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7/


古人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然而蜀道之难,却并不仅仅是山高路远,道路崎岖,更让人心惊肉跳的,是山道上随时可能出现的强盗土匪。


朝政腐败,国库也日渐空虚。为了弥补财政亏空,元政府除了加重赋税以外,还发行新钞“至正宝钞”并大量印制,致使严重的通货膨胀,导致民不聊生。至正十一年(1351年),元政府征调农民和兵士十几万人治理黄河水患。黄河两岸农民本已饱受灾荒之苦,在治河工地上又横遭监工的鞭打,被克扣口粮,非常愤怒。于是,“治河”和“变钞”就成为农民起义的导火线,导致红巾军起义的爆发。


战乱之中,百姓流离失所,生活艰辛,强悍者纷纷占山为王落草作寇,做些打家劫舍、拦路抢劫的勾当。一时间流寇四窜,普通百姓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蜀地分东、西两川,东、西川旧时合称剑南,取剑门关以南之意。剑南北有与甘、陕相隔的秦岭,西有与吐蕃、生羌纷争不断的西山群脉,南面是云、贵两道,东面有湖南、广西,四面都是崇山峻岭。但在四面大山的环抱之中,却是一个以成都平原为代表的富庶之地。蒙古人占领天下后,把蜀地改为四川行省。


素有天府之国称谓的成都,也是历来战乱时人们的避难之所。一到战乱,就会有大量的达官贵人、商贾富豪带着巨额的财富由秦岭入蜀。


也正因为大量的财富涌入,也引得各路绿林土匪齐聚秦岭。而横行秦岭的匪寇中,又以利州的十八绿林盟最为猖獗。


所谓的十八绿林盟,是由十八路匪寇缔结的联盟,平日各据山头,一旦有官府围剿就彼此救援呼应。元军曾多次出兵围剿,都无功而返。


秦冲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了两年,他自从和骆云他们分手后不久,就被胁迫进了猪头寨,在耳闻目睹和自己小心应付之下,总算过来了。


今天山下的弟兄传来消息,重庆府的脱脱将军带着家人将从山下的古道回大都,里面夹带了不少金银财宝。寨主为了万无一失,特地从寨里的弟兄中间挑选精兵强将。


挑人的事情比较麻烦,首先面试,找了一百五十个相貌平庸,武艺却也高强的山贼。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必要的时候还得靠这些人拼命。不过几位寨主事先就跟大伙说好了,像他们这样平凡的人只能给三倍的月钱,不过他们也没怎么反对,能给三被他们已经很高兴了。另外还有五十人的名额,要从山寨最聪明的弟兄中选出来。要知道从蒙古铁骑手中抢来东西,肯定是要靠智慧的。从几千人中挑选出五十个智商稍微高点的,应该不是很难。按照当时的选拔状元的方式,让每个小头目推荐三到四个比较聪明的土匪到大头目处,大头目再将其中一些靠关系推荐来的刷掉,然后把名单交到寨主这里。秦冲也被选入其中。


经过一天的忙活终于弄来当时猪头寨里上最聪明的两百高智商土匪。对此事山寨四大高手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用四大高手之一座地虎的话说:“我座地虎从此每次抢劫都得自己动脑子了。”另外一大高手陈强则非常高兴的说:“这是我们山寨的一次革新,这次革新为我们山寨的文化教育开启了新的一幕,它将使我们猪头寨绿林好汉的形象再次得到提升。”人称赛诸葛的林华却十分担心寨主的做法:“找目前情况看来,黑鹰骑兵团已经离清河道只有八天的路程,然而我们的寨主仍在挑选这次行动的人选,实在很难令人放心,寨主的这种做法将会直接导致真个打劫事件的失败。”鬼手穆二爷则十分支持寨主的做法:“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做任何事情都要有充分的准备,寨主如此精心的挑选,如此完美的测试,将回挑选出一支完美的土匪队伍,这支先进的队伍最终会赢得打劫的胜利。”


时间越来越近,听山下的兄弟回报,那些人已经到了梓洲城了。梓洲城与兴元城一衣带水都是川西的屏障,一般的军队到梓洲城都要止步,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有什么特殊待遇,两千多名蒙古兵竟然可以不需要停下就通过了梓洲城,这不得不引起人的注意。虽然黑鹰骑兵团是四川行省赫赫有名的元军,却也从来也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待遇。就连他们的副团长乃颜,也弄不清为什么要做出这种如临大敌的样子。这支队伍的到底有什么任务,从成都府到这里一直畅通无阻,什么检查都不用。可是预感告诉乃颜越是畅通出问题的可能就越大,因此他更加一丝不苟。两千多人在梓洲城休整了一天就准备过清河道。


俗话说,猪头寨土匪打劫勤,百兽谷内不过银。猪头寨土匪勇猛度直逼大都的禁卫军,梓洲城的守军曾经多次攻打山寨最后都是损兵折将,无果而终。曾经有个勇猛的知府建功心切,在梓洲夺来五千兵马加上自己的五千人马,发誓要捣平猪头寨,可是就在进攻前的前一晚他梦到自己在猪头寨里的大厅里饮酒,可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发现大寨主正对着他笑。那知府下山以后,从此不敢再提起猪头寨三个字了。为了要继承寨里优良的传统,更好地融入进去,秦冲可是想尽了办法,可是还是不行。用他们的话说,只怪你长得太秀气了,就算你把别人身上的钱财都抢走,他都会认为你一定会还给他。唉!秦冲暗叹:没办法啊!长得秀气就是被人欺负啊!


这次秦冲这张秀气的脸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寨主找了个岁数比较大的人让他扮个管家,秦冲扮成一个糟到猪头寨强盗抢劫的书生主仆,另外几个会诗词歌赋当然也被叫来了,这样才能让别人相信,他只是个爹娘遇害,孤苦无依的苦命人。


当蒙古铁骑踏进百兽谷时就听到秦冲主仆的呼救声。身后几个如狼似虎的土匪追着秦冲主仆和以及那些随从狂砍,不时有人倒下,想赚钱一定得受点罪的。寨主事先就对大伙说过:“虽然不砍死你,但是多少要你收点伤,不断胳膊算你幸运。不要怪我太无情,等把那几十辆装满金银的马车运上猪头寨时,我会补偿你们的。”


蒙古人的车队果然停了下来,全队戒备。用不着这样吧!就那么几个小毛贼,还全队戒备。


那几个小毛贼大叫道:“你们有种就在这里别走。”然后就跑了。


黑鹰骑兵团果然有素质,不管对方怎么叫他们就是不动手,先派出几个人打探,确认没有什么情况后,就派了一支两百人的队伍四下搜索一番。这些人在百兽谷唯一的一条路上找到了我“父亲”、“母亲”和一些随从的尸体。这些人都是猪头寨上的死囚,不要问怎么会有死囚,要问问大寨主去,是他规定的。据说是违反重大寨规的或者就是猪头寨的仇敌,这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样几个像模像样的,经过一番包装才让他们来试镜的。


直到看到那些人的尸体,黑鹰骑兵团才让秦冲主仆加入他们的队伍,而且告诉福伯他们只护送我们到梓洲城,而且不要试图打探他们的任何情报,要不然格杀勿论。这人还真细致,什么时候都藏着心机。


“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乃颜问福伯。


福伯那伤心的表情差点连秦冲都被骗了,“小人与老爷一起从成都府过来准备回大都老家去。走到这里听附近人家说这里有贼匪出没,我劝老爷饶路走,可是老爷归乡心切,更何况还带了那么多护卫于是就不听我劝告,执意要走近道。后来到了这里才知道,着山谷只有一个入口一个出口,老爷想往回走都来不及了。那些贼匪一个个如狼似虎,把老爷、夫人全部杀了。”说到这里福伯一把鼻滴一把泪的哭了起来。想不到福伯还有如此演技,将来一定要他做文化部部长。


“我是问你们怎么逃出来的,没有问你老爷是怎么遇害的。”乃颜却像个木头人一般丝毫不为所动。秦冲表面装做个可怜巴巴的样,心里却在思索怎么对付这冷判官。


“那时候,少爷这样方便,老爷就要我们几个带着少爷去找个隐蔽的地方。恰好躲过了那一劫。”


“团长,出事的地方确实有人曾经在那里方便过。”一个手下对乃颜说道。


还好!这么严格,幸好事前把一切都弄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