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旧---第四部 中原大战 第四十一章 声东击西(四)

qianqian1940 收藏 10 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赵家驹摇摇晃晃的从地上把头抬起来,脑袋一阵眩晕,耳朵里怎么也听不到别的声音,只一个劲的“嗡嗡”直响.他茫然的看了看四周,一副末日的景象,四周的人都在惊慌的四处乱跑.这是怎么了?他看着那些无助的,绝望的,甚至被扭曲了的脸茫然的想着,好像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这到底是怎么了?!最要命的是,他就像一个无聊的旁观者,看着他们却丝毫没有介入的办法,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和孤独感在他的身上蔓延开来,吓得他惊恐万分的打了一个哆嗦.

一股腥味的液体从他的额头上留了下来,糊的他的眼睛一片红红的,染的他的脸上凄厉万分.这位堂堂的少将师长如今哪里还有往日的气概,头上的那顶漂亮的美式钢盔在就不知道飞到了那里去了;头发鸟窝似的蓬松着胶结在一起;不知道是被弹片擦破了皮还是被石头打破了头的额头上还在往下缓缓的趟着鲜血;一张平日里还算俊俏的脸被硝烟熏的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还夹吧着凝结的污血;身上的那件笔挺的美式将官服又黑又破活象一件乞丐装.他就那么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任由在炮火中扭曲了脸的溃散的士兵将他撞的东倒西歪的没知觉.

“师座!师座!”一个满脸是硝烟味道的上校冲到他的面前使劲的摇晃着他的身躯,像是要把他的魂魄从地狱里拉回来.

赵家驹恢复了点知觉,被炮弹震的乱响的耳朵终于听到了上校的声音,他像是还过魂来的长长呻吟了一声,他记得了!刚才是国防军的部队反攻了!好像一发重型炮弹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爆炸,然后自己就被炮弹的气浪炸晕了过去.对了,部队怎么了?他看着周围这些到处乱跑的士兵猛然的意识到自己是师长,是这个师的最高军事指挥长官,他必须负担起指挥他们的责任来!他使劲的晃了晃还是有些晕眩的脑袋,一把抓住眼前的这个上校大声道:“部队怎么样了?怎么有这么多逃兵?参谋长呢?哪去了?”

“师座!”那上校苦涩的笑道:“参谋长早就收拾东西拉着他的心腹3团的李静他们跑掉了,这些逃兵都是3团的人.刚才大炮一响他们就开溜了,哪里还会在乎我们的死活.现在有我和2团的晨名在前边顶着,不过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了,刚才只是一个连的试探性攻击就差点让我们收不住阵脚了.在过会怕是他们真的要攻上来了,师长,你拿个主意吧!我看这支国防军的规模不小啊!”

“什么?那个王八蛋?!我……,唉!算了!走,去阵地上,叫兄弟们一定要顶过这次攻击!过了这次攻击我们就撤!”

“师座,前面太危险了,他们的火力很猛,您还是先撤下去吧,您放心!我们一定把阵地守住!除非我们都死光了,不然他们别想冲过来!”那上校按住赵家驹往前冲的身体大声叫道.

“怕死还来当什么兵,况且……,军人最好的归宿就是死在战场上!”赵家驹知道,即使自己得以全身而退恐怕也逃不过蒋介石的宪兵,还不如死在战场上来得死得其所,横竖都是死,这样至少还能够不落下一个逃兵的可耻罪名.

那上校正还想再劝,国防军的大炮突然打的猛烈起来,几十门122毫米榴弹炮一起开炮,炸的新编第三师那些临时构筑的工事犹如山崩地裂了一般,整排整排的国民党士兵被大口径炮弹炸上了天.赵家驹走不多远就亲眼看到了一个排多一点的士兵正窝在战壕里躲炮弹,正想进去躲躲,却不料刚冲着那边跑出几步一发炮弹就呼啸着砸进了那条战壕,连人带枪的把他们人间蒸发了!

第9摩托化步兵师参谋长余方家望着对面国民党新编第三师的阵地慢不经心的道:“等炮击准备过后就可以开始总攻了!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打完了这一仗就得赶紧北上了!那个张得贵审问过了?怎么样?他老实交代了吗?”

“是!看来我们得到的情报有些不准确,这个师只有4门37毫米反坦克炮,威力也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大!重武器似乎也少了不少,虽然一路上的空袭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武器损失,但是离他们标准的编制装备水平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啊!听他说新编师各个师的编制很装备水平都不一样!训练时间和作战水平也有很大的差别啊!这对我们计算敌人的战斗力好似一个很大的问题啊!”一个参谋有些苦恼的道.

“他妈的,这个该死的蒋光头!这不是成心给我们找麻烦么!”余方家在心里暗暗的骂道,不过也没有怎么把这些东西放在心上.这些37毫米反坦克炮多几门又怎么样了,难道能够对国防军的坦克和步兵战车造成威胁吗?就算是用来运输步兵伴随步兵战车攻击前进的M1A2装甲输送车的前装甲都有30毫米厚,更何况国防军军用装甲板的制作工艺那是比其他什么所谓的陆军强国要高明的多了,恐怕就算用那些37毫米反坦克炮抵着M1A2装甲输送车的前装甲开炮都打不穿吧,有什么好留心的.就是那些火炮和迫击炮之类的东西倒要稍微留意一下.

“对了,那个张得贵还说他们的弹药就要用完了,他们派了一连回去押解弹药了!”那个参谋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突然插了一句.

“哦?他们的弹药用完了?这才几个小时啊,他们不是有辎重部队的吗?”余方家愣了愣有些不解的问.

“他说这是国民党部队的习惯,我也想不通.他们那个什么辎重团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东西,基本上所有的师有这些编制的部队都让那些师长改成了第四个步兵团.听说他们那些师当初都是4个团甚至是6个团的编制的,整编了以后虽然一个团的人数是多了,但是整个师的人数却少了,为了这个,那些师长们当初还和训练和负责他们改编的美国佬吵架来着,说什么是那些美国佬要削他们的兵权!真是搞不懂那些人,没有了后勤保障,还怎么打仗?要那么多的人干什么?吃干饭么?”

余方家好笑的摇了摇头吩咐把这些问出来的情报都报上去,这有什么难懂的,那些师长本来就跟土匪军阀没有什么两样,跟他们谈什么作战效率完全就是对牛弹琴么.在他们眼睛里面,注重的是手下有多少人枪,谁的枪多人多谁就是老大,至于战略战术么,要求实在是太高了.那些都是职业军人要掌握的东西,他们要说是个军人还不如说是个投机的政客比较形象一点.就算是国民党中央军的那些个黄埔军校毕业的所谓的“名将”们也不过是个半职业化的军人罢了,毕竟么,他们的校长在国防军的眼里最多也就是个半吊子的军人罢了,只有少数几个才能真正意义上称的上是军人.那些国民党将领的素质么,哼!余方家冷冷的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一通猛烈的炮击以后,国民党新编第三师那剩下的两个团的阵地上被砸的好像月球的表面一样坑坑洼洼的,布置在阵地上的人能活着的都是缺胳膊少腿的,没有几个完整的了.眼看着国防军气势汹汹的从正面死命的冲了上来,两个团长手忙脚乱的将剩下的士兵派了一大半上去.

谁料突然从他们的左侧突然冲出几十辆面目狰狞的轮式步兵战车.

赵家驹大叫起来:“反坦克炮,掉转炮口,快!拦住那些铁甲车!!”他明白,要是让那些铁甲车冲进了自己部队的阵地那可就真的什么都完了.

37毫米反坦克炮轻便的好处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来了,这种几个士兵就可以拖着他跑的小炮迅速的在炮手的操作下掉转了炮口.指挥这个炮兵连的连长头皮发麻的看着冲过来的密密麻麻的装甲车一阵发颤,他勉强稳定了自己的情绪,按照平日里训练的样子喝令起来.很快,一门37毫米反坦克炮发出一声闷响,将一发炮弹打了出去.

或许是由于太紧张或许是由于平日里几乎都没有经过怎么的实弹演习,第一发炮弹居然没有打中.炮弹落在第一辆步兵战车的左侧将地上炸出了一个不大的坑,倒是激怒了坐在步兵战车里的营长刘磊,他通过无线电大叫:“冲上去,先把那个反坦克炮兵阵地给我撵平咯!”

顿时,步兵战车加大了马力,像一群红着眼睛的公牛摆开了拼命的架势冲着国民党的反坦克炮兵阵地就这么直直的冲了过去.

“笨蛋!瞄准了再打!按照平日里的方法!慌什么?!”那连长见这么近的距离居然打偏了,气的鼻子都歪了!本来这种炮弹就少,一路上空袭的缘故又丢掉了不少,就这么几十发了,再这么浪费,还没有把人家打掉自己就已经没有炮弹了,可他也不想想,要是让这些步兵战车冲上来他还有机会用这些炮弹吗?

不过在他的斥责声中,至少那几个炮手是沉着了不少,按照他们平日里训练的感觉,飞速的瞄准几辆冲过来的步兵战车狠命的一拉,让他们目瞪口呆的情况发生了.那发炮弹准确的命中了那辆步兵战车的左侧,然后还没等他们高兴起来,只见白光一闪,几朵火花蹦了出来,那发炮弹居然斜斜的被弹飞了!那辆步兵战车满不在乎的抖动了一下身躯,继续咆哮着朝他们冲了过来.

那连长一脚踢开那炮手,炮起一颗炮弹塞进炮膛里,也不用瞄准,照着几十米开外那辆步兵战车就开炮.

又是“菪”的一声,这种炮弹被弹开的声音像地狱的魔音一样冲击着这个上尉连长的神经,所有的炮手都吓坏了.这专业用来打装甲目标的反坦克炮居然打不穿人家的装甲?!那怎么办?那些美国教官不是说这些37毫米反坦克炮可以打穿世界上任何一种装甲目标的钢板么?怎么会这样的?!

等那连长反映过来想要闪避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当先冲锋的那辆步兵战车连人带炮的将他压在了底下,呼啸着一撵而过,橡胶的轮胎上分明拈上了那一层鲜血淋漓的东西,好不吓人!

那群还愣着的炮手顿时回过神来,再也没有勇气,一声发喊四散的逃了开去,哪里还想到要开炮射击.

赵家驹面色苍白的看着那几十辆装甲车在反坦克炮兵阵地上来回碾动,自己的炮兵向放了羊一样到处抱头鼠窜.

几个勇敢的国民党士兵拿着一捆手榴弹冲了上去,马上被那些步兵战车上的机枪扫到在地上.担任正面左侧防御的那个团又派了一群士兵组成敢死队,拿了炸药包上去.眼看就要接近了,一阵密集的弹雨当头泼了过去,丝毫没有防备的国民党士兵纷纷中弹倒下.源源不断的国防军战士从那些步兵战车的背后呼喊着冲了出来,端着机枪自动步枪一劲的冲着他们狂扫.

完了!赵家驹的身体摇摇欲坠,彻底的完了!这支装甲力量就好像一把锋利的尖刀捅在了自己的左肋上,开着被撕开的防线上大群大群涌出来的国防军战士,看着那些呼啸着枪炮齐鸣的步兵战车,赵家驹知道大势已去了!

在前后夹击下,新编第三师彻底崩溃,漫山遍野的都是毫无斗志目光呆滞的溃兵!

奇怪的是国防军并没有追击这些溃兵,那些装甲车扫射了一阵子就掉头开了回去,那些国防军战士也没有追击,他们冲着这些人屁股后面放了一阵乱枪后就撤回了自己的阵地,不一会儿,汽车的发动机声音响了起来.刚才还在战场上撕杀的战士们,现在已经坐在汽车里抱着自己的武器晃晃悠悠的北上了.一个连的战士被留了下来打扫战场,顺便设立防御阵地.

一阵风吹过,散去了刺鼻的硝烟味,这里又重新归于宁静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