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男熟女(完全修正版) 第二章 真爱 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42/


这一天,注定是2004年,我要追悔莫及的一天。

一大早起来,我就把昨晚吃剩的蘑菇炖小鸡儿,倒在久已不用的炒勺里热了热,我也很久没这么庄重地享受一顿早餐了,不禁心生一番感慨。啃着那只热乎乎的,香喷喷的鸡腿时,我忽然联想起刘艾丽那一身有些松懈的白肉,会不会也这样美味可口呢?

昨天,当我赶到“窈窕女子会所”楼下,拎着保温饭煲的刘艾丽已经等了近20分钟,长发扎了起来,一身干净利落的牛仔装,很难得见她这样“淑女”一下。刘艾丽没有来过我的住处,却知道我住处的大概位置,她说她对这一片儿很熟悉,因为她仙逝的外婆生前就住在附近。路过小市场的时候,我买了四个馒头,把刘艾丽的晚餐主食也带了出来。

领着刘艾丽到了住处,我便显得很难为情,我的屋子里已经很久没有女人气了,可想而知,比鸡窝还乱呢,刘艾丽看着我,嗔怪地白了我一眼,把保温饭煲放在桌子上,二话不说就行动起来。看着她一声不响,勤勤恳恳拾掇屋子的样子,我心里忽然就有了一个念头:其实找这样一个女人作妻子也不错!但我又想到了赵婷,便觉得歉疚。当刘艾丽把我最后一个脏短裤在清水里投净,晾好后,她笑着看着羞红了脸的我:“屋子干净,住起来才舒心呢,吃饭也能咽下去呀!”

“快吃饭吧,都快凉了!”刘艾丽随后就说。她刷了盆子和筷子进来,然后把炖鸡都倒了出来,还温热呢。一起共进晚餐,但她却没吃馒头,说要减肥。刘艾丽离得我很近,鸡肉和她肉混合的香气扑鼻,我甚至还能窥见她那涨涨的两个奶子,我便思想溜号,下身就有了反应,但刘艾丽却一直没有主动给我机会。吃完饭,天色已经擦黑了,她说:“我得回家了!”然后就提着饭煲走了。

刘艾丽让我有些失望,但想一想,我也很庆幸。我哪里知道,这个小插曲,只不过是刘艾丽发起猛烈进攻的一个前奏……

吃完“早餐鸡腿”,又上床躺了一会儿,我忽然很想给聂云打个电话,但犹豫之下又放弃了,刚离了婚的聂云正空虚着呢,也正无所顾忌着,我这个时候一招惹她,她若死缠上我怎么办?那在几个哥们儿面前,在这个城市里,我还哪有脸面做人哪!

我于是给刘大军打了个电话,我在电话里骂他:“你个狗日的,有了喜事也不告诉我,哪天请我喝酒!”刘大军愣了:“喜事儿?什么喜事呀?”我就说:“你小子离婚了,多赶时髦啊?”刘大军豁然:“时髦?哈哈,你小子也挖苦我,不过说实话,我和聂云分开也不是坏事,行,哪天有时间我做东,咱们庆祝一下!”……刘大军一副毫不在乎的嘴脸,这倒让我索然无味起来。

放下手机,我不觉又笑了。一个男人为了他曾经拥有的女人,另一个男人为了他曾经碰过的女人,他们确实应该坐在一起,为这同一个女人干上一杯,因为他们都“解脱”了。他从一个失败婚姻的枷锁中解脱出来;他从一个“欺朋友妻”的阴影里解脱出来。

下了楼,沐浴在秋天的阳光里,我的兴致就更高了,真是秋高气爽,心情舒畅啊!过了马路,站到站亭子下等候205路公交车,过往的女孩子,有的会留意地看看我,也似乎都很善意。今天我有两件事是躲不过的,一是昨天采访王家庄的事,既然已拿了钱,就应该尽快给人家兑现发稿子;再就是,中午去刘进的新居“燎锅底”。

刘进原本是定在周六晚上的,让哥们儿几个在他的新居聚齐,主要是考虑方东方和张兵两人的休息日,我们几个搞媒体的倒是无所谓,因为都是一周七刊的报纸,也就没了“周末概念”,每天皆是工作日,任意一天都可以换成休息日。可身为铁路警察的张兵忽然有任务,刘进便不得不把日子改在了今天晚上。而今晚徐冬又有事,所以就又改在了中午。

坐205到彩电塔站换乘了217,还没等坐下呢,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我,我扭过头去,果真是黄鹂,我就笑着走了过去,她身边的空位置让我有些不解:这样的美女,她身旁怎么会空着呢?

“怎么去得这么早啊?”我说着,一屁股在黄鹂身旁坐了下来。“周彦军有事不能来了,他的版我帮着编,早点来抢时间!”她的回答让我很不舒服,潜意识中,我总觉得她这位新任男友是撬了我一杠的。“听说你有新女朋友了?”黄鹂突然问。我一愣:“你听谁说的?”“那你就别管了,是不是吧?”黄鹂神秘兮兮,就像在我身边安插了间谍似的。我笑了笑,算是默认。“感觉怎么样?你们能结婚吗?”黄鹂又问。“哈,想哪儿去了,人家过一阵子就去新西兰了!”我说。“啊,闹了半天,你们在一块儿……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黄鹂竟白了我一眼。“她早就打算出国了,是她勾引我的,你们女人才没好东西呢!”我反齿相讥。

一路上,我都和黄鹂你一句我一句,有说有笑地逗嘴皮子,逗不过我的时候,她会抬起玉手轻轻地打我一下,我就任她打,心里想着:“那个周彦军在场该多好啊,让他看看这一幕,气死他个王八羔子!”我也不怕车上的人用那种轻蔑的眼神儿看我们,我甚至还有些自豪呢。就这样嬉笑累了,我忽然问黄鹂:“你们俩不打算结婚吗?”她看了看我:“我们?哈,可能吧!”接下来她就沉默了。

在单位电梯里,黄鹂很依恋地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原本可趁机煽情的,却没理她那根胡子,电梯门开了,我毫不犹豫地走了出去。我对黄鹂的好感可能是永远的,只要我不失去记忆,它就会存在。但现在我喜欢她的指数发生了变化,我毕竟心有所属了嘛!

办公室里就孙燕一个人,咯咯地笑着,她正在QQ上聊天呢。已临近更年期的孙燕总违反报社的规定在办公室里上网聊天,而且专找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泡,对此,她对我的说辞是:“常和孩子们聊聊,心态就年轻!”我却怀疑她动机不纯。我向孙燕汇报了到王家庄采访的情况,她连声称好,说正愁今天没有像样的稿子呢,并责怪我去采访前怎么没跟她知会一声,我解释说:“没什么好线索,正巧电视台的朋友有这么个采访,我就想跟车去看看,本没打算写,因为农村选举的事儿都很复杂,可去了一了解,还成!”

其实,在刚得知王家庄之事时,我心里就有数,即使没有王风慷慨解囊的举动,这也是一篇能见得报纸的报道,只不过写时要注意分寸罢了:以选举的简单事实作背景,要重点写人被打,玻璃被砸等“怪现象”,当然,稿子中不要有半点“怪现象与原村主任王某有关”的暗示,我相信广大读者自己会判断的。我原本可以在住处向孙燕报选题,也可以在住处写好稿子,给孙燕发邮件,这样免了到报社的奔波,就可直接去刘进的新居了。可我坐在自己私有电脑前就会发呆,而在单位却很能找到写字的感觉,现在不少名人都公开自己有“轻微精神分裂症”,我想我也有,至少有严重的心理障碍。

稿子交到孙燕手里时,已能嗅到从楼下食堂传上来的饭菜香,我便饥肠辘辘了,我就忍饥又给徐冬发了邮件和短信。

打车来到刘进位于滨江路的新居时,所有人都等我和徐冬呢,刘进的女朋友看上去比上次见到时漂亮多了。刘进的新居确实很有档次,客厅很大,布局很合理,装修也很讲究,刘进带我每看一个房间,我都赞美一句,刘进就得意得不得了。回到客厅,我故意感叹:“房子真的很不错!”几个哥们就忙笑着附和,但他们脸上的笑容是枯燥的,没有内容。面对别人的几十万家产,谁心里能舒服得起来呢?

约15分钟后,徐冬便到了。见我就说:“骆驼,你稿子写得太专业,我他妈改起来费死劲了!”然后就问我:“哎?你怎么不把刘艾丽带来呀?”众人便跟着纷纷:“是呀,怎么不带来呀?”“就是,我们连面还没见过呢!”我早就预料会有这么一手,说:“她今天有事,来不了!”“得了吧你,生米都煮成熟饭了,让哥几个见见都不行呀?我给她打电话……”徐冬又起哄,说着拿起了手机,我上前阻拦,但他已经打通了。徐冬告诉了刘艾丽小区的名称、位置、楼号、单元号和门号。

家里没准备饭菜,刘进在附近一家饭馆定好了的,打一个电话,鱼啊肉的就陆续端了过来。我们围坐在那间装修别致的小餐厅里,刚拿起筷子,我的手机就响了。刘艾丽到了,让我下楼去接她,我不会顺着她的,就走到客厅,打开窗户探出身去,她正在楼下站着呢。我喊了一声刘艾丽,然后向她摆摆手,她就很不情愿地自己走了上来。刘艾丽显然经过了一番精心打扮,很短的皮裙,透着肉皮的长筒丝袜,一双白色皮靴,上身是一件有点儿露肚脐的小衫,真是好摩登耶!

刘艾丽的到来使这顿午餐丰富起来,因为大家总拿我们两个人说话,甚至还让我们俩表演交杯酒,刘艾丽倒很大方地向我举起了杯,当着大家的面,我不能撅她的面子,何况还有徐冬那双嫉妒的眼睛在看我表现呢,我硬着头皮也端起了杯。当我们交杯的时候,我恨得咬牙切齿,心想:刘艾丽,你们家祖坟肯定是冒青烟儿了,和我相处过的女孩儿,还都没跟我喝过交杯酒呢!

方东方失恋的痛楚早就消失了,所以大家折腾我和刘艾丽时,偶尔也拿他玩笑。说他找个女朋友这么费劲呀,大学女生找不到不还有社会妹呢吗?社会妹找不到不还有小姐呢吗?刘大军就说:“东方,你要求太苛刻了吧,别拿谁都和她比,她算什么呀?”刘大军指的是方东方的原女友。听了这话,方东方沉思了一下,说:“好像是这么回事儿。”看不出刘大军有一点离婚的痛苦,但大家一句都没提他和聂云的事。

刘艾丽喝了很多的酒,我也搞不清她是真醉了还是假醉了,反正软成了一滩烂泥。我和徐冬搀着她,几乎是拖下楼的,哥几个七手八脚地把她塞进出租车,然后我就坐了进去。徐冬趴在车窗上问我:“你自己能行吗?要不我跟着去?”说完他自己先笑了:“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啊,我是说扶她上楼!”我说:“你还好意思说,属你手黑,不用,不用!”徐冬笑着和刘大军他们上了另一辆出租车。

后上车的倒先走了,我们的车却还原地不动,因为没有目的地。司机问我去哪儿,是啊,去哪儿呢?刘艾丽一直抱着头躺在我怀里,我推了几次才有反应,却只是“哎呀”一声。我只知道刘艾丽的家在西丰广场附近,但哪个小区,哪栋楼,哪个单元,一无所知呀!我看见了刘艾丽挂在脖子上的手机,我拿起来想翻电话本,没想到这厮还有锁密码键的习惯。我忽然想起了赵婷,心中便一喜,她们家和刘艾丽家不是邻居吗?但随即我的心中又黯然了:赵婷要是见到我们这个样子,那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你们到底走不走啊?去哪啊?”司机不耐烦了,情急之下,我开口说:“那就去黄山路吧,窈窕女子会所附近!”

太阳还悬得老高呢,我拖着刘艾丽在住处的小区门口下了车,我想扶着她在一个台阶上坐了来,好让风吹一吹,醒一醒酒,可她却直接往地上躺,我只好用力去拽她,她那件本就快露肚脐的小衫,被我拽得眼看就要露奶子了。竟然围过来很多人看稀奇,我看了他们一眼,全是观猴戏的神态,我就感到脸上发热,我知道一定红得跟猴屁股似的。

“走,走,咱们回家喽!”

我用力抱起刘艾丽,拖着她就进了小区。

我是背着刘艾丽上楼的,把她扔到床上的时候,我已是气喘吁吁,刘艾丽却迷迷糊糊地挣扎着起来,闹着要看电视,我就把电视机打开,然后靠在床头歇气。

电视里正放着周润发的《英雄本色》,这部老片子我百看不厌,此时却没心情看下去。你想想,我身旁就躺着一个性感美女,她还处于可以被肆意蹂躏的状态,我还哪有心情干别的?我能感觉到裤子里面,我的小弟弟正在一节一节地升高,很快就支起了一个小帐篷。刘艾丽显然也看见了,竟咯咯地笑了起来,我怀疑她已经清醒了,我明知故问:“你笑什么呀?”她就笑得更厉害了。

笑着,刘艾丽忽然抬起手,一把抓住了小帐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