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魂之怒 第一章 起点·苏联 第一次任务

wanghunzhinu 收藏 1 15
导读:亡魂之怒 第一章 起点·苏联 第一次任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95/


“嘿,雪狼。我们的新兵训练已经结束了,明天会和那些老家伙们一起去执行任务。怎么样,今天晚上我们去干点什么吧,我知道一个地方,那儿的酒真是不错。”说话的是张江潼的战友,一个强壮的哥萨克人,在张江潼的侦察小队里他的力气最大,而且嗜酒如命,见到了酒就像狗熊见到了蜂蜜,所以大家都叫他北极熊。而张江潼则是因为在队伍里担任狙击手,并且在训练的时候特别努力被大家冠以“雪狼”的称谓。现在的北极熊正用他那自以为纯真的眼神看着躺在床上的张江潼。

“你是知道的,我从来不喝酒的,要去你们去吧,我的装备还没准备好呢。”


“别这样啊,要知道,明天我们就要去日本人那边了,我可不想在上战场之前数着绵羊睡着。”


“那你就去扛原木,10公里去10公里回,我保证回来以后你不用书绵羊。”张江潼笑着说。


“噢。雪狼你太可爱了,喂,山羊,你输了。快把酒给我。”北极熊欢呼着跑出了营房,张江潼则无奈的摇着头,天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入夜,营房里侦察兵们七倒八歪的躺在自己的行军床上,一年来的训练虽然让他们能够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下休息,但是大家谁也不会傻到有床不睡。虽然表面上看大家都很平静,但是仔细看的话还是会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大家都没有睡着。大家都在习惯性的作着小动作,斑鸠和麋鹿两个是突击手,这时候斑鸠正在用手帕擦拭他特制的匕首,而麋鹿则在慢慢的拉动着自己的枪栓,看着子弹一颗一颗的从枪膛里跳出来,然后再将它们压回到弹夹里。火力手是北极熊和山羊,是白天打赌的两个,他们正在把机枪子弹塞到弹链中去。而张江潼则抱着自己的莫辛.纳甘M1891式步枪,躺在行军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我说,我们大家都睡不着,怎么办啊。”斑鸠首先打破了屋里的沉默,之所以叫他斑鸠也是因为他是个喜欢喋喋不休的家伙。


“睡不着就把眼睛闭起来,然后慢慢的数天上的星星吧。”说话的是队长,一个30多岁的老兵,现在正趴在床上给自己的家人写信。


“天哪,谁能告诉我天上的星星到底有多少阿,一颗两颗………”还没等斑鸠数到10,大家就已经因为他那无聊的数数声变得烦躁不已,不知道谁先开始的,军靴、枕头、甚至梳子和水杯都被当作武器般的来回乱扔,而大家也在筋疲力尽之后沉沉的睡去了。


坐在摇晃的军车上,士兵们的眼神犹豫而凝重,战场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词。战场可以给他们带来荣誉,但也有可能让他们永远的沉睡在那片熟悉或是陌生的土地上。张江潼座在车上,怀里紧紧地抱着他的步枪,默默地注视着前方,一年来的训练让他明白了一个士兵在战场上的意义,但也让他知道了战场的残酷,战场到底是什么样呢?这个问题从他一接到任务就已经开始在脑中徘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也许答案要到战场上去自己寻找吧。不知道是谁,用士兵特有的低沉而浑厚的声音唱起了那首战友们送别他们时唱的《莉莉玛莲》。


在兵营雄威的大门前,


那里有一座路灯。


如果它依然矗立,


我们就在灯下再次相会。


就像从前啊,莉莉玛莲,


就像从前啊,莉莉玛莲。


我们的身影交织如一体,


让每个人见证我们爱的永恒。


所有的人都将看见,


我们相会在那路灯下。


就像从前啊,莉莉玛莲,


就像从前啊,莉莉玛莲。


卫兵对我说,


归营号已吹响,


快说再见吧,兄弟,


否则三天都走不了。


分别时你对我说,


再呆一会吧。


想和你一起,


我踌躇不前。


想和你一起啊,莉莉玛莲,


想和你一起啊,莉莉玛莲。


你熟悉我坚定的脚步声,


每夜痴痴地等候,


我来得再晚也从不怨怼。


不管我发生什么事


依然等候在那路灯下


想和你一起啊,莉莉玛莲,


想和你一起啊,莉莉玛莲。


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你我


你火热的双唇令我犹坠梦中


当夜雾弥漫


我将回到路灯下


就像从前啊,莉莉玛莲,


就像从前啊,莉莉玛莲


………


黑暗中,张江潼端着自己的步枪静静的爬在一棵乔木的后面,用步枪上加装的瞄准镜紧紧地套住300米以外的一个日本哨兵的头部。斑鸠和麋鹿已经进入军营大约20分钟了,已经超过了预定的时间,但就现在日本军营的情况来看,行动应该并没有泄漏,但愿这次行动顺利才好。张江潼默默的想着,放在扳机上的指头已经僵直了,慢慢的把手指从扳机上移开,稍微的活动了一下再次放到扳机上,继续着这一场漫长的等待。


一个黑影吸引了张江潼的注意,黑影弯着腰慢慢的向日本哨兵移动,在日本兵的身后,突然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另一只手里寒光一闪。从瞄准镜里张江潼清晰地看到了日本哨兵脖子上喷出来的血线,张江潼正要开口骂那个黑影,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给敌人点名的机会。就在这时,黑暗中的一个暗哨突然跳了出来,举起步枪就要向黑影开枪,张江潼没有等队长的指令,枪口一转,便扣动了扳机。


托卡列夫步枪的枪口伴随着一声脆响欢快的跳动了一下,迅速的拉动枪栓,子弹壳冒着青烟从抛射口跳了出来,弹仓内的子弹迅速的填补了弹壳的位置,然后将枪栓推回原位。一年来的训练让这一系列的动作几乎已经成为了身体的本能。刚才的一枪虽然速度很快但是作为狙击手来说却不能被称为是成功的一枪,因为对面的黑影在倒地前本能的扣动了扳机,三八式步枪的枪口喷出火焰,在黑影中弹的同时将子弹送出了枪膛。


“行动暴露,北极熊、雪狼掩护,其他人撤退。”隐蔽在张江潼前方的队长用中文大声地喊道,在发布命令的同时便向后撤去。在布置任务的时候队长已经说明,这次的任务中所有人都必须使用中文,这样做是为了让日本人认为我们是中国的部队而不是苏联红军。


张江潼现在可没有时间向这些没用的东西,关东军“亚洲第一陆军”的称号并不是徒有虚名的,从张江潼击毙暗哨到军营中的部队出动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但是当看到那些从军营中冲出的日本陆军“精英”身上只穿着两片挂在腰上的白布手里拿着步枪的时候,张江潼突然有种想要笑的感觉,不慌不忙的将冲在最前面的日军射杀后,张江潼拿起地上的弹壳转移了阵地,就在他刚刚爬到地上,还没有开始瞄准的时候,刚才自己爬的地方已经被日军的掷弹筒炸了个翻天覆地。


拉开枪栓,完成了退弹壳和上膛的动作后,张江潼瞄准了队伍中一个拿军刀的家伙,枪声响起,对面日本军官的头盖骨被子弹打飞,脑浆和血液溅了他旁边日本兵一脸,其他的日本兵也被这惨象吓的为之一顿。就在这时,旁边北极熊的轻机枪也开始了怒吼,一次连射之后,张江潼和北极熊交替掩护着离开了被关东军狂轰滥炸的阵地。


按照队长留下的记号,张江潼和北极熊在20分钟后找到了正在给斑鸠包扎伤口的队长和其他队员。斑鸠的肩膀被纱布包了个严严实实,但是渗出的血水还是说明了他伤势的严重。队长在固定好纱布之后一边用地上的雪洗着手,一边说到:“以后谁要是在行动里不听指挥的话,我就一枪打死他。”


看着一旁脸上挂满了“无辜”的斑鸠,张江潼无奈的一边摇头,一边走到了队长的身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