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下) 日本人的东南亚战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此时在太平洋盟军节节溃败的惊人消息不绝于耳。日军席卷马来亚和菲律宾;他们的伞兵第一次在荷属东印度降落;他们夺取了关岛、威克岛和香港,并向马尼拉进军,把麦克阿瑟和最后一支美菲军队绝望地围困在巴丹半岛南端和科雷吉多尔岛上。

这时,美国的威望正在迅速下降,在远东尤其如此。日本的宣传员得意洋洋地高喊:“美国的海军到哪里去了?”

看到一向傲慢而富有的美国人竟然对于遍布西太平洋的盟友无法给以援助,甚至对自己被围的孤军也都束手无策,他们更是抓住机会尽情而痛快地大加挖苦。

为了尽快扭转败局,罗斯福在1941年1月3日的《国情咨文》中说:“我们进行这场战争不能抱着防御的态度。当我们把军事力量和资源充分动员起来的时候,我们就要向敌人进攻—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我们力所能及,我们就要打击他们,再打击他们。我们必须在远离我们海岸的地方把敌人挡住,因为我们的意图是把战争带给敌人,带到敌人的本土上去。”

为此,罗斯福总统号召青壮年踊跃参军,工人、农民要加紧生产,为早日赢得胜利多生产物资,多生产军火。

在总统的建议下,珍珠港事件后不久,国会迅速通过了一项新的征兵法,把要求登记的范围扩大到所有从18岁到65岁的男子。从20岁到44岁的男子有义务服兵役,超过最高年限的男子则有义务从事力所能及的劳务。此外,新的兵役法还规定,所有正在武装部队服役的男子均须在整个战争期间服役,另外还要延长6个月。

罗斯福在《国情咨文》中指出:“柏林和东京的军国主义者发动了这场战争。但是,被激怒而团结起来的全人类将结束这场战争。”

“我们的目标是明确的:粉碎柏林和东京的军国主义者强加在被奴役人民头上的军国主义—解放被征服的国家—在全世界各地树立和保障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免于匾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我们不达到这些目标绝不罢休。”

总统在《国情咨文》中,要求政府有关部局马上采取有效步骤,力求做到:

第一,努力提高生产飞机的速度,以便在1941年生产3万架,这比政府一年前订的目标多生产1万架。其中包括供作战用的4.5万架轰炸机、俯冲轰炸机和驱逐机。而且要继续保持增产速度,以便在1942年保证生产8.5万架飞机,其中包括6万架作战飞机。

第二,提高生产坦克的速度,保证在今年——1941年内生产3万辆,并且继续提高,以便在1942年生产6万辆坦克。

第三,努力提高生产防空火炮的速度,1941年内生产1.5万门,并且继续提高,以便保证在1943年生产3万门防空火炮。

第四,努力提高运输船只的生产速度,要求在1941年内建造总数为500万吨的船只,而1942年完成的是800万吨。最后还要继续提高,以便在1943年建造1000万吨船舶。

当罗斯福向国会宣读这一振奋人心的计划时,他说:“这些数字以及生产许许多多其他武器的类似数字,是向日本和纳粹稍微提示一下:他们袭击珍珠港到底得到了什么!”国会报之以经久不息的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罗斯福强调指出:“我们今天进行的斗争是为了安全,为了进步,为了和平,不仅是为了我们自己,也是为了全人类,不仅是为了一代人,而是为了世世代代的人。我们进行斗争是为了清除世界上的积弊和痫疾。”

总统说:“我们的敌人的指导思想是野蛮的纳粹主义和对人类的极端蔑视。我们则是出于一种信仰,它可以追溯到《创世纪》的第一章:‘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

“这就是眼前日夜都在深入影响我们生活的一场斗争。”罗斯福说,“这场斗争不可能以任何妥协而结束。善恶之间从来没有过,也永远不可能有成功的妥协。只有彻底胜利才是为宽容、清理、自由和信仰而战斗的人所应得的报酬。”

周天雷在听到罗斯福这个演讲后,苦笑了一阵。看来自己已经被划在了纳粹一边。他心里想道:那好,那就让我们用事实来说话吧。看谁笑到最后。

不过周天雷想到的是美英等国还是没有签订那个所谓的《大西洋宪章》,这个宪章是以后建立联合国的基础文件。虽然他们现在面临的形势和真实历史上的形势相差不大/这说明现在的历史走向有可能和自己知道的历史走向出现了一些自己也不知道会产生多大影响的变化。

这个时候一个海军参谋走了进来,给他送上了一份从德国驻日本大使馆发回德国,然后由德国最高统帅部转发来的关于日本在东南亚行动的情报通报和有关‘阿卡迪亚’的情报。

周天雷首先拿起了有关‘阿卡迪亚’的情报,这是一个名叫‘萨顿’的被革职的美国海军少校,在法拉格特广场的陆海军俱乐部里,从朋友口中套取了这个情报,把它转给日本间谍头子智海中住。萨顿对智海中住说,美国原先的全力以赴对日作战的意图已有极大改变,盟军将在尽量挡住日本推进的同时,集中力量击败德国的希特勒。他甚至知道了击败日本的最后计划的详细情况:用潜艇群和大型轰炸机协同攻击,轰炸机从中国起飞轰炸九州,用潜艇把通向日本本土的水路全部切断。

这一情报通过两个途径送回了日本:一个途径当然是日本人的,另一个途径是当地的一个德国特工,此人与智海中住有比较多的联系。当智海中住知道了关于‘阿卡迪亚’的情报后,将情报转给了他一份。于是他在得到情报的当天晚上开始将情报用隐形墨水书写,墨水价值2000美元,写好后用普通的航空信写给在中立的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另一个德国特工,由于情报十分重要,因此没有用平时的情报发送渠道,而是将情报发到了德国驻日本大使馆,再由他们转发回德国。

周天雷在阅读完了关于有关‘阿卡迪亚’的情报又拿起了关于日本在东南亚行动的情报通报。情报通报的大致内容如下:

由于日本同样得到了有关‘阿卡迪亚’的情报,日本东条英机政府对这一情报十分重视,更加坚定了他横扫东南亚的决心。按照东条的要求,日本南方军的作战计划,主要是摧毁美、英、荷在东南亚的基地,强占菲律宾、关岛、香港、英属马来亚、缅甸、爪哇、苏门答腊、婆罗洲、俾斯麦群岛、荷属帝汉等重要地区。为了实现这一计划,南方军主力包括11个师团和两个飞行集团。海军出动了第二舰队、第三舰队、南遣舰队和第十一航空舰队。陆海军航字队的第一线飞机共700架左右。总其约40万人。

为了实现这一野心勃勃的计划,日本侵略者在偷袭珍珠港的当天就对南亚展开了进攻。关岛于12月24日上午10时被日军占领,美军330人全部投降。

同一天,日军还占领了吉尔伯特群岛中的马金岛和托拉华岛。威克岛上的美军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击沉日舰2艘。日军久拿不下,于是抽调了进攻珍珠港后返航的一部分日本舰只前去增援,到1月6日,美军被迫投降。

守卫香港的英国军队由于大批兵力被抽调到了埃及。因此他们修建了很多的永久半永久工事并吹嘘说:他们至少能守3个月,但到1月3日就投降了。

在东南亚,东条猎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泰国。它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西北与缅甸接壤,南临马来亚,是日本侵略者早已觊觎的前进基地。

日军进入这个国家后,东条就把同盟条约强加在它的头上。1月6日条约正式签字,这样日本日本东条英机政府就把泰国绑到了它的战车上。

马来亚战役是日军侵占南洋各地的最重要的战役之一。担任陆上作战的是山下奉文指挥的第二十五军,由4个师团组成;海军专门建立了马来亚作战舰队。英国为了保卫它在东方的这一重要的战略据点,先后调集它在远东地区能调集的陆军部队,共3万余人。

虽然美国的亚洲舰队只有13艘平甲板驱逐舰,但日本人也没有放过他们。在珍珠港事件发生第二天后,亚洲舰队的甲米地基地被日本轰炸机所破坏,亚洲舰队总司令托马斯。哈特上将无法去保卫这一浩瀚的海域。这时,哈特接到命令:率领驱逐舰开赴东印度群岛,在那里与澳大利亚、英国和荷兰的战舰联合起来。

这样,哈特能够再次有希望去保卫‘马来亚屏障’。当时‘皮尔斯伯里’号和‘皮尔里’号发生碰撞事故之后正在进行修理,这两舰于12月27日最后离开马尼拉湾。

‘皮尔斯伯里’号安全到达泗水,但是当‘皮尔里’号航行通过摩鹿加航道时,被澳大利亚空军误炸。盟国海军部队现在已联合起来,在美、英、荷、澳四国联合司令部指挥下进行作战。但现在为时已晚,不能阻止日本在这一地区的扩张。由于英国此前将原远东舰队的主要舰艇多数调走,因此剩下的远东舰队只得和美国、荷兰、澳大利亚组成了四国联合指挥舰队指挥部。由于美国太平洋舰队在珍珠港的兵力基本被日本联合舰队消灭。而在红海的部分美国太平洋舰队也遭到了怀疑是日本远程偷袭的潜艇进攻而被重创。所以四国联合指挥舰队指挥部集结起来的有作战能力的只有6艘巡洋舰和22艘驱逐舰。

英国政府想以此显示威力,试图阻止日本南进。然而,日本侵略者包藏祸心,蓄谋已久,锋芒逼人。

1941年1月2日,哈特上将命令巡洋舰‘博伊斯’号和‘马布尔黑德’号以及驱逐舰第59分队的6艘驱逐舰,去攻击正向婆罗洲东部的巴厘巴板航行的一支日本运输船队。

结果巡洋舰‘博伊斯’号触礁损伤,由一艘驱逐舰护航返回基地。后来‘马布尔黑德’号的主机发生了故障,在另一艘驱逐舰的护航下,也返回了基地。留下来的仅仅是老式的‘约翰。福特’号、‘鹦鹉’号、‘保罗。琼斯’号和‘波普’号等4艘驱逐舰,去对付由轻巡洋舰‘那珂’号和12艘驱逐舰护航的日本两栖运输船队。但是盟国海军的勇敢决定了他们交上了好运,由塔博托中校指挥的一支弱小的舰队到达了巴厘巴板而未被日军发觉。

由于在陆地上的荷兰陆军破坏焚烧了那里的炼油厂,巨大的烟云笼罩着锚地。在港内抛锚的日本运输船的侧影挡着陆上的火光,这正为驱逐舰提供了一个理想的攻击条件。

驱逐舰在港口外面全速航行,并使用雷达进行瞄准。‘鹦鹉’号首先发射了3枚鱼雷,但均未击中,然后进行了再一次齐射,也未击中。在不足914米(1000码)的距离内,‘约翰。福特’号和‘保罗。琼斯’号发射了2枚以上的鱼雷,也都没有击中。真正出故障的原因可能是美国海军鱼雷所装的雷管在设计上有毛病,可以想象到驱逐舰第59分队的舰员们,他们是冒着多大的生命危险。

日本人在盟军的驱逐舰发动了两轮攻击后才发觉受到了攻击,这时锚地立即慌乱地响起警铃并开起炮来。对美国人来说值得庆幸的是,日本驱逐舰似乎只是接到搜索天空的命令,因为在日本军舰上探照灯是朝天照射的。盟军的驱逐舰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未被日军觉察。在第二次攻击期间,‘鹦鹉’号发射的3枚鱼雷运行正常,一艘日本运输船被击中爆炸。

当他们向南航行时,又击沉了另外一艘运输船和一艘巡逻舰,总计吨位达23000吨。驱逐舰纵队使日本舰只受到了破坏。他们把鱼雷发射完了,在离开之前,使用102毫米(4英寸)炮击沉了另外一艘运输船。他们对敌人造成的混乱和破坏,远远超过了他们的相对实力。因为所有的4艘驱逐舰都是四烟囱式的,建造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已公认不适合于前线服役。

不过这是四国联合舰队所取得的唯一一次成功。日军坚定不移继续向东印度群岛挺进,西面包围新加坡,东侧远到拉包尔。

盟国认为:如果侧翼在敌人手中,那么中心地带也是站不住脚的。爪哇北边的泗水受到日军威胁,南边的芝拉扎则是另一个合适的基地。盟国必须发动另一次作战,才能稳定局势。荷兰海军少将凯里。杜曼接替了托马斯。哈特上将的职务,被授权指挥盟国的联合舰队,而托马斯。哈特则被任命为美、英、荷、澳四国联合司令部司令长官。下属的舰队包括美国巡洋舰‘休斯顿’号、‘马布尔黑德’号,荷兰巡洋舰‘德。鲁伊特尔’号(旗舰)和‘特罗姆普’号,美国驱逐舰‘巴克’号、‘布尔默’号 ‘约翰。爱德华兹’号和‘斯图尔特’号,另外还有荷兰驱逐舰‘班克特’号、‘皮特。海因’号和‘文。格恩特’号等 。而一些老旧的军舰被派向了澳大利亚。杜曼少将为避免空中袭击的危险性,只打算晚上在望加锡海峡对日本海军发起攻击,但特遣舰队必须在黄昏时刻到达指定地点,因而一定要在白天越过爪哇海。

盟国的联合舰队被日本飞机发现将是不可避免的。1月4日晨,日军轰炸机编队发起空中袭击,巡洋舰则是它们的主要攻击目标。当‘休斯顿”号和‘马布尔黑德’号被击中损坏时,杜曼将军命令舰队返回芝拉扎,向泗水增援了英国巡洋舰‘埃克塞特’号、澳大利亚‘霍巴特’号、荷兰的‘爪哇’号和3艘以上的荷兰和美国驱逐舰,杜曼接到命令,要发起另一次攻击,以保卫苏门答腊首府港口。

1月5日,空袭已经持续了6个小时,杜曼不得不再次命令他的舰只撤回基地。在地中海战役中,英国人已经深有体会,海军作战不可能没有空中掩护。同一天,盟国部队宣布放弃新加坡,这标志着这一海域的战事暂告结束。

哈特上将被召回美国,他的继承人是荷兰的康拉德。海弗里奇中将。四国舰队的消耗主要是驱逐舰的损失。荷兰‘文。格恩特’号和‘科顿艾尔’号搁浅,而美国‘皮尔里’号在澳大利亚北部达尔文港附近被日军飞机炸沉,‘埃德索尔’号被它自己的深水炸弹提前爆炸而损伤。“‘惠普尔’号与荷兰巡洋舰‘德。鲁伊特尔’号碰撞受伤。

1月7日在巴登海峡发起了第三次袭击,目的是阻止日本人继续向前推进,最后产生了一些效果,使一些日本驱逐舰遭到损伤。但其代价是荷兰驱逐舰‘皮特。海因’号受到破坏,美国驱逐舰‘斯图尔特’号和荷兰巡洋舰‘特罗姆普’号失去了战斗力。美国驱逐舰除了作战损伤以外,也正开始遭到日常损耗和磨损的威胁,在距离主要基地如此遥远的海区作战,供应舰‘黑鹰’号上的备件供应完了。即使在理想的条件下,一个驱逐舰中队也需要不断地精心保养,况且这些驱逐舰已经在海上使用了四分之一世纪。

自新加坡撤退以来,到1月10日美、英、荷、澳四国联合舰队的巡洋舰已减少到5艘,驱逐舰仅剩下9艘,其中包括3艘英国驱逐舰。

1月12日,疲倦不堪的杜曼舰队偶然遇上日军的重型舰只,最后一轮交战开始了。日本这支舰队是近藤中将指挥的南洋攻击编队的一部分,有重型巡洋舰‘羽黑’号和‘那智’号以及14艘驱逐舰。

驱逐舰分为两个组,每组7艘(第2和第4水雷战队,分别由轻巡洋舰‘神通’号、‘那珂’号率领),由日本两个杰出的驱逐舰舰长田中少将和西村少将率领。表面看来它们的实力没有超过四国攻击编队,但日本有无可估价的空中优势来掩护,而且它们的现代化驱逐舰具有致人死命的‘长矛’式610毫米(24英寸)鱼雷。

正当16时过后,日本舰队发现正在向北航行的盟国编队,他们有3艘英国驱逐舰并列成一横线,作为巡洋舰航线的屏障,荷兰和美国驱逐舰行驶在航线的前头,平行排列在左侧。当日本舰只正在向西南方向行驶越过他们的前方时,杜曼的驱逐舰整体暴露在易受攻击的一侧,这个位置对盟国舰队极为不利。由于距离太远,不能发射鱼雷。

在战争的早期,盟国内部的通讯系统是很不健全的,驱逐舰常常依靠含糊不清的命令来行事。16时16分,日本舰队大约在25603米(28000码)距离内向盟国舰队开火,准确地交叉齐射破坏盟国的主力纵队。

日本轻巡洋舰‘神通’号在接近到16459米(18000码)距离内向3艘驱逐舰开火。杜曼命令他的队列调头向西,避开‘T’形位置,结果驱逐舰和旗舰‘德。鲁伊特尔’号并列前进。

这次战斗首先受害的是英国巡洋舰‘埃克塞特’号,该舰甲板遭到严重破坏,为避免敌人的攻击,队列曲折前进。这时一枚鱼雷击中了‘科顿艾尔’号,于是蒸汽和烟柱翻滚而起,战舰似乎停顿了一会儿,然后倾覆并折为两段。这时没有时间去寻找那些幸存者,其他驱逐舰匆忙地向能够发射鱼雷的方向驶去。英国驱逐舰试图脱离‘神通’号的火力范围,但‘伊莱克特拉’号被日本舰艇一次齐射的炮弹击中而沉没,另外两艘驱逐舰后撤,试图给予破损不堪的‘埃克塞特’号以支援。而美国驱逐舰在命令取消攻击的最后一分钟,仍然坚持在攻击的位置上。

在海战中,任何接近9144米(10000码)的目标,都是自取灭亡,然而盟国舰只的所有鱼雷都未命中。巡洋舰现在已经不见,4艘驱逐舰试图赶上,它们最后都回到泗水进行加油,剩下杜曼和他的巡洋舰继续航行,准备迎接更为险恶的夜间战斗。日本水上飞机不断投下照明弹,用鱼雷进行攻击骚扰,但巡洋舰继续航行。

21时25分,英国‘丘辟特’号驱逐舰突然被炸,但却看不到日本舰只,估计是触上水雷而被炸毁,然而这恰是在“‘长矛’式鱼雷射程内的射击结果。

到了半夜,四国舰队的所有舰只都被毁伤。巡洋舰‘德。鲁伊待尔’号和‘爪哇’号沉没,‘休斯顿’号和‘埃克塞特’号被重创,3艘幸存的巡洋舰和2艘驱逐舰狼狈不堪地回到了泗水,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日本夺取整个东印度群岛了。

当晚巡洋舰‘休斯顿’号和‘佩思’号试图通过巽他海峡向南逃向澳大利亚的时候又被击沉。1月15日早晨,英国重巡洋舰‘埃克塞特’号在驱逐舰‘冲突’号和美国驱逐舰‘波普’号的护卫下,在逃向澳大利亚的路上被日本支援爪哇海战斗的两艘重巡洋舰“羽黑”号和“那智”号拦截。

‘埃克塞特’号由于受到损伤,火力减弱了,它自己意识到没有希望继续生存下去,于是命令两艘驱逐舰迅速脱离。在日本驱逐舰用鱼雷击沉了“埃克塞特”号之后,‘冲突’号又被击中。这时疾风暴雨袭来,这倒掩护了‘波普’号,使日本舰只无法发现它。

‘波普’号设法躲开了暴风雨,利用生存的微小机会急忙向婆罗洲海岸驶去。突然暴风雨又袭来,这艘驱逐舰再次面临着沉没的危险,现在海面上已看不到任何舰只,但从日本巡洋舰上飞来的一架水上飞机却发现了它。在半小时之内,从日本航空母舰“龙骧”号上起飞的6架俯冲轰炸机,向驱逐舰俯冲而来。

不可思议的是,‘波普’号却经受了13次攻击而仍生存下来,航空母舰又派出第二批轰炸机去结束这艘驱逐舰。‘波普’号一直战斗至最后,还有一件令人惊讶的则是,它遭受一起伤亡事件,一名舰员死于弃舰时自己所用的一个炸药包。后来,舰长韦尔福特。布林中校被授予海军十字勋章,其他舰员也都被授勋,但不幸的是,弃舰后有27名舰员死于日本人之手。

在爪哇海战结束后的第三天,四国联合指挥舰队被日机和日舰击溃了。四国联合指挥舰队宣布解散。

而在陆地上的英国军队一样土气沮丧,不堪一击,在日军的攻击下很快就退到摈榔屿。1月2日摈榔屿陷落,随后关丹失守。1月5日,日军开始对新加坡发动总攻。连攻二日英军就投降了。从此新加坡这个‘狮子城’,举世闻名的要塞,属于日本人了。山下奉文以伤亡9824人的代价,自北向南席卷马来半岛650英里,直至占领新加坡。英军伤亡略少于日军,但是投降的军人却是13万之多。

这一胜利,是日军有史以来最大的陆战胜利。他们再次戏剧性地向全世界炫耀了武力。日本报纸大张旗鼓地宣传:“大东亚战争大局已定;短短三天内攻下新加坡,只有我神武皇军才能立此殊勋。”

而大本营宣传部长大平秀雄宣称:“日本乃照亮世界和平的太阳。沐浴在阳光下者茁壮成长,抗拒阳光者唯有毁灭一途。美英两国都应深思我日本千年炽热的历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