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神 《鹰神》第三部分 《鹰神》第三章(9)

龙树骄阳 收藏 6 40
导读:鹰神 《鹰神》第三部分 《鹰神》第三章(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12/


9


那个穿皮茄克的军人,今天全副军装,驾驶着一辆敞篷美式吉普车,闪电一般奔向长春大房身机场。到达机场大门时,被一个全副武装的门卫拦住,大声喊:“站住!”

他把车停下来,摘下墨镜,奇怪地向里边望去:有几辆警车,一小队武装士兵,把守着飞行员休息的那座平房。“出什么事儿啦?”他急问。

“抓走私犯。你是驾驶员吗?”门卫问他。

“不,管油库的!我得先去油库看看。”说毕,调转车头,急匆匆驶往来时的方向。

从哨兵室跑出一个军官,问哨兵:“他怎么又回去了?”哨兵回答:“他是管油库的。”

军官望着远处的烟尘说:“不像!”说完取出一张纸,纸上印着不少人的单身照片:“是他吗?”指上面一个人。门卫仔细辨认:“就是他。”

军官念着纸上的文字:“飞行员,上尉,付杰人!走私集团的小头目!”“快!”军官收起纸,急乘上一辆带斗的军用摩托车,和一个冲锋枪手急速冲出大门,追赶那辆吉普车。

付杰人一手扶着驾驶盘,另一只手摘掉大沿帽,脱了军装上衣。横冲直撞冲进市区,到了车站前的过去日本人建的大和旅馆门口,跳下车,跑上楼,关上房门。

片刻,他又从房间走出,换了一身深色西装和一顶呢礼帽,手里提着一个箱子,挤进车站前的人群,消失了。

付杰人急急忙忙走进大经路三十九号诊所的小院,院内鸦雀无声,推门进屋,一片黑暗,无人。等他推开另一间房门时,发现惠玉子趴在床上,急忙把惠玉子的身体翻了过来,在戴白布帽子的头部,有颗殷红的弹洞——细细的一条血流从耳部滴落下来……

付杰人衣冠不整,踉踉跄跄冲进鸡毛小店的正房。女掌柜正从西厢房出来。

方小姐正在桌子上整理小包里的药品,听声音,一回头,看见付杰人满头大汗的样子,就吃惊地问道:“你这是怎么啦?”

付杰人问:“他们送你去牡丹江,是找哥哥,还是要你参加他们的军队?老实告诉我!”

方小姐闻听此话,很不高兴:“我不是早对你说过:少管我的事儿!”

“晓月!”付杰人说,“你别折磨我了,我的心你还不懂吗?为了你,我宁可不要汽车洋房,不要灯红酒绿……”

方晓月:“别恶心人啦!我的‘空空儿’!你要跟我走?昨天你说什么国民党形势好,上百万中央军分海陆空军三方面杀进东北!这时候谁往山沟里钻哪。”

付杰人着急地说:“现在,现在……”方晓月嘲讽地:“现在怎么啦?”

付杰人说:“你哥哥是我的老朋友!我们也相识多年……今天……”

“今天怎么啦?”方晓月问,她接着说:“相识多年,恐怕你也了解我。说什么,干什么,干干脆脆!”

“好!干脆!”付杰人坦白地说,“接收大员弄到了高楼大厦,洋房汽车、金钱美女!我们这些拚着命开飞机丢炸弹的人,也不过就弄一点儿黄金、西药,还要抓我们。”

方晓月问:“你在走私?”

付杰人说:“哪一个人不从南方飞点‘盘尼西林’,捎回去人参鹿茸啊!单要抓我!到哪儿说理去。我他妈不干啦,老子去当八路!用炸弹炸这些王八蛋。晓月,我跟你走。”

方晓月郑重地说:“我既不是投军,更不是革命,是去找我哥哥方翔云!”

付杰人说:“那我也跟你走。”

“就是走,”方晓月说,“也不用这么急嘛。”

付杰人大声说:“他们在后边追我!”

方晓月很吃惊:“啊!他们知道这个地点?”

付杰人流着汗说:“我不是来过两次吗?”小店女掌柜推门而入,这使方、付两人大吃一惊。

“付先生,你闯了一个大祸。方小姐不进城,就是为了她本人的安全!你们应当马上离开这儿。立刻!不能再等接方小姐的人了。准备走吧,不过还要带着那个瞎子。”

“怎么?”付杰人问,“还有个瞎子?”

方晓月则说:“要等他媳妇回来。”

女掌柜:“不能等啦,再等,都可能和付先生一块儿被抓走。马上出发。”说完,转身出了房门。

付杰人惊讶地:“她是什么人?”

方晓月茫然地:“我也不知道。”

付杰人有些不信任地问:“可靠吗?”

方晓月说:“有人介绍我找她,她要我在这儿等接我的人!”

付杰人一拍脑门:“我的天哪!”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