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六章 瑜亮 瑜亮(三)

royf22 收藏 21 155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二十六章 瑜亮 瑜亮(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周卫国一惊,说:“怎么回事?”

铁牛说:“今天早晨,两个斜塘村的老乡在石门口附近山上打猎,下山的时候不知怎么就踩上地雷了!一个老乡当场身亡,另一个老乡双腿被炸断,虽然经过我们卫生员抢救,但现在是死是活还不知道……”

周卫国怒道:“是哪支部队埋的地雷?不是早就说过不见鬼子地雷不准挂弦吗?”

铁牛迟疑着说:“老乡踩上的不是我们自己埋的地雷!”

周卫国一愣,说:“什么?”

铁牛说:“老乡踩上地雷的地方我们根本就没有布雷!而且卫生员从老乡身上起出的弹片也证实那不是我们根据地造的地雷,是鬼子的地雷!后来工兵在石门口和一线天一带几个我们原本没有布雷的地方也发现埋了鬼子的地雷!”

周卫国皱紧眉头,说:“鬼子的地雷?数量多不多?”

铁牛说:“数量倒是不多,但工兵发现每颗地雷都布设得非常巧妙,如果不是特别注意,根本就发现不了!而且地雷布设的位置都是各处要道……”

周卫国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从发现的鬼子地雷的数量上看,布雷的人肯定不多,再加上这些地雷布设的专业程度,周卫国几乎可以肯定这些地雷和竹下俊手下的那支小部队脱不了干系!

周卫国长叹一口气,他已经猜到竹下俊这么做的目的了。自己曾经利用地雷对付过鬼子,他现在就反其道而行之,利用地雷来对付自己!鬼子在这些要道布雷至少对于靠山吃山的虎头山村民们的日常生活就是一个莫大的威胁!如果布雷规模足够大,也将大大限制部队的机动!更可怕的是,如果老百姓因此对地雷产生愤恨心理,那么八路军就将因为得不到老百姓的支持而不得不放弃在根据地内布雷这个有效的防御措施!

一举数得,竹下俊这一招不可谓不狠毒!

想明白这些,周卫国立刻对铁牛说道:“这些地雷肯定是鬼子布设的!你立刻回里垄村,传达我的命令,部队加强警戒,绝不允许鬼子再次偷入根据地!还有,通知斜塘村的老乡,让他们暂时都不要离开村子,等工兵连找到并清除所有鬼子的地雷后再说!”

铁牛大声应了声:“是!”

转身上马,飞驰而去。

铁牛走后,周卫国立刻转身直奔团部,根据地布有鬼子地雷的情况必须尽快通知各乡村,各部队也必须立刻提高备战等级,工兵连也必须马上行动起来,搜索并清除鬼子布下的地雷!

“唉!”周卫国在心里叹了口气,喃喃道:“连老百姓都不放过,竹下俊啊竹下俊,你下手还真是够狠!”


傍晚时分,其他方向也陆续传来老乡触雷的报告,一时之间,虎头山外围乡村都有些人心惶惶!


但是,老乡触雷并不是唯一的坏消息!

第二天一早,驻守太丰方向的独立团一营营长杨大力亲自赶回团部汇报。

见到杨大力,周卫国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杨大力的汇报证实了周卫国的不详预感:“昨晚俺们一营一连二排在偷越封锁线时被鬼子发现,遭到鬼子阻击,阵亡九人,重伤十六人!部队被迫撤退!”

杨大力汇报这个消息时,几乎是带着哭腔!是啊,一营本来是独立团最有战斗力的营,可偏偏独立团扩编后两次最惨重的损失都发生在一营,他能不难过吗?如果说上次的损失是因为张仁杰的瞎指挥,那这次的伤亡就实在是自己的错了!

听到这个结果,周卫国惊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杨大力哽咽着说:“这几天鬼子下手狠,俺就想给鬼子好看,昨晚……俺派二排……越过封锁线,俺本来是想让他们偷袭一个……只有十来个鬼子……守卫的炮楼,可没想到……二排过封锁线的时候,被鬼子发现了……”

周卫国强压怒火道:“二排过封锁线怎么会被鬼子发现?你杨大力是怎么回事?你们一营的越障训练不是全团搞得最好的吗?”

杨大力委屈地说:“班长,俺们营的越障训练搞得好是没错,可俺也没想到俺们以前随便就能过去的封锁沟昨天竟然被鬼子灌了水!二排一班翻过铁丝网刚跳下封锁沟,搅起的水声就惊动了炮楼里的鬼子!炮楼里的鬼子除了机枪,还有掷弹筒……一班被鬼子死死压在封锁沟里,二排其他两个班拼死营救,到最后,二排长阵亡,一班、二班班长阵亡……”

说到这里,杨大力再也说不下去,眼泪止不住就流了出来。

周卫国默然无语。

连太丰的鬼子都学得聪明了!这真不是个好兆头!

周卫国在心里叹了口气,沉声说:“鬼子在封锁沟里灌水虽然突然,但你在行动前没有做周密的侦察,也是造成部队重大损失的一个原因!”

杨大力哭着说:“班长,您处分俺吧!俺们一营打了败仗……俺也没脸见俺的兵了!一班长跟俺同村……俺以后更没脸见俺们村的人!您撤了俺吧,俺也不求别的,就求您让俺当回机枪手……俺要多杀鬼子为他们报仇!”

周卫国怒道:“胡闹!你当我们独立团是什么地方?做买卖的集市是吧?处分,撤职,你说得倒是轻巧!阵亡九人,重伤十六人!你凭一个处分就能抵消?”

杨大力脸涨得通红,说:“班长,您毙了俺吧!”

周卫国更是怒火中烧,指着杨大力的鼻子骂道:“杨大力,你他妈个浑蛋!老子告诉你,任何人犯了错都要承担责任!你他妈现在最大的责任就是回去给老子带好一营!处分你?老子是要处分你!但那也要等端掉鬼子这个炮楼之后!你现在就给老子回你的一营营部去,下午老子亲自去一趟你们营部!老子今晚就要端掉鬼子这个炮楼!从哪跌倒就要从哪爬起来!这个道理你他妈懂不懂?”

杨大力惊呆了,他几时听过周卫国一口气说过这么多粗话?

周卫国平息了一下怒火,说:“你先回去吧!一会儿我让赵杰带直属队一分队去你哪里!”

杨大力哭着说:“班长,您不相信俺们一营了?”

周卫国叹了口气,说:“你别多想!对敌侦察,一定要心细!回头让你的那个侦察班跟着直属队好好学学怎么侦察!你回去后再挑一个排,要精干的,今晚和直属队一起行动!”

杨大力这才不哭了,立正向周卫国敬了个礼后说:“班长,您放心,俺一定好好准备!”

周卫国回礼后拍着杨大力的肩膀温言说:“大力,你是我带出的兵,又是老三连的兵!不要让我失望!”

杨大力的眼泪立刻又止不住流了出来,向周卫国用力一点头,斩钉截铁地说道:“班长,俺不会给阳村英雄连丢脸!更不会给您丢脸!”

说完转身大步离去。

周卫国深吸口气,大声说道:“王二牛,叫直属队赵队长来一趟团部!”


涞阳县城,竹下俊特别部队驻地。

宫本茂躬身向竹下俊施了一礼,说:“流主一出手,果然非同凡响!现在清源的支那军队自顾不暇,虎头山的八路军也被我们给困住了!短短几天虎头山地区的治安状况就大为改观!”

竹下俊苦笑道:“治安状况大为改观?这只怕是我们一厢情愿的事!”

宫本茂叹道:“流主您太谦虚了!夜袭清源支那军队前哨阵地,使得清源支那军队防线全线震动!在虎头山内布雷,使得虎头山支那百姓人心惶惶!虎头山外围的封锁沟里刚按您的吩咐灌上水,昨晚就在太丰逮住了八路的一条鱼!这么简简单单几个动作,就让虎头山的八路军疲于应付,卑职实在佩服!”

竹下俊摇摇头,淡淡地说:“其实这些都只是缓兵之计!”

宫本茂不由一呆,说:“缓兵之计?”

竹下俊叹道:“我了解周卫国,无论我做什么,相信周卫国很快就能想到破解的方法!我目前所做的这一切,其实都只是为了给我们的特别部队争取时间!我们的特别部队需要时间来熟悉现在这种全新的作战方式!”

宫本茂说:“请恕卑职无礼,卑职认为,即使没有这支特别部队,只要由流主指挥,全歼虎头山的八路军也是指日可待!”

竹下俊摇了摇头,说:“周卫国这个人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在特别部队没有让我满意之前,我并没有信心制得住他!”

宫本茂不再说话,心里却是大不以为然。


傍晚,在独立团一营营部召开了周卫国亲自主持的作战检讨兼作战准备会议。

除牺牲的二排长以外,一营所有排以上干部都参加了这次会议。参加会议的另外还有赵杰和直属队第一分队全体队员以及配合一营的三个区小队队长。

周卫国扫视了一眼与会人员,淡淡地说道:“赵杰,开始汇报!”

赵杰应道:“是!”

立刻说道:“据我们的侦察,昨晚二排遭到阻击的那个炮楼至少驻扎有二十个鬼子!配备轻机枪两挺,掷弹筒一个!炮楼的东南方约三百公尺就是二排遭到阻击的那道鬼子封锁线。炮楼的南方两里,是一个伪军据点,驻扎有伪军一个排,三十七人,配备有轻机枪三挺。炮楼的东北方五里,有一个鬼子据点,驻扎有鬼子伪军一个混编小队,六十四人,配备轻机枪四挺,掷弹筒两个,马车两辆。炮楼的西面,是一条公路,沿公路往西两里,就是鬼子的第二道封锁线,鬼子在这道封锁线紧靠公路边设有一个大据点,据内线消息,这个大据点驻扎有鬼子伪军各一个中队!共计三百四十人左右,配备轻重机枪二十余挺,掷弹筒六个,九二式步兵炮一门,汽车八辆!据我们估计,如果炮楼的鬼子要求增援,东北方向最大可出动援兵数量为四十人左右,考虑到马车的运力,实际出动的援兵数量将不超过三十人,最快到达时间为十分钟左右。西面的鬼子最大可出动援兵数量为两百四十人左右,在汽车严重超载的情况下,鬼子的援兵可能一次到达!最快到达时间也在十分钟左右!不过要是算上部队整装集结的时间,西面的鬼子最快十八分钟左右可以赶到,东北方向的援兵最快则要二十五至三十分钟才能赶到……”

赵杰顿了顿,说:“这是因为东北方向的援兵还包括了伪军,而伪军的行动速度是远比不上鬼子的!至于炮楼南面的那个伪军据点,和我们一直有秘密联系,又都是伪军,相信即使派出增援部队也一定会最后到达!所以我个人认为,在留出撤退的时间之后,我们打鬼子这个炮楼的时间必须限制在十五分钟之内!”

周卫国微微颔首,看样子对赵杰的分析很满意。

杨大力则是无地自容。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直属队的每一次行动都能成功!准备工作做到这么细,想不打胜仗都难啊!

赵杰又说道:“还有一个新情况,鬼子这几天在虎头山外围第一道封锁线的封锁沟里都灌上了水!我们直属队没能及时发现这一点!请团长处分!”

周卫国摆了摆手,说:“这个情况立刻通报全团,至于处分就算了!你们的任务是打好这一仗!”

赵杰肃声应道:“是!”

周卫国正色说:“赵杰分析得很不错,但有一点他没有提到,所谓的鬼子增援,是在我们行动暴露的情况下才可能出现!一个好的指挥员,可以解决作战时出现的意外问题;但是,更好的指挥员,根本就不会让这些问题出现!”

赵杰脸立刻红了,但却连连点头。

周卫国一笑,说:“不过,听完赵杰的汇报,我突然有了个新的想法!这一仗,我们的目标如果仅仅只是一个鬼子炮楼,那就太小气了!既然要打,一营就干脆打一个翻身仗!”

在场的一营干部顿时喜形于色,团长既然这么说,那过了今晚,一营在独立团就肯定可以重新抬起头来!

周卫国想了想,立刻做出布署,一营一连一排和直属队第一分队,由自己指挥,负责端掉鬼子炮楼。一营一连三排加第六区小队负责伏击东北方向鬼子援兵,第七第八区小队负责佯攻东北方鬼子据点。一营二连、三连负责伏击西面鬼子援兵。

各连排长和区小队队长都是兴高采烈地站起接受任务。憋了这么久,团长终于要带着大家打大仗了!

最后,周卫国说道:“大力,派人通知清风寨的朱老大!我们有肉吃可不能忘了老朋友!”


借着主炮楼顶端马灯的光亮,袁大刚抬碗看了看表,再次看了眼据点对面的封锁线,心里不由说道:“时间到了!”

这时,封锁线对面突然有亮光闪了一下,接下来,又是两下。

袁大刚赶紧吩咐身边的一个伪军发信号。

这伪军立刻将手中的手电举起,对准封锁线对面开关了三次。

不一会儿,就有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据点壕沟外面,从他的手上再次发出了三次闪光。

袁大刚赶紧吩咐手下放下吊桥。

吊桥一放下,据点外面就突然出现了几十个黑影,这些黑影一眨眼就冲进了据点,毫不停留分散冲向各处,据点的所有明暗堡和主炮楼竟一个也没拉下!

袁大刚不由倒吸一口冷气,看来八路军对自己这个据点还真不是一般的熟悉,要是他们真的想打自己,自己的脑袋恐怕早就搬家了!想到这,袁大刚心里不由暗暗庆幸,随后对身边的伪军说道:“进财,走,我们下去招呼客人!”

边上叫进财的那个伪军立刻应道:“是,排长!”


在主炮楼二楼,袁大刚不但见到了平时负责和自己联络的那个八路军战士,更见到了十几个腰挎快慢机,身背长枪的八路军。这样精良的装备,立刻把袁大刚吓了一跳。

而其中一个腰挎驳壳枪的八路军战士模样的人所说的话更是把袁大刚吓坏了。

这人走到袁大刚面前伸出手,微笑着说道:“是袁排长吧?认识一下,我叫周卫国!”

眼前这人竟然就是虎头山方圆百里鼎鼎大名的八路军长官周卫国?!

袁大刚的心跳立刻加速,颤抖着伸手握住了周卫国的手,结结巴巴地说道:“久……久仰……周长官……威名,今日……一见……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勉强把话说完后,袁大刚不由尴尬地看着周卫国。

第一次见到这个传说中的人物自己竟然表现这么蹩脚,袁大刚只要想想就觉得气恼!

周卫国温言道:“袁排长过奖了!想我周卫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人,只不过多了些血性,多了些杀鬼子的本事而已!威名什么的,就不必说了!袁排长身在曹营心在汉,忍辱负重,让人钦佩!袁排长的功劳,我们虎头山八路军不会忘记!虎头山的老百姓也不会忘记!”

袁大刚立刻激动地说:“周长官言重了!我袁大刚当初猪狗不如,竟然忘记了祖宗当了汉奸!要不是周长官给了我们自新的机会,恐怕我们早就做了贵军的刀下孤魂,死后还要受尽唾骂!周长官对我们恩重如山!但有吩咐,我袁大刚绝不敢犹豫半分!哪怕您现在就让我们拿上武器和鬼子拼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