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韬光养晦,挺进大洋 第十八章 挺进大洋,远洋舰队出访欧盟(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893/


远洋舰队在经过了直布罗陀海峡后,进入大西洋。几天后,来到英国伦敦港。


英国政府和军方非常重视中国海军的到访,让出了条件最好的“伊丽沙白”一号码头让“龙城”号航空母舰停靠。“龙城”号悬挂满旗,徐徐进港。舰桥上,杨兴华注视着港口内的动向,看到了欢迎的人群,看到了“无敌”号航空母舰,又看到一艘、一艘比“无敌”号更大的航空母舰,而且是悬挂的M国国旗。熟悉的舰桥让杨兴华一眼认了出来,立刻向范长城通报:“司令员,你看那有一艘M军的航空母舰,像是‘小鹰’号!他们怎么没事先通知我们。”


政委刘国庆也注意到了,疑虑道:“长城,他们会不会为了‘龙城’号而来?”


此情此景,让范长城想起了一段往事:1986年M国海军舰艇编队访问青岛时,驻泊在军港内的中国海军所有舰艇都挂了满旗,陪访的我国新型导弹驱逐舰也挂了M国星条旗、满旗和欢迎旗,码头欢迎的官兵也列队完毕。但是M舰在靠码头之后,却迟迟不挂满旗。舰队司令员当即下令:欢迎仪式暂停,待M舰挂出满旗后再说!随后,便撇下M舰,愤愤而去。就在这时,中国舰艇中一艘名不见经转护卫舰,率先撤下满旗,改挂代表战斗的单旗,并拉响战斗警报,全舰进入作战状态,所有炮口一致瞄向M舰,信号手更打出表示强烈抗议的旗语:不挂满旗代表着不和平,不友好,我舰随时可以击沉“擅闯”我军港的M舰!


M舰上下面对从未遇到过的难堪境地,慌了手脚,原本整齐的站坡队伍,乱成了一锅粥。在中国人异样的目光注视下,在我军舰艇炮口的瞄准下,毛手毛脚的挂上了代表和平与友好的满旗,并不得不通过M国驻华使节向中国海军赔礼道歉。欢迎仪式在推迟一个小时后正式开始。


M国海军本想展现一下“世界警察”的傲慢与威风,却没想,在中国青岛上演了丢人的一幕!


之后,护卫舰炮口瞄向M舰的事情被严密封锁了,但该舰因大长了中国海军的骨气,大杀了M国海军的霸气,而受到嘉奖,记集体二等功一次,旗手、信号兵、炮手等19人记个人二等功一次,而此舰的舰长正是范长城,范长城也因此再受嘉奖,两个月后任命为东海舰队护卫舰支队支队长。


想到此,范长城为争一口气地说:“他们比我们先进,我们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纸里抱不住火,既然,他们这么想知道,也好,让他们看看谁是真正的海军!”


在此同时,M军第七舰队的“小鹰”号航空母舰上,舰队司令员托马斯上将也观望着中国舰队。没想到,第七舰队这次日常开赴大西洋演习,在伦敦港补给,却能碰上五角大楼日想夜想的中国远洋舰队。他想:他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第二天,远洋舰队刚刚开放不久,一名参谋突然来到范长城的办公室,向他报告:“有一名男子,自称M国舰队司令员。要参观‘龙城’号,但拒不付参观费。”


范长城眉头一皱:“哦,M国舰队司令员?你们没有跟他说,这参观费用是给慈善事业捐款的吗?”


“说了,但他就是不交,和我们的水兵僵在那里。”


“好吧,带我去看看。”


范长城来到舰下,果然在收票口那有四名身穿M国海军军服的男子正和我们的水兵争执,为首的是一名年纪大约在六十左右,叼着烟斗,肩上扛着3颗将星的将军。


范长城走上前,不亢不卑地敬礼,礼貌地说:“我是中国海军远洋舰队司令员,范长城。请问阁下是?”


M国舰队司令员托马斯,还算礼貌的回礼,傲慢的说:“我是M国第七舰队司令员,托马斯。我们要上船参观!”


“上舰可以,但我们不是出访M国,你必须和其他游客一样,交纳30磅参观费,这也是给慈善事业捐款。”


“费用我们当然可以交!不过我们要参观的应该是一艘现代化军舰,而不应是一艘民船!但是舰、是船只有我参观后,才知道!”


范长城明白这是怀疑中国军人的素质,打量了一下他的部下,一个带着眼镜的大校看斯文的样子像个工程师,而其他两名上校像是舰长。又想了想,说:“好吧,请跟我来吧!”


旁边的上尉谨慎地用中文提醒道:“司令员,要不要查查他们的证件。现在冒牌的很多!”


范长城轻笑道:“不必了。”


托马斯等人跟随着范长城,边走边问:“范司令,你同意我们参观,就不怕泄露机密吗?”


范长城一派安然,慢悠悠地开口:“我们的航天发射中心、测控站,核潜艇,这些含高科术的地方都让你们参观了。现在,只是一艘普普通通的航母,我知道M国人有生性好奇的毛病,既然我们在异国它乡偶遇,也算一种缘分,我看可以满足你们一次。”


托马斯并不计较,很受用的样子,他知道,所有的答案都在舰上,打嘴仗是没有用的!


踏上“龙城”号甲板,托马斯等人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宽广的飞行甲板超乎他们的想象,一点也不比“小鹰”号逊色多少。然而,令他们咋舌是中国水兵。整洁挺刮的白色水兵服,不是一般的白,是从里向外透着的白;再看,他们的身躯,个个都像用钢骨水泥浇成的,腰杆硬,胸膛挺,中指紧贴着裤缝,目不侧视,头一动不动,庄严如同群雕;军礼敬得非常规范,有一种力度,一种美感;迎接客人彬彬有礼,不卑不亢,军容风纪肃穆威严,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托马斯身后的两位舰长似乎已被折服,不禁连连赞道:


“果然训练有素!”


“这样的水兵,讨人喜欢!”


托马斯脸上强装平静,可心里却已被高素质的水兵调起了情绪。他这看看,那问问,登高爬低,上梯下梯,钻进钻出,就像是福尔摩斯在勘察凶杀案的现场,一点也看不出是60多岁的老人。过了一会儿,他又戴上雪白的手套,这里摸摸,那里拭拭,但结果仍然洁白无污。


陪同的范长城毫不客气地说:“我们的军舰不需要戴白手套。”


托马斯不屑地看了范长城一眼,然后收起手套,仍不放弃地说:“我可以去你的办公室看看吗?”


“可以。当然可以。”范长城一口答应。


甲板上,两位M军舰长随意询问了几个水兵,都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又与杨兴华交谈起来:“你的水兵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素质?”


“这都来自于平常的刻苦训练!”


“我们的训练也很坚苦,但却有很多人受不了。你们怎么受得了?难道你们的军响很高?”


杨兴华双眼直视,正色地大声回答:“是民族的凝聚力!”


两位舰长诧异了。



这边,托马斯来到范长城的办公室。室内不够宽大,但很严谨,墙上是全球海哉域图,海图两侧一边竖着国旗,一边竖着军旗。乌紫色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艘中国舰母模型和歼十冲天的模型。整个房间呈现出庄重、肃穆、威严的气氛。


托马斯想起自已宽大的办公室,不满意地直摇头:“这是你的办公室吗?这是一个舰队司令员的办公室吗?太不够气派啦!”


“我们需要更多的空间,存放飞机和导弹。在中国海军,只有消灭敌人,才是最气派的事!”这个回答,让托马斯心中一怔,但脸上仍是一如继往的平静和傲慢,寻视了一番,一转头,无意中看见了办公桌上的一支M国老式派克钢笔,他以讥讽地口吻又问道:“请问阁下,你们堂堂的中国人,为什么还用M国的钢笔?”


范长城拾起钢笔,脸上露出无限的怀念:“谈起这支派克钢笔话就长了。这是我父亲在‘抗美援朝’时,从一名M国军官手里缴获的,是战利品!而我的出生日,又恰是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商签定,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结束)。后来,它作为我的生日礼物,父亲送给了我。我觉得很有意义,所以就把贵国的这支派克钢笔保存的很好,直到今天。”


这段往事,让托马斯好没面子,但他仍不服气地冷哼了一声,然后无趣的走出办公室。


来到楼梯口时,托马斯看到刘国庆正在上楼,因为上年纪,所以刘国庆有些驼背。托马斯狡诈地眼珠一转,觉得挽回面子的机会来了,他诡秘地问:“我发现你们中国人走路都喜欢躬着背,而我们M国人走路都是挺着胸的,这是为什么呢?”


这话虽不是十分友善,但也无很浓的敌对情绪。于是范长城灵机一动,即兴发挥地用调侃口气说:“这个好理解,我们中国正在飞速发展,在走上坡路,当然是躬着背的;你们M国人在911后已经连续第5年出现负增涨,在走下坡路,当然是挺着胸的。”说完,仰起头,哈哈大笑起来。


范长城的话,刺到了托马斯的痛处,但看见范长城大笑,自已也只能似笑非笑的陪笑。


参观一圈后,仍桀骜不逊的托马斯上将来到下舰口,他指着港内其余几艘驱逐舰,发出了最后一个问题:“请问阁下,中国海军舰艇是银灰色,而欧美海军舰艇是深灰色,这是否意味着中国海军多在近海活动呢?”


“难道日不落帝国的最大港口,属于中国近海吗?舰艇远航在海天一色处,银灰色是最好的隐蔽色。中国海军舰队来到这里,就是远航能力的最有力证明!”范长城的回答依旧是那样的犀利。


托马斯点点头,环视了一遍舰面,他也被那些假雷达所迷惑,不客气评道:“虽然这是你们最为先进的舰艇,可是她不够先进,我只能勉强打65分而已。”


范长城不与他争辩,只是微微而笑。


托马斯收起了傲慢的脸孔:“但是,你们的水兵非常优秀,我很钦佩,他们可以得到85分!尽管舰艇不够现代化,但我相信,有这样的水兵在,是能够打胜仗的!”


中国水兵的高素质,最终让吝啬的托马斯上将掏出了120磅。临走前,托马斯充满敬意的向中国海军行了个潇洒的M式军礼,然后仍然高傲无比的昂首下了舰。



当天下午,M国海军第七舰队驶出伦敦港,在午夜时分,航行至加拿大纽芬兰岛附近海域。


这是一个漆黑的夜,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


“小鹰”号航空母舰指挥室,托马斯忽然发现前方有一屡灯光,像是一艘舰船。他身旁的舰员也发现了这个情况,连忙用公共频率向对方喊话:“我们是M军太平洋舰队,为了避免相撞,请将你们的航向向北调整15度。完毕。”


对方回答:“为了避免相撞,我们要求你们将航向向南调整15度。完毕。”话语中透着平静。


“敢让M国舰队让路,胆子不小啊!”对方的回答,让托马斯深感意外,极为不满:“报告你们的国籍?”


“我们是加拿大!”对方的回答不急不慢。


既然是老盟友,托马斯也只好忍了忍,耐着性子说:“我们是M国海军第七舰队,请你们调整航向!”


“请你们将航向向南调整15度。完毕。”加方的话语依然平静。


“我是M国第七舰队司令员托马斯上将。我命令你们,调整航向!”


加方口气依然平静而强硬:“请你们调整航向,重复一遍,你们必须调整航向。完毕。”


托马斯终于火了,一把抓起话筒,声嘶力竭地吼:“这是M国海军‘小鹰’号航空母舰,是M国第七洋舰队的旗舰。另有一艘巡洋舰、三艘驱逐舰和若干支援舰艇护航。命令你们,将航向向北调整15度,我再重复一遍,命令你们,将航向向北调整15度!否则我们将采取必要的手段,以保证‘小鹰’号的安全!”


过了一会儿,加方回答:“对不起,这里是一座灯塔。完毕。”


M国海军第七洋舰队舰队司令员托马斯上将一脸茫然。



第三天,在杰妮的安排下,高鹏和陈成被英国电视台邀请,接受电视采访。


电视台录像室,节目开始,杰妮先播放了一段影像,是中国海军航空兵的背景介绍,接着又播放了一段,高鹏和陈成在法国空中表演的画面。


趁着这个时候,杰妮仔细审视著陈成那张俊美的脸,清澈晶亮的眼睛与自己视线相对,心中竟是莫明地一动。这是她见过最美丽的男子,甚至认为没有一个美女明星的脸,能够比过陈成。而帅气的海军军服和飞行员独有的气质,又让偏瘦弱的身躯勾勒出阳刚的线条,让人一看就能感觉到隐而不发的强劲身手,再回想驾驭战机时的威武神情和华丽绝美的各种战术机动,实在没有理由不让自已怦然心动。


但这却让陈成很不适应,直看得他脸通红,甚至呼吸都感到困难,不得已避开了那炙热的目光。导演的冷汗都下来了,一个劲地通过呼叫器大声提醒杰妮:“注意你的表情!注意你的表情!”


见成尴尬地避开自已,又闻导演紧张的提醒,杰妮方才收敛,低头整理了一下手里的提问稿。这是,录像放完了。杰妮向观众们介绍嘉宾:“大家晚上好,今天我们很高兴请到了两位中国海军飞行员,高鹏先生和陈成先生,还有我们皇家海军舰队‘无敌’号舰长亨利先生。”


三位嘉宾向观众打招呼后,杰妮看了一眼发言稿,提出了第一个问题:在你们看来,世界上最好的飞机是什么?


高鹏没加思索,张口便答:“当然是我们自行研制的歼十!”


杰妮本想让陈成回答,却被高鹏抢了先,而且回答的很无水准,简直把她和英国观众们当成了白痴,心里越来越不喜欢这个“小眼飞贼”。她锐利的目光扫了高鹏一眼,然后转向亨利舰长,微笑地问:“歼十,这个答案,您同意吗?”


亨利舰长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点点头,运用外交辞令道:“据我了解,歼十的性能确实很不错的。在现役中飞机中属于一流水准。”


杰妮寻找答案的目光,再次转向陈成,碧蓝的双眸映出他清俊的面容,笑问:“那在你们看,什么样的飞行员才是最好的飞行员?这个问题,请陈成先生回答。”


杰妮心中暗想,陈成会怎么回答,也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是中国飞行员吗?要是那样,自已绝对是看走了眼。但愿他不会。同样,亨利舰长也期待着答案,他知道中国海军飞行员的军事素质是不错的,但他更想了解,中国飞行员的综合素质如何?


陈成并不急于回答,他收起那阳光般的笑容,然后十分严肃地说:“我想,最好的飞行员,应该是那些参加过大不列颠空战,顽强抵抗法西斯入侵的英、法空军飞行员们!当然,还有太平洋海战的M军飞行员,还有朝鲜战争的中、苏、朝三国的飞行员,总之,所有那些勇于抵抗外来侵略的空军飞行员们,即使有些人被俘了,即使有些人牺牲了,即使有些人无一战绩,但他们都是值得尊敬的!都是最为优秀的!在此,我向他们致敬!”说着,陈成站起身,冲着一号镜头,敬礼!高鹏也起身敬礼!


这个回答太讨人喜欢了。此刻,在欧洲,所有坐在电视机前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飞行员和老兵们,像被陈成的回答勾起了往事,眼中泛着晶莹的泪光,尽管有些人是坐在轮椅,但每个人都无比感动的回了一个犀利的军礼!


演播室里的工作人员也都向两位中国飞行员投来了敬佩的目光。杰妮带着欣赏的目光,再次打量陈成,觉得没看走眼,发觉自已已经喜欢上他了。


两人坐下,高鹏私下捅了两下陈成,意思说:你怎么不打个招呼,搞得我好被动。陈成也捅了两下高鹏,意思说:我怎么给你打招呼?为了掩饰,高鹏又补充道:“‘马岛战争’中的阿肯廷飞行员也是最为优秀的!”


此话一出,演播室内的工作人员各个面如土色。导演在导演室黑着脸低吼:“掐掉!掐掉!这段掐掉!”


调整了一下,杰妮又问:“我知道两位都曾是歼十战机的试飞员。我知道‘螺旋’是你们的必飞科目,你们能否给观众们,说一说什么是螺旋。”


这是一个即考专业又考口头表达能力的问题,高鹏有自知之明拱手相让。陈成把自已的手比作飞机,边比划边回答:“熟悉飞行的人都很清楚,飞机双翼突然失去升力的情况,这叫坐失速。当两侧机翼失速先后不同,一侧机翼升力大于另一侧机翼升力时,飞机就会发生横滚,接着会旋转起来,然后极速下降,这种现象就称为螺旋。说的直观一些,螺旋就像小猫追逐着自己的尾巴,或者也可以说像是爱情,你会不知不觉地进入,但却很难改出!”


幽默的回答,逗笑了大家,让气氛变得更加融洽,也让杰妮嘴角的微笑加深了,并糅合了一丝宠溺的味道。此刻,她已被彻底的征服了,她正在进入爱情的“螺旋”!


亨利舰长夸赞道:“回答的很专业,很幽默!说实话,我们不愿与这样一支舰队作战,他们是个可怕的对手!”


陈成谦逊的说:“其实,最后那句比喻,不是我说的,是著名的空气动力学家冯·卡门说的,我只是从书上看到,拿来现用的。”


“是哪本书?”亨利舰长好奇的问。


“《钱学森传记》!”陈成十分自豪的回答。


“嗯,中国的导弹之父,比冯·卡门更为出色的空气动力学家!”亨利舰长不住的点头。


杰妮被陈成在不经意间表现出来的魅力,深深迷住了,她想了解陈成的更多事情,便灵机一动,临时想了个巧妙的问题:“你们俩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能不能当着我们的面,相互评价一下对方。”


两人对视一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高鹏示意让陈成先说。陈成冷静下来,回想着和高鹏经历过的那些岁月,组织了一下语言,平表的说:“其实,高鹏是我很敬佩的一个人。你跟他接触久了,你会发现,在他身上保留着一份天真与单纯,不带任何功利色彩。与这个急功近利的世界相比,就像一名孤单英雄,坚守着信念与梦想的最后阵地!而且他坚持不懈,就像坚韧的探进钻头,一个劲地在自己这口梦想的井中挖掘。虽然,有些人觉得他不成熟,但是他这种人,在成熟后的魅力是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就像毛毛虫,最终会变成美丽的蝴蝶!”


此话一出,远在法国酒店花园里的毛毛虫仿佛有了心里感应,厌恶的表情就像吃了大便:“又拿我说事,唑死呐!”


陈成又补充道:“我相信,他的梦想一定会成真!”


杰妮好奇的问:“是什么梦想?”


高鹏不好意思的傻笑笑:“王牌飞行员!”


“祝你成功!”杰妮起身与高鹏握手,然后坐下,眼中带光的用手指向陈成:“下面,就该评价陈成。”


高鹏傻笑笑,清了清嗓子,边看着陈成边笑着说:“陈成对于我来说,像一位大哥哥,虽然他比我小,但是各方面都显得很成熟,自立能力非常强,经常照顾我。他很喜欢看书,一本接一本,也许是知识面比较广,所以与他谈话时,他不出三句话就能把人逗乐!在舰队中人缘也非常好,从来没见和谁打过架,吵过架,大家都挺喜欢他的。他是我的朋友,我感到非常荣幸!”


两人笑着握握手,确实是好朋友!


杰妮也笑了,她想要的答案得到了。



晚上,出舰的人员纷纷回来,围坐在一号会议室,观看高鹏和陈成的谈话节目。


电视屏幕上,高鹏在谈着关于最难忘的飞行时,侃侃而谈:那是试飞院的一次飞行,我驾歼十穿透云层,笔直地切向右侧,阳光撒在我的机翼,闪闪发光……


“蛮有诗意嘛!哈……”赵辉夸赞。


“哈,这就是中国军人素质!”高鹏自傲。


“别臭美了,瞧给你紧张的那样,你看看人家陈成多自如!”段宇说。


“哎,陈成呢?”


这话提醒了大家,相互四周找寻,但都没看到陈成的影子。



此刻,陈成正在“龙城”号的上舰口与杰妮默默相对。


在此之前,当高鹏和陈成录完节目,返回“龙城”号后,陈成接到了杰妮邀请他共进晚餐的电话。电话中,杰妮的话语十分缠绵,那语气就像想与陈成发生一夜情。但陈成拒绝了,他正色地说:“我是中国海军,我要遵守海军的纪律;我是结过婚的人,我要遵守爱情的纪律。我不会去你那里,但你可以来‘龙城’号,中国海军欢迎你!”


杰妮失落了挂上电话,街上的霓虹在她眼里变得黯淡无光!


此刻,两人相对,略显尴尬。杰妮取出一瓶自已精心挑选的男士香水,想作为礼物送于陈成。陈成刚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对他而言,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真是为难啊!


见陈成不收,她只好无奈的又取出一瓶香水,但这瓶是女士用的,她掩饰难过的心,平淡的说:“这瓶送给你的,这瓶是送给你妻子的。”


“好吧。我收下,我替杨雪谢谢你。”陈成接过香水,两人的手接触的那一刹那,都感到来自对方的一股温热,温馨的感觉充满心间。


两人又沉默了一会儿,杰妮终于鼓起勇气,深情的望着陈成的双眸,带有一缕深切的恳求,轻柔的说:“你们明天就要离开英国了,我们可能再也不会见面,我可以亲吻,以作告别吗?”


“不可以。对不起。”陈成声音低沉,他不想绝情,但没有办法。


杰妮受伤的心想哭,肩在轻轻颤动,呼吸有些紊乱。对一个女人来说,一个男人有俊美而不失阳刚的外表,有常人难有的气质、有对爱情的忠诚、有幽默、有成熟、有体贴、有飞行员这个充满传奇和冒险的职业,即使暂时没有金钱和财富,但已经足够了!尽管陈成拒绝了她,她很伤的心,但正因为陈成对爱情的忠心,心里也就更加爱他。


就在这时,两人相对的情景被一名英国小报的记者遇到了,他不知陈成是谁,但他一眼认出了知名女主持人杰妮,连忙取出DV进行偷拍。


伦敦的夜空,星光闪闪,就像偷窥的人眼睛,无处不在。



当红日再一次升起的时候,中国海军远洋舰队起锚离开了英伦。在此同时,小报记者偷拍的照片和录像,被XX电视台公开,杰妮的绯闻传开了!


可是,杰妮并不畏惧,针锋相对的站出来,声称:自已确实爱上了一名中国海军飞行员,因为他在我心中是完美的,尽管他已经结婚,但我依旧会爱他。因为我爱他,所以我祝福他和他的妻子,身体健康,恩爱如初。


《“冷美人”被中国飞行员征服》全英娱乐界和新闻界炸锅了!


消息传到“龙城”号,雷明找到范长城,请示要不要让陈成说明此事。范长城好笑道:“我看不必了吧,这报纸上都说的很明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陈成也没吃亏,而且表现的很得体,让他们自已乱去吧!哈……”


“我是说,最好能把事再弄大点,让国内那些剧作家们看看,中国军人并不是只会婚外恋……”


突然,“龙城”号航空母舰左舷不远处的海面上浪花翻滚,一艘巨大的核潜艇破海而出,出现在中国远洋舰队的正中心!指挥室内,范长城一惊!雷明一惊!杨兴华一惊!三人忙举望远镜,定神观望,才发现这是中国海军093核潜艇!


范长城气愤的抓起话机,大声呵斥:“各作战舰舰长立刻到‘龙城’号报到!”


原来,在一个多钟头前,返航的093核潜艇与离开英伦的远洋舰队“不期而遇”。张力钧立刻向军委请示:093不回基地补给,改由远洋舰队补给。在请示期间,093艇一直尾随远洋舰队,凭借着“国宝级”艇员的密切配合,一度曾钻到了“龙城”号航空母舰的舰底,而不被发现。在军委批准后,093艇上浮!


一号会议室内,范长城把各舰长大骂了一通,骂他们的脑子是不是养鱼了,舰上的水兵是不是都死光了,竟让一艘潜艇出现在舰队中央,而舰队各舰却浑然不知,麻痹思想太重!警惕性太差!如果这是战争时期,如果这是一艘敌潜艇,舰队可能因此而全军覆没!在坐的每个人都是中国海军、中国历史的罪人!


范长城拍桌子骂娘的声音,离老远都听得见,严厉的话语,让路过会议室的水兵都不禁胆寒三分!各个一副惶恐的表情,生怕一个不小心,也会落到同样的下场。


张力钧戏弄了“航母派”的“宝贝”,带着满面春光,乘快艇,来到“龙城”号。杨兴华面带冷笑迎上前:“好啊,你可真会整啊!”


张力钧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你该感谢我啊,免费给你们上了一课!”


玩笑归玩笑,老朋友在异地相见,心中的激动是不用言表的。张力钩把补给的事情一说,杨兴华特痛快的答应了。一艘艘满载着西红柿、洋白菜、波菜、黄瓜、扁豆等蔬菜的快艇驶向093艇。艇上的水兵眼睛带光的把蔬菜搬上艇。


“怎么样,来点猪肉吧?”杨兴华怕他客气。


张力钧笑容可掬,憨厚地点点头:“我们有一个月没开过荤了。”


杨兴华一仰脖冲着舰桥指挥喊了一嗓子:“通知丰舱(补给)舰,准备一百斤新鲜猪肉……”停了下来,又问了一句:“一百斤你们装的下吗?”


“行啊,我们艇大着呢!没问题!”


“好,那就再加一百斤,一共两百斤猪肉!”


补给完毕,张力钧返回了093艇,为了报答远洋舰队的蔬菜和猪肉,决定护送远洋舰队一程。



在此同时,一艘英国皇家豪华游轮正航行在公海上。


在正午的阳光下,白色游轮与蔚蓝的海面相映衬,好不赏心悦目。硕大的船体包含有电影厅,游泳池、酒吧、桑拿、健身房、游戏机室及一个直升机升降坪,富丽堂皇,设备齐全,就像一座海上别墅。


后甲板,服务人员不时端著冷饮穿梭。在贝壳形状的游泳池旁,两名高大健美的猛男正在为王子做着碳烤,眼神还不时向池中的比基尼女郎瞟。


今天青蛙王子玩的非常开心,尽管没能邀请到杰妮,但身边依然不缺美女相伴。而且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再过几天英国皇位就要传位于他。也就是说,再过几天,他就是大英帝国的皇帝了!


青蛙王子左手端着香宾酒,右手却伸到水下,抚摸着依偎在怀中的美女。然而,在青蛙王子怀中的这名金发美女,却恰恰是“不是省油的灯”所带来的女子。没错,“不是省油的灯”此次英国之行的目地,就是要解决英国皇室的继承人!在金发美女的阴道内,已经安装好独特雷达引导器,开关正是她所穿的“丁字裤”,只要她的“丁字裤”拉绳一解开,引导器便会引导导弹,把整个游轮炸上天!


青蛙王子的手没闲着,金发美女的手也没闲着,在水下不停的掳着他的命根子,嘴里还细声细气地问:“喜欢吗?爽吗?”


青蛙王子享受着微闭上眼,快感让他发出呻吟:“嗯……爽……嗯……用力……嗯……”


金发美女加快了速度,一浪高过一浪,青蛙王子不行了,连连喊道:“啊…啊……不行了…停…停!”


金发美女将手中的“活”停了下来,从他怀中挣脱,游到对面的池边,将自已丰满的臀部翘起,此刻不能再小的丁字裤已深深陷入臀股之间,看上去纷外诱人。金发美女转过头,挑逗的眼神撩着青蛙王子,用可以摧毁一个国家,杀死一个国王,揉碎一颗心的声音说:“COME ON BABY!FUCKME!FUCKME BABY!”


早已受不了的青蛙王子,连游带跑过去,粗暴把“丁字裤”撕烂,手握自已的“家伙”对准……就在这要插还没插,没插就要插的时候,游轮雷达室突然发现一个绿点正向自已极速前进,室内的所有人惊呆了,这是一枚导弹。只见,海天之间闪起一道亮光,一枚导弹喷着火焰,径直向游轮飞来。


游轮立即发射锡箔火箭弹,瞬间在游轮前后形成两处金属丝云幕(9·11及第二次海湾战争之后,英国皇室游船加装的,防止恐怖袭击),但是这却根本起不了作用,来袭导弹紧紧咬住信号发射源,紧贴着海面疾飞。


游轮的水手只见亮光一闪,舰艏冲出一道水墙的同时,是响彻整个海域的大爆炸……杂乱的破钢板,破木板到处乱飞;船员的尸体血肉横飞;金发美女当场死亡;青蛙王子被巨大冲击波射向空中;一名血流满面的船员忍着巨大的伤痛,艰难的发出了一遍“SOS”国际求救信号,倒地不起……


震动天地的爆炸声,惊动了向此前行的中国远洋舰队。093核潜艇甩先发现目标,声纳长张矜报告:“方位XX,距离XX,水面有巨大爆炸和震动!判断不是远洋舰队!判断有19个大目标落水,落水小目标无数!”


张力钧把帽檐向后一撇,升起潜望镜,拍下残船照片。舰艇识别员汪涛一看,立刻报告:“该船为英国皇家游船‘自由者’号,属于英国皇室专有,该船配备有………”


两人超详细的报告,让张力钧暗挑大姆指:“国宝级”的水平就是不一般!之后,他向通讯室命令:“通讯室,我是艇长,向舰队发文:爆炸船只,为英国皇家专用船只。”接着,改换频率,命令:“我是艇长,全艇进入战斗状态!”


此刻,“龙城”号指挥室传来通讯室的报告:“收到沉船的求救信号!收到093艇报告:爆炸船只,为英国皇家专用船只。”


“救援小队立刻抢救!”


“通讯室,向我驻英大使馆汇报:远洋舰队在公海遭遇沉船,正在救援,请他们通报英国政府。”


杨兴华和范长城各自下达了命令。



在数架救援直升机以“双十”(即高度10、速度10)接近海面幸存者的同时,“白杨”号医疗舰前甲板,唐男表情严峻的关注着救援行动。


“高度下降,速度减少。”


“10米…跳水…跳!”救援人员不顾船体再次爆炸的危险,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救护人员已经跳水。”


“知道了。”直升机气流的力量很大,为了避免水波影响抢救行动,升到了20米左右,然后悬停住。


强大气流吹的海面上水花四溅,从远外向此观望,可见一座七彩虹桥骤然升起,跨天都,直上青空,仿佛是一座跨接死亡与生命,地狱与天堂的桥梁。


绳索开始上升,救援人员紧紧抱住青蛙王子,以免再次入水。对于医务人员来说,不管这是好人、还是坏人、是道德高尚、还是下流龌龊。此刻,他都是需要救护的病人。所有医务人员都坚守着入学时,那句神圣的誓言:任何生命都是平等的!


此刻,青蛙王子早已深度昏迷,医务人员一边检查他的生命体征(呼吸、心跳、脉搏等情况),一边向“白杨”号医疗舰汇报,并迅速给他加压包扎、进行止血;发现英王子有舌后坠现象,又立即将他舌头拉出,用别针穿刺固定在口外,防止窒息。


“……脉搏:137次/分!瞳孔反射灵敏!等大等圆!头顶长约5CM头皮裂伤,出血不止!腹肌紧张;左季肋肿胀;9、10肋可及骨擦感……”


“白杨”号医疗舰,值班医师唐男虽不在直升机上,但只听汇报,便好像自已在现场一般,清楚地了解了病情。唐男不忘提醒救援人员:“加压输液!验血型!”


“X血型!”对方回答。


唐男摘下红色话机,贴进嘴边:“一号手术室注意,脾破裂,准备手术!备X型血2000ml!”


一号手术室是全天候、24小时戒备,几名助理医师戴着大口罩准备着。狭长的手术台旁,一个大盆里,一把把镀镍的手术器械闪着银光。唐男也换上了蓝色手术服,戴上了手术手套。这时,那几个助理医师小声嘀咕道:“喂,他主刀?”


“好啊,让咱也开开眼界,看看什么是‘外科手术不见血’!”


时间不长,青蛙王子已被推进手术室。医师们立即开放他2条静脉通路,严密观察病人变化,从心电图、出血量、中心静脉压等的变化中判断病情,及时准确输液、输血及用急救药,各人员之间配合默契,一切都是忙而不乱。


一切就绪,唐男握起手术刀,就在这时,医疗舰舰长慌张地闯了进来,手持无线电话,气喘徐徐地说:“等…等等!先别手术!范司令员电话。”


“什么?”唐男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眼中充满了不理解,气愤地接过电话,话筒传来范长城的声音:“我是范长城,我命令你:暂时不能手术。这个人是英国王子,如果有意外,会有严重的外交后果。”


“我不知道什么是命令!我只知道这个人再不手术,就有死亡的可能!”唐男态度非常强硬。


“你要明白这是政治!如果有意外,政治、外交后果,都是不可想像的!”话筒那边的范长城,态度比他更强硬。


唐男被范长城这种“政治高过一切”的论调惹闹了,一蹦三丈高,破口大骂:“去他妈的!这是人的生命!不是游戏!让政治、外交都见鬼去吧!我必须手术!”


敢骂范长城?全室的人都傻了,话筒那边也无声了。


片刻后,范长城妥协道:“那好……那好…那你要保证他的性命!一定要保证!”


“如果每次手术时,都有电话打进来,谁的命我都保不了!”唐男气愤的挂上了电话,走回手术台,缓缓情绪,又拿起手术刀,向大家平和的说道:“好了,我们开始吧。”


唐男自左侧第8肋下至脐上2CM处作左上胶斜切,只用了一刀就进入了腹腔,几乎是刀口划开腹腔的同时,他镇定地将手指从切口处探入腹腔,摸到了脾脏,上面有一个裂口,随后他用食指和拇指捏住了脾蒂,血还没流出便止住了。


几乎是同时,旁边的助理医师和护士下意识的向旁一闪,虽然动作很小,但看上去却很诧异。在他们看来,手术刀划开时,血块会“哗”地涌出,溅他们一身。然而,唐男的动作之快,却使常出现的情况没有出现。


唐男看了他们一眼,很平静地吩咐道:“准备圆针、0号钱,我们要脾修补!”


手术在紧张的进行,而英国上下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他们不敢相信英国皇室遭到了恐怖袭击,更不敢相信的是:中国医师正在给英国王子做手术。“中国人也会做手术吗?”这个问题使他们对英王子、及未来的大英皇帝的生命安全担忧起来。


英国外交部措词强硬的要求中方解释:“为什么不将青蛙王子送还英国本土?为什么不将青蛙王子送还英国本土?!”并强烈要求迅速将英王子交还英国,在经中国大使馆外交人员耐心解释和调解下,英方同意在中国医疗舰上完成手术,但必须让英国专家上舰,协助手术。


这时,一架英国海军直升机在“白杨”号医疗舰着陆。几名在英国、欧洲、甚至是世界范围内的知名医生、医学教授,撇着嘴角,傲慢的眼睛都不带向下看的,报着对中国医疗系统极不信任的态度,走下了直升机。


他们来到手术室,发现这里一尘不染,散发着医院特有的气味,气氛严肃平静。一件件先进手术设备,首先让傲慢的英国佬开了眼,西方的先进医疗设备几乎这里都有。还有几台他们叫不出名的设备,看来是中国自已设计、制造的。陪同前往的英军将领也对远洋舰的后勤保障,暗挑大姆指。


不仅设备先进,助理医师、护士的水平也极高。在西方,只有主刀医师说要什么,助理医师才递相应的手术机械,但中国的肋理医师则没有,他们对手术也是相当的精通,不用主刀医师开口,只要主刀医师一张手,他们就知道递什么器具,准错不了!这使他们的表情从不屑一顾,转变成了敬意。


可他们内心深处仍表示某种怀疑。但当他们看到唐男的手术时,全都被震住了,面部表情从敬意转变成了惊呀、惊叹、惊奇!身体呆呆的僵在那里,双眼像着魔似的紧盯着手术的变化:“天啊,他的动作……动作……快速准确,针距、边距、打结的力度,一切无懈可击,简直是机器……不,是艺术家!”


唐男手中器具操作的之快,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不经意地一眨眼,你就可能露看了三、四个动作。对于一个外科医生来讲,外科手术是要面对著人体成千百条血管、千百条神经、千百条肌肉,稍有差错,就会造成严重而又可怕后果。但见,唐男精神集中,不眨双眼,手术器械飞舞,准确而又快洁的做着并完成每一个动作。这些英国专家们也不是没有见过市面的人,他们曾在西方媒体看到过他们强大的国家对弱小国家“外科手术”般的空袭,曾见过那“不见血”的战争(零伤亡)。但是他们从来没见来这么快的“手术刀”,从来没见过这么敏捷的“止血钳”,更没见过这样的“手术”,这才是真正的、看不见血的、大型外科手术!


英国的医学专家们真的傻了。



为协助救援,中国远洋舰队没有继续前行。当夜幕降临时,本需要十几个小时的手术,却只用了不到六个小晚就完成了,而且手术相当成功,英国皇室青蛙王子的性命保住了。漂亮的手术也让高傲的英国人叹为观止,佩服不已!


应英方要求,唐男给英国专家讲解了手术的全过程。在最后,唐男幽默地说:“以上就是整个手术的过程,对了,最后我发现你们王子的包皮太长了,所我把它割了。希望他不会在意。”


“只要您没把他阉了,就行啦!呵……”英国教授们笑了。


晚上,英国王子被送上了直升机,返回本土修养,英国的专家们也该走了。这时,一名英国某著名医学院的高级教授私下找到唐男,说道:“来我们这里吧,我们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唐男没在意地摇了摇头。


英教授扶了扶眼镜,雄心勃勃地说:“只要来我这,一切条件优厚,美金、英磅、汽车、洋房、美女、名誉、地位、权力,一切的一切。怎么样?”


唐男惊诧地双眼看了他一眼:“我是为人类工作,而不是为你们英国工作!”


“那你为什么要留在中国,在英国也可以为人类工作!中国给你了什么好处?我都可以加倍!”


唐男正色地说:“中国给我了民族凝聚力和民族自豪感!”


英教授掩饰着吃惊的轻轻抬起了下巴,然后目光惋惜地点了点头。


中国远洋舰队共救起英方43人,救活34人,其中抱括英国皇室青蛙王子在内的7名皇室成员。此事一出,轰动全英、震动全欧、在世界各地影响强烈。全世界的眼睛汇聚于英伦三岛!


这一夜,英国是悲痛的、是不眠的、是猜测的、是不安的!英国国会连夜召开特别会议,商讨对策。可是,对策没商讨出来,却从会场传来一惊人之声:是中国海军发射的导弹!


“中国海军攻击皇家游轮!”对于这种猜测,不是没有道理。他们认为很有可能是中国远洋舰队在公海实行导弹演习所制,而且他们从导弹的残片中发现,该导弹属于老式苏制反舰导弹,中国海军曾经引进过这种导弹,并且装配海军舰艇,但是,远洋舰队是否有这种导弹,就不得而知了。


深夜时分,负责封锁海面的亨利舰长,突然接到命令,他要率英国皇家海军与一个可怕的对手交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