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思维之魂入三国 第一卷 新星崛起 第四节 入世

云逸飞鳌 收藏 1 8
导读:双向思维之魂入三国 第一卷 新星崛起 第四节 入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4/


当华逸醒来洗漱完毕,老爷子早已经等着他了,华逸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让师傅就等了!”,


老爷子招呼着华逸坐下吃饭,说:


“今天开始你就不要挑水站悬崖了!我开始教你搏斗技能!”,


华逸高兴得瞅着老爷子,老爷子给华逸夹了口菜说:


“通过这几个月的观察,你小子表现还行,现在你身体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和你刚开始有很大的不同了?”,


听老爷子这样一问,华逸这时才觉得现在是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的自己感到更加壮实了,挑水的时候不像开始那样吃力,不用扁担,手提也能轻松的提起来,用扁担的话可以一次轻松地挑两担而不喘气,上山已经不气喘了,站在悬崖边也不会害怕眩晕!地里的庄稼活干的也是得心应手,乡亲们见了他都夸。“你现在的身体已经基本适合练习一些技巧性的东西了!饭后我们到山上去吧,那里比较安静,没有人打扰。“


饭后,两人上了山,华逸心里的兴奋劲别提了,终于熬了过来。老爷子转过来对华逸说:


”格斗其实没有什么技巧,它是先人根据自己的实践思考而形成的有效搏击技巧,有的更是以生命作为代价而被创造出来,老夫只会教你一些基础性的东西,不会具体的怎么教你什么招式,全凭你自己的观察,对这个世界的任何事物进行观察,然后善加思考,通过这个过程不断的提高自己“,


”观察?怎么观察?我观察什么?“,


”什么都可以观察,只要你细心的留意,譬如你看那边小山头的那颗从石头缝隙转出来的小树,它生长出来的角度,它的位置,它为什么从那里生长?而不是一直向上长着?你再看天上飞翔的那只鸟,它飞得路线为什么不是直线,而是一个弧线?这些都有它的一定的道理。小树从狭缝里长出,是因为如果它要直着长得话是会一直被它上面的巨石所压,所以它会想办法从侧面而出。那只鸟飞行时是弧线飞行,是因为那样会俭省许多气力。同理,这些用在格斗都是一样的,避其锋芒,找其弱点,找到一点,全力而为!其实天下万事万物都是一样的。只要你善于观察与总结,把握好这些总结出来的东西,你就会战无不胜!“,


华逸为老人的话深深打动了,他心里思索着老爷子刚才说的一些话,然后慢慢坐了下来,开始身无旁人的开始观察了起来。老爷子其实对华逸隐瞒了一些东西,老爷子说没有什么打斗的招式那是假,经过多年了许多人的沉淀,怎么不会有格斗的招式,只是招式是死的,人是活的,人应该创造招式,而不是呆板的继承,老爷子是一番苦心,希望领华逸入门,创出有他自己风格的本领。


之后。华逸每天吃完饭就上山静坐,一坐就是一整天,午饭也不吃了,蔓儿奇怪的问老爷子,老爷子笑而不答,过了月余,华逸变得有些消瘦了,但是两眼精神了许多,当他注视别人的时候,眼睛好像会放光一样,有过了月余。有天华逸吃完饭,对老爷子说:


”师傅,我今天不上山了!“,


老爷子有些惊奇的问:”好了?那我试试你小子练得怎么样了。“,


说完两人在院子里开始过起了招,老爷子为华逸的成就感到高兴,这小子还不是一般的简单啊,真是孺子可教啊,不过华逸毕竟是刚学,所以过了一段时间就被老爷子给打趴下了,然后老爷子给他纠正了一些地方,那些地方应该这样,那些地方应该那样,就这样又过去一个月,华逸已经可以和老者对上很长的时间了,越练,华逸越是佩服老爷子,都六十多的人了,耐力还是那样的好,和自己一个大小伙拆招气一点都不喘,脸色还是那么的红润。一天饭后,老爷子把华逸叫过来,说:


”小子,你现在已经练得差不多了,缺的是一些经验而以,现在我没有什么教你的了。其实这个世界还有我们不明白的许多事情,师傅在这个世界不算什么高手,比我强的到处都是,我只是给你领了一下路,具体以后你的路怎么走?那就全靠你了,现在为师交待你三件事情,头一件就是你出去了先历练一下自己,给自己增加一些在这个世界生存的本钱,越是艰苦的地方,你就越能学到更多的东西。第二件事情就是你要完成你答应蔓儿的事情,尽快把她哥哥找到,他哥哥的一些特征听蔓儿说是右手小臂上有一颗红痣,蔓儿和他哥哥是孤儿,不知自己的姓氏,她哥只有小名,叫成儿,你日后要注意一下。第三件事情就是要为民造福。这件事情我不会具体教你怎么做,你自己根据自己的情势自己做吧,只要不违反为民造福的大原则就可以了。记住以后做事情多想想天下苍生!“,


华逸看到老爷子的吩咐,没来由有点感动,感觉老爷子平常和自己嘻嘻哈哈的,其实老爷子是一个忧国忧民的人啊!。赶紧说:


“徒儿不会忘记师傅所教!”,


老爷子接着说:“我想你很奇怪老夫为什么没有告诉你老夫的姓名,其实这些都没有什么,老夫只是这个天下微不足道的一个,不值得宣扬,你也不必知道。另外一个你感到奇怪的事情就是你现在呆的地方是什么地方吧?”,


确实这两个问题,华逸一直闷在心里,只是他知道老爷子不说只有他的道理,所以也一直没有问。


“我们这个地方所处雁门郡,你也发现了,这个地方非常偏僻,那是我多年前发现的,这个地方四面环山非常隐蔽,这里的居民都是战乱时逃到这里来的,由于这一带地处边疆,因此也有许多游牧民族,现在北边的鲜卑族逐渐的强大了起来,你出去了要注意一些,这个地方,你出去以后就不要向外人提起,以免打扰这里的安静生活,他们能有这么一块地方不容易!你要出走了,为师没有什么送给你的,为师这里”只有一张地图,是为师走遍大江南北所做,老夫想以后也不大可能离开这里了,我已经深深喜欢上了这里,这里民风纯朴,气候宜人,老夫都不想出去了,好好享受一番,对了,忘了告诉你一句,你走的时候,为师不会给你带任何的财物,一切你都自己出去想办法。“


听到这里,华逸差点晕过去,刚才还一副悲天怜人的样子,怎么一下又出现了一副戏虐的生态,这变化也太大了吧,想归想,这礼还得敬,之后和蔓儿作了告别,蔓儿现在已经把华逸当成他哥哥了,临别时眼睛通红通红的,把华逸感动极了,本想走上前去安慰几句,不曾想,蔓儿忽然凶巴巴的对他说:


”你出去了一定找到我哥哥,过几年我也要出去,不然小心一些。“,


华逸感到这个世界太变态了,一切自己都理解不了,赶紧跑几步逃离似的离开了这块土地。


当华逸走出山区来到平原时,眼前豁然开朗,时正值盛夏,远远望去,一片绿色,只是连年的征战,大片的土地已经荒芜,无人耕种,华逸边欣赏着风景边快步走着,好不快活,感觉自己就像冲出樊笼之鸟,天地之间任由自己翱翔!走了一大段路程,华逸有点累了,可是他望了望周围,没有一户人家,只好继续赶路,现在有点饿了,到这时华逸不由得开始诅咒起那个奇怪的老爷子了,但是那毕竟解决不了现实问题,现在找户人家是不可能了,他向四周望了望,发现北边有一座山,看看能不能在那里找到吃的,想到这里,华逸加快了步伐,大步流星的向北赶去。


终于走到山脚了,抬头一看,山不是很陡,山坡很平,上面长满了草和一些荆棘植物,再往上望去,有一片小树林,在北方难得有这些东西,或许在小树林里可以找到一些野果什么的,华逸又振作了一下开始往上爬,进入小树林后,发现果然有一些结满果实的野果树,华逸跳了上去,一会儿摘下一大堆果子,看来今天的饭不用愁了,可以吃果子了,”


嘎嘣“咬了一大口正,当吃第二大口时,华逸听见前方好像有一阵哀鸣声,他循声走了过去,走进一看,有一匹马掉在了猎人设的陷阱里,腿部被刺了一大部分,血不断的往外流,那批马想出来,但是越挣扎却越出不来,马身上满身是土,比起其它马来马鬃特别的长,眼神里散发着浓浓的野性,看到华逸过来后,开始还仇恨似的看着他,后来大概是看到华逸不像平常的猎人那样,挎着弓,带着矛拿着刀的,就又流露出可怜的表情,华逸想:这匹马好有灵性啊,那表情的转化的程度都快赶上老爷子了,真是匹好马,一定要得到它。想到这里华逸向那批马把两手一摊,示意他没有恶意,那匹马好像听懂了似的,冲他嘶叫了一声,这一下把个华逸冷不丁的惊了一下,开口说:


”我说宝贝,别这样,我会受不了的,你知道吗?刚才吓死我了,我以为怎么了“,说完华逸小心的先用一些大石头把陷阱里的部分木刺砸断,然后跳在那些石头上面,小心的走到了那匹马的旁边,说:”我说马儿,我叫你宝儿行吗?“,


那匹马有嘶叫了一声以示同意,这回华逸有心理准备,没有被吓着,


”我先帮你把刺取出来,你先忍着,乖宝儿,一下就好,你忍着!一、二、三“,”扑哧“一声拔下了那根木刺,宝儿哀鸣了一声,华逸从身上的衣服上撕下一块布,缠在了宝儿的腿上,他也不知道他的那些动作怎么那么的熟悉,就好像天生就会那样做一样。料理好后,他又用石头把陷阱砸出一些斜面用土填平了,以便宝儿上来,宝儿一瘸一拐的走了上来,它的头在华逸身上蹭了蹭以示感谢,”真是一个聪明的家伙!“,


华逸心里惊叹着,华逸刚要向果树林那边走去,宝儿用最咬着他的衣服,用头操另外一个方向嘶叫了几声,


”奥,你说你要带我到那里?“,


华逸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他慢慢的走着,怕宝儿疼痛赶不上,走了一会,穿过一个小山头,华逸被眼前的景色呆住了:这里景色是在是太迷人了,就像走进了梦境一样,鲜花,绿草、泉水、小动物组成了一幅和谐的美,那是自然的美,只能意会而不能言传。”奥,我那该死的梦怎么和这个比,简直就是天堂,如果可能的话,我就在这里呆一辈子,好好看看,一定要把这里记住了。“,宝儿领着华逸走到一株不知名的草前,嘶叫了一声,然后向自己的伤口看看,华逸明白了,这是让他上药呢。


这宝儿还很难侍候啊,华逸小心的把那些血不卸下来,把那株草拔了起来,用最咬烂了附在了宝儿的伤口处,然后又把布条缠上,宝儿满意的看了看他,然后又带着他到了一片果树林里,这里的果子个个都是那么的肥美,华逸把身上的那些野果子都扔了,和这个比起来,这些简直就是垃圾了,他摘下一个啃了一口,真爽,那个痛快劲就别提了。


就这样,华逸呆在这个美丽的山谷里,每天吃着美味,在山谷里逛来逛去,基本已经熟悉了这里的情况,宝儿的伤已经痊愈了,那种药草的作用真是神奇,他现在都不清楚宝儿是怎么找到这么好的地方?是偶然的迷路?还是其它什么的,反正这些都不重要了,他在老爷子给的地图里也没有找到这么个地方,想想,如果改天老爷子知道这么个地方,还不马上得离开?,只是自己要出去了,不能在这里呆下去了,因为华逸脑海里总觉得有一些东西促使他出去。


”宝儿,我要走了!多谢你的盛情款待,你以后不要乱跑了,小心下回掉在里面没有人救你出去,好了,不要玩了,我要离开了“,


宝儿撕咬着华逸的衣服不让他走,然后宝儿突然向前卧了下来,回头向华逸嘶叫了一声,华逸嘴巴张了个大:


”等等,难道你要和我一起走吗?这么好的地方你不想呆了?“,


宝儿又欢快的嘶叫了几声,华逸想:


”反正自己走着也挺累得,现在有免费的坐骑,怎么能不用呢?“,


想到这里他坐了上去,华逸没有骑过马,当宝儿开始下了山到平原开始奔跑时,华逸吓傻了,一手紧紧地搂着宝儿的脖子,一手抓着宝儿的马鬃,等宝儿开始狂奔时,华逸只听见周围呼呼作响,眼前的景物飞快的消失,华逸吓得闭上了眼。


在广阔的草原上,一批神俊的宝马托着一位入世的人物登上了中国三国时期的历史舞台,新的篇章从这里开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