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旧---第二部风起西北 第四章 天罗地网

qianqian1940 收藏 8 38
导读:铁翼鹰扬 旧---第二部风起西北 第四章 天罗地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天渐渐地黑了,暮色之下的兰州城四下里飘起了袅袅的炊烟。

“二狗子,回来吃饭了!”“小花他爹,饭好了,老爷子叫你先把活计停一停。”……

招呼亲人回家吃饭的声音此起彼伏。

城北,远处的一处土丘上,马二秃露出半张脸,远远地望着兰州城咽了口唾沫。自打中午吃下最后一点干粮,下午就没再吃吃过一点东西了。饿到现在,滴米未进,水也不多了。不知马司令是怎么想的,听说城里只有不足800人的敌人,按他的想头,现在就杀进城去!这只是一股暴民,能有多少战斗力,看到自己强悍的骑兵那些暴民武装恐怕连枪都拿不稳了吧!然后就像往常一样,自己带着兄弟们去屠城!杀他个血流成河,然后大抢特抢!金子、银子,使劲的抢!对了,还有女人!听说城里的女人和乡下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屁股特别大、胸脯特别挺,皮肤特别白……昨天歇脚的时候,听一个4年前就跟随马司令的老兵讲他在西宁城里抢来的一个女人,那滋味……

回想着老兵那眉飞色舞、口水飞溅的描述,不觉间马二秃又眯着眼、露出了一口大黄牙,哈喇子在嘴角拖了老长都不知觉。

“二秃子。”

没反应。

“二秃子!!”

还是没反应。

一条马鞭呼啸着很狠的映在身上才把正在做白日梦的马二秃拉回来:“他娘的,哪个不长眼的,没看见老子……”被打扰了的马二秃极度的不爽,做马匪的一般不爽了会把马刀拔出来,于是他骂骂咧咧的将那把雪白的马刀拔了出来,可才拔到一半,他僵住了。他看到了一个人,那个打他的人。

“马、马司令,呵呵,我没看见是你……”

马鸿逵又虚抽了一下,笑骂道:“日他娘的,二秃子!又在发他娘的什么大梦啊?看看,你自己他妈的看看!哈喇子都拖了一地,想女人了吧!”

“呵呵,马司令,瞧你说的,呵呵。”

“有没有?他娘的,你小子肚子里那些坏水,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吗?说,有没有?”

“有……”

“哈哈哈……”在众马匪的笑声中,马二秃也咧开嘴笑起来。

“弟兄们,饿了吧?渴了吧?”马鸿逵站在一个小土丘上看着这帮多少有点无精打采的手下,“你们知道那里有什么吗?”他指了指兰州城的方向。

马匪们顿时躁鼓起来。

“那里有水!有吃的!”

“有金子银子!”

“有……”

几个不耐烦的开始胡乱猜测。

“还有女人!”马二秃也不甘人后,马上引来一阵轰笑。

“对!都说对了!弟兄们,兰州城里有的是金银珠宝,有的是漂亮的女人,弟兄们,你们想不想要?”马鸿逵大嚷道,下面是忘记疲劳、忘记饥渴,双目净赤的群匪们……

其实马鸿逵并不傻,他是甘肃河州人,字少云,回族。兰州陆军学校毕业,早年加入同盟会。曾任昭武军营长、第五混成旅旅人,现任宁夏第7师的师长。他也知道要带着这支又饥又渴、人疲马倦的队伍去攻城是兵家大忌,但现如今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本来他以为这只不过是一股暴乱性质的力量,装备落后、不谙兵法、不堪一击,只是由于邓宝珊部队的无能(他一直认为邓的部队是银样蜡枪头,没什么战斗力的)才致使整个甘肃沦陷。况且兵贵神速本打算趁着他们大部队被牵制在前线,自己稍作准备便率部轻装而来,一到城下立即进攻,打他个措手不及,根本就没想要等什么张大宏和日本人的配合。可如今看城里这支队伍,哪里有一点像那个日本人所说的乌合之众的样子?守城部队人数虽少,但显然是训练有素、配合密切的正规军,幸好前几天西宁的叛乱将城内的主力调出,否则这一仗自己真是没有丝毫的把握。现在张大宏那个原本自己多少有些瞧不上的内应就致关重要了。只要他们能将城门打开,自己就会少很多损失。他深深的明白,在这个年代里,只有手下有兵才能有地盘,如果自己在这里大伤元气就算给他10座兰州城也没用了。

“只能打了!”马鸿逵自己暗暗的对自己说,他没有了干粮和水,要退回去显然是不可能了,只有狠下心来打!如果到约定的时间张大宏没有成功自己只好用强攻了。

于是,他一边下定决心,一边祈祷张大宏能够成功。

但是,此时,张大宏,已经顾不上他了。如果有人这时经过大财主张大宏的家门就会发现,他们家门口的护院似乎换人了,不再是往日那个贼眉鼠眼、一肚子坏水的张得古和流里流气的狗剩子了。之所以说是似乎换人是因为新换的这两个一脸的正气,好象张大宏家里没这种汉子,倒反而有点先前入城的秦司令的部队。

里院的大门敞着,门前歪着两个武师。死法一样,都是眉心正中中枪,猩红刺目的血顺着洞口汩汩地淌着,将地下染红了一片。这正是绰号“老步枪”的柏俊的杀人标记!旁边跪着几个浑身筛糠的护院,在黑洞洞的枪口威逼下早没了那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

像一杆枪一样在院子正中挺的笔直的,正是“老步枪”柏俊!此时他正在低声和几个小队长嘀咕着:“怎么样?都搜过了吗?”

“前前后后都搜过了!”第一小队小队长韩杰(endymion)轻声汇报道。

“结果怎么样?部队在行动过程中有伤亡吗?”

“部队没有伤亡。一共是47间房子,在搜索过程中,打死5个反抗的,其余一共俘虏132人。现在集中在仓库,等待队长您的命令!”第二小队小队长何刚。

“好,请戴局长的人过去审问。战翼!你带3小队过去,挑四间密封好的房子,把审过的人分开!女的一间,男的会功夫的一间,不会的一间,要犯一间。看好了,谁不老实就给他一枪。”

“是!”第三小队小队长战翼领命离去。

情报处的百越一脸钦服的看着柏俊,眼睛里满是敬佩:戴局长说的没错,这柏俊还真是个人才!!就看他这么站在那里,口述手舞,片刻的时间就将这么繁复的突发事件安排停当,滴水不漏!当真厉害!摇头感叹间随着战翼去了。

柏俊向百越点头致意,目送着他离去,回头吩咐道:“韩杰(endymion)、何刚。你们把队伍散开!把这间屋子围起来,一只苍蝇也别给我飞出去!”

两个小队的战士立刻依言无声无息的散开来,上树的上树、钻草的钻草,很快将这间正屋一切可能的出处封死了。

柏俊满意的点了点头,一个眼色过去,两个早就等在正屋门口的战士,闪身出来,举脚向那扇雕花的正门揣去。

张大宏端杯的手还僵在那里,从两个战士进门的那一刻起,他就面若死灰。他知道手下肯定全完了,自己也成了人家砧板上的肉。但是又实在不甘心多日来的努力到头就这么放弃,心存一丝侥幸的他猛的将茶杯墩在茶几上,“呼”的站起来叫道:“你们干什么?”想挺直身躯做做大义凛然状,至少在气势上不输于人。想的是很理想,可无奈在那两支黑洞洞的枪口面前,这腰是怎么也挺不起来,两个小腿肚却不争气的筛糠起来。

正当他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之时,柏俊双手提枪,以猛龙出洞之势闯了进来,身后随即跟进一群荷枪实弹的战士,马不停蹄,立刻占据了大厅的各个险要位置,把他们监控起来。

柏俊立在门口,用炯炯有神的虎目在大厅里逡巡了一遍,最后停留在眼前这个半驼着背,眼神惊疑不定的胖子身上。上前一步,柏俊看着这个随着自己动作,害怕的直往后退的胖子,一阵失望。本以为能在兰州城内呼风唤雨这么多年,又敢在秦司令眼皮底下搞叛乱的人,再怎么说也算是个人物,谁知竟是这么的脓包势!眉头一皱,暗自骂了声:“没劲!”

可怜那张大宏,何时见过这等英武强悍的军人。见他上前一步逼视自己,早吓得浑身发软、大脑短路,感觉自己就像他眼中的玩物一般,升起一种难以抗拒的虚弱感。腿一软,再也支撑不住,就势一屁股瘫坐回椅子里,原先那种要奋力一争的想头早丢到爪哇国去了。

“你就是张大宏?”柏俊掂了掂手枪,歪着头问他。

“正是老朽,敢问这位官长私闯民宅——,有何贵干?!”张大宏突然想到自己还有城外马鸿逵这张牌没有亮出来,自己还有很大的希望,不能就此示弱,又略微精神起来。

“哦?”柏俊颇有些意外的打量了一下这个突然之间变得有几分顽固和傲慢的死胖子:“那刺杀秦司令的刺客是受你指示的喽?”

“正是!不仅如此,西宁的叛乱也是我策划的!”张大宏得意的回答道,还端起茶杯拨了拨浮茶,装出一副优雅的样子吸了口茶,等待柏俊露出万分惊讶的表情。

可他失望了,柏俊竟然笑了,张大宏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一脸杀气的冷汉居然会笑,还可以笑的这么灿烂?!他不由呆了一呆,旋即又略带迟疑的问道:“你、你笑什么?你知道你的性命在顷刻之间便会丢掉吗?”

柏俊笑得更开心了:“你还有什么话,都说了吧,我都听着呢!”

“你……”

“我替你说了吧!你还想告诉我,现在城外马鸿逵的两万大军正枕戈旦待,只等你这里一开了城门便杀进来。你无非是想和我们做笔生意,要我们放了你们;城破之时,你可求马鸿逵饶了我们性命。抑或是和你们一起造反,到时保我们荣华富贵,是吗?”柏俊嘲弄道。

“什么?你?你怎么……”张大宏这下可是惊骇到了极点,这是极为机密的事,所有的知情者都在这里。他自己昨天刚刚忍痛毒死了一个跟了他八年的、唯一知情的贴身密仆,为的就是保密!可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呢?(戴锷:靠,你当我是混假的啊,看不起我?!你不落到我手里便罢了,落到我手里……哼哼!不把你整死我就不叫呆鹅!!!)

坐在大厅里“共谋义举”的一干人也骚动起来,一个个满脸惊惧的互相张望,猜测这么机密的事是怎么泄露出去的。

坐在一个阴暗角落里的川田小次郎小眼睛滴溜溜的乱转,不时地打量四周的情况,那右手却悄悄地滑进放在膝上的小礼帽里……

“很奇怪是吗?这么机密的事我们都了如指掌?”柏俊高声道:“枭部长,您请进来吧!”回身侧在一旁时,突然抬手一枪!

川田小次郎大叫一声,握住了受伤的右手,一支南部式手枪从小礼帽中滑落下来。

柏俊也不转头,顾自吹了吹枪口冒出来的少许硝烟冷冷道:“川田先生,你真是不小心!我们的战士不是提醒过大家,没事最好不要随便乱动的嘛?!”

一旁的一个战士见状上前附在柏俊耳边:“队长,戴局长交代过,不能把这个小日本弄死的!不然您要再赔他一个的!”

柏俊想起戴锷说这番话时“笑咪咪”的表情不由一颤,惊出一身冷汉,忙不迭的吩咐:“靠!差点忘了!快快快!找人帮他包扎!千万别让他挂了!”

说话间,门口闪进来一个人,众人的心脏在接受了一番考验之后,终于确认了这个人的身份!

“枭小?!”张大宏艰难的吐出了这个名字,一脸不信地盯着他:“你?怎么会是你?!”

“是我!”枭小把下巴抬的高高的,冷冰冰的回敬着他:“张大宏,你想不到吧,我这个被各个军政府通缉,号称天下最卑鄙的奸商到头来会和一个政府合作。”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张大宏突然有若疯子般向枭小扑去,但马上就被两个早有准备的战士用枪托住,“我苦心经营了这么长时间的计划,就这么被你败坏了!!!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给了你多少好处!”

枭小一步不退地站着,用不屑的眼神瞄着他:“你错了!大错特错!!他们没有给我一分钱,而是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了秦雪司令的西北政府!”

“你疯了?!这又是为什么?”张大宏像野兽一样嘶嚎着。

“你不会明白的,只因为他们给了我一个承诺!”

“什么?”

“秦司令承诺我,让天下的百姓过上好日子!”枭小直直的盯着他,无比自豪地说道:“而且,他们信任我!他们称我为同志!!让我也有机会为这而奋斗!!!”

他激动起来,恶狠狠地扫视着这群败类,似乎要将他们熔化:“是!我是卑鄙!我在商界坏的一无是处!但是我热爱自己的祖国和人民!”

众人都惊呆了,仿佛不认识似的,呆呆地看着这个从没如此光辉的男人。大厅里没有其他的声音,就只他高亢激昂的声音在回荡:“就是因为有你们和各种所谓的政府这些败类,才将百姓害的忍饥挨饿、流离失所、苦不堪言!你还来问我为什么?!我告诉你!就是因为这个!我要千方百计的骗光你们的钱,我要把你们在百姓身上榨取的钱拿回来!”珍珠般的东西从他底眼眶里滑落下来,重重的滴在地上,也滴在每个人的心里!

良久,回过神来的柏俊才示意战士们把人都押走。

张大宏被两个战士夹住,第一个拖了出去,他干嚎了一句:“你们别得意!我们还有城外马司令的两万铁骑!”

柏俊撇了撇嘴,轻蔑的看着他:“马鸿逵么?别急,他跟你们不会有多大差别,你马上就会见到他了。张副司令他们已经为你们布下了天罗地网,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

因为我的小说在铁血首发,铁血前几天因为事故一直断网,所以不能按时更新,在次向各位同志道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