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世黑燕 第一卷 第五章 高考 初抵上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9/


吃晚饭的时候,湘兰的身体软得连站都站不稳,为了不让两家人看出些什么,湘兰只好留在我的房间里吃饭了。我老妈还埋怨的问着我湘兰怎么不出来吃饭。我只好以‘湘兰正在做题,不能停,要不然思路打断了更麻烦’的借口为由。老妈只好相信了。

回想起我当初记这些经脉穴位时,都花去了一年半快两年的时间,湘兰再聪明,再认真记,也不是短时间就能记住的。不过有我来为她归类,人体一百多个重要的小穴道,及每条经脉的三十六个大穴道分布在哪条经脉,我都一条一条的折开来教。果然效果就出来了。

我现在正在湘兰的房间里,等下天亮了,我们就要回学校了。刚刚的一场“盘缠大战”,这会儿湘兰已经睡着了。想到这两天,湘兰就将人身的经脉穴位,记了个八九不离十,我就忍不住一阵感叹。虽然说湘兰现在还很容易记错,可比起我的速度,可快了几百倍。

湘兰再对着人体经脉穴位图温习温习,过不了多久就能心熟了,到时就可以开始修炼内功,这些东西一丝差错也不能出/

回到学校,我就不能经常像这样跟湘兰睡在一起了,我不由又紧紧搂了搂湘兰,越想就越舍不得松开湘兰,恨不得时时刻刻的跟湘兰结合在一起。可看到不堪蹂躏的湘兰,我只好压下心里沸腾的欲望。

我没有叫醒湘兰就回自已房间了。看她精神状态不佳。我临走还帮她推宫活血了一遍。看着窗外黎明前的黑暗,往日这个时候我都快到学校了。湘兰叮嘱我一定要等她一起去学校,我只好老实待在家里等。

刚好在院子里打拳的时候,湘兰就蹦蹦跳跳的来了,看她精神焕发的样子,想到推宫活还是很有用处的。跟随奶奶打过招呼,我就拉着湘兰走出家门。回学校也没什么好带的了。放假的时候我已经把学校用不着的东西都了回来。湘兰带的一个小包,静静的躺在车在车栏里。

刚骑上公路,湘兰见前后没人,把小脑伸到我腋下,娇笑道:“哥哥,你用轻功追我好不好?”

我笑道:“你骑自行车能有多快?就是让你先走十分钟,我也能轻松追上你,呵呵。别闹了,坐稳。”

见我这么说,湘兰只好悻悻然的坐好,可不一会儿湘兰又使劲摇着我,兴奋道:“哥哥,快,回去。”

我无奈道:“湘兰,又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重要东西丢家里没带?”

湘兰笑道:“哥哥,我们用轻功回学校好不好?”我想不想觉得也是。自行车一调头,湘兰又拉住我道:“哥哥,我来带你,等下你用轻功肯定会累,歇一会好。”不等我说话,就抢过我手中的车把,三两下就跨了上去。

湘兰骑自行车的技术还不错,最起码比我自然多了。从小到大我跟本就不骑自行车。搂着湘兰的小蛮腰,我突然对湘兰笑道:“湘兰,记不记得我们回家的时候的事情?”

湘兰奇怪的道:“哥哥,什么事啊?”

我奸笑着道:“不记得了?好。哥哥帮你长点记性。手臂一下子伸到了湘兰的衣服里,虽然隔了层内衣,我还是能清晰的咸到湘兰的坚挺。

“啊!”湘兰惊叫了一声道:“哥哥,快把手拿出来,会让人看到的。”

我笑着道:“没事,没人会看到的。呵呵——”

湘兰无奈的四处小心看着,也不阻止我。揭开湘兰的内衣,我知道湘兰还没开始用纹胸,手掌便轻松的把握着湘兰,手指轻轻的捻住慢慢凸起的颗粒,湘兰更是不堪忍受,自行车晃个不停,不断的哀求我。“小丫头,看你还敢摸哥哥。”我笑着把手抽了出来。重新帮湘兰扎好衣服,若不是她的牛仔裤太紧,肯定也少不了被我摸弄。让湘兰大松了一口气。

很快我又发现了‘新大陆’。“湘兰,你不觉得自已骑车怪怪的吗?”

湘兰调整了一下姿势,疑惑的道:“哥哥,我怎么不觉得怪?”

我笑了笑道,伸手贴在湘兰的两个膝盖上。随着她踏板的节凑,将湘兰的膝盖往内合。湘兰奇怪的低头看了看。马上醒悟过来。“啊!”的一声,就这样把车给扔了。幸好我反应快,急时抱住湘兰跳了下来。不然肯定要摔跤。

湘兰红着脸娇羞道:“哥哥,都怨你,幸好没被妈妈看到。”我也后怕不已,少女变少妇,从骑自行车的习惯上,这么明显的变化,很容易被看出来。我搂着湘兰笑道:“湘兰,你喜欢哥哥那样你?”湘兰趴在我怀里轻轻的点了下头。

我扶起自行车,将掉到地上的小包重新放回车栏里道:“好了,快到家了,我们快走吧?不然路上人多,我也不好用轻功了。”就这么一小段路,湘兰也不愿意骑车,硬是推了回去。不一会,湘兰便背着背包,飞快的跑了过来。路上走走停停,我们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赶到学校。

高三年级。咋天都已经有人回来了。将所有琐碎的事情弄好。我到教室,以经来了十多个同学,不是认真看书,就认真做着习题试卷,偶尔的一两声声音,也只是互相讨论些学习上的问题。桌椅上已经铺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我轻轻的将它们擦干净,尽量不发出声音吵到别人,所有的复习资料摆好,我知道,从这一刻起,高考前的最后‘冲刺’开始了。

每天面对紧张而又枯燥的复习,人人都像上足了“发条”的机器,连几个另类,这段时间也很是收敛,不敢随意打扰大家学习。其实我也算是一个另类,自我开始练功有所小成,我的记忆力就比一般人强很多,而春节时走火入魔后,我的记忆力更是大大的加强了,几乎达到了过目不忘。我的记忆是强项,所以我读的是文科。相对于那些厚厚的复习资料,我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有时间还能翻翻自己收集的武术书籍,或着什么杂书。

湘兰早就记熟了我教的那些经脉穴道,连内功也开始练了,只是练了一个多月,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产生“气感”。有可能是年龄大了,过了练武的最佳年龄,所以修练内功比较困难,但湘兰仍然坚持每天早晚陪我练功。

随着时间的流逝,离高考只剩下最后的半个月了。湘兰仍然没有产生“气感”,练功也不是那么认真了。我却有些郁闷,我练功可是很勤奋的,几个月下来,不管我怎么努力,丹田里的真气量还是不足两成,几乎没怎么增长。

自从见识过我的燕子镖,湘兰便“借”了一支过去,当然了,我的暗器手法也要教。湘兰自此经常拿着燕子镖扔着玩儿。不过最近却收了起来,经常捧着书看,看来高考对她很有压力。而且周围的同学也是拼了命的学习,一种压迫感不悄悄缠绕在我身边,让我不得不跟着“朝流”走,偶尔也翻翻资料。

学校让我们休息三天,我们终于走进了考场。一年一度的高考,这成了一道特殊的风景线。墙里是前途未卜的学子,门外是心急如焚的诸位家长。同往年一样,学生不能在本校参加高考,我们今年的考场在二中。

因为各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理由,这么多年了,我们考生还是始终被当作贼来防着。所有的闲杂人等,被挡在了校外,高音喇叭在不知疲倦的重复播发着考生须知。监考的老师是一位外地一位本地,互相监督,以保证考试的公平性。

学校的围墙外面,是各种车辆的大集合,轿车、摩托车、三轮车、自行车,各型各色的都有。家长们浑然忘了当头的烈日,相识的人无论是开车的还是骑车的,找了块阴凉的地方就热烈的交谈起来。没有熟悉的就独自在那儿打转。那边考生刚进场,这边就紧张的探首张望,似乎几几分钟后,自已的子女就会出来。

我早就跟老爸老妈说好了,不需要他们来,再说了,他们还不一定有时间来呢。我跟湘兰分到不同的教室考试。今年的考题不是很难,我轻松的做完,直到考钟敲响才交了卷,随着人流走出学校,湘兰不知道从哪儿儿窜了出来,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埋怨道:“哥哥,你干吗不早出来?今年考题又不难。”

我用手遮着太阳,抬头看了看道:“这么热的天,我早出来晒太阳吗?有空调不吹,真是傻瓜。”

湘兰气得摔开的手,小嘴嘟得老高。看她额头上的汗珠,应该出考场有一会儿了。我笑着搂住她的肩道:“湘兰,走,哥哥带你去喝冰红茶。”湘兰马上不生气了。

三天的考试很快就结束了。经过这一次,湘兰每次都能在教室的走廊里碰到我。末了还得意的撅撅嘴。样子说不出的可爱。高考的结束也预示着我高中生的完结。很快我就能去上海了。对于我的成绩,我非常的有把握。

成绩出来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这段时间,我跟湘兰经常沾在一起,白天就把《排云掌》教给小丫头,晚上吗?当然是做偷香窃玉的淫贼。不过湘兰是欢迎之致。我的功力又开始快速增长了,我琢磨着是不是因为每天晚是的事的原因?要不然我在学校时为什么增长的这么慢?

忽然接到班长的一个电话,让我大感奇怪,他居然会打电话给我,说了几句我才知道,原来学校组织几场蓝球比赛。本来我不想去的。没想到湘兰这时候跑了过来,她们班也有份。当然,既然学校组织的高三年级七个班肯定都有通知。

虽然受到征招,可我对那些打蓝球的一点兴趣也没有,湘兰一直跟着我在人圈外围,找了个静僻的地方坐着,蓝球场上正热血沸腾,跟我们是两个世界。湘兰还是有些害羞,连肩膀也不敢让我搂着。

“哥哥,我真的能跟你一个学校吗?”湘兰担心的看着我,因为高考成绩还没有出来,湘兰的心一直悬着,平时说话的语气也显着焦虑,我怎么说,她也平静不下来。

“放心好了,哥说能就一定能。”湘兰还是一如既往的点点头不说话。其实湘兰的成绩我还是有底的,高考完我就跟她对了答案,总的来说还错,比我差不到哪儿去。

又过了几天,成绩总算出来,没有太大的悬念,与自已的计算没有什么差距,我以近乎完美的成绩考了个年级第四的位置,另大家眼睛都有差点掉地上。湘兰也轻松的过了重点大学的分数线,我们第一时间就报了复日大学,接下来的日子就是等录取通知了。

录取通知一般都是统一发到学校里去,再送到同学们手上。时候也该差不多了。在湘兰的忐忑不安时,录取通知姗姗而来。不出所料,上海复日大学的通知第一时间到了我们手中。我和湘兰报的比较冷门,是历史考古,对于我的专业,班主任都有些惊奇,不过班里还是有好几个同学都进了国家重点,所以她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只是她的眼里出了我这么个异类,不过成绩还是远好于她上届的学生,面子上风光不说,这奖金肯定也是不少。

通知单还没发完,湘兰就一阵风似的闯进我们教室,扬着手高声喊道:“哥,我也进了历史考古系!以后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班里的同学都愣愣的看着她,湘兰这才醒悟过来,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转身就跑了。湘兰经常过来,班里的同学还有印象的。我这次的成绩出忽所有人意料,但是我却报了个这么冷门的专业,另大家都有些难以想象。

对于我的专业,老爸还很些看法的,他所嘱意的专业就是政法一类的,年底就要转到市政府了,以后我毕业出来,他也能在市里为我安排个好工作。其实我心很有些抵触公务员这类工作,也许是受了爷爷的影响。爷爷当年被“红卫”拉去当地主批斗,家产全部没收,还挨了打,虽然最后反正了,可失去的家财并没收回多少,腿还被子打断了。政府只是稍稍陪偿了一点就了事,有些抵触也是正常。

坐在房间里,湘兰已经知道了我很多事,对于寻宝,可是热情高涨,我也有些意动,离大学开学还有一段日子,以后开学了,还不知道有没有时间,我俩一合计,决定趁现在没事,先去上海。到时候直报名好了。

跟家里一说,我们拿了通知书和两张银行卡,带几件换洗的衣物就轻装上车了。

第一次出运门,小丫头说不出的兴奋劲,镇里没有火车,我们只好转车到市火车站。下了车直奔售票大厅,刚好下午就有一趟到上海的。可惜卧铺没了,本来想等下一趟,可是知道到上海的火车隔一天才有,我们只好买硬坐了。

到了时间,我们随着人流检票上车。到上海的人太多了,湘兰一直紧紧的抓着我,火车车厢的味道不是很好闻,找到座位,湘兰就撅着嘴把买的食物和水打开一看更生气了,我凑过来一看,最明显的面包都挤成一团了。湘兰气道:“哥哥,那些人太讨厌了,我都说了别挤别挤,又不是没时间上车,还听,瞧,我的面包、方便面全挤坏了,这还怎么吃?”

捏了捏湘兰的脸颊笑道:“别气了,大不了从重新买好了。”湘兰还是埋怨着道:“车上的东西又贵,我才在上车前买好的。”我摇摇头道:“这些能值几个钱?”湘兰合起袋子,看着我认真的道:“哥哥,你这样可不好,我们除去学费、生活费就剩不了多少了。到时候钱不够可不能饿肚子。”

看着湘兰认真的样子,我只好拍拍她的脑袋。笑道:“好了,小管家婆,到时候钱不够,哥哥带你做同回女飞贼不就行了?”想到我们偷药那个刺激的夜晚,湘兰马上就笑了起来。

一路平安的来到上海。大城市果然是大城市。路面宽广不说,还挺干净。街两旁的霓虹灯广告五彩缤纷。现在还不是晚上,要是到了晚上,我想肯定很漂亮。路上的小轿车都擦得贼亮,十分耀眼。

我和湘兰按照原计划,搭了辆出租车到复日大学。这半个时辰下来,花了好几十块,我看着湘兰一直盯着出租车上的计费器,眼睛也不眨一下,到了地头,心疼的看着我掏钱,

“好了,小财迷。出租车都走老远了。呵呵!”学校还没开学,所以我们新生还没有宿舍。拉着湘兰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小套房,让湘兰肉痛不已。

眼看着天快黑了,虽然套房里有家俱,可我们的生活用品都还没着落,幸好房子不远有条步行街,我们来了个大采购。小套房里被我们布置得焕然一新,我们的第一步计划完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