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7/



天上一日,地下一年。在灵宝天尊磨磨蹭蹭地准备为阿飞调整设定时,阿飞不知不觉已经五岁了。

由于近视和龅牙的缺陷,阿飞和旧社会的千金小姐一样,二门不出,大门不迈。整天就和两个哥哥混在一起,虽然三兄弟情意深厚,但明智和明德先后到了上学的年龄,于是阿飞从五岁开始就经常要独自一人留在家中。

虽然在第二家可以大鱼大肉,但阿飞却没有横向发展,五年来只长高不长肉,整个人瘦的向一只猴子,司徒美穗见到不由得忧心忡忡,第二英陀开了几次增肥的药方给阿飞服用,但一点效果都没有。求医不成,司徒美穗唯有把希望寄托在神佛的身上。

阿飞还在床上打呼噜,母亲甜美的嗓音就有如天籁般传入他的耳中:“轩辕!快来!今天我带你去三星观上香!”

声音虽好,但内容却有如索命梵音,令阿飞心烦意燥。可是母命难为,阿飞唯有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

半小时后,司徒美穗拖着阿飞的小手登上了马车,在马夫搭载下,飞快地朝三星观走去。

一小时后,阿飞母子来到城郊的三星观前。三星观是天狼省最有名的道观,终年香火不绝,善信纷至沓来,更传说只要心诚志坚,就会有求必应。司徒美穗就是冲着“有求必应”这四个字来的。

见过鬼就会怕黑,阿飞在灵宝天尊的手上吃过亏,这次一改以前入庙不拜神的习惯,亦步亦趋地跟在母亲后面,在各个神殿里诚心参拜,当拜到元始天尊和灵宝天尊的时候,神情之肃穆,态度之恭敬,令身边的善信都不敢望其项背。

阿飞要拜的都拜完了,司徒美穗要求的都求完了,于是母子二人就心满意足地离开三星观。就在阿飞母子要离开三星观时,一个老道士突然拦住阿飞,和颜悦色地说:“请问公子可是天狼城,第二家的三公子呢?”

这老道怎么会认识我呢?阿飞满腹疑惑地看着那老道士,司徒美穗见对方是修道之人,估计是三星观的道士,于是就代阿飞回答说:“道长,他正是犬子轩辕,不知道你有何赐教呢?”

知道自己找对人了,老道士哈哈一笑,从怀中取出一道灵符,恭敬地递给司徒美穗,认真地说:“夫人,昨夜弟子得灵宝天尊在梦中点化,着弟子今日在观中等候两位,并奉上灵符一张,着你用阳火把灵符化灰,让三公子用温水送服,可遂心中所求之事!”

听到老道士的话,司徒美穗将信将疑,但阿飞却深信不疑,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和灵宝天尊之间的恩怨纠葛,阿飞使劲地拉了拉母亲的衣裳,眼中充满渴望的神色。

司徒美穗见阿飞如此渴望这张灵符,而且三星观又有有求必应的金字招牌,于是双手恭敬地拜领了老道士的灵符。

老道士见司徒美穗接受了灵符,别具深意地看了阿飞一眼,然后大摇大摆地往三星观中走去。

看着老道士远去的背影,阿飞对乱月说:“乱月,你看这老道是不是真的受灵宝老道的委托,赠我灵符呢?”

乱月看着老道的背影,肯定地说:“应该是真的!而且这老道不简单,有机会你要多多亲近。他可以和灵宝老道通灵,应该是华南老仙之类的人物啊!”

阿飞暗暗点头,然后对母亲说:“母亲,我们快点回去吧!我想快点试一下那灵符的功效!”

司徒美穗早有此意,见阿飞开口要回去马上就答应,带着阿飞乐呵呵地离开三星观。母子两人归心似箭,马夫也不禁快马加鞭。正所谓欲速则不达,越想早点回去,老天爷就越是不让你顺心。

就当阿飞母子快回到天狼城的时候,马夫发现前面有一大堆人在凑热闹,连忙收紧缰绳把马车停到一旁。

发现马车停了下来,司徒美穗低声问道:“老王,发生什么事了?”

“夫人,小人也不知道前面发生何事,只见有为数不少的人在围观,把大路都堵住了!”

听到老王的话,阿飞夸张地摸着没有几两肉的屁股,嘟着嘴说:“母亲!我们下车看看吧!我的屁股坐太久了,开始有点发麻!”其实阿飞那是屁股发麻,只是网络小说看多了,以为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收到猛人,所以才要下车一看。

司徒美穗看到阿飞的举动,轻轻地打了他的屁股一下,娇笑着说:“小滑头!想凑热闹就说,不要学你父亲那样找借口!”说完,推开车门把阿飞抱了下车。

在随行家将的保护下,阿飞母子很快就来到人群的中央。虽然阿飞看不清楚,但有乱月代目,只听见乱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当事人是一对父子,那父亲已经死去多时,那儿子比你还小!正打算卖身葬父,但要价很高!”

通过乱月的介绍和自己看到的朦胧人影,阿飞大概猜出是怎么回事。兴奋地问道:“乱月,那男孩是不是谋臣或者猛将啊?是的话不管多少钱我都要把他买下来!”

这男人是不是看网络小说看多了书虫上脑呢?乱月用鄙视的目光看着阿飞,不屑地说:“白痴!你以为灵宝那小气鬼会这么照顾我们吗?谋臣猛将是要靠双手争取的!”

看到乱月鄙视的目光,听到乱月不屑的话语,阿飞不禁低下头,愧疚地说:“乱月,我知道错了!我不会再指望灵宝老道为我安排谋臣猛将了,我要用自己的手去争取!这小孩就是我第一个要争取的对象!不管他是不是谋臣猛将,我都要把他争取过来!”

乱月见自己的话竟然起到当头棒喝的作用,调整了阿飞的依赖心理,不禁暗赞自己一番。而司徒美穗见阿飞低下头,以为他同情那男孩的遭遇,于是温柔地摸着他的脑袋,鼓励说:“轩辕,仁义是世间最伟大、最高尚的情操!你的口袋里不是有金币吗?去做你想做的事,帮你想帮的人吧!”

听到母亲的话,阿飞不禁为自己刚才的言行感到羞耻,默默地从怀中取出自己的零钱,大步走向那男孩。

“这是给你用来安葬父亲的!剩下的你自己留下慢慢用,有困难到天狼城长安大街第二府找我,我叫第二轩辕!”说着,阿飞就把手中的十多个金币都塞到那男孩的手中,然后大步往回走。

“喂……”走不了几步,那男孩就向着阿飞大喊。阿飞以为对方要向自己道谢,于是故作潇洒地摆摆手。刚想说两句冠冕堂皇的话,突然觉得脚下一空,“砰!”的一声就摔了个狗吃屎。原来那个男孩是想提醒阿飞脚下有个坑,可惜阿飞会错意。

见到阿飞摔倒,司徒美穗和那个男孩连忙跑过来扶起阿飞。见两人担忧地看着自己,虽然摔得很痛,但阿飞还是强充好汉说:“没事!不用担心!小兄弟,你快去把你的父亲好好安葬吧!”

听到阿飞这样说,男孩点点头,把金币贴身收好,大步向城里走去。见那男孩走远了,阿飞“哎哟”一声,就开始在身上这里搓搓那里揉揉。

“你这小滑头!和你父亲一样死要面子!来,让母亲帮你揉揉。”司徒美穗抱起阿飞,一边痛惜地揉着阿飞发红的手脚,一边向马车走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