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励志传 正文 26 陷阱危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0/


1863年4 月,石达开率本部四万余人从米粮坝刚渡过金沙江,就又收到了石少明的来信,还是和先前的信一样,石少明还是力劝石达开不要进入四川,并坦诚的说现在宁远城是在他的手中,心中多有担心翼王会为了补充军资攻打宁远城。但是石少明在信中又说:“如果翼王确定了非要从西昌经过,晚辈也会为翼王提供必要的物资,但求翼王看在城中黎民百姓的名下放过西昌城,晚辈在此拜谢了,如他日得能相见,必叩拜于地答谢翼王恩德。”石达开对石少明说大渡河易守难攻,分明是暗示他不要抢渡大渡河,对于这样的暗示,石达开苦笑了一下和往常一样把信递给义女韩宝英放在灯上烧了。石达开原本也无心再入四川,可是现在的形式却逼着他必须走这条路,在广西自己有意归隐山林的想法时,手下老部将带队重归天国的事依然困惑着他。石达开端着茶杯凝神想道:“从天京负气出走以来,终日东奔西走,无可宁日,我这倒底是为了什么?在天京的家小已被天王尽数杀了,天国的离散在所难免。我还能做什么?只求寻得一处立身之地,能保全现在的家小和追随自己的将士们的性命就好了。这入川无疑是最好的选择。”石达开品了一下茶想道“这川蜀之地,自古以来就自成一体,况且四面环山,只要部署得当,清妖便难以攻进来,不需外援便可称王称霸,只要自己用心经营,便能保全家小和将士们的性命。想必这石少明多半也有想要在这川中称王的心思吧,要不然为何不愿听命于清妖,却又想劝阻我入川?待我翼王入川后,一定要设法收编了这些团练武装,否则后患无穷。对于石少明这种既不想听清妖的话,又还想要和自己搞好关系的团练,正好是招降的榜样。”

至于石少明说的“大渡河实乃天险,不易通过”的话,石达开才不会相信石少明的鬼话呢,自己身经百战,从来没有怕过什么,还能在一条河面前掉头?石达开放下茶杯来想:“他只不过是想骗得自己不要进攻他的宁远城罢了。这个石少明可也真是可笑,非要把这宁远城改为什么‘西昌’,不过,天王不也是一样么?他不也把南京改为了天京?”石达开对躬身候在一旁的韩宝英说道:“明天黎明部队就开始朝宁远城进发吧,你和方元祥、曾仕和两位宰辅商议一下,看从河西镇入城如何?”石达开心想,总得在见面之前给石少明来点颜色,要不然这小子是不会乖乖听话的。

韩宝英本待还要再劝一劝父王不要走四川这条路的,但见父王已躺入椅中合上双眼,只得叹息一声躬身退了出来,也不理会候在门口的丈夫马德良有一声无一声的“四姑娘”径直朝议事厅走去。

看着匆匆走过的队伍,石达开对于能轻松拿下宁远感到信心十足,只要拿下宁远,再做一些补充后快速朝大渡河推进,只要赶在雨季来临前渡过大渡河,成都就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石达开心中想着,不禁笑了笑自言自语地说道:“你石少明能送我多少物资?还是我自己来取吧”

石达开心中正想着,宰辅方元祥纵马来到他的身边说道:“大事不好翼王殿下,前锋传来急报说宁远守军已发现我们要进攻宁远城,现已在河西镇外摆开阵地和他们打了起来,前面还说宁远守军战力远远大过湘军,尤其是他们的火器,十分厉害,火炮也特别多,且都是开花弹,我们的人伤亡特别大。”

听方元祥这么说,石达开心中十分不信,小小个宁远城能有多少火器,莫不是前军畏惧进川,这可不行。于是高声喊道:“罗元庆,你给本王带五千人马快速去增援前军!”

罗元庆得了翼王石达开的将令,二话不说,领着五千人就朝河西镇奔去。

当罗元庆纵马奔到河西时,只见少数几个前锋圣兵浑身是伤的退了下来,罗元庆一看他们衣衫破烂鲜血遍布的样子,心知对面的守军势必顽强,这一仗必是一场苦仗义,于是二话没说就让刀斧手就地阵罚了退下来的前锋圣兵以示威严。

待在全军面前杀了退下来的前锋士兵后,罗元庆立即命手下干将蒋超和姜自福各率两百人从两侧协助进攻河西,自己则亲自率着大队人马朝前面杀去。

赖由诚爬在战壕里,想着刚才的战斗,心中还“砰砰”的跳着,这必竟是自己第一次打仗啊。想到那个挥舞着大刀离自己还有两百步远的太平军在中了自己的枪后捂着胸口倒下的样子,赖由诚心中还在发怵,想不到手中的这把枪竟然这么厉害,这么远也把人给打死了。也不知刚才自己打死了多少人,只是看到太平军挥着大刀长矛冲了过来,心中发慌,就不住的朝冲过来的人群放枪,自己实在是太慌张了。看看身边的其他人,他们正在擦拭着手中的枪,于是也蹲在战壕里擦起枪来,并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怎么能这样?我加入解放军也有一年的时间了,也该算是老兵了吧,怎么能这样没有出息?不行,我一定要守好这个阵地,不能丢了咱解放军的脸啊。要是让家里人知道自己在战场上丢了脸,家里人还有脸面见大家么?再说了,要真是那样,咱也太对不起石首长和新民党了吧,毕竟是他们,咱们穷人才有了田地,才有了衣服穿。”赖由诚一边擦着枪一边勉励着自己,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成为党员。就在这时,传来了连长喊进入战斗的命令。

赖由诚赶紧爬起来填上子弹朝新攻上来的太平军瞄去,只见远远的,一队太平军缓缓的走了过来,后面还有人推着几门火炮,不一会儿,走在前面的太平军朝两边一分,火炮被推到了前面来,看样子他们是要用火炮先打一阵了,赖由诚心想。可是还没等太平军的火炮摆放好,赖由诚就听到背后不停的发出“嘭嘭”的响声,跟着就看到太平军的那些火炮被炸得四分五裂,不一会儿,连对面阵地上的情形都看不到了,只见漫天弥漫着被炸起的灰尘和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但是,令赖由诚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太平军真的很顽强,只见太平军禁然突破了我军的炮火封锁快速的朝前面突击过来。赖由诚赶紧和大家一道,不停的瞄准放枪,“砰砰”的枪声中不断的有人倒下,但是剩下的人还是勇敢的冲着。“幸好前面挖了几道壕沟,又摆放了不少的障碍物。”这时冲得近了的太平军明显的没有刚才冲得快了,赖由诚躲在战壕里不停的放着枪,太平军不断的在自己的枪声中倒下,赖由诚渐渐感到自己的心情平静了下来,只是机械的做着填弹,瞄准,放枪,然后再填弹。太平军还是冲到了阵地前,因为赖由诚听到了身边战友抛出的手榴弹爆炸的声音。这时,左面也传来了喊杀声和枪炮声,跟着就听到连长喊撤退到第二道防线的命令,赖由诚赶紧在扔出几个手榴弹后紧随着身边的战友朝第第二道防线跑去。

在掷弹筒兵和新式后装火炮的掩护下,队伍很快退到第二道防线。赖由诚也再次举起枪来朝追上来的太平军射击,眼见太平军如蜂群一般的扑上来,赖由诚一边射击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以便射击得更准。

此时的赖由诚心非常的平静,因为这时人看到一个头戴红色风帽身着素红袍外加红马褂的官员骑着马挥着战刀冲了过来,赖由诚举着枪呼了口气瞄准了他,只听“砰”的一声枪响,那人从战马上摔了下去,那人用力爬了一下,可是身子一倒就一动不动了,旁边的太平军一下子扑了过去护住了那人。

战斗一直打到了天黑,当石达开赶到河西镇时战斗已经结束。这一仗太平军损失了近六千人,其中有三千多人被人家俘虏了,这让石达开很难过,也很惊骇,他真的没有想到石少明的军队会有这么强的战斗力,以前只是听人说起过他的团练不听骆秉璋的话,还听人说过这支团练在地方上很得老百姓的拥护,但是从来没有听谁说过他们有如此强的战斗力。这一仗,石达开的信心开始动摇了,因为今天对方投入战斗的据说只有两千来人。现在能站在这里,不是因为自己打胜了,而是人家再一次让出了这个空镇子,说是让自己休息一晚,好好的考虑石少明的建议。蔡昌龄在信中说,他们还有好几支队伍在密切的关注着太平军,只是严守石少明的命令未投入战斗。据探报,在自己的身后不知何时又冒出了对方一千多人,只是一直没有对自己动手而已,

走出镇来,只见手下的兵士正在掩埋战死了的军士,这时,一个亲兵跑了过来禀报道:“翼王殿下,罗元庆找到了。”

“哦,他在哪里?快带他过来!”

“殿下,罗军帅他,他已经去天国了。”

石达开心中虽早已有这样的预感,但亲耳听到这样的报告还是一阵止不住的伤感,于是对那亲兵说道:“让人好生厚藏了罗军帅。你去把方元祥宰辅和曾仕和宰辅给本王叫来吧,本王有事情给他们说,你去吧。”


经过河西一战,石达开认识到与石少明为敌实为不智,否则太平军进川的路将会被完全封死,于是主动提出来和谈。由于石少明事先有详细的安排,谈判进行得非常的顺利,最终石达开不仅得到了大量的物资,大军还被容许驻扎到樟木箐。同时蔡昌龄还告知石达开说周岐源带着参将杨应刚、都司王松林跑到了石棉去,因此要石达开注意防范。

历史正一步步的按着它特定的轨迹发展着,驻守乐山的石少明眼看着石达开毫无警觉的朝着毁灭走去,心中万分不忍,翼王石达开可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啊,怎么能让他就这么消失在历史的激流中呢?石少明苦苦的思索着,心想如果助石达开顺利渡过大渡河,说不定石达开对自己反而会有吞并之心,即便他无此心,他手下人未必不会怂恿他,况且说,如果要助石达开渡河,必要大军调至大渡河,公然与清军为敌,如果就此失去已经就要到手的设备,这损失可就太大了点。在询问过李正、徐润等人,再和知道自己来历的成镇远、成婉清兄妹商谈后,最终石少明决定派喻大华和他的特种小分队悄悄入驻成都科甲巷,待石达开赴型时营救,为此还给他们专门研制装备了催泪弹(对催泪弹这个东西,石少明根本不了解,只是让人在里面装上辣椒、花椒等物,经过多次实验效果还可以,所以就装备了)。同时,对于那些将要被清军剿灭的太平军勇士,石少明密令蔡昌龄派一支小分队密切关注,一有新的情况立即快马奏报。石少明可是清楚的记得,石达开可是带着他的儿子和他手下的大将一同在科甲巷就义的,同时,石少明还记得石达开手下七千精兵在放下武器后却被狡诈的清军放火给活活烧死,如是让那七千精锐在自己面前活活烧死,这可是石少明即不情愿看到的事啊,因此动心想要弄到自己手中来。

五月底蔡昌龄派人来报说石达开因凉山土司岭承恩等反悔而怒杀了两百带路的彝族人,心知石达开大势已去,于是命蔡昌龄让孙义带特种小分队潜伏到石棉安顺场附近的独树子,同时要求马如龙带一千新式军队潜伏到麂子坪以策应特种小分队的行动。同时,石少明让容闳以西昌人民民主政府的名义在凉山地区发表公告以谴责石达开杀害无辜平民的事件,申明以任何借口无故杀害平民都是犯罪行为,希望石达开在经后不要再发生类似事件。

待信使走后,石少明独坐在大厅中喝了一会儿茶突然想起“制器之器”的事,觉得以“西昌人民民主政府”的名义实为不妥,还是以“宁远府”的名义妥当些,于是重新给容闳书写一封信道:“纯甫兄,以西昌人民民主政府之名发布公告实为不妥,还是以宁远府之名发布的较好,最好还要盖上陈玉麟的大清官印。另外,你再以抚恤死难的两百彝民家属之名给土司岭承恩等人送去一些布匹、银两和慰问信,一定要乘这次机会搞好与彝族人的关系。纯甫兄,鉴于‘制器之器’尚在大清控制的地区,我军还不能与大清公开为敌,如果石达开向我军求援,我军决不可出手相助让其回师西昌。对外我想你定有上好的法子处理,对内,你可向陈玉麟、蔡昌龄、马如龙等人转达说这是我的意思。”

至于不暗地里出手救助石达开退回西昌,并不仅仅是为了西昌城作想,在石少明的心中,石达开依然是一个英雄人物,如若让石达开和其手下在一起,石达开必定不会听命于自己,如果让其被俘后再设法救出来,石达开必会对自己感激不尽而听命于自己。所以石少明存了此私心。同往常一样,在信的末尾石少明仍然强调要大力发展西昌的经济,搞好攀西大裂谷的工业,同时一定要抓紧备战等云云。

1863年6月14日晚石少明接到石达开于数日前在抢渡松林河、大渡河双双失败后,其妻妾胡氏、潘氏、吴氏等五人携幼子二人在老鸦漩河投河自尽,万念俱灰的石达开在突破无望后也于昨日带五岁幼子石定忠、宰辅曾仕和中丞黄再忠入清营谈判而中计被俘。石少明心叹石达开是完了,于是命人传命早已潜伏到科甲巷的喻大华,要求特种作战小分队做好在法场上营救石达开的准备,另外又安排人手给他们秘密送去了一批武器。

25日晚,马如龙派人来说已成功救出石达开部被骗缴械的七千精兵,现已安全转移至西昌附近的深山中,不过,仍有几十人在清军的大火中丧生。

对于这样的结果,石少明还是比较满意,毕竟比七千多人全被活活烧死强多了嘛。于是问那小战士道:“你们是怎么救出这七千多人的?有没有被清军发现?”

那小战士腰一挺回道:“报告首长,我们团并没有出多少力,只是在撤退的路上接应了一下,主要功劳都是孙队长他们特种小分队的。据马团长说,当晚孙队长他们扮成了岭承恩的彝民和王应元的藏民在放火的清军背后也放起了火来,顿时让整个清军乱了手脚。在回撤的路上,孙队长提出走偏僻小路,以防被清军发现,因此我们一路上都是走的小路,路上碰到的几个老百姓也被除孙队长他们请到了我们团现在的驻地,首长你放心好了,现在除了我们参于的人外就只有蔡团长和首长你知道是我们干的。我过来的时候,还听到跑到石棉去的周岐源责骂岭承恩和王应元背信弃义,而已经退回山中的岭承恩和王应元一面派人向周岐源呼冤一面却因怕周岐源对其用兵也在加强自身的防卫。还听一些彝民谣传说,太平军被救走是因为骆秉璋并没有能兑现先前的重金承诺。”

石少明点了点头说道:“这孙义干得到还真不错,现在他们特种作战小分队有多少人了?”

“报告首长,特种小分队现在有一百六十人,报告完毕。”

“哦,很好啊,比我们这边强,这边才六十来人。你回去后就对孙义说让他派一部份人渗透到敌人的控制区去发展敌后武装,比如周岐源现所在的石棉等地,为将来作战作好准备。另外,你给马如龙说让他集合收拢来的太平军,抓紧时间训练成军。”

正在这时,李正拿了一封信走了进来,石少明摆了摆手让小战士下去了说道:“看你这神情,必不是什么好事,说吧,是什么事?”

李正把手中的信递给石少明道:“布政史刘蓉来信请你到双流去一趟,说是商讨怎么处置石达开的。我看他们必定没有安什么好心,这一定是个鸿门宴。”

石少明一边看着信一边问道:“成镇远最近来消息了么?”

“还没有,依先前的进度,成镇远他们现在快入川了吧。有成家人护着、又还有一个洋人哈斯跟着,我想骆秉璋不会轻易的动我们的这批机器。倒是这封信,我看来者不善,还是不要去的好。不过不去又会招至骆秉璋的猜疑,说不定就会对我们用兵。我看还是我去应付一下的好,只要你在,骆秉璋便不干轻举妄动。”

石少明摇了摇头说:“这信上点明了要我去一趟,你去恐怕不合适。再说,依我看也没有你说的这么严重,首先去的地方不是成都而是双流,离我们的防军也不远,还有,你看这信上还说道要我带上欠下的八万两银子前去。我看这只是骆秉璋想试一试我罢了,如果我不去,正好给了他骆秉璋用兵的借口。虽说清军在歼灭太平军时大伤元气,但他骆秉璋不知我军实力,以为他现在还有能力一举消灭我们。如果我带上些银两去了,大不了就是挨顿臭骂,再要我们早日把欠上的银子全数缴上,或者再要我们退出一些控制的地盘。”石少明叹息一声后说道:“要是那批机器到了就好了,大可不必理会这些就和清妖开战,可是现在不行啊,二十万两银子的机器还在清妖控制的地区,一旦和清妖闹翻,不是说丢了二十万两银子的事,是再要购得这些机器就千难万难了啊。”

李正点了点头道:“现在就差这批机器还没有到了,不过,我还是觉得这次骆秉璋请你去是不怀好意,可惜特种作战小分队的人都被喻大华带走了,我看还是我去的稳当些。”

石少明摇了摇头说:“还是我去吧,你现在就到军中去抽调一批入了党的精兵强将随我去就行了,给他们配上便于携带的武器,我想应该没有问题。你给刘蓉回信说过得几日我便过去。”

经过一翻准备7月2日,石少明安抚了一翻徐润等人转身正要朝双流走去,就听远处一声“我说石首长不能去,大家都不能去!”只见王包包带着一队卫兵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徐润等人见是王包包来了,心中也是一宽,心想但愿王包包这个莽汉与石少明胡绞蛮缠一翻后能劝阻住石少明。谁知王包包跑得近了却来了句:“如果石首长非去不可,那我王包包也要跟去,要不然石首长不准走。”说着对身后的卫兵一挥手,呼啦一下,这队卫兵就把石少明给围住了。原来,王包包心想象徐润这样的读书人都没能劝住石首长的话,自己更不可能劝住石少明,所以,他只求能随石少明一同前去,以便保护石少明的安全。

石少明心中虽对王包包的无礼有些不满,但想到他也只是顾忌自己的安全,也只得面带微笑的答应了王包包同去的要求。

待石少明走后,李正忙赶回军营布置起来,调原驻防眉山的三团秘密潜伏到新津的报恩寺以防石少明遇到不测,毕竟心中还是放心不下啊。同时调原驻防眉山的四团至彭山的同乐,调原驻防乐山的一团南下至骑凤山,二团往东至闹子冲,由枪兵营扩建来的五团向上驻防到洪雅附近的杨场镇,同时旅部直属的炮兵营也随同驻防到杨场镇。还好的是,现在每个团都是加强团且至少有两个营装备了洋枪,虽说自产的洋枪在某些方面还不如先前从洋人手中购买的好,但是这也远比清军手中的武器不知强了多少倍,尤其是成有信的五团,全团清一色的洋枪,掷弹筒更是达到每个班就有一具。

待布置妥当后,李正心想要防守现有的成果看来是一点也不用担心,但是,对于首长的安全,李正心中还是放心不下,毕竟石首长这次是深入敌境啊。思虑再三后,李正以新民党之名秘令新津地下党发动群众协助保护好石少明的安全,同时秘令双流即附近地区,如果一旦发生清军对石首长动手的事件便立即起义。待想到的都办好了后,李正才舒了口气盼望是自己多心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