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四 徐州 第三十三回 曹操撤兵

kinghappycat 收藏 14 87
导读:梦想三国志 卷四 徐州 第三十三回 曹操撤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07.html


第三十三回 曹操撤兵


虽然戏志才用自己的生命和智慧给曹操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但是,下邳守军众志成城,力拼曹军,在徐州军民的顽强抵抗下,曹操终于还是没能如愿攻克下邳。

曹操深知,一旦王琦的大军很快杀到下邳,后果是相当严重的,因此,曹操在吕县到下邳一路上留下了很多明桩暗哨,命令他们一旦发现敌军,立刻燃起狼烟报警。

不过,敌踪还没有发现,岗哨先看到了曹洪率领的自己人急匆匆地赶路,连忙上前报告情况。曹洪告诉岗哨,预计敌军随后就到,吩咐岗哨注意观察,然后带领手下继续赶往下邳。

一路上,曹洪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怎么向主公说起戏志才的事情。不过,胆小归胆小,主公是必须要去见的。曹洪见到曹操,先呈上了戏志才的亲笔信,然后才敢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曹操。

曹操看到戏志才的信,已经知道事情要不好,戏志才危矣!曹操双手颤抖着展开信,只见信中写到:“志才得以追随主公左右,蒙主公委以重任,言听计从,实乃三生有幸。今敌军大兵压境,志才惭愧,无力退敌,只能尽力拖延敌军。如主公不能攻克下邳,敌军定随后追来,务请主公早做防范。志才今生无缘再为主公效力,只好在九泉之下守望主公大业早成。志才绝笔。”

看完戏志才的遗书,曹操再也支持不住,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众将见状,连忙乱糟糟地救助主公。

半晌,曹操醒了过来,痛哭流泪道:“志才自从征伐,,每有大议,临敌制变。臣策未决,志才辄成之,平定天下,谋功为高,阻险艰难,皆共罹之。每有大议,发言盈庭,执中处理,动无遗策。自在军旅,行同骑乘,坐共幄席。不幸短命,事业未终,追思功勋,实不可忘。”

众将和在场的官兵见主公如此,都陪着曹操哭泣,大帐中一片哀声。

大家哭了一阵,曹操擦干眼泪,道:“王琦大军必定随后就到,众将各自分头做好准备,立刻撤回兖州。”

曹仁道:“主公,岗哨并未燃放狼烟,何故如此匆忙?”

曹操道:“王琦擅长夜间行军,我军岗哨在夜间难于发现敌人。况且,即使发现了,狼烟也不易辨认,恐怕不能传到这里。如果敌情尚不明朗,还能等待狼烟示警,可是,估计王琦现在已经占领了下邳,情势千钧一发,已是万分危急,容不得半分过错。一旦我军未能及早脱离,王琦大军到达,和徐州守军里外夹击,则大势去矣。我军撤回兖州,只能绕道而行,前方吉凶未卜,更要提早出发,早做准备。”

众将默默聆听,谁也不敢接话。

曹操扫视了大家一圈,继续道:“大军撤退时,需要尽量掩人耳目,不要让陶谦发觉我军的意图。否则,一旦徐州军纠缠不放,难免延误我们的行程。”

随后,曹军一边虚张声势地佯攻下邳,一边准备撤退。

曹军士卒知道了戏志才的死讯和敌人即将到来的消息,军心难免浮动,一时之间,曹营之中人心惶惶。

次日白天,曹军基本上准备完毕,众将集中到大帐之中,等候曹操下达出发的命令。

曹操正要下令,谋士任峻谏阻道:“主公昨日言道,需防范徐州军趁机掩杀。既如此,何不令大军休息,入夜后再行离去?”

曹操想了想,道:“伯达所言极是,大军休息,晚饭后再出发吧。”

乐进道:“主公,即使在夜间行动,也要担心陶谦出城攻击。”

曹操道:“文谦多虑了,下邳城内,并无胆略之才,谁敢夤夜之中出城搦战?即使他们看到我军拔营,定然担心其中有诈,不敢丝毫异动。就算有一二才学之士想到此计,也必不为主将所纳。”

入夜后,曹军秩序井然地离开了下邳,向南边行进,准备绕道返回兖州。曹仁仍然担任前部先锋,任峻总督粮草辎重居中,夏侯惇奉命殿后。

城上的哨兵借着月光,看到了曹军有所行动,急忙飞报陶谦。陶谦闻报,不敢怠慢,立刻气喘吁吁地爬上城墙,和众将一起向城下眺望。不过,众将疑神疑鬼,担心曹操另有诡计,谁也不敢在夜晚出城攻击,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曹军退却。

果如曹操所料,陈登看出了曹军一定是因为担心陆军来攻,因而退兵返回兖州,建议陶谦立刻派军出城攻击。

不过,还不等陶谦发话,曹豹却接过话茬,抢白陈登道:“元龙,曹操诡计多端,一定有埋伏等着我们。如果我们弃此坚城,贸然出击,一旦中伏,后悔晚矣。元龙虽然有才,但毕竟不谙军旅,书生谈兵啊!”

陈登听着大为不受用,刚想据理力争,就被老父陈珪一把拉住,不让他和曹豹争辩。陈登看着父亲坚毅的目光,虽然不服,还是闭上了嘴巴。

陶谦本来没有主意,也不知道是否应该采纳陈登的计策,又没有胆量冒险,只好装作没有看见。既然陈登不言语了,陶谦更是借坡下驴,下令继续小心守城,就回到州牧府休息去了。

曹豹见陶谦没有说什么,更加趾高气扬,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陈珪、陈登父子二人回到家中,陈登犹自愤懑不已,对陈珪道:“父亲,那曹豹延误军机,不知父亲因何阻我?”

陈珪摇摇头,道:“我儿沉深大略,有扶世济民之志,怎么就看不透这徐州大势呢?”

陈登躬身道:“请父亲教我。”

陈珪道:“曹操为何退兵?”

陈登不假思索,道:“必是因为吕县已经落入王丞相之手,曹孟德担心被王丞相断其后路,因此匆忙撤走。曹孟德担心被我徐州军离城夹击,不敢白天行军,故趁夜向南边退去。”

陈珪道:“既然如此,想那王丞相必定随后大军抵达下邳,到了那时侯,你想,王丞相……”

陈登从没有往这方面想过,闻言大惊失色,道:“难道……难道……王丞相也在觊觎徐州!”

陈珪道:“徐州乃兵家必争之地,王丞相雄才大略,志在天下,怎会轻易放过徐州?不过,王丞相就算有想法,又怎在曹操攻取徐州之时乘人之危,以武力强取徐州?王丞相一定会顾虑天下人之口的。”

陈登默然半晌,才道:“陶使君年老多病,眼看朝不保夕,即使把徐州留给儿子,恐怕早晚难逃被人兼并的命运。到了那个地步,不但徐州要落于人手,子孙后代也在劫难逃,甚至祖宗坟墓都难保啊!父亲的意思,是否是要劝告陶使君,让徐州于王丞相?”

陈珪频频点首,微笑道:“说得好!不过,陶使君虽然年迈,但为人深藏不露,自己心里早已有数,不一定用我们父子去劝吧!”

陈登道:“还是父亲深谋远虑,儿实不及也。”

陈珪道:“你也不用过谦,你只要把眼光放远些,日后必定出人头地,成就绝对远超为父。”

陈登道:“还要父亲多多指教!”

陈珪道:“虽然陶使君应该早有谋划,但万一我算计错了,还要你助陶使君一臂之力,给陶使君父子指出一条明哲保身的生路啊!”


作者按:《三国志》魏书十四云:“嘉……年三十八,自柳城还,疾笃,太祖问疾者交错。及薨,临其丧,哀甚,谓荀攸等曰:“诸君年皆孤辈也,唯奉孝最少。天下事竟,欲以后事属之,而中年夭折,命也夫!”乃表曰:“军祭酒郭嘉,自从征伐,十有一年。每有大议,临敌制变。臣策未决,嘉辄成之。平定天下,谋功为高。不幸短命,事业未终。追思嘉勋,实不可忘。可增邑八百户,并前千户。”小说中曹操哭戏志才之语,实为哭郭嘉之文。

《三国志》魏书十六云:“任峻字伯达,河南中牟人也。汉末扰乱,关东皆震。……会太祖起关东,入中牟界,众不知所从,峻独与同郡张奋议,举郡以归太祖。……太祖大悦,表峻为骑都尉,妻以从妹,甚见亲信。太祖每征伐,峻常居守以给军。……太祖以峻为典农中郎将,数年中所在积粟,仓廪皆满。官渡之战,太祖使峻典军器粮运。……太祖以峻功高,乃表封为都亭侯,邑三百户,迁长水校尉。峻宽厚有度而见事理,每有所陈,太祖多善之。於饥荒之际,收恤朋友孤遗,中外贫宗,周急继乏,信义见称。建安九年薨,太祖流涕者久之。”

《三国志》魏书七云:“术欲结布为援,乃为子索布女,布许之。……沛相陈珪恐术、布成婚,则徐、扬合从,将为国难,与是往说布……布亦怨术初不己受也,女已在涂,追还绝婚……珪欲使子登诣太祖……”

又云:“陈登者,字元龙,在广陵有威名。又掎角吕布有功,加伏波将军,年三十九卒。后许汜与刘备并在荆州牧刘表坐,表与备共论天下人,汜曰:“陈元龙湖海之士,豪气不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