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八十二章 口传心授的武林秘籍

潭轩 收藏 4 47
导读: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八十二章 口传心授的武林秘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郑排的这些侦察器材和技术对我来说用处都不是很大,当然这不是指我已经放弃了去特种部队的志向,而是说他的这些在和我已经见识过的相比真算不得什么。我知道这就是差距,不单单存在于个人技术层面上的,也在于我们的训练大纲以及使用的武器设备。不过,练总比不练要强。特别是攀爬技术,老部队还是有些老传统、老技术的。这些东西每个部队都有,虽不敢说像武侠小说中的武功秘籍那么玄乎,但的的确确只被部队中少数人所掌握。仔细想来其实它们的存在也有一定的客观因素。说起来不怕大家笑话,这有点像中国传统手艺——都是口传心授。写军事教材的人总不能去找那些老士官问经验吧,就是你有这个心不会有这个力,因为一个老士官也就掌握这么几条技术。但是要是不问吧,可是真正掌握它们只有那些老士官了。于是就形成了这种技术“传帮带”的独特现象。老士官在离开部队之前都会把自己的那几项看家本事交给自己喜欢的一个甚至几个兵,更重要的是,不是他带的他绝对不教。本来能学得了这些高级技术人就少,老士官也就仅仅是个班长,能带的兵也少。好不容易有这样的吧,还需要和这个老士官的脾气对上。所以能掌握这些高级技术的人自然不会多了。要是连、排长们机灵的话可以多夸夸这样的技术尖子,在连里扩大一下。至于说他肯不肯教,教得实不实在还需另说。

郑排说自己攀爬技术不行,虽然有谦虚的成分,但他们连里有这样的老士官在上面压着,也就没法夸耀自己的技术好了。这个老士官和他一个连,他也知道这个人有绝活儿,居然到现在还没把技术弄到手,气得我恨不得一拳擂死他。“你废物啊!守着个金矿你不挖,还总打别人的主意干什么?!”

“你是不知道他这人了!牛的没边儿。当初我提干他就不满意,见了我就爱搭不理的。你还叫我跟他求技术?”

听了这话我差点没被他气得背过气。天啊!你看看这是个什么人啊!就是为了他,我才放弃了去特种部队的梦啊!“你小子是不是以为自己作了排长挺了不起啊?我告诉你,你就是命好!人家的强项是攀爬,你练的是格斗。如果不是因为格斗是全团大比武的项目,你能做得了排长?提得了干?别他妈跟我翻眼珠子,不服气啊。有本事比他强啊?把本事学来才算数。”估计也就是我的面子大,熊他几句,他才会这么老实听着。再说了,我说的都在理上他能有什么可以反驳的?看他一直没说话,也就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说说情况吧。”

“你不都知道了吗?”

“我要是都知道,干脆把侦察连划过来完了。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我就炮连、侦察连一块儿带。”

“老马是云南的,说起来还和王平是老乡呢。他比我早两年入伍,算得上是老士官了。”

“他姓马?”

“哪儿啊,你知道的少数民族的姓名都怪怪的。不过我来的时候,大家都叫他老马所以我们这就这么叫了。”看我点头继续说:“听说老马以前也就会写几个字,也就是个半文盲了。”

“他这样居然还能把你们的侦察装备玩得这么熟啊?”他都是班长了,技术要是不全面一定玩不赚。

“说起来在这方面是天才。”

听到此我又是一番感慨,本以为王平被命运愚弄得已经够可以的了。可这老马呢?连受教育的机会都没有,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王平会这么心甘情愿的为他的那个未婚妻牺牲了,要不是她父亲,王平和我眼前的老马又能有什么差别吗?人啊,尤其是善良的人,总是会以一种感恩的生活在这世上的。不知道怎么我突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大大咧咧的郑排怎么会在意我这番感慨呢?他继续介绍:“他攀登技术之所以这么好,据说和他小时候的生活有关系。山里的生活穷呀,小孩子们贴补家用一般都会去山里采摘些什么。这其中最值钱的就是药材了。你也应该知道,那些值钱的药材一般都会生长在悬崖峭壁之上。他一定是这方面的佼佼者不然全村怎么就推荐他来当兵了呢,怎么就被分到侦察连了呢?之后再经过系统训练,那攀登技术真不是盖的。”虽然知道他和老马不对付,不过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还是感受得到,郑排对此是非常钦佩的。我呢?只能感慨造化弄人了,心想你小子就是命好。要是这个老马识文断字提干能有你的份儿?

“你当上排长之后不会给人家穿小鞋了吧?”

“我给他穿小鞋?!”大呼冤枉:“天地良心啊!我们连长、指导员对他都礼貌有佳,谁还敢给他穿小鞋?再说他也不是我们排的班长。”

“这么说不是不想,是不能了?”

“你少来。他平时连理都不理我,我还敢给他穿小鞋?跟他说了好几次要交流一下攀登经验,他连这碴儿都不接。”

“那可不,你在他眼里也就是个新兵蛋蛋。平时还牛的不行,他会睬你?”

“我牛?我牛哪了?”

看他那样子就是到说了也是白说。再说了,凡是有本事的人哪个不牛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我手下的那三个班长不牛?狼崽子、这个老马不牛?最后想到我,可能比他们谁都牛,还有什么资格说郑排呢?一挥手,“算了,不说这个。现在的问题是你有没有信心把他的本事学来。”

“我都碰了好几次壁了,你还叫我去求他?”

“都说了多少次了,不是去求他,而是求他的技术,是求学问。你懂不懂?”简直就是朽木不可雕也。

“你说下大天来,我也不去。”

“算,算了。什么事情要都……”看到再说他真的该不高兴了,改口:“还是我来吧。”

“你能有什么好主意?在他眼里你不就更是个新兵蛋蛋了?可管儿比我都大,他看着能顺眼?”

“他手底下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兵?”

毫不犹豫地说:“他们班的小陈跟他可好了,每次攀登成绩都不错。我也向他问过,他硬是说没跟老马学过。”

我笑了,“这么说还是一对死硬分了?”

“一定不比你和狼崽子差。”

“既然都这么优秀,为什么你的集训队伍里只有小陈,老马呢?”

“老马他有关节炎,你给我们的选拔条例不明确写着,有这样病的人不被考虑吗?”

“练出来的毛病?”

“谁知道?这些病啊,总自己找上门来,可别人为什么没事儿?”

“人和人毕竟不一样啊!”我像是在给解释他,又像是在宽慰自己。毕竟这种情况在哪个部队都有,我的炮连也不可能幸免。

“离过年不远了吧?”我猛然提出了这个问题。

“你不说我都把这碴儿给忘了。”忙去看日历:“是啊,还有三天。就是年三十儿了。”

笑着说:“我们啊,都是叫指导员给惯坏了。最近光忙着集训的事儿了,连过年的意识都没有了。”

“你别拽上我啊,只有你是被王平给惯坏了。我可不是连长,这准备过年的事儿跟我可没关系。”

“好,跟你没关系。”有时候我居然还要让着这个比自己年岁还大的郑排,真不知道自己是母性泛滥,还是仅仅因为自己比他的职位高。“年一过估计就该来了吧。”

“是啊,差不多该来了。”

“就三天了,我们要把训练强度降下来了。”

“没关系,我们的体能训练已经弄完了。现在减下来绝对没问题。”

“你就这么有把握?别忘了,我们的竞争对手可是战绩卓著的军区直属侦察大队!”

“放心,我们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了。”他信心满满的。

虽然我知道他的自信不是没有道理的,可还是不能像他那样。“快过年了,你也就别去我们连了。毕竟,你也是这里的连长了,虽然命令还没有下达,不过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好吧。虽然有点舍不得和你们离开。”

“你不在了,可我那里的训练不能停啊!”我一脸焦急的跟他诉苦。

“你又要干什么?少跟我这演戏啊,我可不是团长,不吃你那一套!谁不知道快过年了,你还要训练?”

我满脸堆笑,“你真了解我。虽然要过年了,可是训练不能拉下啊,这一开春特种部队就来招人了,所以我想……”

“你不会是要老马吧?”

“你太了解我了。我就是这意思,你不会不给吧?”

“我没什么舍不得的,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从他哪儿什么也得不到。”

“我和你的看法恰恰相反。”对此我还有自信的。

“我说了这么多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他不单单是脾气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他就是小农思想——不是他自己的兵他不教。不然小康这么好,为什么也没学到?”

我和他打哈哈,“我要是老马,我也不教。谁不知道小康是你的爱将?你把他送过去简直就是叫他当间谍!”

“我可绝对没这么想过。”明显对我怀疑他的人格非常不满。“如果小康从他哪儿学了东西,我绝不会从他口里套。”

“你别着急。我知道你不是这种人。瓜田李下的道理你总明白吧?你倒是君子坦荡荡了,也不想想别人怎么想。”

“我身正不怕影斜,谁要是这么想只能说明他心黑。”

“好,我心黑行了吧。”真拿这种思想偏激的一根筋没办法,“我只是告诉你,做什么都讲个策略。”看他还要跟我争论,我赶忙说:“你既然答应我了,那老马将和你一样作为教员,借调到我哪去。我今天就要带他走。大年十五以前完璧归赵。”

“没问题,反正他也不参加集训,晚几天也没事儿。”

听他这话怎么就这么别扭呢?不知道该算是明珠暗投,还是石玉不辨。反正也算得上是一种悲哀了吧。“这话还是我去说吧,你一说别叫人家产生抵触心理。”

“行,我跟着不说话总可以吧?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跟这家伙说。”

“也好,给你做个典范。叫你看看,人事工作该怎么做。”我这一句话差点没把他气得鼻子歪了,在我后面直哼哼。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