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日(第一部)--辉煌全景二战中国版 魅影之城 抗日悲歌

日蚀 收藏 17 498
导读:猎日(第一部)--辉煌全景二战中国版 魅影之城 抗日悲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5/

日本占领东北,又在上海得手后,便把侵略魔爪伸向了华北。

日本一向把热河省看做“满蒙”的组成部分,在伪满建立前夕,曾企图侵占热河,因遭到辽西、热河义勇军和东北军骑兵第3旅的阻击才停止进攻。由于蒋介石禁止组织义勇军,使义勇军外无援助,内无粮草,孤军作战。

加之日寇疯狂清剿、扫荡,到1932年冬,马占山、苏炳文、李杜各部都退入苏联,被解除了武装。冯占海等部则退入热河境内。剩下的义勇军虽然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斗争,但力量有限。于是关东军就乘机向热河进军,直逼长城。

1933年1月1日晚11时,日军蓄意制造“手榴弹事件”,反诬中国军队所为,向山海关驻军发动突然袭击。我驻军立即予以反击,打退敌人数次进攻。3日上午11时,敌军在海陆空三军火力配合下,向南关及南门发动了空前猛烈的进攻,我城内只有两个营的兵力,在团长石世安率领下,英勇还击。此战中,我人民群众死伤近2000人,未逃出的妇女、学生几乎全被日军屠杀。

日军夺取山海关后,关东军以第六、七、八、十二师团为主力,再加伪军总计10万余人,于1933年2月21日兵分三路进攻热河。热河省主席汤玉麟放下部队不管,扣留了200余辆军用载重汽车,往天津外国租界运送自己的金银财宝和烟土。

凡抵抗的军队,蒋介石不准补充兵员和弹药,所以各部队日退百里。日军大骂中国军队:“你们的腿跑得这样快,我们报告战果都没法报告,希望你们跑慢点!”由于中国军队的大溃逃,日军不费吹灰之力,于3月4日上午10时占领了热河省会承德。

热河失守,激起全国人民的愤怒,张学良被迫引咎辞职。蒋介石任命何应钦为北平分会代理委员长。蒋介石不但不抗日,反而下令:“侈言抗日者,宁杀勿赦。”

接着,又命令何应钦取消河北境内的义勇军、救国军等抗日力量,派蒋孝先的宪兵第5团到北平搜捕共产党和爱国青年,破坏华北人民的抗日活动。

驻守在长城一线的国民党军队和长城内外的义勇军在全国人民抗日呼声的鼓舞和推动下,自动奋起抵抗。

首先是驻守喜峰口的第29军第37师,在师长张自忠、副师长冯治安和负责第29军前方指挥的何基沣将军的指挥下,从3月9日开始,与进犯的日军进行了七昼夜的殊死搏斗。

张自忠将军坚决抗日,守住了喜峰口,揭开了长城抗战的序幕。接着,3月16日至18日,第29军刘汝明师又在遵化以北的罗文峪地区,连续击退敌人多次进攻,守住了罗文峪。

于喜峰口御敌的同时,中央军第17军第25师于3月11日在古北口与日军激战三昼夜后,古北口失守。25师装备极差,除迫击炮外,山炮和野炮都没有,又是匆匆上阵,但在师长关麟征和副师长杜聿明(关负伤后代理师长职务)率领下,凭一腔热血与强敌激战,毙伤敌军2000余人。第154团派出的一个军士哨,因远离主力,在大部队撤退后,仍与敌人顽强战斗,毙伤日军百余名。日军最后用大炮和飞机联合轰炸,才把哨所炸平,七名军士全部壮烈殉国。七勇士的事迹,使日军也由衷敬佩。他们把七勇士的尸体埋起来,并立了一块“支那七勇士之墓”的石碑。

日军占领古北口后,又于4月16日至5月11日向南天门发动了新的进攻。

第25军第2师苦战5昼夜,反复争夺,也未成功。由于伤亡惨重,只好由刘勘的第83师接替。83师又激战8昼夜,敌我双方均伤亡很大。5月10日至11日,日军发动了更大的进攻。一昼夜之间,守军团长魏巍受重伤,副团长汪兴稼阵亡,士兵伤亡达三分之二,第83师全线崩溃,被迫撤离阵地。师长刘勘欲拔枪自杀,被参谋处长和作战科长夺去手枪。

古北口、南天门失守后,中央军节节败退,日军大踏步前进,北平岌岌可危。

何应钦赶紧调傅作义的第59军开往昌平集结待命,同时立即向日求和。59军到昌平后,于5月21日与日军进行了激战。但5月22日下午,何应钦会见了北平日本大使馆代办中山,要求停战。

23日,59军从拂晓到晚6时,在怀柔县城以西,南自石经厂、北至长城—线与日军连续血战了15小时。战事正酣,何应钦突然命令停火。

傅作义将军气愤地向参谋长陈炳谦说:“这个仗打得太窝囊,牺牲了这么多官兵,他们以宝贵的生命换来的却是妥协、停战。阵亡的将士能瞑目吗?”下午7时,何应钦又连续给傅作义打了3次电话,命令他马上撤至高丽营一线。傅回答说:“只有敌军先撤,我们才能撤,我决不在敌人火力下撤退!”何应钦又命令参谋长带着他的手令,强迫傅下令撤退。傅军只好撤退,长城抗日的最后一仗草草收场。

接着,经蒋介石批准,中国军代表熊斌与关东军代表冈村宁次于1933年5月31日在塘沽仓库楼上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这个协定是继袁世凯之后最大的卖国条约之一,使冀东地区逐渐变成了第二个“满洲国”,为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提供了有利条件。

热河失守,长城抗战失利,《塘沽协定》的签订,这无疑是抗日战争中的悲剧。但悲剧还未演完,悲剧中的悲剧人物还在悲愤中抗争、呼号。较有代表性的悲剧人物是冯玉祥将军和他的老部下吉鸿昌将军。

冯玉祥将军虽然有一颗抗日心,但对蒋介石未产生任何影响。这使他认识到,没有实力是不行的。这时,其部将宋哲元担任了察哈尔省主席。察省地处偏远,易于开展活动,他遂于1932年10月9日到达张家口,开始进行抗战准备工作。

这时,冯玉祥的老部下吉鸿昌将军也来到察哈尔。吉鸿昌一见到老首长,不由跪在地上大哭起来。他为国难当头,政府不抵抗而伤心。他向冯玉祥表示,此次来找老首长不为别的,只为抗日。他愿把一腔热血洒在抗日战场上,以死报效祖国。

蒋介石和汪精卫对冯玉祥的抗日言行非常不满。便玩弄权术,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的名义电请冯玉祥去南京“商谈国是”。冯立即予以拒绝,复电说:“榆关已失,热河告急,外交折冲,早陷绝境,此诚全国奋起抗战之时,希国民政府立即动员抗战。”并提出12条建议,作为最后呼呈。“谁要是亲日妥协,谁就是我的敌人,决无合作的可能!”

1933年5月24日,盘踞在多伦的日伪军南侵,沽源失守,察省形势危急。张家口军民组织了察哈尔省民众御侮救亡大会,决议组织民众抗日同盟军,公推冯玉祥为总司令,领导民众武装抗日。5月26日,冯玉祥发出通电,宣告就职。

冯玉祥抗日大旗一举,察省民众立即响应,全国各地致电祝贺。冯玉祥的抗日同盟军很快发展到8万人。这支抗日武装虽然装备低劣,但抗日士气很高,一上前线,便捷报频传,很快就收复了康保、宝昌、沽源等城,并向察省的商业重镇多伦挺进。

多伦当地人称“小上海”,是日军的战略据点。日军茂木骑兵第4旅团两千余人及炮兵部队在此设防固守,以伪军索华岑部为外围,集结在黄旗一带,日军西义第8师团驻丰宁,以为策应。

7月5日,正当抗日同盟军挺进多伦,驱逐敌人前哨时,蒋介石因对冯玉祥威胁利诱不成,便决定给冯加上“赤化”罪名,予以武力消灭,并与日军取得默契,夹击同盟军。

吉鸿昌获此情报后,立即召开会议,决定先发制人,迅速攻占多伦。7日下达总攻令后,当夜开始进攻,经过彻夜激战,攻克敌两道战壕。天亮之后,敌因获大炮支援,战斗更加激烈。

吉鸿昌、邓文、李忠义三位将领亲临前线指挥,战至下午6时,迫敌退入城内。9日继续进攻,城外大部分据点被我军占领。夜间吉鸿昌指挥敢死队几次突击爬城,因敌火力猛烈未获成功。11日,吉鸿昌派一副官带战士数十人化装成伪军,潜入城内,以为内应。12日晨1时,发动总攻。吉鸿昌袒胸露臂,带头冲锋,直逼城下。这时潜入城内的战士高呼:“同盟军打进城了!”“同盟军打进城了!”并四处打枪,制造混乱。日伪军大惊,慌忙向城外逃窜。同盟军冲入城内,经3小时激烈巷战,收复多伦。

为了应付蒋介石和汪精卫军队的进攻,冯玉祥只好把吉鸿昌、方振武等部队从抗日前线调回张北、宣化。他们与何应钦入察部队前锋相距不过十三四里。7月18日,中央军的铁甲车突然开过下花园。冯部只好将辛庄子铁桥拆毁,以阻止铁甲车前进。

日军以同盟军攻占多伦,破坏了《塘沽协定》为由,派平贺旅团、茂木旅团联合汉奸张海鹏部共2万余人,与中央军夹击同盟军。冯玉祥受到两面夹击,形势十分危急,遂向全国发出通电,说明因抗战而获罪中央,请各方主持正义。

他的通电立即得到全国的响应。李济深、陈铭枢、胡汉民、陈济棠、白崇禧等以强硬态度致电南京国民党中央及国民政府,请“速停入察之师,若仍执意冥顽,抑内媚外,决取断然处置”。

面对各方强大压力,蒋介石虽未立即开战,但已调集了16个师、2个战斗机队和8列装甲车,与日军一起把同盟军团团包围,并且步步进逼,包围圈愈来愈小。7月28日蒋介石向冯玉祥提出四项最后通牒:一、勿擅立各种军政名义;二、勿妨害中央边防计划;三、勿滥收散军土匪;四、勿引用共匪头目,煽扬赤祸。并说事关察省存亡与全国安危,万不能因循迁就。

冯接此通电后,于7月30日向全国通电说:“吾人抗日,诚为有罪,而克复多伦,则尤罪在不赦……祥屡次宣言,一则抗日到底,一则枪口决不对内,如中央严禁抗日,抗日即无异于反政府,则不但军事可以收束,即科我以应得之罪,亦即甘心。”冯玉祥虽然不畏强压,但日中军事合围愈来愈小,内有财政困难,外无援助,同盟军内部又发生了动摇,这一切使他的抗日信心受到很大影响。他召开了军政会,在会上说,如引起内战,将使日本帝国主义收取渔人之利。为了保存一部分抗日力量,希望宋哲元早日回察予以掩护。会上决定取消抗日同盟军的名义。冯玉祥再度回泰山隐居。

8月14日临行前晚上,冯召集抗日同盟军高级将领20余人话别,并组织了抗日救国同盟会,志愿者歃血为盟,用鲜血在日占四省地图处书写了“还我河山”四个大字,然后向国耻地图宣誓,作为分手后共同奋斗的目标。

冯玉祥走后,对全军影响很大,不少官兵发牢骚说:“既然冯司令都走了,我们抗日还抗个啥劲!”吉鸿昌为了稳定军心,把自己画的一幅“松柏后凋图”挂在指挥部墙上,召集军官开会。他以松柏喜欢白雪洗面,寒风梳头,在严冬仍然保持青翠的本色来激励大家。吉鸿昌的话慷慨激昂而又自然顺理,使部将们深受教育,不少人被感动得流了眼泪。

吉鸿昌坚定本部后,又与爱国将领方振武结盟,改“抗日同盟军”为“抗日讨贼军”。 这支抗日武装组成后,就成了蒋介石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一面调兵遣将,进行围攻;一面用金钱和官爵收买,用挑拨离间来分化瓦解,致使张人杰等部队脱离了吉鸿昌,使这支抗日武装的处境十分困难。

吉、方二人决定迅速撤出张家口,分别由张北、沽源等地东进。一面沿途抗日,一面宣传民众,组织民众。

抗日讨贼军来到潮河北岸时,中央军已在南岸布防,双方隔河对战了八九天,伤亡都很大。这时,抗日讨贼军的东、西、南被中央军包围。北面被日军包围,日军的野炮和飞机不分昼夜地轰炸,抗日讨贼军伤亡更大,只剩下万把人。而敌人的兵力超过他们十倍以上。包围圈愈来愈小,阵地几乎全部被突破。

在危急关头,方振武和吉鸿昌两位将军带着自己的警卫连投入战斗,吉鸿昌赤膊上阵,振臂高呼:“弟兄们,我们要为抗日而生,为抗日而死!为了抗日的胜利,坚决把反动派的军队消灭在阵地前!”方、吉二人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不得不接受和平解决条件:军队由蒋介石改编。

1933年11月9日,他在天津法租界国民大饭店被蒋系特务击伤后逮捕,蒋介石授意何应钦把他“就地枪决”。

他踏上刑场时,随手捡了一根树枝,以大地为纸,写下五绝一首: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

他写完这首浩然正气诗后,毅然前行,向特务们招招手说:“我为抗日而死,不能跪也不能倒在地上,搬张椅子给我。”特务们把椅子搬来后,他又让特务们把椅子放正,然后泰然自若地走到椅子边。

特务们准备悄悄绕到他身后开枪,他立即大声说:“到前面去开枪,我的一切行为光明正大,决不能在背后挨枪。”执行的特务只好走到他面前举起了枪,他瞪大眼睛高呼:抗日万岁!

紧接着一阵枪响。

从此,一曲魂系中华、壮怀激烈的悲歌回荡在中华大地上。

这一天是1934年11月24日,吉鸿昌将军只有39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上为史实)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