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思维之魂入三国 第九卷 风云际会 第四章 客栈

云逸飞鳌 收藏 1 64
导读:双向思维之魂入三国 第九卷 风云际会 第四章 客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4/


华逸领着众人浩浩荡荡的在大同城的大街上行走着,在这个平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与众不同,古人睡的都比较早,现在也就相当于后世的十一点多。城里基本上没有行走的人了。此时没有什么乞丐难民,因为凡是来大同城的人,都会被相关人员安排下来,所以来此地后吃穿是暂时无忧的,而且过不了多少时日,就会被安排一些营生做,因此,现在大同城正象它的名字一样开始吸引起天下人的瞩目了,无论贫富贵贱,士农工商,都纷纷前来,一睹这传说中的“圣城”,当然有高身份的人只是少数,大部分前来的还是逃难的贫苦百姓,因而现在大同城的粮食资金开始越来越紧张了,那些主管这些的官员没少跑过来向华逸诉苦,华逸也开始想办法了,只是这不是几天就能解决得了的。现在各地诸侯互相攻阀,一些重要的物质都严禁出入交易,尤其是象粮食、铁器、食盐、布匹这些重要物质,更是看管的严格,相应的处罚也特别的重。这个问题现在已经引起了华逸的足够的注意了,可是前线那么多的兵员,粮食、军饷以及其他的军费支出,都需要大把的钱财,尽管并州这边经过这几年有些好转,但是连续的战事花费实在巨大,难怪以武帝时那么强横的实力在与匈奴人的战争中都快要把国库耗尽了,这打仗实在是费钱啊。有钱的时候,花多少也不觉得疼,没有钱的时候,一分都想扳成十分花。这一句话,华逸现在是深有体会。不过令华逸欣慰的是毕竟花的这些钱是用在了百姓身上,尽管困难,但是一切也值得了。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事情总会慢慢好起来的。这就是华逸现在的态度,而这也是他在后世的那个时代的左右铭。

街上巡逻的士兵发现了他们这伙特殊的团队,刚开始还以为是敌人进城了,直到举着火把大喝着走近才看清是自己人,而且居然看到了华逸,一个个都激动万分,连忙举手行礼。在华逸的一道命令下,并州的士兵们现在的一些日常规范都开始和后世的队伍有些相似了,华逸还把这些规范写到了军队日常行为准则中,让士兵们当做一条军令来对待。

华逸一一和他们握了握手,有几个士兵激动的都哭了。最后一看这阵势,华逸急忙让他们退去巡逻了,他可不想让自己周围来越来越多的人。那样,今夜的好心情就没有了。终于告别了巡逻的士兵,华逸和一甘卫兵开始来到了大西街,这是后来兴起的一条街,都是后来来大同城的商贩在这里聚居。几乎集中了大同城大多数得商贩。由于现在大同城实行军事管制,为了安全性和易于管理,城里的行政官员几乎把所有的经商的人都弄到了这里,后来来往的人实在是多,无奈,现在有开发出了南街。经过几年的发展,现在大西街变得繁华了起来,由于城里没有发布宵禁得命令,因此夜里有许多酒店都通宵达旦的营运。这也为那些独身或者酒鬼或者一些有不良目的的人提供了场所,前段时间这里新开了一家酒店,老板是个女的,而且这女老板分外妖娆,诸多男性顾客络绎不绝,门可罗雀。就连郭嘉也闻名来过一次,回去后有些乐而忘形的不小心和华逸讲了,当时华逸面沉似水的样子把郭嘉吓了一条。不曾想,那天听说此店盛名的华逸今日的目的就是此地。

转过了几道湾,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此地:暗香浮。华逸让众人外面等候,自己向里面走去。

“呵呵,好名!好名啊!暗香浮,暗香浮动!真是不错!”,华逸笑着边往里走,嘴里边夸着。却不曾想正要抬腿迈进之时,就听里面有一人大声的吟阿着

“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皇览揆余于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脩能。”

“日月忽其不掩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乘骐骥以驰骋兮,采吾道夫先路”

“众皆竞进以贪婪兮,凭不厌乎求索。羌内恕己以量人兮,各兴心而嫉妒。忽驰骛以追逐兮,非余心之所急。老冉冉其将至兮,恐修名之不立”

“蹇吾法夫前修兮,非世俗之所服。虽不同于今之人兮,愿依彭咸之遗则”,声音中的满腔感情尽显无疑,感情中透露着悲愤与无奈,以及一种向前的情绪。

“好,真是太好了。这位兄弟,在下这厢有礼了。”

“汝乃和身份,和谁称兄道弟呢?真是狗胆包天。”,这时旁边有个大汉出来大声对华逸呵斥道。

“不得无理,赶快向这位义士陪礼。”,那位公子一看急忙把那位看起来是他的手下的人喊住了,那人听了那位公子的话。不情愿的把头往边一扭使劲的报拳向华逸行了一下礼。华逸笑嘻嘻的也不在乎。

“见过义士,敢问义士大名。”,那位公子彬彬有礼的弯身拜道。

“呵呵,相逢何必曾相识?你我都乃天涯沦落人,名字只不过是一表面的东西,又何必在乎?这样岂不洒脱?”。

“哈哈,说的好,说的妙!义士真乃世上最洒脱之人了。也罢,既然在此能与公子相遇,也是大幸,你我当一起多饮几杯。来,小二,再填一张桌子,我要与义士共饮,一醉方休。”,那位公子听了此话有些动容的抬起了头笑着看着华逸,吩咐着楼上的小二。

“皇......公子,时候不早了,咱们该回去了。”,刚才呵斥华逸的那大汉来到那位公子耳边低声说道。

“今天,我要尽兴,能见到这位义士,实在是高兴,你先退下,我自有分寸。”

“呵呵,不好意思,下人多事,让你见笑了。”,那位公子向华逸陪着不是。

此时华逸开始打量起了面前的这位公子。此人满眼闪光,面色白净,身体看起来有些虚弱,精神好像有些萎靡,眼里也透露着一丝沧桑,这种沧桑不象是出在也不应该出自这么年轻的一个人身上。

“呵呵,我也有同感,来,俗话说相请不如偶遇,既然能在此碰到,那么这就是我们的缘分,在下就却之不恭了。”,华逸说完刚要一屁股坐下来,就听楼上传来了一个十分令人心痒的声音:

“今夜小店真是贵客临门啊,这么晚了,还有二位这般的才俊登门,真是蓬壁生辉啊,让小店沾光不少,受益非浅啊!”,只见一位三十左右的少妇从楼上轻轻的走了下来,小脚轻迈,左手还拿着一把和这个季节不相干的小扇子,慢慢的扇着。那动作显得她好像一股清风吹过就要倒下,令诸多男子忍不住想走过去扶上一把。

“这位是......”,华逸也不例外的张大了嘴巴站了起来,望着向他们这里慢慢走来的那位妙人儿。

“奥,看来义士是头次来此,这位乃是此家酒店的老板,迎春花。”,旁边的那位公子看到华逸那德行小声的在他耳边说道。

“奥,原来是迎老板,呵呵,久仰久仰!在下有礼了。”,华逸使劲的吞了一口口水,报拳行礼道。

“什么迎老板啊,这是别人瞎称呼奴家的。让公子你见笑了。二位可是贵客,今日就让奴家来侍候二位,二位可一定要尽兴啊,不醉不归。”

“好,既然老板说话了,那我们就不好推辞了,来,义士,咱们先干一杯。”,那位公子举起了酒杯,华逸连忙也拿起了酒杯。

在酒席上,一切都会变得与众不同。没有过多久,几人就像认识多年般一样,开始称兄道弟起来了。那位公子旁边的那个大汉满眼的焦虑,只是不好发作。急得来回的在旁边走来走去。

酒席终于结束了,华逸与那位公子都已经喝的有些过了。华逸现在也感觉有些难受了。那大汉终于有些不耐了,走过来把那公子小心的搀扶着。

“不知兄台现居何处?今日能遇见兄台,实乃幸事,盼改日再会,何如?”,华逸有些摇摇晃晃的说道。

“呵呵,义士客气了,我乃住在......”

“公子,别,别......”那大汉急着劝道。

“没有什么,他乃兄弟。告诉他有何妨,反正我也什么都不在乎了,哈哈,听好了,义士,我现在,在,在隆福客栈居住,有空找我。我们后会......后会有期!”,说完头一歪就靠在那大汉身上不省人事了。

华逸本想走过来拍拍他,但是一看到那大汉充满敌意的目光,只好作罢。向外走了出去。外面的王大彪等人早已等得不耐烦了,一看到他出来才放下心来。把他搀扶着离开了暗香浮。

那老板娘看见众人离去后急匆匆的向楼上走去。一点也没有刚才弱不禁风的样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