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刀立马傲三国(第二章)

同徐大哥走在崎岖的山路上,远远的从山头望去江面上并无大桥,心已死了,只得麻木得跟在他后边赶路,徐大哥似乎也不喜多言,也没和我搭话。我脑中不时得想着各种问题,如何编造我的身世?如何在这混乱的时代混口饭吃?如何才能逃过历史上明年长沙将爆发的叛乱?这个世界何处才能安身?等等。


也不知过了多久,隐约能看到些低矮的土墙茅棚以及三三两两弯腰在田地里收割的农民,徐大哥递给我一块麻布,指指我的头,示意让我扎起盖着,不让人看到。


窜过田间,地里的农夫好奇的打量着我,徐大哥显然和他们很熟,只向他们解释是远方来客,我则拼命的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尽量摆出一副友好的模样。


穿过几间小茅房,便到了徐大哥的那恩人家,相比四周那几间土疙瘩茅草棚,这套宅子却有门有篱笆,房屋以土木为主,虽然屋顶依旧是铺着茅草,但已经高档多了。


“恩公,恩公可在家否?”徐大哥尚未进门,就喊了起来。


“我爹爹去地里看大家收割去了,不在家。”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坐在门槛上好奇的打量着我。


“去把你爹叫回来,就说是有贵客来了。”徐大哥扬了扬手中的山鸡道:“大叔呆会给你几根漂亮的鸡毛。”


那小姑娘便一溜烟的跑了出去,没多久就叫唤着拖了个较矮小的黑汉子回来。他显得很热情,朝我做抱拳作揖,自报姓陈名权字子匀。我也学着他的模样作了个揖,自报姓龚名延字彦才,糊乱给自己添了字号。


当问及我的家乡身世时,我不得不厚着脸皮撒谎,自称乃武陵郡汉寿龚姓,双亲已故,靠族人接济打渔度日,一日捕鱼时偶入一桃花林中,甚异之,复前行得一山,见山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然男女衣着,风俗习惯异于外世。后才得知山民们乃避秦时暴政居于此,不知有汉,在此山中生活数年,今身着怪异,带良种作物若干下山。刚出山便遇狼,若不是徐大哥相救,恐已无命亦。


好不容易编完了这段以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为背景的大话,刚刚说完陈公及徐大哥就连呼称奇,还道是刚刚为何在山中为其当今乃什么年号,我却缓缓松了口气,好不容易过了一关,接着陈公便要为我设席摆宴,徐大哥也上厨房要把刚打的山鸡拔毛作食。我肚子早已不听使唤了,自然不会拒绝,只想着饱食一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