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十九节 平叛(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菲律宾有90多个民族,1917年的人口约1300万人。其中米沙延人、他加禄人、伊洛克人、比科尔人、卡加延人约占全国人口的85%以上。少数民族有华人、印度尼西亚人、阿拉伯人、印度人、西班牙人和美国人,还有为数不多的土著民族。居民约85%信奉天主教,5%信奉伊斯兰教,少数人信奉独立教和基督教新教,土著居民多信奉原始宗教,华人多信奉佛教。

菲律宾群岛上的阿埃塔人的祖先是菲律宾最早的居民。其次是约在公元前3000年至公元前1000年自亚洲大陆由水路迁到菲律宾的原始马来人,他们带来了新石器文化。新马来人从公元前200年到公元16世纪分批迁入菲律宾,他们带来了金属工具和拼音字母,是后来米沙延人、他加禄人、伊洛克人的祖先。总之,从史前时期的矮种人、马来人的混合中逐渐形成了今天菲律宾的众多民族。在这些民族的发展过程中后来又移入了华人、印度人、阿拉伯人等亚洲人,此后又和欧洲白种人相互通婚,吸收了其他民族以及人种的成分。

平原地区各民族人数最多,在经济、政治和社会生活方面占主导地位。他们最早受到基督教及其文化的影响,数量上占全国的90%,那里也是菲律宾群岛经济最发达的地区。正因为如此,平原民族人口出生率高,自然增长率也高,因而大民族多。而山区的民族由于条件艰苦,虽然出生率也高,但自然增长率却不高,因而都是小民族。

米沙延人是菲律宾最大的民族,占全国总人口的42%,主要分布在萨马岛、保各岛、宿务岛、内格罗斯岛和帕奈岛。另外,米沙延人还从这些原住岛向附近岛屿移民,移民较多的是棉兰老岛、巴拉望岛和苏禄群岛。米沙延人的语言分为许多方言,各方言差别极大,几乎是不同的语言。而且讲不同方言的居民,在民族学上也有某些差别。在米沙延群岛上居住的人口占全国人口的1/3。宿务是米沙延人分布区内最大的城市,米沙延人信仰天主教,但仍保留万物有灵信仰的残余影响。设家庭祭坛,供奉祖先。

他加禄人是菲律宾第二大民族,主要分布在吕宋岛中、南部地区。他加禄人是菲律宾各民族中经济、文化最发达的民族,加禄语也曾经作为这里的“国语”。大部分他加禄人生活在农村,从事农耕活动。他加禄人信仰天主教,因此比较隆重的节日都与天主教有关。

伊洛克人是菲律宾第三大民族,居住在吕宋岛西北部地区。伊洛克人主要经营水稻,他们是种植能手。除了一般品种的水稻外,还培育出了香稻和粘稻。伊洛克人还是菲律宾群岛上第一个引种棉花的民族。伊洛克人信仰天主教。1917年,这些天主教徒已经开始提出民族独立的主张,引起了南宫平对他们的极大关注。

在吕宋岛平原地区,还居住有一些较小的民族。吕宋岛平原地区的小民族与邻近较大的民族在语言、文化方面接近,经济联系密切。他们都从事农业生产。在这些民族中经济最发达、对外界了解最多的是伊富高人,分布在北吕宋岛中部的科迪勒拉山脉东坡。其次是坎卡奈人,分布在伊富高人居住区以北;卡林阿人分布在卡林阿-阿巴尧省;邦都人分布在吕宋岛西北部山区;延吉安人分布在吕宋岛的西北部;伊巴坦人和达悟人生活在吕宋岛与我国台湾省之间的巴坦群岛和巴布延群岛上。

在菲律宾群岛各个岛屿非南岛语系的民族中,人数最多的民族是华人。华人自7世纪开始移居菲律宾,主要来自中国的福建、广东两省。华人中绝大部分是土生土长的华裔,分布在各个岛屿的商业中心,多数集中在马尼拉市。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华菲混血后裔。他们多数是商人、手工业工人和小业主,也有部分实业家,如宿务城的“椰油大王”吕文余先生就是福建人,1896年迁居菲律宾,他拥有全世界最大的椰油加工厂。他的“行裕行”在玉米加工、种植业和房地产领域都在菲律宾同行中名列前茅。在大城市,华人经营的餐馆极受欢迎,生意兴隆。华人保留了本族语言、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华人与土生菲人都能和睦相处,很受当地人的尊重。这也是张自强他们能够站住脚的重要原因之一。

棉兰老岛是菲律宾第二大岛。位于菲律宾群岛南部。东临菲律宾海,南濒苏拉威西海,西连苏禄海,北接保和海。南北长471公里,东西宽528公里,面积9.46万平方公里。山地、高原广布,阿波火山为全国最高峰,海拔2954米。气候炎热潮湿,大部分地区降水量在2000毫米以上。岛上有全国重要的棉兰老河。植被以热带雨林为主。海岸线曲折,多半岛和港湾。矿藏有铁、金、铬、铜、煤等。这里地广人稀,居民主要为摩洛人。产蕉麻、椰子、稻米、玉米、烟草、咖啡、菠萝和木材等。

棉兰老岛有菲律宾最大的铁矿,是革命军急需的资源,却因为那里复杂的民族矛盾,李清被迫放弃了那里的开采计划。

棉兰老岛山区民族有苏巴农人、马诺博人、比兰人、塔加考洛人、曼达亚人等。这些民族绝大多数从事原始的农业。主要农作物是旱稻。此外,还种植番薯、番茄、茄子等蔬菜。经济作物有烟草、棕榈树、蕉麻等。棉兰老岛山区民族与吕宋岛山区民族一样,未曾遭到西班牙的有效统治,因而保留了他们的传统文化。这些民族绝大多数是万物有灵的信奉者。

菲律宾的摩洛人是一个信奉伊斯兰教的民族集团,包括许多民族。“摩洛”为西班牙人所取,意为信伊斯兰教的摩尔人。摩洛人分布在棉兰老岛西部和西南部。摩洛人除共同信奉伊斯兰教外,还在政治、社会和生活方面形成许多共同特点,相互间的差异日益缩小,形成一个独特的民族集团。各地方政权实行政教合一制,由苏丹统治,保留封建采邑制和奴隶制。社会成员分为世袭贵族、自由民和奴隶3个等级,上层盛行一夫多妻,妇女有继承权。

在15世纪初,赛义德·艾布白克尔从中东来到东亚,多年生活在印尼的马六甲。赛义德·艾布白克尔在商贸领域取得成功后,进入菲律宾南部的霍洛岛和棉兰老岛传播伊斯兰教。他之后,他的后代对菲律宾上述地区统治了四个多世纪,公元16世纪,伊斯兰教在菲律宾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当时穆斯林在该地区建立了三个伊斯兰政府。但是,随着西方殖民者进入该国后,一切发生了变化。首先是西班牙政府对该国的殖民。从1521年到1898年﹐摩洛的穆斯林同西班牙殖民主义者的斗争延续了377年。斗争的结果是保住了他们的领土,西班牙人没有获得任何实际利益。然后从1898年到1917年,摩洛的穆斯林与美国人又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成功地把美国人也拒之门外。

从历史上看,信奉伊斯兰教的摩洛人是最排外的。其次就是持民族独立观点的“民独”份子了,这些人以米沙延人、他加禄人、伊洛克人和比科尔人为主体。而民族问题也是菲律宾的老、大、难问题。

张自强他们也经常研究怎样对待摩洛人的问题。深知历史的他们是绝对不会允许政教合一的政权存在的,也不会允许那里再继续实行封建采邑制和奴隶制。他们决定借鉴中国在宁夏地区的成功经验,让穆斯林拥有高度自治权,但是必须遵守政府的法律。极端的伊斯兰政教合一制也必须在这里结束,因为那是一个无穷的祸根。

但是,因为那里情况复杂,条件还不成熟,他们又忙于经济建设而迟迟没有付诸行动。

俗话说:怕什么就来什么。他们最担心的民族问题才3个多月就在棉兰老岛上爆发了:摩洛人的大阿訇米苏阿里向政府提出独立的要求,并拒绝接受移民进入棉兰老岛。被革命军严词驳斥后,他竞带领教徒在夜里袭击了岛上达沃市的政府驻地,3人被他们残酷杀害并吊在树上示众,6人被他们绑架掳走作为人质。他们要求政府必须满足他们的要求,否则将杀害人质。

如果再不采取行动,张自强他们的政府将会威信扫地,接下来必然是此起彼伏的独立浪潮。

他们召开了紧急会议,一致决定派军队进入穆斯林聚居区,将凶手抓获并绳之以法,并彻底发动广大自由民和奴隶,推翻由苏丹代表的世袭贵族阶级,在那里实行真正的人人平等。

他们相信,占多数的自由民和奴隶没有人会拒绝富裕的生活。为了在这里站住脚,采取一些极端的手段是必须的。对于西班牙人和美国人的失败,张自强认为,殖民主义者跟他们的政策和目的是有根本上的区别的:西方人是为了统治和掠夺,而革命军是为了解放自由民和奴隶等穷苦人,让他们享受基本的人权和富裕生活。只要宣传措施得当,军队严格遵守民族纪律,他们是不会失败的。

好在现在中东和这里还没有出现极端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思潮,不然等到以后就更加难以收拾了。

他们通过在政府工作的当地人找到了14个在马尼拉地区的摩洛人自由民,向他们讲解了政府的政策。

经过耐心细致的解释,他们都答应全力为政府工作。毕竟这是关系到全族幸福的大事,他们对那些作威作福、高高在上的贵族本来就不满。看来,有不平等存在的地方也就存在着反抗意识,只是看有没有人引导了。土地和财富是这些摩洛自由民梦寐以求的,奴隶们就更不用说了。

因为这是政策性非常强的任务,会议决定由陶亮亲自挂帅,李清负责情报,孙嘉诚负责军事指挥。

8000名全副武装的战士开始进驻棉兰老岛平叛,陈雨也派出了戚继光号、袁崇焕号两艘战列舰和奉天号、昆明号、广州号、青岛号四艘驱逐舰协助作战;鱼1——4号鱼雷快艇被改装成炮艇,在快艇上安装了四挺M1重机枪,也参加了这次战斗。

1917年7月14日,舰队和运兵船出现在莫罗湾。晚上,部队突袭占领了棉兰老河的入海口——哥打巴托(Cotabato),封锁了这里的一切水陆交通。李清从南宫平布置在这里的线人那里得到了可靠情报:大阿訇米苏阿里和人质就在距哥打巴托不远的伊苏兰镇。

这里的苏丹库达拉地区属于他们那个空间的棉兰老穆斯林自治区,现在也是这里最大的穆斯林聚居区。“擒贼先擒王”,他们准备先偷袭伊苏兰镇解救出人质、抓住他们的大阿訇和苏丹,再出兵占领整个苏丹库达拉地区,从这里开始他们的“打土豪、分田地”运动。

棉兰老河长400公里,是菲律宾第一大河,伊苏兰镇就在棉兰老河东南部的一条支流上。

1917年7月15日凌晨2点,孙嘉诚率领300名特种部队战士来到了伊苏兰镇外。解救人质是最重要的任务,如果惊动了敌人、让他们进入深山丛林,事情就麻烦了。其他部队则沿河而上,四艘鱼雷快艇则从河道向伊苏兰镇开进,两艘准备一同开进的驱逐舰由于河道太浅,只走到半路就无奈地返航了。

大阿訇米苏阿里今天晚上就一直睡不塌实。跟美国人长期对抗的经验告诉他:异教徒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等待他们的可能又是长期的战乱。他希望敌人的鲜血能够让他的教徒们死心塌地地跟随他、让怯懦的苏丹能鼓起勇气战斗、让敌人能够从自己人的鲜血中受到警告和教训。

今天他们刚刚从达沃城回来。虽然偷袭政府的行动取得了成功,但是他却不象那些头脑简单的教徒们那样有丝毫胜利的感觉。虽然每天的礼拜是他的日常工作,但是全族包括苏丹陛下在内,也只有他一个人不相信安拉真的能保佑他们。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事实:往往只有最高的宗教领袖才知道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其他人则都是盲从的。宗教不过是控制一个团体的手段之一,只有聪明人才知道:目的才是最重要的!

他暗暗下定决心:明天一定要把人质转移到山里去!苏丹库达拉城的苏丹和其他贵族也必须转移!

他没有想到的是:仅在他们撤离达沃城1小时后,电报就已经发到了张自强那里。仅3小时后,围剿他们的部队就出发了。兵贵神速,在任何战争中,“快”就是制胜的法宝。

凌晨1点,米苏阿里决定了第二天的行动,又在外面加了岗哨,就迷糊着睡着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