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叫我老大 第五章桐树花儿开 三十四

赵启杰 收藏 1 0
导读:别叫我老大 第五章桐树花儿开 三十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


(三十四)


“李克?!”吃晚饭的时候,鲁兵在饭堂见到了李克。

“哎呀!老大!这几天不见还有点儿想你呢!”李克慌忙跑到鲁兵的面前,“怎么,晚上还要加班?”

“不加班了,老时间老地点!先吃饭!”鲁兵说。

“哎!好哩!”李克答应着,脸上却露出一副苦相。他现在有点儿害怕见到鲁兵。自从跟在鲁兵后面训练长跑,走路腿都发酸发胀。他曾提出一周训练三次,可是鲁兵不同意。鲁兵说,只有天天练才见效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腿永远都会酸痛。

“完了,今晚是在劫难逃了!”李克打了饭,找个桌子坐了下来,望着鲁兵的背景想道。

邓宏端着碗坐了过来,夹了一块肉放到李克的碗里:“给你增加点动力!这块肉能让你多跑二十米,呵呵!”

“扯你的鸡巴淡!要是吃肉能解决问题,我早就不用受这份洋罪了!”李克把邓宏给的那块肉放在嘴里津津有味地嚼着,“我真搞不明白,鲁哥的年龄比我还大几岁,跑起步来,两条腿比兔子还快!”

邓宏乐得把一口饭喷出老远,好不容易才强忍住笑声:“人家练出来的呗!”

“笑什么呢?”鲁兵望了望邓宏的狼狈相,笑着问道。

“没什么,这小子吃噎着了。”李克做了个鬼脸,又白了邓宏一眼,“幸灾乐祸的家伙!”

“我怎么是幸灾乐祸呢?我把肉都给你吃了,还说我这话。”邓宏委屈地说道。

李克从碗中夹起一块肥肉丢到邓宏的碗里:“还你的肉,我不领你的情!”

“好吧,兄弟我今晚没事儿,回头跟在任柯后面去为你们搞保障,够意思吧?”邓宏说。

“你呀,要是想帮他,就干脆陪李克一起跑。”鲁兵笑了笑说。

“对,说定了,你小子今晚陪我跑。”李克来了精神,又从自己的碗中挑起一根肉丝丢给邓宏,“给你吃,让你多跑十米!”

“对了,怎么没有看到我们的司务长呢?”邓宏收住笑,望了一眼打饭的窗口。平时,晁显总要站在那儿看炊事班的人卖饭。

“怎么?你心理不平衡是吧?还想拉着晁哥跑呀?”李克说道。

“不是,我看他不在,随口问问的。”邓宏回答。

“他下午有事出去了,可能还没有回来吧?”鲁兵也回头望了望窗口,“我们不等他,吃过饭先回连队看新闻,然后到任柯那儿集中。”


小马正在大厅里收拾着桌子,把有些凌乱的桌椅重新摆放整齐,恢复到原来的位置上。这会儿除了一号包厅的客人还在喝酒外,大厅里的散客早已走光。这些都是当天要完成的工作,早做可以早收。

门前有几个人影跑过,随后又见任柯推门走了进来。

“哟,又开始锻炼了?”小马一边抹着桌子,一边与任柯打招呼,“稍等一下,我给你倒水。”

“老板娘呢?”任柯扫了一眼吧台,问道。

“嘘……”小马用手一指里面的包厅,压低了声音说道,“刚进去,向客人敬酒去了。”

任柯不再言语的,拖过一张椅子坐了,随手抄起桌上的菜单,毫无目的地翻阅着。小马知道任柯来这儿并非是要吃饭,端了一壶茶过来,摆上几个杯子:“你先喝水等他们,我还要收拾一下。”

“好!”任柯头也不抬地说道。

“小马?”从一号包厅传来老板娘苏欣的叫声,“来哟—-”

“哎,来了!”小马应声跑了进去。

厅内的几个客人已喝得满面红光,稍现醉态。苏欣正坐在主座的位置旁,和那个留着大奔头的中年男子交头接耳地谈话,看到小马进来,苏欣连忙介绍道:“这是我们的小马,让她来陪大家喝两杯!”

“嗯,我来敬大家两杯!”小马说着找出空杯子,为自己倒了一杯白酒。

“这位是外贸的韩总!”苏欣指着大奔头继续介绍道,“单独敬韩总两杯吧!”

“哦,”小马端起杯子,“我来敬韩总一杯!”

“哟,看这位小姐长得多俊,我还以为是巩俐来了呢!”韩总色眯眯地盯着小马上下看了看,最后把目光贪婪地停留在小马的胸部。

“听,韩总多会夸人!”苏欣站起来说道,“小马坐过来,好好陪陪韩总,我出去方便一下。”

小马被韩总盯得有些不好意思,想走个过场早点结束,于是一口干了杯中的酒,把杯子一亮说道:“韩总,我先干为敬了!”

“好,小马爽快!”韩总把端起的杯子又放到桌子上,指点身边的空座,热情地说道:“来,马小姐坐到我这儿来。”

小马推辞不过,只好过去,还没有坐定,韩总已夹了一棒菜放到了她的嘴里,:“不要急,先吃口菜嘛,是不是?哈哈!”

韩总的举动把酒桌上的气氛推向了高潮,桌上马上有人附和道:“对,喝酒哪能喝一杯,好事要成双嘛!韩总,你们先喝个交杯酒让我们看看!”

韩总笑呵呵地端起酒杯,一只手却扶向小马的肩膀,一口把酒干了,转头面对小马:“大哥我够意思吧?干了。”

小马强忍着对方发出来的难闻的酒气:“韩总,我酒量小,我再敬您一杯吧!”

“好,别说两杯,和马小姐喝上一夜,我也不醉啊,哈哈!”韩总笑得前仰后合,装作要跌倒状,左手趁机在小马的大腿上摸了一把。小马一颤,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坐,坐……”韩总一把抓位小马的手,“来,我们喝第二杯!”

小马已经看出韩总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想甩袖离去,但又考虑到老板娘的客人得罪不起,只好陪笑道:“韩总,那我就再陪您一杯!”

韩总不慌不忙地把小马的空杯又倒上:“那是他们几个说的两杯,我可没有说,来!马小姐,大哥回敬你两杯。”

“韩总,我真不能再喝了!再喝我就醉了!”小马推辞道。

“嗯,你看不起我?”韩总把酒杯往桌上一放,沉着脸不高兴地说道。

“不,不是。”小马慌忙解释,“是我的酒量太小……实在喝不下去了。”

“你不喝就是不给我韩某面子!”

“是呀是呀,你还不知道韩总是什么样的人物吧?他跺跺脚A城就要抖三抖,难得在你们这小饭店吃饭,千万别让他不高兴。”一个客人对小马说道。

小马又惊又怕,进退两难,只好咬着牙又喝了两杯。韩总这才转怒为笑,又不失时机地拍了拍小马的肩膀,最后把手放在了那儿:“来,各位!马小姐海量,你们每人敬马小姐两杯,哈哈!”

“那我先来!”邻座的一个胖子丢掉含在嘴里的牙签,端起杯子来说道:“领导在上我在下,你说搞几下咱就搞几下!”

小马听明白了胖子的粗俗的话语,羞红了脸,只想早点儿离开,只好又干了一杯。看看其他几个人都在等着与自己喝酒,小马支撑不住,放下杯子说:“对不起各位,我去下洗手间。”

“好,那快回来啊!”韩总对小马使个了媚眼,等小马出去后冲胖子说道,“你去看着她,别让这丫头放了我们鸽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