?难道我们在无理取闹?难道我们违反了食物配给管理制度?难道我们吃不吃东西也要接受管制?”

那两个男女朝江垒劈头盖脸一阵质问,把他顶得满脸通红说不出话。

“闭嘴!莫要在这里狡辩,当众喧哗更是可耻。你们两个人可别把军人的客气忍让不当回事情。喜欢丢人现眼就投米国人的怀抱去,看看他们会不会省下粮食给你们的狗!”

一个中年男子站在人群外面忍不住大声训斥那两个男女青年,话语中带着浓郁的福建口音。他的秃顶在人群中显得非常醒目。

“你还有脸教导我?吃饭时间就你抢得起劲。”

那年轻女人头也不回地反敬一句,满脸刻薄。

“你!你!你这叫无耻之极!难道你们的父母没有教会你们什么叫廉耻吗?”

福建口音的中年男子跺足痛斥,说完扭头就走,闪身离开这个开始混乱的地方。

正当那年轻女人想继续说些得意的混账话时,一枝手枪从人群中伸进来顶住她的脑门。

那年轻男子骇得跌坐地上胖脸发白。

是个一身戎装的女军官,她的手枪直统统地顶在准备继续聒噪的女青年太阳穴上,枪保险已经打开。

女军官的眼神像刀一样充满杀气,隔着好几个人我都能感觉到。

“滚!”

瞄准脑袋半天的手枪被女军官收回枪套,她冷冷地呵斥一声。

混乱的制造者这回连声尖叫都喊不出了,两眼充满恐惧,哆嗦着朝平民休息区踉跄后退,生怕那枝手枪再被抽出来瞄准自己。

这场荒唐的混乱冲突被突然出现的手枪遏制住,在旁边计划看热闹的无聊群众也惊恐地作鸟兽散。

“刘主任,我该回去了。您注意保重!”

回到床铺边预备安慰江垒几句,身边有人在和刘工道别。回身一看,就是刚才拔枪的女军官。

原来是刘工的部下,好一个厉害的女军人。


今天是5月23日。终于要出院了,我和江垒忙了一天,整理东西。江南的初夏,天气闷热得很,雨也隔三岔五地下个不停。

坑道里非常闷热,旁边躺着的刘工背心裤衩,有一句没一句地在和江垒聊天。

这两个星期下来,江垒和老刘打得火热。江垒本身就是电子专业的本科生,老刘没事就和他在一起嘀嘀咕咕,有时候还拿着纸笔又写又画的,尽是些公式什么的。然后江垒晚上就一个人躺在床上苦思冥想,也不和我说话,弄得我只好找那些护士们瞎贫,给她们轮流画肖像。

我们徒步穿过蜿蜒的坑道前往距离医院两公里外的部队伤愈官兵报名地点。

太阳没有出来,山峦被江南4月的晨雾所笼罩,新鲜而又湿润的雾气不时随风从坑道口飘进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