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胡编乱造之小说:重生之我是希特勒

玫瑰大帝 收藏 14 2905
导读:[原创]胡编乱造之小说:重生之我是希特勒

第一章我是谁?黄天?还是希特勒?

本书纯属胡编乱造,娱乐之作,拒绝敏感政治因素

“阿道夫。希特勒!”

一声中年女性的咆哮怒吼将黄天从昏迷中惊醒过来。

发声很奇特,不是普通话,好象是外国话,可是偏偏黄天听得懂。

难道现在是在做梦吗?

应当是吧。阿道夫。希特勒,这个名字真熟悉。。。。。。。。。。。啊,谁在叫这个名字呀?阿道夫。希特勒!!!

黄天猛然坐起,看到自已躺在一间只放得下一张床的房间,头顶上的小窗户,探着一个外国大妈的头,对着黄天再次怒吼:“阿道夫。希特勒!房租!我的房租!!今天总算让我逮住你这小兔崽子了。快把欠我的三个月房租交给我。。。。。。。。。。。。。。。。。否则,我叫我三个儿子把你暴打一顿,再扔到大街上去。”

前面那个纸一样的小门,此时几乎就要被摇晃下来了。

黄天喊着:“来了,来了。。。。。。我来开门。。。。”

夷,黄天开口说的,竟然不是普通话,却也是一种外国话!!!

打开门,三个如同铁塔一样的外国帅哥,各伸出一只手,如同拎小鸡一样的拎起黄天,三张黑炭脸凑到黄天面前一公分处,恶狠狠的叫嚷道:“房租!房租!!房租!!!阿道夫。希特勒!”

十分钟后,鼻青脸肿的黄天如同预言所说的一样,抱着一堆不知是谁的破烂玩意,好象空中飞人一样,飞掠过门道,被扔在外面的大街上。

疼痛其实并不是黄天现在最主要的感受。

朋友,你应当明白的,突然之间被几个看起来应当是欧洲人大声用可能是德语的语言称为:“阿道夫。希特勒”,而且身上的疼痛很清晰的说明,这并不可能是一场 梦时,心底的那种震惊。

常年累月浸淫在网络YY小说的黄天,第一个反应就是:难道我重生为阿道夫。希特勒了?

黄天好不容易站了起来,看着附近 巴洛克式的宏伟建筑、金碧辉煌的大型歌剧院,还有周围来来往往的洋鬼子,都是如此的真切。

再低头拿起手上的一个小镜片,果然,镜子里的人,完全不是黄天自已,而是一个面色苍白,略有些忧郁的欧洲青年男子。

虽然现在还没有那两条小胡子,但脸的大约轮廓,应当就是那个看过很多图片里认得到的阿道夫。希特勒!!!

不过,此时的情况,看来还是有阿道夫的年青时代,这时候,他应当是流浪在维也纳的街头,寻找他那可怜的艺术理想,处在人生最窘迫的阶段。

黄天以前没事时,翻看过一些这个历史上出现的最可怕魔王的资料。

当然,现在不是讨论历史的时候。

现在的黄天,心情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黄天只知道呆站在那里足有半个小时,带着一种奇怪的白痴笑容,面向身边走过去用更奇怪眼神看黄天的行人展露黄天的白痴模样。

总算让心情有些平复了。

黄天退到大街的角落,整理了一下思绪。

黄天,一个中国青年,一个刚刚大学毕业,一个刚刚失业,一个刚刚失恋,一个刚刚被可笑的友情欺骗与愚弄,一个刚刚出车祸,一个可怜而可笑的家伙,竟然神奇般的重生为阿道夫。希特勒!

命运是如此荒诞与奇妙!!!

呵呵。老天爷呀,你连重生都还要再耍我一次!!!为什么让我重生在他的青年时代呢?

这个时候的他,和我的前生有区别吗?

同样的满怀理想,同样的无所作为,同样的潦倒穷困,同样的。。。。。。。。。。。。。

这个未来将令整个二十世纪发抖的男人,此时,和任何一个年青人一样,只是一个可怜可笑的家伙!!!

看看抱着一堆破烂,衣衫破烂,面色看起来也应当用破烂这个词来形容的黄天,一屁股坐在黑忽忽的大街边,你就可以想像到是什么样的情形了。

大多数人对希特勒的认识,只是那个抖动着两条小胡子,发着咆哮,挥舞手臂,驱动他的数百万军队横扫欧洲,带给这个世界屠杀,战争与毁灭的可怕魔王。

而很少人,可以了解到,青年时代的他,同任何一个青年人一样,充满了那些可爱的,不切实际的幻想,还有对艺术的热爱,理想的追求。。。。。。。。

青年时代的阿道夫,如他的《黄天的奋斗》中所言,过着

“好象梦幻一般”, “懒洋洋的日子”,做“妈妈的心肝宝 贝”,享受“空虚的舒服生活”之后,他的祖国,奥地利帝国的首都维也纳在向这个雄心勃勃、幻想驰骋的青年招手了。他 告别了一生中最快活的日子,来到这里寻找苦难和制造苦难。

这个厌恶学校的青年人在忽然喜欢起读书,大批大批的阅读过大量乱七八糟的书籍,深深沉醉于德国历史和德国神话的著 作中之后,最大的理想与追求,却是下定决心要做艺术家,最好是做画家, 否则至少也要做个建筑家

为了这个理想来到这个帝国之都的阿道夫,学习 了四个月钢琴,在当地歌剧院观看了瓦格纳的全部歌剧,没事就 绘制剧院、桥梁、城市、公路建筑草图,维也纳的一切都使他这个外省城市来的小年青目眩心迷。他成天在 街头闲逛。兴奋地瞻仰环城路附近的宏伟建筑、歌剧院,剧场中所看到的景 象,使他眼花缭乱,如醉如狂。

他决心成为维也纳美术学院的一名学生,这个充满幻想和信心的青年挟着他自己创作的一大包画登程了,他“坚 信能够儿戏般轻易地通过考试”。但接连几次,都是以院长告诉他,他带来的画“无可争辩地”表明他“不适合当画 家”,说他的能力“显然在建筑艺术领域上”而失败。希特勒想报考建筑学院,这需 要高中文凭,他却拿不出来,只好悻悻地离开了席勒广场上哈森设计的堂皇 建筑。

好了,看看黄天现在的情形,黄天所重生的时间就应当是在这一切之后了。因为,这个家伙显然已经花尽了他可亲而可怜的母亲为他准备的最后一分钱,沦落为维也纳街的流浪汉,苦苦的寻找他那不知明天的未来。

这个时候的他,喔,不,现在应当是黄天了。离他那咆哮世界,横扫天下的威风还是如此的遥远。

公正的来说,希特勒受过非常良好的教育,又是一个有非常不错天分的天才。但他的青年时代,却宁可选择一种流浪的生活,而不愿从事什么工作。

没有人知道希特勒在等待什么。他自已也说过:“我自己也不知道。”

这个奇怪的人,确实感知着自已的与众不同,而不愿融入平凡的生活世界,只想活在自已幻想中的天国。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

唉,现在不是感慨与研究历史命题的时候了。

黄天看看现在比前生还要可怜的自已,实在是为自已重生为这个二十世界最可怕的魔王与最大权势拥有者感到啼笑皆非。

此时的阿道夫----喔,不,应当是黄天。黄天,只是占了阿道夫的身子而已-----比黄天的前生更一无所有。

周围走过的人群,全都可以用最鄙视的目光扫视着黄天。

而黄天,难道可以站起来,如同未来的阿道夫一样咆哮着告诉他们:“我是你们最至高无上的元首,领袖,我可以决定任何人,任何国家的命运,快来吧,快来对我顶礼膜拜吧!!!否则,这整条大街的人统统送进集中营!!!统统送进焚化炉!!!”

呵呵,现在,纳粹党还不知道在哪里。阿道夫未来的那些狂热追随者还不知道在哪里。

而离开了这些,阿道夫。希特勒,只是维也纳街头一个流浪汉,可怜虫--------尽管他可能是一个了不得的天才或者说魔王天才!!!

黄天整理了一下差点盖不住屁股的衣服,然后是看了一下跟黄天一起被扔出来的东西,一些老旧的生活用品,还有就是一支画笔,一个画架,十几张画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