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七集逆风传 52.5地震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诸位可能要说我们可以使用核电啊。对,我们是应该大力发展核电,虽然建设起来比较麻烦,对资金和技术的要求也比较高,但核电站毕竟核电功率强大,建成以后基本上就没有什么运营成本,所需要的管理人员也比较少,那末这么看来,核电带给我们的唯一麻烦就是核废料而已,而且世界上现有核矿产的蕴藏量也足够我们人类社会开采使用2万年以上,我想,在座的诸位都是这样认为的吧?”

下面的记者们开始了小声的嘀咕,就连坐在比较前面的29国经贸代表们也有些疑惑,其实何止是在场诸位都没有理解,就连现在观看现场转播的(据事后估计不下7亿人)观众也基本就没有明白过来。

相互对视的三国外长注视着人群的反应,都饶有兴趣地看年轻的德维尔.卢瑟继续在那里卖关子。

摆足了架势的法国外长还在那里煽动情绪,“我记得1945年的时候,石油只有3美元一桶,而现在是多少呢?现在的价钱是80美元以上,考虑到美元的货币价值问题,那末现在石油就应该是35到40美元。想想看吧,诸位,这样的能源结构,我们地球上的人类还能够再使用这种只有那些富豪们才能使用得起的石油吗?

女士们,先生们,我还需要请大家注意一个事实,这就是这个世界上现有的矿物燃料储藏量已经不足我们开采100年了。特别是石油,按照现有需求量计算~~已经不够我们50到70年的使用量了。那末请大家仔细地想想,50年后,我们的汽车应该使用什么来发动,是在每辆汽车上面都接上一根电线和核电站相连吗?还有,我们的飞机应该使用什么能源来启动?想想看吧~~先生们,女士们,我们现在已经在面对着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能源危机了。”

嘀咕的声音有些变大了,其实记者们都知道这些,焦躁不安的是美国人。一个金色头发的美联社记者突然站起来大声地嚷嚷,“是的,部长先生。我是美联社记者,我想请问部长先生,我们今天来这里还不是来听您的统计数据的,~~哦,对不起,我想说的是,我们~~如何来解决这个困难呢?”

没有理会下面站着的人,德维尔.卢瑟喝了一口茶,点了点头,好象是自言自语又好象是在回答问题,反正就看你美国人自己是怎么样理解的。“我记得在我们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个国家,自己国家人口只占世界总人口的4.3%,但却排放着世界温室气体总量的23%,而且连90年代世界各国达成的逐年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的《京都议定书》也拒绝签署,导致近10年来世界海平面又上升了3公分。我想,与大海接壤的国家或者是岛国都受到很大的损害吧?”

外长的煽情,让几个最近几年深受海平面上升威胁岛国的记者们唏嘘不已,其实又何止是岛国?荷兰,比利时等低地国家记者一样都是感同深受地点头表示同意。

场面,一下子就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而对于美国人的直率和鲁莽,台上没有说话的三国部长都在暗自偷笑,相互用眼神交流着,好的,法国人,我们支持你,对于这样一个国家出来的~~没有教养的东西,我们在精神上是绝对支持你狠狠地K他一顿的。

在众人有些可以杀死人的目光逼视下,美国人讪讪地坐了下来,脸上充满了不豫,嘴巴里面还是在不停地以只有自己可以听得见的声音在嘟啷着。

意犹未尽的法国人在继续地穷追猛打,“是啊,我还记得有这么一个国家,自己已经控制着世界已知石油储藏总量的50%,却还在大肆地购买和储备其他国家出产的石油,每年光是消耗的石油及附产品就占据了世界总量的34%,这也直接地就导致了国际市场上石油产品的价格被抬高了60%以上,但是,它却封闭了本国的油气田拒绝开发。”

。。。

“混账!该死的法国人竟然敢公然地攻击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

怒不可遏的理查德.布坎南气得差点就把电视机砸了。

饱受高价石油之苦的日本人,感觉到法国人的话都说到自己的心坎上,虽然当走狗的不敢说。

英国人是石油出口国,对于美国人抬高石油价格的事情没有什么意见,那是好事啊~~~

同样深受其害的加拿大人,澳大利亚人其实都美国人的行为有意见,当然,也和日本人一样不敢说出来。


斜躺在沙发上的张羽其实已经知道了答案,抬起头对正坐在单人沙发上关注电视的蒋雨荷问,“荷,有吃的吗?”

“没吃饭啊?”

“下午和胡主任喝了点酒,没吃什么东西,现在有点饿了,有吗?”

“都35了,也不小了,还这样不爱惜身体,你~~等会”

穿着春秋睡衣的蒋雨荷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进里面捣鼓去了,厨房里马上就响起了丁当的声音。

正把饺子放进微波炉里,猛然就被人从后面抱住了腰,接着就是一股浓烈的酒气传来,扑了扑手想摆脱掉,断断续续的声音从耳朵边传来,“横~~荷,横~~我~我们~~有半个月没~~”,而对方的大嘴已经在开始亲吻头发和脖子,热气已经让自己有些发软,想挣脱对方又没有什么力气来反抗。

40似虎的年龄正是精力最旺盛的时候,男人已经半个多月没有回来了,想和对方亲热一下但按照默契今天晚上应该是二搂的事情,规矩既然定下来了自己就不应该破坏。

回头轻轻地解释,“别这样,今天该~~”

男人没有等她说完一口就堵了上去,又狠狠地箍了一下腰,乘对方张大嘴巴的时候把舌头也深入进去,缠住香舌后死命地吸了一口。

三魂一下子就掉了两个,但还是拼命地想推开对方。

睡衣被从后面掀开,内裤也被粗暴地一拉到底,接着,热乎乎的一双魔爪在四处侵略,无奈的女人开始妥协,“好~~不要在~~这里,我们进屋去吧~~”

“不,我就要在这里,不会~~有人来的。”

这里?不行。

不过,明显的硬物顶在后面摩擦,快感已经在开始出现,虽然是老夫妻了,一丝慌乱和两分羞涩不断地涌出来,“你不是要~~吃东西吗?”

“嗯~~,让我先~~吃了你~~再~~,横~~”

含混不清地支晤着,一边把女人的手强按在灶台上,一边从后面不停地行凶。男人是在发泄白天受到的奚落,征服感很快就在三楼的厨房里面弥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