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尔。奇瑞。联想。落地签

阿甘王永红 收藏 15 948
导读:海尔。奇瑞。联想。落地签

海尔。奇瑞。联想。落地签

每一次坐在去巴迪拜的小渡船上,我都会指着那块“海尔”的广告牌告诉身边的洋人说:“这是一个来自中国的品牌”。

有一天在办公室里浏览当天的<<海湾新闻>>,当我看清楚那则整版的汽车广告竟是“奇瑞”轿车时,我激动得大叫了起来:这是中国车!中国车来到迪拜了!

还有一次在<<海湾新闻>>上看到IBM的笔记本电脑广告上赫然出现联想的商标.

我一下明白了:不久前,联想把IBM全球电脑业务全盘收购接管.从此,全世界不再会有IBM电脑,取而代之的是联想,所以我想这应该是联想的广告。我接着打了广告上的电话,一位小姐用纯正英语接电话。果然,这是一家联想在中东地区的代理商,而它以前是IBM的代理。我问她会不会说汉语,她报歉地她说不会,我就不温不火地要求她找一个会说中国话的人接电话。她没办法,就把电话转给公司总经理的秘书,是一个会说中国话的黎巴嫩小伙仔。说实话,出国那么多年了,那天是我第一次那么有底气地要求对方说中国话。

我第八次飞签时,由于同名,在伊朗呆了近一个月。回来后,我常跟同胞就在讨论一个问题:咱们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得到阿联酉的落地签证的待遇?

我了解了一下那些能有落地签证待遇的国家,除了西欧和北美,再加上亚洲的日、韩,这些国家各式各样,但有一个共同点:有钱,而且有面子。很多情况下,有钱和有面子是不能等同的。这里有两层意思,比如,一些靠出售自然资源发财的国家,尽管很富,却没面子,别人并不把它当回事,还比如,一些在国内的富人,到国外后,别人知道你是中国人,也不会把你当一回事,因为你的国家没面子。很难说怎样才能算有面子,但多数有面子的国家又有一个共同点:它们大多都有几个在世界上叫得响的企业和品牌。有一件小事很能说明问题:一个芬兰人在我老家的小县城的中学里教英语,也会说几句中国话,有一次坐中巴车去乡下,司机跟他聊天,问他是哪里人?他说:芬兰,司机不知道,他就说诺基亚那个国家,司机刮目相看。以后别人问他哪里的?他总是说诺基亚那个国家。

怎么样才有钱又有面子?韩国人的经验有三条:一,选择一种好的政体,二,拼命地干活,三,支持本国的企业。 (南韩国人真是走运,建国后,美国人就送给他们一套好的制度.而北韩国就惨了,封闭的暴政之下,整个国家成了一个集中营,累死也白搭.而我们生活在开放的暴政之下,支持本国的企业就显得更加重要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时,通用汽车的销售人员发现:同样车型的美国车在韩国比在中国难卖多了。因为韩国人的首选是本国车人,尽管当时的韩国车又丑质量又差,比吉利还差晕了。正是由于韩国人的全力支持,成就了起亚和现代,十几年后,韩国人生产的汽车在全球范围内同日本人展开最惨烈的市场争夺。

还有韩国人的招牌--三星,这家从生产黑白电视机起家的公司,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时,东借西凑再加赊账从美国人手里买来一套二手的半导体存贮器制造设备,二十二年后的一九九八年七月份,它宣布单晶片存贮容量达到256兆,首次全面超过长期霸占全球存贮芯片市场的日本东芝公司,那一天,在东京,三个日本微电子工程师卧轨自杀,而韩国人举国欢庆,首都汉城成了不眠之城。而就在上个月,三星宣布单张闪存记忆卡容量达到16GB,更是把日本人远远地甩在了后面,韩国人再次淹没在欢庆的海洋中。就这样,几个回合下来,如今的三星不仅每年为韩国人在全球赚取几十亿美元的巨额利润,还为韩国人撑起了面子。

卖力干活,这可是中国人的强项,一点不比韩国人差。木须巴扎起早贪黑的全是中国人,把伊朗人、印度人逼得气都喘不过来。而全国人民都起早贪黑时,生产的衣袜鞋帽更是引起了全世界的恐慌,近期美国和欧州都纷纷举牌叫暂停,就衣袜鞋帽问题跟中国人来谈判。

去年,中国的GDP达到了一万八千亿美元。几十年辛苦,钱是有一点了,现在只差几个世界级的企业给我们撑一下面子。所以我每天都在关注中国的企业走向世界的情况。

如果我们回忆一下前不久发生的事情,我们会得出结论:风水轮回转,今天这回轮到了中国。

十七世纪末时的西班牙商人总是报怨英国人用低价商品同他们在全球贸易中竞争,一个多世纪后的十九世纪,西班牙人退出了舞台,英国人取而代之。

李光耀在他的回忆录说:二战后的新加坡(那时候,还只是一个地名),从小玩具到感冒药,从锅碗瓢盆到衣袜鞋帽全是质量低劣的日本货充斥市场,英国人的产品质量很好,但价格很高,成了奢侈品。

日本人的车上世纪六十年代刚进入美国市场时,被美国人嘲笑成是四个轮子的摩托车,上高速路开到一百码轮子就掉出了。但经过二十年的磨练后,他们终于出了头。

一九八三年,在日本家电企业的强大攻势下,美国人彻底放弃在本地的家电生产,最后一条彩色电视机生产线卖给了法国汤姆逊。二十一年后的二00四年,中国的TCL在德国收购了施耐德后,顺路到了法国,全盘买下了汤姆逊的电视机业务。

日本人的经济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风光了好一阵子,到了世纪末就趴了,至今一蹶不振。据专家们分析原因很多,但都忽略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韩国人从高端产品,中国人从低端产品两面夹击抄包日本人,它能不死吗?但日本人也在拼死挣扎,试图反击。

一九八六年,松下坑蒙拐骗卖给长虹一套淘汰的生产线,但就凭这条淘汰的生产线长虹很快以价格战占领了中国市场。日本人后悔了,于是松下纠集索尼,公开叫嚣:不惜以10亿美金,誓死将中国人的家电企业消灭在萌芽期。十六年后的今年,长虹公司电视机的全球销量是是印度全国产量的1.3倍,而松下连续第四年净亏损,索尼连续六年亏损,上个月,它还在全球再次裁员1.4万。

一九九八年,奇瑞正式投产前,出高价也找不着一家愿意为他代加工生产底盘的工厂,因为国内稍有实力一点的汽车制造厂已完全被洋人所控制。无奈,只好到同胞台湾那里找到一家工厂生产。投产后,市场火爆!日本人慌了,丰田首先纠集了本田再是尼桑和三菱和马自达再是大众和通用,它们出手的全是试图置奇瑞于死地的毒招:它们首先是给自己所有的零部件供应商下达秘密指令:禁止向奇瑞供货,否则断绝关系。奇瑞咬着牙,含辛茹苦硬撑了过来。然后,不久它们又徉装告奇瑞侵犯知识产权,但只是虚晃一枪,再然后又给中国朝庭施压,试图借用朝庭的力量像当年绞杀义和团一样绞杀奇瑞。感谢天地!当奇瑞拿出十一项专利证书后,朝庭最终没有理睬它们。今天,奇瑞来到了迪拜!他正沿着三十年前的日本人,十年前的韩国人走过的路,扛着中国人的旗帜,踩着日本人的尸体,挤进全球的汽车市场!

真正的危机发生在今年五月份,由日本人组成数码超级联盟,包括佳能、尼康、奥林巴斯、索尼,东芝,NEC,松下,日立,夏普,JVC等,在数字照相机行业对中国人刚起步的同行发起了规模空前的围攻,中方纷纷落水,方正快撑不往了,连联想都正打算作战略撤退,只后起之秀北京的华旗旗下的爱国者在苦苦支撑!情况危在旦夕!要知道数码相机可不像当年的GSM手机,掌握其核心技术的人太多了,芬兰人,美国人,法国人,德国人,甚至韩国人,中国人可以很轻易地挑起他们之间的内争从而得我们想要的一切,所以在手机制造领域中国人从一片空白不出几年就翻身了,而且倒是日本人在中国手机市场上徘徊多年也没有赚到多少油水,近两年还纷纷找上门来求中国人合资合作。但是,在数码相机领域完全是两回事呀,虽然成像元件CCD技术撑握在美国柯达手里,但整机生产技术则完全为日本人所垄断,尤其是单镜头反光式数字相机(SLR),韩国人倾其所能,奋战了近十年至今还没有打破种绝对地垄断,日本人怎样也还算是个瘦死的骆驼,千脚之虫,死而不僵,至今还揣着不少秘密武器。所以,如果这一回中国人全军覆没了,那以后翻身的机会就不多了!唉,自从到了吉拜阿里的沙漠里上班,快半年多没有上网了,我也不知道国内的战况如何了?真让人揪心呀!

同胞,不管怎么说,咱们从两百多年来的灾难中走到今天真不容易呀(尽管我们还不得不忍受暴政之苦)。今天,总算是风水轮到咱们了。

当“海尔”的那块广告牌压过前面的那块“JVC”时,当联想的“LENOVO”在全球IT界像IBM那样如雷贯耳时,当迪拜的街头满是奇瑞汽车时,我保证,到这一天时,我的同胞只须持中国护照就可以从迪拜机场入境阿联酉。

这一天的来到还要多久,完全取决于我们在消费选择时对本国企业的支持热情有多高。

王永红 QQ:348746427 GGYY407@126.COM 050-8523798



14年前,我在规划我心目中的农场......

10年前,我加入了贱卖自己的行当,在深圳,2000RMB/月......

6年前,我做销售,不知不觉把灵魂也贱卖了.......

2年前,我来到迪拜,是想找回梦想和灵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