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韬光养晦,挺进大洋 第十八章 挺进大洋,远洋舰队出访欧盟(二)

晓龙君 收藏 7 75
导读: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韬光养晦,挺进大洋 第十八章 挺进大洋,远洋舰队出访欧盟(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893/

远洋舰队驶过曾母暗沙后,告别了中国海域,继续前进。

这时,各舰直升机载着各舰舰长和政委纷纷降落在“龙城”号的后甲板,令同在甲板的李健和高鹏顿感问题的严重,同时收起了笑脸。

“出什么事情了吧?怎么舰长都来了?”

“不知道啊。”

会议室,范长城向各位舰长布置着通过马六甲海峡时的编队细节,之后又补充道:“我刚收到新加坡方面发来的一条警示电文:要防止海盗的突然袭击!”

有人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范长城严肃地说:“大家不要笑,东南亚的海盗十分猖獗,他们装备精良,特别是近程武器十分先进,不仅打击商船,甚至袭击军舰,F国就曾有一艘军舰被海盗袭击,损失惨重。”

场下笑得人反而更多了,就连范长城自已也笑了。真想看看,敢对特混舰队下手的海盗,长的究竟是个什么样。

其实,海盗并不可怕,关键的是责任心。为此,舰队准备了各种应急方案。舰艇进入夜间航行,要求熄灭照明灯,关好水密门,每舰要有持有轻武器(冲锋枪、对讲机、强光电筒及红外夜视仪)的防海盗小队寻岗。当遇到危险情况,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要给海盗船毁灭性还击。

高鹏和李健返回船舱,与雷明不期而遇,李健一脸困惑地问:“出什么事情了?这么紧张!”

雷明倍感奇怪,瞪大双眼反问:“出什么事情?”

“各舰舰长和政委来这干吗?”高鹏点破了。

雷明这才明白过来,明快的笑容取代了疑雾,一扣高鹏的肩:“这不要过马六甲了,范长城要求各舰保持队型,并且做好防范海盗的准备,就算开个动员会吧。”

“咳,我还以为什么呢!”高鹏倍感失望。

“咱们是不是太紧张了。要真是舰队碰上了海盗,那海盗们非哭了不可。”李健的话,令高鹏联想起来,越想越逗,一时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见他笑得东倒西歪,很滑稽的样子,雷明和李健也不禁相互对视,笑道:“置于嘛!”

马六甲海峡位于东南亚马来半岛与苏门答腊岛之间,连接南海与安达曼海,沟通太平洋与印度洋的重要水道。西北至东南走向,长约九百公里。它的特点是:北口宽,南口窄。峡底较平坦,水深由北向南、由东往西递减,一般为二十五至二十七米。航道的最窄处在东岸波德申港附近的一点八米浅滩处,宽约五点四公里。而主要深水航道是偏于海峡东侧,可航行吃水二十米的巨轮,这也是中国远洋舰队的路线。

由于舰队在香港逗留了半天,到达马六甲海峡时已是深夜时分。世界航海组织推荐的通行时间是白天,但远洋舰队为了出访能够准时到达,必须在午夜通过。那一夜,舰队排成一字长蛇,各舰官兵们严守岗位,精心操舰,一切都像平时训练一样周密稳妥。

忽然,舰队放慢脚步,原来,众多商船借着远洋舰队的“护航”,连夜随行。远洋舰队尽展一支威武之师、文明之师的大将风度,有意减速行驶,让更多的商船随舰队平安通过海峡。海面上,商船感激之情无用言表,纷纷开启硕大的聚光灯,向远洋舰队发射出一道道银色光柱,就像一只只机灵的大眼睛,在暗夜里在有节奏地一闪一灭,传达着同一个信息:向中国海军致敬!

黎明时分,一轮红日把万道金光洒向海面。中国远洋舰队特混编队已穿越险滩,通过窄小的马六甲海峡,进入宽广的印度洋。

进入印度洋后,趁着好天气。舰队三艘补给舰,开始给各舰补给。接收舰和补给舰都悬挂旗组:“VP”、“P”旗是在蓝色方形旗中间一个白色小矩形,其长宽各占上、下、左、右的三分之一。同时在另一桅边挂球形、菱形、球形3个形体信号,表示舰艇操纵受限。向过往的船只说明:“我船正在进行补给作业,请注意安全。”

卷扬机隆隆作响,长长的轮油软管被吊上了30多米高的巨大门型架,像一条巨龙盘蜷身躯,蓄势待发。随着撇缆枪一声脆响,钢索像一道红色闪电射向右舷与补给船齐头并进的168导弹驱逐舰,在两舰之间凌波架起一道索桥,盘缚在高空的输油管刹那间如巨龙伸展身躯,顺着钢索俯冲直下。“咣”地一声巨响,重达130多公斤的补给管头牢牢卡进168舰的受油口,燃油源源不断地注入钢铁战舰的巨腹。与此同时,操纵手向尾随补给船航行的护卫舰投放浮标引缆,几分钟后,一条长长的输油管在波涛中铺就,纵向补油成功。

这时,“龙城”号指挥室里的高频电话忽然响起:“我们是印度海军,欢迎你们进入印度洋,祝你们一路顺风!”

突如其来的祝福,让舰长杨兴华心里十分不平静,还记得,新世纪之初,他率167舰访问欧洲时,经过印度洋,印度海军曾针对167舰搞过反舰导弹演习,一时间,弄得没有制空权的167舰颇为紧张。

可是,现在他们却主动的、友好的向远洋舰队致以问候,气氛是那么的友好,那么的亲切,就像亲兄弟似的。是他们变大度了?友善了?还是我们强大了,他们畏惧了?!

杨兴华也清楚的知道,告别马六甲海峡不到2小时,印度海军便出现在视野之中,这是一种存在的显示,更是一种实力的表现。印度海军提出过“控制印度洋”的主体战略,整体实力居世界第七位,被西方称为第三世界最强大的海上力量。而且,印度海军在80年代便拥有了两艘航空母舰,在很多方面都比中国海军更有经验,不容小视。

作为一舰之长,杨兴华表现出应有的大度,向印度海军表达了中国海军的敬意。

“月亮之洋”并没有想像中的温柔,好天气换来的是漂泊大雨。凌晨2时许,远洋舰队的水兵们还在熟睡中,突然全舰队响起刺耳的战斗警报,疲惫不堪的水兵以为遭到不明袭击,迅即从床上爬起,有的来不及穿上衣服,便赶紧戴上救生衣和防毒面具,冒着大雨跑向自已的战位。45秒内,战机升空;2分钟内,舰队进入战斗状态。

步入歼十座舱,高鹏倍感困倦地揉揉惺忪的睡眼,真不想在这种状态下飞,但他知道,敌人可不管你有没有休息好,强打精神,果断而又极不情愿地竖起大姆指,弹射人员按下电钮,歼十截断雨箭,冲向夜空。

升空后,高鹏在预警机的指挥下,飞临冲突空域,然而舰载雷达告诉他,该空域什么也没有。不一会儿,舰队的战斗警报解除。原来这是远洋舰队的一次例行实战演习,以图适应作战需要。

“演习结束,天光中队返舰。”雷明命令。

“明白。”高鹏有气无力的回答,困顿的眼底泛起一点苦味,太折腾人了。

演习结束了,强打的精神也松了下来,高鹏在最后一个着舰时,切入点偏后,着舰钩错过了第三根阻拦索,也没能钩死第四根导至突然脱落,歼十滑过半个甲板后速度又猛地增大,而且更可怕的是失控后的歼十就像冲出赛道的F1赛车一样,向前甲板横滑过去。幸好,着舰指挥官手急眼快按下电钮,舰艏张开一张金属大网兜住了侧滑冲向海面的飞机。

急救人员迅速赶了过来,把受到撞击而昏迷的高鹏抬上直升机,送往医疗舰。

“受伤的飞行员是谁?”杨兴华在指挥室关注舰面的一切动态。

“天光中队中队长,高鹏。”

刘国庆转头看了一眼范长城,范长城明白他的意思:“演习出现问题是好事,要知道,只有天气选择战争的权力,而没有战争选择天气的权力!”接着又吩咐雷明,准备直升机,大家都去看看高鹏。

当大伙来到医疗舰时,高鹏已在唐男的治疗下苏醒过来,很无辜地望着大家,孩子般地笑笑,可怜兮兮地说:“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唐男看了一眼高鹏,眉头皱了一下:“他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因为脑部受到撞击,需要观察几天。”

从病房出来,范长城开起了玩笑:“真正的男人需要苦难来磨练,就像寒冷的冬天想得到一杯热牛奶。”

“对于高鹏而言,就像野狗需要骨头一样!”陈成也笑道。

“哈……”雷明摇头苦笑道:“你们的话,最好别让如月听到,要不然,又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此时,见他们走了,高鹏露出了本来面目,向唐男了竖起大姆指:“干得漂亮。”

唐男只感无奈,迎合地轻轻一笑:“你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这时,与徐腾缓解的白云飞也来到了医疗舰。但他不是来看望高鹏,而是来“看望”遥远的。可是,转了十几个房间,竟然没发现他的身影。正好碰上了从病房出来的唐男,忙问遥远的病房。

唐男看了他一眼,“遥远在香港就下舰了。”

原来,遥远被白云飞折腾的实在不轻,身体已不具备随舰队远洋的能力,在几名医师的劝说下,在途径香港时,遥远被抬下舰,送往医院治疗、修养。采访任务也只能交给同伴来完成。

没能继续折腾他,白云飞的脸上遗憾地笑了。

远洋舰队跨越温带、热带,气候变化无常,似乎一次远航把所有天气变化都经历了。舰队在巨浪滔天中颠簸起伏,还要不断进行损害管制、反潜、防空、空中攻击、突袭等多种科目的战斗演练,艰辛倍至。

5月初,中国远洋舰队来到了素有“红海门户”之称的曼德海峡。

曼德海峡位于阿拉伯半岛西南和非洲大陆之间,呈西北-东南走向,往南经亚丁湾通印度洋,向北经红海、出苏伊士运河达地中海和大西洋,是欧洲、地中海地区和亚洲间海上交通的重要通道。该海峡全长18公里,宽25~32公里,入口处有几个小岛,其中较大的丕林岛,面积约13平方公里,将曼德海峡一分为二。西水道宽28公里,水深328米,称为大峡,多暗礁险滩,不便通航,东水道宽仅3.2公里,水深30米,称为小峡,是主要航道,也是中国远洋舰队选择的航线。

高鹏和陈成巡航归来,并肩往船舱走,远远地看见,李健一个人蹲在舰桥前望着激光枪发愣。两人走上前,高鹏一搭李健肩膀:“怎么了?愁眉苦脸的。”

李健无可奈何地用下巴一指激光枪:“激光枪,坏了。”

“坏了?什么破玩艺呀!”高鹏欣欣然地脱口就嚷,又见李健脸上有些挂不住,顿时改口道:“哈哈……我开玩笑的。”

陈成埋怨地推了高鹏一把;“你除了外伤,是不是还有内伤,怎么没多查查,这快就出来了。不行,待会我跟医务长说说,一定要复查一下。”

“别别别,我可不想老去那种地方。到处是白色一点也不吉利,还有医院的怪味,呛死了!还有那个唐男,总是戴着一个大口罩,问他为什么总带口罩,他说:这和强盗戴面具的道理一样,万一出了差错,谁也不知道是哪个人干的。可怕啊!”高鹏服软了。

陈成转过脸,关切地问:“怎么坏了?不是用得好好的嘛。”

李健叹了口气:“发射时间太长,不知哪出的问题,也许是过热。两艘驱逐舰上的激光枪也不能用了,没有核动力,补充电能的时间要很长,要再次使用,还要过一段。”

“怎么会这样?”高鹏大为不解。

李健又哀叹一声,甚是为难:“这就是现状啊,咱们的科研实力毕竟和M国、J国、俄国还有一大段差距啊。不是灭自已威风,你看前一段演习发现的‘纳米间谍苍蝇’,利害啊!”

“太不争气了!还说赶超M、俄呐,我去!”高鹏埋怨得好没心肝。

李健坦然地说:“话又说出来了,咱们不是很完善,M国、J国也是一样,尤其是新武器,该坏的还是要坏的。虽然,还有一定差距,但这种距离已经在逐渐缩小。就那EP3来说吧,他们的硬件核心部件,像主板、板卡,以及软件部份,功能上来讲,咱们的技术都能达到,就是没有他们那么简化,他们一块板卡可以完成的功能,咱们可能要两块、三块。”

陈成也鼓劲地说:“技术的差距,在战争的胜负关系中是有一定比例。但还要看,战略、战法是否运用得当,战争动员是否充分,是否有战争的决心,作战人员素质是否过硬,总的来说,胜否的关键还是人!”

高鹏傻笑笑:“这话我爱听。”

“你看那就是纪念碑……”舰桥上杨兴华和雷明的交谈,吸引了三人的注意。

“杨舰长看什么呐?”高鹏仰头问。

杨兴华笑而不答,雷明神秘兮兮地说:“你上来看就知道了。”

“走。”高鹏拉起李健,同陈成一道来到舰桥上。

高鹏接过望远镜,顺着杨兴华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河的东岸即西奈半岛,一座“带有刺刀的步枪指向空中”的塑像,高高耸立。

杨兴华给大家介绍:“这是埃及政府为纪念中东战争中死难的将士而修建的。世纪之初,167舰出访时,经过此地,该纪念碑刚刚修建的,当时便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影响。现在修好了,看上去比那时更加有气魄。”

的确,大家从纪念碑中看到了埃及军人那不屈的品质和强烈的国防意识!

然而,令高鹏惋惜的是,他从望远镜中看到了雕像,也看到了悲哀!“带刺刀的步枪”说明了什么,代表着什么?说明了不屈精神?代表保卫家园的武器?还是,重视陆军,轻视海军和空军的观念?用无数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苏伊士运河,是值得纪念,那不屈的精神也值得提倡,但观念的落后,却让无数无辜人的复出了鲜血和生命的代价,这是惨重的!是悲哀的!

他知道,这里是红海,这里并不缺现代战争的典型案例。1967年“六日战争”埃及输就输在空军!以色列胜就胜在空军!1991年海湾战争,空中作战进行了42天6小时,海上作战持续了战争的全过程,而真正的地面战争只有不到100个小时。

“但愿这些血的教训,能让他们明白,现代战争是空战制胜、海战制胜;但愿我们的歼十能够帮助他们……”高鹏心中默念着。

这时,有参谋前来报告:“发现埃及5艘导弹快艇。”

果然,众人视野中,5艘导弹快艇如飞而来,在湛蓝的海面上留下5条雪链。

在庞大的舰队面前,快艇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卑微,那么的微不足道,就像一滴水珠面对着茫茫大海。可是他们并不气短,不卑不亢,自信十足,就像今天的主角是他们,而不是远洋舰队。这也难怪,他们是一支创造过“海上导弹战”,在世界海战史上写下过辉煌一页的快艇部队。

众人不会忘记,1967年埃及“黄蜂”级导弹艇用苏制“冥河”反舰导弹在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一举击沉以色列的“埃拉特”号驱逐舰,并使舰舰导弹一战成名,自已也创造了“小艇打大舰”的海战奇迹,同时终止了巨舰大炮主宰海洋的历史。

这时,范长城也来到他们当中。望着眼前的导弹快艇,回想起发生在1973年的第四次中东战争。那时,埃及、叙利亚海军先后发射52枚“冥河”导弹,但因受电子干扰,无一发命中,而以色列的“萨尔”级导弹艇却大显神威,五天内击沉埃及、叙利亚海军19艘军舰。范长城知道,这是血的教训,它在时刻提醒着中国海军,只有具有居安思危和强烈的忧患精神,只有掌握先进武器、先进战法、先进思想,才能制敌而胜!中国海军必须向前看!

杨兴华目光锁在快艇上,声音沉缓地说:“司令员,还记得吗?79年,文革结束后,我们的快艇曾经拦截过苏联的航空母舰‘明思克’号。当时,因发动机有问题,扑了两次空,第三次,我们终于发现目标了,但仔细一看原来是M舰。当时,M舰还向我们打出信号:我们是M舰,不是‘明思克’!”

范长城轻松一笑:“记得,碰上‘明思克’的时候,我艇艇员因为紧张,发错了信号,弄得‘明思克’一头雾水,差点相撞,最后双方都停了车。”

高鹏像听故事似的,听得很入神,急切地问:“那后来呢?”

“后来,苏联解体,‘明思克’被卖到了韩国,结果遇到了‘亚洲金融危机’,韩国玩不起这个大玩具,卖给了中国,改建成‘军事主题公园’。回想起来,历史真是一种讽刺!”

雷明也来了劲,插话道:“当时,M舰打出的信号,现在在网上被军迷传得神乎其神,说什么:文革结束了,让我们别瞎闹了。”

“中国军迷最为专业,也挺可爱,就是有时喜欢瞎掰!嘿……”范长城和杨兴华对视而笑。

高鹏一脸痴迷相,傻傻地问:“那‘明思克’还能起死回生吗?”认真的样子,好可爱。

“嘿嘿……”范长城神秘一笑,用下巴一指李健:“你眼前就站着我军的科研骨干,你还问我,我哪知道。”

高鹏转向李健,李健连忙别过脸:“别看我,我还背着处分呢!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还是回家问如月吧!”

“哈……”大家都笑了。

高鹏无趣地憋了个满脸红。

海面上,五艘快艇悬挂满旗,排出友好的队型,与中国远洋舰队齐头并进,5艘快艇上的5名信号兵整齐如一的向中国远洋舰队打出旗语:我们是埃及海军,欢迎你们进入红海,预祝你们出访成功,旅途愉快!

手旗旗语,是海上在白天距离较近、视距良好情况下的常用通信方式,信号兵两手各持一面方形信号旗,站在舷边较高较突出的部位,通过旗子相对于身体的不同位置,表达着不同的字母和符号,几个拼音字母组成一个字,若干个字组成一个意思。(例如,左手垂直举起,右手平行伸出表示“P”;右手垂直举起、左手平行伸出表示“J”;两手平行伸出表示“R”。两手垂直举起表示隔音。)

旗语体现出的美,吸引了高鹏,他看到旗语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但又不知道那是什么,脸上不禁流露出很向往的样子:“好帅啊!”

陈成笑着说:“据说:当年英国作家阿瑟·柯南道尔就是坐船去法国时,看到了信号兵的旗语,从而得到灵感,创作出《福尔摩斯探案集》中经典的一篇《会跳舞的小人》!”

“对呀!他写小说,那我就搞个空战机动!”高鹏得到了启发。

“好啊!我帮你!咱俩一块搞。”

“我们就是要所创新,空战机动应该有中国人的名字!”大家纷纷鼓励。

是啊!高鹏回忆自已所掌握的空战机动,它的命名来自世界各地,有德国人的、有俄国人的、有英国人的、有J国人的、有M国人的,就是没有中国人的。他心中那股“你越否定我,我就越要争口气,然后用事实反击你”的劲,迸发了出来,暗下决心,空战机动一定要留下中国人的名字!目光仔细留意着旗语中的每一个细节,灵感在大脑中激发。

这时,“龙城”号航空母舰上,我们的信号兵也挥动双旗:中国海军向尼罗河问好!

双方表达着友好的、真诚的祝愿。

几天之后,中国远洋舰队来到了有“东方伟大的航道”之称的苏伊士运河。苏伊士运河同多佛尔海峡、直布罗陀海峡、马六甲海峡和好望角被喻为“锁住世界的五把钥匙”。

就在这时,预警机突然发现两架不明飞机正以超低空向舰队靠近。“超低空”这三个字,在海战中是危险的含义。远洋舰队拉响警报,如临大敌,歼十战机全副武装升至甲板,高鹏和陈成步入座舱,紧急升空,会一会这个不友好的使者。

可升空后没过多久,预警机便传来报告:对方已表明身份,他们是以色列空军。

原来,以色列军方在得知中国远洋舰队通过苏伊士运河后,便用这种“超低空突袭”的独特方式同中国海军打招呼,并企图试探一下中国海军、中国海军航空兵的实力。

众所周知,以色列空军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至今实战经验最多、战斗力最强、战绩最辉煌、装备最精良、最为神秘,随时保持备战状态的空中武装力量。以色列空军造就了很多王牌飞行员,创造的诸多经典战例,更是至今无人能够超越。不管在世界任何地方,只要提起“以色列空军”这几个字,便会让人肃然起敬!

然而,这支王牌空军,今天却在中国海军面前“栽了跟头”。两架保持无线电静默、超低空突袭的“狮”战机,在还未进入远洋舰队的危险区域,便被我预警机发现,随即放弃行动,表明身份,说明来意,并将飞机拉高,缓速飞行。

碧空上,两架歼十与两架“狮”保持一定距离,并排飞行,气氛还算融洽。

“狮”是以色列自型研制的新型多用途战斗机,它与歼十都采用的是单发腹部进气下单翼近耦鸭式布局,气动力面使用先进复合材料。虽然曾因财政困难和M国的压力,一度停止的研制,但最终度过了难关,装备部队。

“狮”的几何线条与歼十极为相似,不论从任何一个角度观看,都活像一个对双胞胎。不仔细看,简直会误认为是四架歼十的编队飞行。

这时,以色列飞行员轻晃操纵杆,机翼向侧外翻了翻,机腹下空荡荡,一无所有,像是让中国飞行员看看:我没带武器,我是善意的!高鹏心领神会,同样他也晃动机翼,导弹在阳光下折射出逼人的寒光,让以色列飞行员也看看:歼十全副武装,是有备而来!

双方用飞行语言,进行着飞行员之间特殊的交流。

打量着身旁这支赋有传奇色彩的空军力量,高鹏眼中充满无限敬意,他知道:他们曾穿越三个阿拉伯国家,飞临巴格达上空,以外科手术刀式的打击,终结了萨达姆的核武梦;他们曾笑傲亚贝卡山谷,将叙利亚防空导弹阵地移为平地;他们曾长途奔袭四千公里,途径五个仇视以色列的国家,成功解救被困在乌干达的人质;他们曾在空战史上创造了6:335的神话;他们曾在战争史上创造了六日内结束战斗;尽管以色列政府曾对巴勒斯坦人民及阿拉伯人民犯下累累血债,但以色列空军飞行员的超高素质,却是永远值得尊敬的!

俗话说,下棋找高手,弄斧到班门。说实话,高鹏真想有机会能够与以色列的飞行员切磋一下飞行技艺,请教两招。只是,此刻他不能让对方占任何便宜。高鹏双目监控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右手紧握着操纵杆,稳稳的操控战机。

两架以色列战机又“护送”了一段,之后,双方飞行员互致敬礼,“狮”战机仰起机翼,转向下方,就像只轻盈的风筝向远方飘去。

然而,当高鹏返回“龙城”号后,却又与白云飞发生了争执。两人好像是水与火,不能有一点融合!高鹏支持巴勒斯坦,一口一个“小巴”;白云飞却力挺以色列,明显看不起巴勒斯坦人。

“以色列可以建国,凭什么不让小巴建国?”

“巴勒斯坦不能建国正是因为他的愚昧!以色列至少他是一个团结的、坚强的、爱憎分明的民族。不像阿拉伯一盘散沙!”

“不管他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他要求生存的权利,难道有错么?”

“对呀,如果你的国家经常遭受另一个国家的骚扰,爆炸事件时有发生,如果你是这个政府的导领人,你会怎么做?”

“小巴对以色列,是为了民族解放而流血牺牲,是不屈的斗争!以色列对小巴,是屠杀!是侵略!”

“可笑,个人拿起武器、威胁他人安全时,他就不再是平民,而是恐怖主义!”

“别忘了,以色列有专干暗杀的特种部队,他更为恐怖!”

“你也别忘了,以色列近50年没与宝岛建交;巴勒斯坦却一直在质问我们为什么不让新疆(东土耳其斯坦)独立!”

两人争得面红耳赤,就像是沙龙和阿拉法特在顶牛!

争论声中,中国远洋舰队将迎来他们的第一站--亚平宁半岛。

清晨五时许,在距意大利塔兰托港还有90海里处,我预警机发现,距舰队80海里处有两三艘大型军舰正向舰队驶来。

经对方表明身份,才知这三艘军舰是意大利海军派来迎接导航的。对于,中国舰队的到访,意大利军方及政界都非常重视,早早地便派出了三艘军舰前来迎接导航。

进入领海线时,根据双方协定,中国海军远洋舰队悬挂被访国国旗,意大利的三色旗挂在我主桅杆的右舷,五星红旗挂在主桅杆的左舷。中国海军远洋舰队在三艘意舰的引导下,徐徐驶进塔兰托军港。入港时,全体官兵在舷边站坡,旗手升白、红各占一半的“H”方形旗到顶,表示:开始靠码头。这时,意大利海军悬挂出欢迎旗,中国舰艇编队随即挂出感谢旗组,以示感谢。

168舰和意舰同时鸣放礼炮21响,相互致敬,港岸上军乐高奏,意大利海军司令率众多高级军官等在码头迎接,气氛十分友好。靠港后,“龙城”号航空母舰的“H”旗降下,悬挂满旗,向意方表示尊敬。双方在每一个细节都表现出极高的素质,以及对对方的尊敬和友好。

战舰靠港,舰队第一次在境外发放军饷。高额的远洋补助令每一位水兵都可以为远方的亲人购买异国的礼物。一转眼,来自中国的水手们便把商店挤得水泄不通,镇上的街道都变得狭窄了。

李健给孙盈盈买了瓶名牌香水,不过刚买完就后悔了,因为舰队下一站便是法国,那里才是香水的故乡;高鹏在时装节上给母亲和如月各买了一条新潮围巾,结果拿回来一看,竟是:中国制造;白云飞买了一个纯金项坠,把Adrianne的照片放在里面,挂在“飞豹”的座舱;陈成则哪也没去,把钱存进了“龙城”号内部银行后,坐在床上叹了一句:“哎,又没钱了!”

运洋舰队的到访,吸引了意大利各地市民,他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参观中国军舰,不到3个小时,“龙城”号航空母舰就接待了八千名游客。意大利国家足球队的众多球星也来到“龙城”号航空母舰上参观。这使舰上喜爱足球的官兵们眼前一亮,有些年轻的水兵不禁上去索要签名。然而,意大利的球星们却把水兵们当成了偶像,结果双方是互换签名并合影留念。

舰桥上,徐腾指着众多球星,兴奋地快跳了起来:“哪就是皮耶罗!皮耶罗!”

白云飞傲慢的双眼扫了一眼皮耶罗,不屑道:“皮鸭子!”

徐腾又叫道:“那是托帝,托帝!”

白云飞惊道:“什么拖地?有擦玻璃的吗?!”

徐腾大叫道:“巴乔,唉,巴乔也来了,罗伯特·巴乔!”

白云飞大惊:“什么,八条?罗伯特·八条?我还他妈的罗伯特·五万呢!”

意大利的新闻记者在访问中国水兵的同时,也不忘采访一下各位球星。记者问多尼:“明年(2006年)世界杯,意大利队有什么打算?”

多尼皮笑肉不笑地说:“灭掉韩国队!”

在此同时,北大西洋,天地之间海空一色,海水碧蓝如洗,两支庞大的舰队浩浩荡荡的先后驶过这里。一支是英国皇家海军,另一支是M国海军第七舰队。第七舰队本是M国海军布防在亚洲的舰队,这次是同大西洋舰队举行例行军演,方越洋来此。演习后,他们准备在英国补给,然后返回亚洲。

英国皇家海军“无敌”号航空母舰指挥室,助手向亨利舰长报告:“我们再有三天的时间,就到家了。”

“很好。”亨利舰长笔直的站立,雄心壮志的目光坚定注着眼前这片大洋。同样的对话也出现在“小鹰”号航空母舰内,托马斯同样是那犀利的眼神。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在大洋的深处,一双大眼睛正在悄悄监视着他们,中国海军093核潜艇正悬浮于此!

“指挥室,我是声纳室,目标远去,他们没有发现我们。”隆隆声在声纳长张矜的听音器中渐渐淡去。

张力钧冷冽的双眸散着警惕的光:“全艇注意,我是艇长,警报解除。”

“咱们出航快2个月了,再过几天,也该返航了。”王副艇长走过来。

张力钧点点头,抬起手腕,看看表上的日期:“远洋舰队是不是也应该到。”

“远洋舰队这回可风光啦,咱们什么时候也能上岸转转?”操艇员吴士波借机发了句牢骚。

两位艇长会心一笑,张力钧诚恳地说:“拿破仑曾说过:只有听到子弹飕飕从耳边飞过,才知道自己是士兵。对于我们海军而言,那就该是,只有在浪花里穿梭,才知道自己是水兵!”

王副艇长也说:“就连狂妄自大的希特勒也不得不承认:自已在海上是懦夫!”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们战略核潜艇好像永远也不会有用武之地。”吴士波说。

“我们是共同毁灭的保证,是制止战争的基础!人类的战争没有一次被预测到,我们不能够预见未来,甚至不知道下星期,下个月,明年或未来10年的事,我们今天的存在,就是保证未来的和平。好战必亡,忘战必危。要消灭战争,必须赢得战争;要化戈为犁,必须拥有利剑。”王副艇长凛然地说。

吴士波点了点头:“明白了。”

张力钧却有不同意见:“即使发生了战争,我也不希望战略核潜艇有用武之地(发射核导弹)。”话语透着认真。

本是一句发人深醒的话,却被王副艇长听走了音,短暂的融洽又不见了。贴近身,眼神犹如一把利剑,像要刺穿张力钧,压低了声音:“我要提醒你,你是战略核潜艇艇长,你不能有这样的软弱!军委是不会允许软弱的人担任舰长的!”掩藏的话语像是在说:你根不配做艇长,我才应是艇长!

张力钧的余光告诉他,周围的艇员都在注着他们,不适合继续争辩。没作声,双眼直视王副艇长。

四目相对,凌厉的光交汇。

同一时刻,一架空中客车降落在法国巴黎国际机场,瑞克·卡特手牵着爱妻Adrianne从悬梯走下。Adrianne对这个浪漫国度向往已久,千没想到、万没想到,第一次来法国,竟是蜜月旅行。心花怒放,就像小时候过新年时穿新衣服,快飘起来了。

当天晚上,茫茫夜色笼罩着英国西海岸,一批偷渡客在悄悄登陆。一名阿拉伯男子在手下们的簇拥下,踏上了英国本土。他就是那个名叫“不是省油的灯”的恐怖大亨,他没在阿富汗被M国人炸死,久经辗转,这次他来到了英国,准备进行一场更大的复仇行动。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两鬓已经苍白,整个人得有些苍老,但那标致性的大胡子,却依久飘洒胸前,一副壮志未筹的样子。在他的周围除了众多壮汉外,也多了一名年轻貌美的金发女子。

然而,此刻在泰晤士河畔的007总部(军情六处)却是异常安静。众多高级指挥官及高级特工正在对面的“绿薄荷犀牛俱乐部”(M国连锁脱衣舞夜总会),为舞娘叫好。

殊不知英格兰已被恐怖气氛所笼罩。

欧洲这个曾经的“世界中心”,第七舰队来了、093核潜艇来了、“无敌”号航空母舰来了、瑞克·卡特和Adrianne来了、“不是省油的灯”也来了,看上去他们互不相干,各有各的目的,但他们的命运却和中国海军远洋舰队联系的是那样紧密,就像是上帝给人类出的一道算数题:X+Y+Z=?

在这道上帝所出的算数题面前,爱因斯坦茫然了、牛顿费解了、高斯发傻了、哥德巴赫哭泣了、阿基米德抓狂了、欧拉崩溃了、霍金半身不遂了……试问,到底谁能摘取这“皇冠上的明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