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89.乱论黑白.

7821144 收藏 8 2392
导读: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89.乱论黑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石达开愿率军接受整编!"长思良久,这位天平天国翼王终于报拳承诺.

"好啊!我还以为要耗多少口舌呢!"

"石某从接......洪大先生书信后,已考虑多时了."

"现在还有些疑虑吧?石将军,我在此告诉您,成,你我一起成,败,你我一起败.你能猜到,朝中那群人能容得我么?我能少了石将军此等人才支持么?"

"杀敌报国,石达开决不后于人!"

"石将军乃当世英雄,自然一诺千金.那......骆大人,您怎么想?"

"臣虽首见监国王万岁,却明了监国王万岁之愿两年之久了!"

"不说这个,只想知道骆大人内心所愿."

"绝少有人不想国富民强,这也是微臣心中所愿."

"你不怕支持错了人?"

"监国王乃万岁......"骆秉章的回答句句简单,却能表达出心意,而且不乏为自己辩驳得露洞.这老头儿,果然厉害.

"本王决非消骆大人之权,四川的政务全在骆大人肩上.而军队交给石将军训练,更不是说骆大人在军中就没发言权了.监军之劳,后勤供给,均非骆大人莫属啊!"

"请监国王万岁放心......"

"不放心又如何,国家那么大,不靠众人之力,我管得过来么?但这大军整编训练,我必定时时关心,直到战争打响."

"监国王万岁亲自监管自然最好,臣这就去安排行宫."

"哈哈,骆大人,这事儿您就别操心了,加紧练兵才是大事.诺,这是圣旨,您给填上吧!石将军就暂任补充军都统."

石达开在一边微笑,心想:仁轩真没瞎说,圣旨就这样随手填.

从这天开始,我奔波之处多了个四川,哈哈,又多了八万精兵,这就是做监国王的有利条件.不管再怎么厌恶清朝腐朽,不管保守势力怎么拖后腿,都可比较直接得令几十万军队调动起来.而网络架空作者只能从百把人的小武装力量起家,然后拼命YY,一个月变成一个团,半年一个军,一年占领一个省,三五年改朝换代.哎,有那么简单就好了!咱就算当着监国王,也要担心这担心那,性格各异得各色人等,哪敢肯定谁抓地住谁抓不住!除了思想超级先进,知道飞机导弹原子弹,这时代谁比我傻吗?不是心虚,却只能......但求心中无愧.

京城中,以翁同龢为主与YF公使磨牙推磨,而情报局遗憾得没有搞到确定情报.我相信,情报局尽力了,因为,真要不顾一切可能划不来,不是上策.首先会暴露目的,更可能直接引发战争,就拖时间不成了.

可是,靠拖延争取时间终究是权宜之计,十一月十六日,忍受不住得YF海军炮击了大沽口炮台,当然,这是所谓[误击].这一招,西方世界玩到了二十一世纪还是乐此不疲.

消息于定日传到京城,满朝大惊,不知如何是好.十七日夜,我召见了翁同龢,要他向YF公使提出[严正抗议],同时确定,大清监国王正准备接见YF公使,但要继续拖几天.希望是月底,我需要十几天调兵遣将.

当夜赶到天京召开高级将领会议.废话没有,大军要开拔了.敌人不给时间,训练效果好坏,到战争中去考验吧.

那一夜,天京城外,灯火点点,比满天群星更灿烂.一座座军营,人声鼎沸,马嘶如雷.那一夜,路途最远得冯子材将军跨上战马,身后,第五师两万将士英姿飒爽.我很清楚,他们中很多很多人将要血染沙场,长眠南疆.要知道,这两年给Y国鬼子赚去了数以百万两白银,也只搞到了万把条前装火枪.每个师只能分到千余条.其它就是老式抬枪和大刀樱枪.而安庆与西山兵工厂既没有定型枪械,暂也无力大规模生产.等生产出来,后勤支援上又有可以想见地困难.一想到此,我几乎要流泪,可心里,更充满豪情.

天还没亮,周盛波之新军第七师,赖文光之解放军第四师,均去广东.李秀成第三师驻防福建,潘鼎新第六师驻浙江.陈玉成的第八师和杨岳斌的第二师驻江苏.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长江水道需要保护,特别是安庆,将扩建成一个大兵工厂,决不容有失.顺利接受天京后,包括曾国藩在内,许多将领的意思是将安庆军械所迁到天京,但我没同意.要说先天条件,无疑是天京更好,但天京离东海过近,而清朝海军却太弱,战略纵深咱还懂点儿.

一一送走各部队,曾国藩也出发去南昌,以居中调配.一时间,我心里不知算是轻松还是彷徨.大军分驻各省,战争一起,想操心也操不上了,但会打成什么样子呢?而且,自己也身处战争中,心中未尝没有几分迷惘.现在,马马虎虎算个政客了,但心中向往得战略家,十停不知走一停了没有?虽然,哪怕在曾国藩这样的高才心中,监国王所思所虑都当得起战略二字,可只有自己才明白自己有多少斤两啊!顾头不顾屁股谈不上,可我也就能顾好眼前,外加生搬硬套一些远景规划.

顾好眼前再说吧!还有京城和四川呢.是时候了,京城里正缺人手,洪仁轩啊洪仁轩,忙完南边忙北边,您接头儿辛苦吧!

十一月二十二日,看出翁同龢意在拖延的YF公使要求十一月前必须与大清监国王会见,配合要求的是YF舰队压迫大沽口炮台,威胁天津,不像政客般出言注意得Y海军司令扬言,要到北京阅兵,顺便过圣诞节.

翁同龢见拖不下去,做出了大清监国王万岁将在二十九日上午接见YF公使的保证.我在二十二号夜里接到消息后,想想觉得YF不是那种全无规矩的流氓,于是和翁李齐等几人约好了时间,跑到四川连待了六天,二十八号晚上才回京.不但翁同龢李鸿章齐天远等在大书房,就连洪仁轩也日夜兼程于二十七日赶到了京城,持监国王手令找到翁同龢,今夜,也到了大书房.

屁股刚一落凳,直入正题:"齐先生和翁师傅,您二人对YF之野心,该有个眉目了吧?"

齐天远对翁同龢点点头,率先开口:"情报局虽没有掌握最直接得情报,但我们成功使载垣肃顺等人跟在慈禧身后加价.虽然许以的利益比慈禧少很多,但载垣肃顺却有些代监国王说话的意思.对此,YF自然知道,虽可以通过慈禧迫使年幼得皇上答应什么,但大清皇权却在监国王手中.不扳倒监国王您,利益不能轻易到手,而且逼迫皇上难免触犯众怒.所以说,YF无法轻易信任慈禧许以地更大利益,监国王让YF在慈禧和八大臣间难以选择的计策是成功得......"

不耐烦得打断了齐天远吹捧式分析:"正题正题,怎么这么啰嗦起来了."

"是是是,情报局分析后认为,慈禧可能被逼着孤注一掷,出卖了大量沿海利益......"

"大量?多大?"

"连接起来,可能是整个海岸线."

"翁师傅,你怎么看?"

"看了齐先生提供地情报,结合从YF公使那儿听来地只言片语,微臣以为,齐先生的分析极有道理.监国王计策很成功,却也将YF的胃口吊得很高."

"妈的,这个臭婊子也真敢卖."如果整个海岸线被出卖,以YF的海上实力,进可攻退可封......我脑海里勾勒出一条龙被锁住四肢的形象.

"诸位辛苦了,余话不谈了,我要当朝会见YF公使,拖无可拖退无可退,明日就是开战之日,有什么想法建议赶紧说说吧!"

"监国王万岁,微臣想,YF会不会逼着您退位让权呢?"翁同龢提出了在心中盘旋多日的问题,只是关心却不担心.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不过......我想,可能性不大......不,他们很可能会这么干,慈禧可能提过这类要求,但YF不可能全听她的.在这一点上,YF的想法应该更近于八大臣一派的意思,削减我的权力,增加皇上的权力.因为,我国是个大国,哪怕再虚弱,反抗起来力量也极其强大.而且除了E国外,其它列强通常没多大领土野心,是以获取利益为主,所以直接扳倒当权派完全是吃力不讨好得差使.那么最好得办法是什么呢?......是培养两个平衡对立得势力,以便从中制造矛盾,一便长期侵夺利益.哼哼,制造矛盾,列强的拿手好戏,全世界多少民族本身或民族与民族之间的矛盾,有几个不是他们制造出来地?整个儿就一帮黑社会."

"黑社会?如何黑法,臣等想听听监国王高见."一个个都做好了战争准备,所以对战争本身话题倒没必要多说了.

"如果黑法儿?呵呵,大家要听,我就给吹吹.要说这世界吧,其实跟江湖没多大不同,也分黑白两道.这列强都是黑道国家,干得都是打家劫舍的勾当.而咱们国家呢是个白道国家,讲究得是慢慢得文明扩张......"

"哈哈,那YF公使看起来,文明极了,照监国王所说,就是披张羊皮!"

"对,不错,披着羊皮的狼,所谓文明不过是表面,内心里把文明当个屁.翁师傅了解欧洲十七世纪......哦,两百多年前的历史吗?"

"稍有涉猎,但所知不多,似乎极度野蛮."

"不错,野蛮到极点.两百多年前的近两千年时间,欧洲人是世界头号文明破坏者,他们之间的战争,杀人毁地,无所不用其极,规模不如我华夏战争史,但残酷性却远超......"

"监国王所知,微臣一直钦佩之至."

"呵呵,翁师傅过奖,但我骂过他们,却不得不夸他们了.或许是历史太疯狂太残酷,使他们明白过来了,于是开始制订规则,这规则的代表是Y国的大宪章.详尽了我也说不清,翁师傅日后要联合有识之士多多了解这些.总而言之就是,列强的黑道国家性质是不改变的,但却由一群乱咬得疯狗变成了一群狼.狼,我想大家都比较了解,那就是对外残忍,对内团结.我用一张纸打比方,列强这张纸,大部分是黑的,但规则又使他们的一部分很白.知道吗?平民的房子可以比皇宫高大,这在大清是要杀头得."

"那他们的皇帝会如何呢?"

"这那么着,也有不服气得,把人家房子给拆了,平民就到法官那儿告皇帝......"

"告皇帝?好大胆,那......那法官如何?"

"法官判皇帝有罪,皇帝有赦免权,不会坐牢,但要交罚金,并且要将平民的房子原样盖起来赔偿."

"呵呵呵......不可想象!"

"笑什么.这事发生在D国,一个正在后来居上得黑道国家后起之秀.他们的皇帝交了罚金,盖起了平民的房子,并发表道歉声明.皇帝在军政上有最大权威,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当然,绝对公平是没有,可我们古为今用今来都没做到.华夏最大得优点是民族特性持之以恒,同时带来转弯慢得缺点.即便你我共同努力,今生也做不到人家现在这样.你们以为列强四处侵略,没有其道理所在吗?就那个D国,大清再不奋发,过不了几年,我们的敌人就要加上他了.哎,几个侵略一个,之间的矛盾并不大得不可调合.就像合伙儿抢劫,提前将利益分清一样.这一点,又不得不承认,我们始终没做到.哦,我是说,我们始终没做到黑白分明."

"黑白分明?监国王万岁能否给臣等解释一下?又有何打算呢?"

"咱们清......华夏古国这张纸,本来是张白纸,可天下哪有那么美得事呢!既然是张白纸,就要有白纸的作用.坏就坏在这张纸有太多人在上面表演,自然不乏书画大家挥毫泼墨,也少不了初学者,更有如顽童般乱写乱画者,刚出生的婴儿就坐在皇位上,他懂得什么?还不是被人利用得傀儡.哦,我也是顽童掌权,呵呵......"

"监国王何出此言,您堪称雄才大略......"

"好了,翁师傅,您们就别夸我了,咱接着说.到了现在,大清这张纸已完全乱七八糟,黑白不分了,重造一张吗?我没这能力,诸位又缺少权力,那怎么办呢?......染白很难,慢慢染自然能成,可是黑难道就不需要吗?事实上,我们现在更需要黑起来.我的比喻本不恰当,因为世上没有纯粹得黑白.阴阳之道,东方人内心最明白,却理想化得想将黑白分开.而我不,我想的是,将纸尽量染黑,然后在涂上白......"

"监国王是想跟列强学?"洪仁轩感兴趣得伸头问道.

"该学就要放下架子学.但洪先生,我还是那么回答你,我们不可能完全照抄列强.如果我说要把清朝变地半黑半白,在坐各位都不同意,其他人更不同意,我怎么办到?"

"监国王话中涵义太深,您还是直说吧!"

"我们的民族思想,天生是最复杂得.用比较科学得说法就是,西方人是直线思维,而我们是曲线思维......"

"您这不是说华夏人最浪费时间."

"有这毛病,但不是定论.如果路上碰到一座山呢?西方人会选择爬过去,东方人会选择绕过去.山很大,东方人会找最容易通过地路.要知道,人生中,阻挠有很多.所以,两种思维方式,谈不上谁好谁坏."

"您想让大清人如何适可黑白交加?监国王,您直说吧!"

"很简单,黑一道白一道,新鲜又不突兀."

此话一出,翁同龢等四人同声笑了起来,我自己也笑了.但我知道,并不是他们赞同这个说法,我自己都觉得不尽不实.那种看似复杂,其实简单得道理说了出来,但要做起来,困难重重.只是黑有多宽,白有多宽的比例问题就烦死个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