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88.四方奔波.

7821144 收藏 9 47
导读: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88.四方奔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九月十号,左宗棠率部离开江南,天津驻军的整编工作等着他去主持.十一日,曾国筌率亲兵去广州赴任,做为总督,虽说只管军事,但新官上任,事务何其繁多,无法与大军同行.给江西巡抚沈葆祯的任其为闽浙总督的圣旨由曾国筌带往南昌.上京谢恩之类耽搁时间的礼仪,全免了.

我又一次送出天京城外.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是伤感,而是两广所承压力之大.越南,香港,一面对广西一就在广东.所以,南方七个师中,三个在两广.四千多人的特种部队被拆成了九个特战营,也是三个配给两广,但是,两广战区还要兼顾云南.曾国筌,靠你啦!

"找回华夏尊严,定从曾大人开始,请多保重."

"微臣不会强争一城一地所失,广州怕难以保住,只能是臣到哪里,总督府就在哪里."

"该争争,该放放,理当如此......不再多言,来日再把酒言欢."

"那......微臣告辞."

一路顺风,愿我们能乘风破浪......

左宗棠曾国筌出发前,天京整编就忙开了.奇袭天京行动,真是一举两得.我所要地精兵,九成都到天京了,重要人物中,也就沈葆祯和刘铭传不在.所以,整编工作到十五号,仅用七天就完成了,轰轰烈烈得大练兵随即开始.

练兵开始后,我再回京城,但情报工作并没有大得进展.于是,我又去了安庆军械所,就我所关心得技术问题与专家进行了探讨.徐寿和华蘅芳的汇报令我高兴又沮丧,无烟火药的研究已有眉目,预计在三个月内,能合成威力与安全性都不错得成品,但是,因为要求过高,工业化生产问题短期内无法解决.我问他们,一年能制多少出来.徐寿谨慎得回答说,保证安全的情况下,一年一千到三千斤,嗨,一年十万斤都不够啊!可再高就是玩儿命了.

哎,我懂.俺原来那时代,化工厂生产炸药都谨小慎微.我咬着牙问徐寿,要是玩儿命生产,能达到多大产量?如果生产几万斤无烟火药,那么死几十个工人也只能认了.毕竟,我要考虑少死几千几万人的问题.

可徐寿伸出一个指头,我一下就蔫儿了,因为那不可能代表十万.算了,划不来的生意不能做.但我要求军械所明年要产出两千斤无烟火药.大部队不能解决,特种部队的需要总能解决一部分.对此,徐寿保证了下来.

接下来,机械专家让我高兴了起来.首先,翁师傅那几个留在M国的手下又走私了一批机械设备回来,嗯,那几个家伙将来回国,我最少要给他们地市级待遇.然后又是利好消息,军械所已能仿制一些重要机械设备了,如冲压机等等.

再后来,又是个高兴加郁闷得消息.舰炮系统还没仿制成功,但专家们却吸取经验后,设计了一种简易牵引火炮,口径80毫米,重四百斤,对恶劣地形也有一定适应能力.良好路面,马拉着一小时能跑二十公里,最大射程三公里多.

好啊好啊!我蹦了起来,能生产多少?越多越好,来个五......百门吧!

还没高兴三十秒,专家苦着脸回答,明年能造三十门就不错了.既然比较先进吗,这生产自然也不易了.不是不明白,可怎么总让我高兴一半儿呢?那后装步枪也是,解决技术缺陷至少要年余,等定型生产,后年了!

可我能怪谁吗?军械专家已经夜以继日了,进步与成果已经很多很大了.要想他们做出更大成绩,最好的办法是资金上支持,生活上关心,社会地位与收入继续提高.光一个监国王和几个开明大臣重视有多大用!要让全社会的人都这样想:我要当科学家.

因此,特别在安庆待了两天,就干这个......

两天后,又突然回天京,留在天京的众将对监国王万岁每四五天失踪一次不以为异了.到了一定地位,也都知道,不该打听地别打听.

九月底,第四次转回京城,刚趁黑摸进大书房,被齐天远吓一跳,到底是个太监,行动总有些鬼气,但传达地消息鬼气更重.

YF舰队已到了北方,正在山东沿海晃悠,随时可进入渤海湾......

我眉头紧皱,拖延不下去了么?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列强会威胁京师,早在意料之中.但一开战,整个沿海地带都将一一陷入战火.可南方军队还没训练好啊!半年不指望了,三个月就行,要不两个月.即便不练兵,总要有调兵地时间吧!

烦恼中,齐天远汇报了另一件事:"监国王万岁,四天前开始,YF公使要求与您进行会晤,今天上午还提出了一次......"

我讶然中一挺腰:"知道他们找我干什么吗?"

"对不起监国王,因对手防范极严,情报局一直没掌握慈禧与YF间的密谋细节,自然,YF公使请求会晤地原因也不甚清楚.非情报局不尽心,请监国王......"

挥手止住齐天远的解释:"说重点."

"我们估计,慈禧可能与YF谈妥了条件......"齐天远沉吟着看我反应.

"那要与我会晤,所为何意?"我心中隐约有些想法,却抓不住.

"我们估计,YF是找您谈条件.监国王您最清楚,列强不要脸之极,不管合理与否,抓住个理由就不放,但他们又一向喜欢用最小代价获得最大利益.大清权柄最大者是监国王您,精兵能臣也大多在监国王手下.两年多来,列强很清楚这一点.因而,慈禧许以地利益再大,但并不保险.所以,我们想,YF想得到您的保证,因为,对实力就是一切得列强来说,您只要答应慈禧许诺的七八成,甚至只要一半利益,也比慈禧一个女人的许诺有效得多.虽说,不排除YF有凭实力硬抢得可能,但触犯我国底限,非其所愿."

"哈哈哈......也就是说,我只要想卖国,整死慈禧轻而易举喽!"

"您不会,不会卖国."

"老子不但决不会卖国,还想着让人卖国给我呢!哼哼哼,好机会啊好机会,我正愁时间不够,YF就送来了.齐先生,你马上告诉翁师傅,叫里利用和YF的私人关系,用尽一切方法给我拖.再去找载垣肃顺,威胁也好,利诱也好,就是下毒都行啊,叫他们全力帮着翁师傅拖时间.我吗,再困再累也坚持下去,天京那边我一定要看着,两支敌对得军队刚刚合编,不待那儿不放心.还有安庆,不能让我军长时间拿大刀长矛和人家步枪火炮拼啊!说不得还要去广州福州,更可能琉球都要跑两趟,但我每天晚上都回来.YF代表,不到非见不可,就这么拖着好了."

"齐某定会全力以赴,可此策决定权却不在我方手上啊!"

"是啊!我明白,要不天天回来干嘛,不睡觉啊?齐先生尽力吧,起码翁师傅能令人放心."

"那好,齐某告退."

齐天远走了,我......睡觉睡觉,明晚开始要熬着了.

如此这般,我驾飞艇连轴儿转,不但去了广州福州,分别与曾国筌沈葆祯谈了一天,真就趁帮不上练兵工作什么忙之机,出海找俺那[海盗]舰队,可惜没找到.为了不让超时代科技成为战争机器,飞艇上的搜索定位设备只能管三十公里,让我哪儿找几艘小船去?琉球群岛如撒在东海上的一串明珠,范围极广,不管是我的海军陆战队还是倭寇,一个都没看见.至于黄海上,胶东半岛附近,耀武扬威,黑烟滚滚的YF舰队倒很好找.

四处奔波了十来天,十月九号那天又至天京.

在天京主持工作的曾国藩一见我,一把拉住:"哎呀!监国王万岁,您怎么这多日不到天京露面呢?大事,大事啊!非您监国王万岁亲自出面不可,微臣与仁轩,还有李将军赖将军等都准备好了,就等您来了."

"什么事?让您曾大帅这么急?"

"监国王记不记得前年您吩咐,太平军将领不得杀之!您回京不久,微臣即传令给江南门生故旧部下,将监国王的意思一一告之,其中就有骆秉章骆老大人......"

"四川总督,曾帅是说石达开?"

"是,微臣洪大先生回广西前,就请他给石达开修书一封,即刻送往了四川.虽有波折,但石将军终究还是同意接受整编了,只是要监国王亲往谈判."

"我是既不知道也没想道啊!还是曾帅周密,为何不早说?"

"微臣怕事有不成,损了监国王威望......"

"我有什么威望可损,嗯,我马上去四川,曾帅做了什么准备了?"

"骆秉章没拜见过监国王,石达开也不识得监国王,因尔,除了请监国王带上微臣的书信和印鉴外,洪仁轩李秀成赖文光都有书信等物请监国王交给石达开."

"石达开怎样一个人?"因为成绩不好,受某些道听途说影响,也的确有争权夺利,自相残杀的事实.所以对与洪秀全同时起义的几个人,除了肖朝贵之外,印象都不很好.如刚重生时,就认为清代太少科技人才,石达开勉强只能算个将才,但后来渐渐知道自己错了.

"实乃英才尔!左季高对其也当如是评价,陈玉成李秀成最钦佩之人就是他们这翼王."曾国藩毫不迟疑表达对石达开的赞赏.

"那骆秉章如何?"

"骆大人才华出众,否则如何困住石达开!"

嗯,的确如此,我总有些先入为主.后世历史中,由于某些政治原因,模糊了曾国藩左宗棠镇压太平天国的细节,却将骆秉章形容成一个凶手,大慨就因他亲自下令杀了石达开即其二百部下吧!可死在曾国藩左宗棠手上的人更多.其实,太平天国,主要是晚期时候,其形象没有那么光辉高大,一样败类成群.而骆秉章,当然没那么坏!

不谈如何去成都,如何进四川总督府的波折,十月十一日,我与石达开分坐在了谈判桌两边.对面之人,虽满脸风尘,但正当壮年,英武精悍,令人心生敬仰,特特别是我这后世来者.

"久仰石将军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更胜想象."

"哪里哪里,倒是清廷监国王的成就早将甘罗抛于身后.石达开不想往自己脸上贴金,今日说是谈判,不过是败军之将而已."

"石将军言重了,不知是否听过我[华夏自民皆兄弟]的言论."

"在下最钦佩监国王此点,历代朝廷,无一例外,视我等中人为匪为贼,不管监国王[兄弟]之言是否真诚,但以监国王之地位,此语一出,已堪称古往今来第一人了."

"第一人决不敢当,真诚与否,不知洪大先生怎么说?"

"天......洪大先生要在下自思自决."

"不知石将军想得怎么样了?"

"哎,石某性格执拗,但怎能以一已之私不顾数万将士性命,又怎能不见识一下监国王一致对外之言是真是假.真,在下不能不来.假,知道清廷如何道貌岸然,死也值得了."

"呵呵,石将军直爽,是真是假,先看看您几位朋友部下的书信吧!"我拿出洪仁轩与李秀成赖文光的书信递过去.

看着石达开一封封信,慢慢品读,没有激动,更没有不信任得冷笑,只渐渐浮现一丝狐疑.我含笑旁观,等着石达开放下书信自己开口.

"石某到成都将近半月了,并非没听到一些风声.此几封书信,在下不敢肯定是真,却也不能说假.如全属事实,那在下没白走一趟,受大度若此之...主...驱策,也不枉石达开一生."

"呵呵,有些文化之人总是这么贬低自己吗!不要谈什么驱策,我不要求将军效忠于哪个,只要对敌时,将用心,兵用命就是了.哎,的确是拿命去拼哪!"

"既从军,自要有战死疆场之准备.姑且不论石某心中信与不信,只看这几封信中,仁轩秀成等都得重用,不知监国王想如何任用石某?"

"哦,我想任命石将军为补充军司令.将军手下三万余将士均是百战精兵,骆大人属下雄师自也不少,为免于各自为战,合编一处是必要得.可如此一来,新编军队合作是否协调,必须要经训练才可解决,这样一来,四川军队就落后于天京军队一个半月了,可就是天京军队也难免训练不足即上沙场.所以,我想给石将军一个比较充分得训练时间,之后再补充进各省守军.给半年时间与石将军,您看怎么样?"

"你......监国王是说......连骆......骆大人部下都归石某操练?"

"是啊!将军是觉得奇怪还是不愿?"

"果真如此,石达开决不背叛!"

"哦,将军是从信中看到我对太平军诸将直言得[双方不可能立时完全信任]这句话了吧?"

"仁轩所言不错,实属正常."

"但不管如何,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石将军的战场指挥决不会受限制,为将之权威决不会受置疑,功劳苦劳定会笔笔在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