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时代 正文 第八节 授权

小御 收藏 1 9
导读:我的时代 正文 第八节 授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15/


授权

跪在地上的几人不知所以,但还是连忙的口称息怒。光绪皇帝又指着韩逸仙继续说道:“你的辫子呢?”这时三人才明白皇上发怒的原因。韩逸仙下意识摸了摸刚长出新茬的光头,连忙想出自己准备好的套辞说道:“皇上息怒,奴才的辫子是在德国上军校的时候为了学习本领而剪掉的,我也知道这样做也许会掉脑袋的;但我有一颗赤胆忠心,即便皇上要杀我,我还是要回来的;因为大清才是我的祖国。”说完,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能不能过关,就看光绪皇帝是怎样的一个人了;值不值得我为他效力了。果然,皇上沉思良久后说道:“看来你到挺有胆量的,朕恕你无罪,你们都起来吧!”三人这才起身,垂手一旁。韩逸仙到现在还有点后怕,虽说自己来自未来,但皇帝的龙威还是让自己感到挺惶恐的。“抬起头来,让朕看看脸。”皇上说道。韩逸仙正了正身子,抬起了头,挺直了胸膛,好像又是一个士兵等候首长的检阅。看到历史上的光绪皇帝,心里还是有点紧张,毕竟自己也是一个普通的百姓。光绪皇帝也打量着韩逸仙,虽然两道凌厉的眼神看的韩逸仙不舒服,但眼神的背后还是能看出求才若可的心思;韩逸仙还是吃准了皇帝的心态。光绪皇帝的个头不高,年纪也和自己差不多,身材也不旁;唯一不同的是有忧国忧民的神情。片刻,光绪皇帝说道:“嗯,不错,朕可以看出你是一个可干大事的人才。”又对巴泰说道:“爱卿辛苦了,这些年委屈你了。”短短的一句话,道出了皇上的真感情。巴泰泪眼婆娑的一个劲的点头说不辛苦,不辛苦。来人,赐座。旁边的小太监连忙搬了把椅子让巴泰坐下。看来皇帝倒是挺会关心这些做臣子的,如果碰到这样的皇帝倒也是幸运。巴泰这时也说道:“皇上,奴才的差事没办好,辜负了皇上的信任,请皇上出发。”说完又跪在了地上。皇上说道:“哦!有什么事情吗?”“皇上,原来自从奴才到了齐齐哈尔以后,也许不久便被老毛子给盯上了;奴才的家里也出了奸细。咳,奴才老了,不中用了。”巴泰感慨的说道。皇上又劝了劝,让巴泰说说是什么事情,巴泰把这几年老毛子的事情大概的讲了讲;然后有指着韩逸仙对皇上说道:“皇上,这是奴才刚认的义子,还是让他来讲讲后来吧!因为他的沉着冷静才会让奴才知道老毛子早就注意我们的事情了。”巴泰一下就把可以立功的机会抛给了韩逸仙,韩逸仙看了看巴泰,看见正对着自己微笑暗示呢!韩逸仙于是就把自己在回家的路上怎么遇见府里的人,怎么又遇见俄国人的;怎么打败他们的,怎么找出奸细的,怎么让俄国军官回去当内应的;都一五一十的说给皇上听。光绪皇帝一边听一边眉头紧缩,到后来,眉头才渐渐舒展;当听到让俄国军官回去当内应,不紧笑了起来。这时,皇上又看了看韩逸仙说道:“不错,有胆有识。”现在韩逸仙给皇上的印象很深,最起码他是这样认为的,现在就差封赏了。果然,皇上看了看韩逸仙,又看了看巴泰,说道:“巴泰,没想到朝廷里会有人泄密给沙俄,朕也知道这些年难为你了,你的差事做的很好;但你也该找个得力的帮手了,你认为有合适的人吗?”说着又看向了韩逸仙。巴泰此时不由得心花怒放,看着皇上的眼神,分明是希望韩逸仙接替自己。于是,说道:“多谢皇上体谅,奴才是老了,很多事情力不从心了。奴才斗胆向皇上举荐奴才的义子,韩逸仙。这个时代是年轻人的时代了,奴才相信韩逸仙,愿意奴才的人头作保;他不会辜负皇恩的。就让韩逸仙为皇上分忧,为朝廷效力吧!”巴泰看着皇上的脸色说话,但又发现皇上的脸色有点犹豫,随后想明白了。又继续说道:“皇上,其实韩逸仙也是咱们旗人呀!他的祖上是汉军镶黄旗的,还随先祖康熙爷打过老毛子呢?”“哦!韩逸仙,你是汉军旗的,你的先祖还追随康熙爷打过老毛子吗?在哪里呀?”皇上试探着问道。终于给自己说话的机会了,韩逸仙信口说道:“回皇上,先祖曾追随康熙爷打过老毛子,在一个叫尼布楚的地方。若不是老毛子欺人太甚,也不至于康熙也御驾亲征呀!所以先祖的仇,做晚辈的老报了。那一仗死了很多的官兵,我的先祖也为国捐躯了,请皇上给奴才一个机会;让奴才为大清捐躯的忠臣良民报仇。”皇上看着眼睛里快冒火的韩逸仙说道:“好,朝廷现在就需要像尔等这样的年轻人,朝廷的那些老臣个个唯唯诺诺的,一点都没个生气。想起来就让朕生气。”三人连忙说了声,皇上保重。皇上坐在龙椅上,正了正身子,高声说道:“韩逸仙听旨,尔不远万里归国,其心赤诚。时,国势日艰,民心躁动,蛮夷劣甚,臣民困苦。兹,册封汉军镶黄旗韩逸仙为满洲齐齐哈尔行辕主事,官五品,赐单眼花翎,有地方专署之权。随军满洲汉军八旗一千,立即赴任。”韩逸仙连忙说道,谢旨隆恩。美,心里美透了,自己终于也是官了;虽然是个小官,看来我的兴国大业完成了第一步。巴泰和锡良也连忙道喜,皇上接着又说道:“韩逸仙,你回去以后要抓紧满蒙联军的事情,现在的绿营兵靠不住呀!他们的战斗力也不行,都让这些贪官给贪了。你是从德意志回来的,要发挥所长;另外,朕在给你五十万两银子,这可是朕的全部家当呀!”韩逸仙忙说道:“多谢皇上,奴才定不负皇上的美意。但奴才并不需要,奴才想要的就是自主权而已;请皇上收回去吗?”皇上一听到笑着问道:“哦!国家现在到处都缺钱,朕都没给他们,你却不要。莫非有良策。”锡良和巴泰也连忙使眼色,暗示韩逸仙别犯傻。韩逸仙说道:“皇上,只要皇上给奴才绝对的信任,奴才就能整到银子。”皇上又问道:“我当然信任你了,要不然也不能委以重任。快说,怎么能弄到钱。”韩逸仙幽默的说道:“去抢洋人的钱。”皇上听完了,吓的愣住了,连巴泰和锡良也愣住了。韩逸仙看着这几人都因为听了自己的话而傻了,小声叫道:“皇上,皇上。”这时,皇上回过神来,指指韩逸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吓的巴泰连忙拉着韩逸仙跪倒在地,不停的说着息怒的话。这时,皇上稳了稳心神才继续说道:“你们都起来,朕是吃惊,韩逸仙,告诉朕,你怎么抢。”啊!这回连巴泰和锡良都傻了,心想韩逸仙犯傻,皇上怎么也犯傻了。抢洋人,这可不是闹这玩的。韩逸仙不慌不忙的说道:“皇上,想我满洲有地有人,和这帮蛮夷合伙办工厂呀!他们出钱,才出人呀!生产出来的东西在卖给他们,那咱们不就有钱了。”皇上说道:“这是什么经商之道呀!这些蛮夷会答应吗?朕可从来没听说还可以这么干!好,这件差事你去办吧!别办砸了,朕现在委任你为特使,好好去榨榨他们这些蛮夷。这些年到赏赐了他们不少银子了。榨回来的银子不能都归你,得给朕一半。”韩逸仙露着坏笑立即谦虚得说道:“成交。”

离开御书房,三人都不停的擦额头上的汗水,当时把他们吓得不轻。走在前面得是皇上的贴身太监王海,韩逸仙没忘了电视剧力演的,马上来到了王海的身边笑眯眯的说道:“王公公,下官有礼了。”王海也连忙打着官腔说道:“大人多礼了,奴才可愧不甘当呀!大人有话可只说无妨呀!皇上这么器重您,将来飞黄腾达的日子可不远了。”韩逸仙也赶紧说道:“那是皇上的抬举了,咱们这些做奴才的只想把差事做好,替皇上分忧罢了。但哪像公公这样贪黑起早的此后皇上呀!将来皇上也奖励咱么这些做奴才的,下官也要冒死进柬,让皇上赏给公公一份功劳。”“哪敢,哪敢,大人说笑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也好些日子没见过皇上笑过了,以后呀!好好办差吧!说来巴泰大人也是皇上身边的近臣了,我和巴泰大人也算是老朋友了,以后有什么用到我呀!您就开口。只要不让我掉脑袋就行呀!呵呵!”韩逸仙一看,真是人老精,马老滑呀!话一出口就上路。看来例朝历代的官必须得和宫里得太监打好交道才行呀!片刻的功夫,一行人来到了皇城,王公公说道:“大人们慢走,奴才也就不送了。大人们辛苦了,韩大人,以后要多加注意呀!”三人也回礼,转身朝宫门外走去。

出了宫门,来到了锡良府上。这时候,荫昌和瑞方都在庭院里等着这三人呢!下人们把茶水端了上来,锡良便开口说道:“荫昌,瑞方,你们是没看到今日的情形呀!”把和王海的谈话也说了一遍。然后笑着说道:“大哥的孩子还真是大有作为呀!把王公公拍的美滋滋的,都快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要不是说你从德意志那里回来,我还以为你为官多年了呢?哈哈!”巴泰也说道:“逸仙,你这都从哪里学来的,难道在蛮夷那里就学这个吗?”韩逸仙看大家眼神里都显得和戏谑,很严肃的说道:“阿玛,二叔,三叔,四叔,这是官场上的交际手腕,洋人们见面时都这样。难道,我们天天还板着脸办事吗!人都怕三句好话吗!这样做事不也是更方便了吗?”瑞方说道:“逸仙说得有道理,你看看咱们这几个带兵的,说句话都不会说,难怪别人不愿意搭理咱们了。以后咱们也的改改。”巴泰平了平心中的怒气也说道:“是呀,我是一个文官,可你看看咱们大清的文官都这样,只知道对上级溜须拍马,要不就不说话。说话也是一门学问,像逸仙今天能把握好分寸真不容易呀!”哈哈。大家一阵爽朗的大笑。

韩逸仙这时说道:“四叔,小侄如今也有了差事,明天麻烦你给去大营点一千名优等的汉军八旗士兵,皇上拨给我的,这是手谕。”瑞方接过手谕看了看说道:“放心,你四叔明天把最好的汉军八旗士兵拨给你,还有刚进的一千支日本洋枪。你大干一场吧!”哈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