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12/


4


一位白白皙皙的小媳妇,用木棍领着一位蒙着两眼的黑汉子,走在路上是有些引人注目。但在一九四六年春夏之交的长春街上,却不会引起任何震动。因为长春当时容纳了从关内来的官吏、商人。从解放区逃来的地主、豪绅、伪满的警察、地痞。最引人注目的是国民党各层接收人员和身着美式军装的从南方调来的部队。最后是从北满集中来的,回不了国的日本人。这种人在东北三省近百万,当时涌到长春的有三分之一,他们刚刚度过了一个可怕的冬季,现在都跑到长春来,一是寻求活路,二是等待遣返。真是光怪陆离,五花八门。

望月明子表现得出奇的镇静!苗云看不见这花花世界,更加无动于衷。明子和苗云挤出人群,从长春火车站往有苏军解放东北纪念碑的那条大路上走去,明子看苗云头上有汗,脚步缓慢,就说:“歇歇么?”

苗云说:“好!”他们找了个有矮树丛的马路牙子坐下。明子先给苗云擦汗,然后从挎包里取出一个原先装日本清酒的大瓶,递给苗云:“喝点水吧!”苗云接了过来,两个人平静无语。

明子四处张望,警惕地看着来往行人,猛一回头,隔着铁栅栏望见背后是一座公园,里面有成片樱花树,树枝上有的蓓蕾初放,有的已经满树花朵盛开,一阵阵幽香随风吹来。还是苗云的鼻子尖:“什么香味?”

“啊,哥,是樱花。”油然引起明子的思乡之情。

“啊,樱花都开了?”几个月不见天日的苗云,多想瞧瞧他所盼望的春天啊。

“日本英彦山区现在还是冰天雪地呢。”明子说得声音低沉。

“你的老家吗?”苗云仿佛忘了这个地名。

“是啊。哥,听说过去中国的东北没有樱花?”

“反正通化山区里从来没有这种树。”

明子激动起来:“哥,樱花移种到中国,能活下来,能开花结果,这可太好了!”她跳起来,扒着铁栅栏往里望着:“这儿可以随便进,咱们也去看看?”这一刹那,她像个孩子。

“现在是什么时候?”苗云问。“看样子,快十点了吧!”明子望望太阳。苗云对明子说:“那就去吧。”

明子领苗云一进公园大门,猛抬头就恐怖地喊了一声:“啊?”她望见对面那有两层楼高的塑像,它骑着一匹比真的还大几倍的高头骏马,身着日本陆军大将的礼服,军刀斜挂腰间直到马肚子下面,虎视眈眈地凝视着中国河山,表情十分严肃。不过,经过风霜雨雪的侵蚀,脸上斑斑点点留有一条条一块块的污迹,加上鸟粪布满他标有大将符号的肩章,更像城隍庙里的厉鬼一般。

“哥,别进去啦!”明子声音有些发抖。

“怎么?”苗云也紧张起来,“怕什么?”苗云急切地想弄清情况。

明子极力克制自己的恐怖心情:“我怕……耽误了你看病。”她扶着苗云下了一个大坡,来到往日这里最繁华的所谓“银座街”。

大街人行道上,搭满了一座座只有三四平米的小木屋。这些木屋都是简陋的酒店,有简易的柜台,摆着酒坛、酒碗和煮黄豆、花生米等下酒小菜。卖酒的都是些二十岁上下的日本姑娘,穿着和服,脸上涂脂抹粉。顾客大部分都是已沦为“苦力”或拉车的日本男人,和她们打情骂俏,搂搂抱抱……最使明子震惊和恐惧的是,在这些小木屋之间那狭窄的空地上,跪着一些三五成群,蓬头垢面的日本女人,最小的十二三岁,大的也不过二十刚出头,面前用“马粪纸”立了一个牌子,上写:“钱的不要,老婆的干活,妹妹的干活。”同时,她们用嘶哑的声音,高喊着这三句话。

这声音好像撕裂了明子的心,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扶着苗云的手这回抓得更紧。苗云奇怪地问:“她们在喊什么?”

明子呜咽着说:“……她们说:‘什么钱都不要,愿意嫁给任何人……或者是……当妹妹!’”

苗云半天没有回答。他们走进一条巷子,明子说:“这儿就是大经路。三十九号在哪儿呢?”边说边一个一个地看门牌号。

前面出现了一片经日本人改造了的西式住房,外表很像西洋人的住宅,每栋都有院子,相距也不远,像中国瓦房那样的顶,不是楼,较矮,最突出的是每栋都有一支又高又粗的烟囱。还有用树皮钉起来的院墙。明子一眼就看到了三十九号门牌。因为在门牌上面挂了一只用颜色画的眼睛,眼球里有个红十字,下面有块小匾,上写“眼科博士信一教授诊所”。

院子里无人,很安静。明子小声对苗云说:“哥,就是这儿,医生是日本人。”“对!老田就这么交待的。”苗云说。

不等他们敲门,从里面走出一个人,穿了一件白大褂、白帽、白口罩,除了眼睛之外,差不多全身都被遮住了。来人只说了一句:“看病请进。”分不清他是男是女。

这是栋西洋式与日本式混合在一起的住宅,室内十分阴暗和狭小。铺“榻榻米”的地面已经改成木板,进门也不必再脱鞋。这是一间病人按顺序等待看病的候诊室。很干净,有一条长椅和办公用的桌子。墙上贴着两张布告。

不等明子问什么,那“白衣人”从桌上拿起一张纸问:“你叫苗云吗?”

苗云点点头:“嗯。”白衣人说:“跟我来。”这个人扶着苗云向另一间房门走去。明子紧跟在后,却被“白衣人”拦住说:“请在这儿等!”说完,就领着苗云走了进去,随手关上那扇门,门上写着:“检查治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