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9/



我没有时间理会那些如痴如呆的人们和动物,收起东西出了房间,快速向山崖奔去------

“恭喜大人成为世间第一药圣。”秃鹫向我祝贺道。

“恐怕不只是道喜吧?”我一边用话挤兑它,一边拿出盛药的玉瓶。

“大人,小老秃今后就是您的座驾了,您就饶了小老秃吧?”秃鹫道。

“拿着,是仙是闲,看你的造化了!”说着我扔给秃鹫一粒金丹,秃鹫一张嘴一伸脖,金丹就进了肚里。

只见一道金光闪过鹰身,秃鹫似乎大了一些,跟着就是赤橙黄绿青蓝紫等霞光在秃鹫身上泛起,秃鹫的身形明显变大,随着它的翼急振,秃鹫迅速升上蓝天,盘旋鸣叫着------

它飞它的,我拿着装天镯在山上到处乱转,想再找些矿石。

“大人,想找做炸药的石头呀?”小老秃落了下来问。

“是呀!看看还有没有。”我兴趣索然的答道。

“早就让你挖光了,鹰王说,倭国的富士山和M国的黄石公园有,不过不太多,标准也低。”秃鹫王道。

我回身看了看秃鹫王,只见它的身形巨大,羽毛泛红,鹰目闪亮,钢爪凸现,很有气势,但不知是否成仙?

“怎么样了?”我问秃鹫王。

“托大人的福,列地仙末班,说功德不够,还得修行。”秃鹫王道。

“那就随本大人走吧,去八百洞庭。”我上了鹰背指挥道。

一声鹰鸣,秃鹫展翅滑翔在山谷,然后振翅高飞------

坐在鹰背上,我打开属性栏,好长时间没有看一下自己的属性了。

打开属性栏一看,真是大吃一惊,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力量:?

内力:?

敏捷:?

智力:?

生命值:?

物理攻击力:?

魔法值:?

幸运: ?

魅力:?

职业:官员(二品)

技能:宗师级(多项)

装备:(任主)装天镯、地灵弓、玲珑剑、魔狼靴、二品官服

声望:465万,灭蝗奖励20万

怎么这么项问号呀,最主要的登极和经验怎么没有了?这样可、可不行。

我马上在联系那个象季雨丹的女孩,只见她似仙子般的飘然而出,来到我面前。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她的笑还是那么的舔,她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柔,使你即使有多么大的火也没办法发泄。

“您能告诉我,我的属性怎么了吗?”我盯着她问。

“猫老爷先生,您的情况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我马上去找我的主管和同事们,看一下您的属性究竟是怎么啦。”美女很客气的道。

“还有一个问题,您真的不是季雨丹吗?或者您认识不认识她?”我有点太激动了。

“不是,也不认识,先生第一次您见到我就叫我这个名字,我和您说得这个人像吗?”美女柔声细语地回答。

“不是像,是一模一样,如果您不信,可以到省城纯绿色酒楼去一趟,最少有两个人会叫您这个名字。”我认真的对美女道。

“不会吧?难道这世上真的有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正好今晚我休班,我一定会去。”美女说完就走了。

时间不长,我们就来到了八百里洞庭上空,湖水已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碧波荡漾,鱼船、客船、货船往来如梭------

这蛟龙哪去了?我的玲珑剑呢?在小老秃背上,我东张西望,极目远眺,飞了好几圈,连个影也没看到。

“秃王,找个地方落下去,我得下线了。”我拍了拍它的秃脖子。

“知道了”秃鹫王一个收翼就落了下来,来道一个小岛上。

“秃王,你替我查查,看看它们躲在哪儿了?”我对秃鹫王叮嘱道。

“放心吧!大人,我替你好好的查查。”秃鹫王说着就又升空了。

我下得线来,洗完澡出来一看,还是没有人,就打了个电话给马俊,告诉他我一会儿去吃饭,没想到马俊连声都没知就挂了,原来在生我的气呢。

出门前我按了一下按纽,这是告诉侦察队那帮小子,把穿梭机给我开到楼门口来。

你还真别说,打侦察队接管物业后,又开展代客泊车的业务,使小区环境大为改变,说是代客泊车,实际上是把我家的几台车都保管起来,省得叫别人做手脚。

开着穿梭机很快就来到了“纯绿色”,傍晚时分,车水马龙,人流涌动,各方权贵,大部分都是应邀来到这里就餐的。

当我的穿梭机一停在大门口,侯隽马上就迎了上来:“领导,您怎么来了。”

“马俊没告诉你吗?我给他打电话了呀!”我实话实说。

“哈哈哈哈------”侯隽笑得蹲在地上,边上的客人直纳闷,老板娘今晚这是怎么啦?弄得我也是一头雾水。

“因为没当上官,已经好几天没跟人说话了。”侯隽止住笑说道。

“至于吗?不至于吧?”我有些疑惑还有可笑地问侯隽。

“现在都快成老小孩了。”侯隽便往里让我,便讲道。

“对啦,侯隽这次来不光是为了吃饭,而且让你们俩口子和老安见一人。”我向侯隽讲明了来意。

“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有忘了她?”侯隽叹气道。

“想想这些年来本来已经忘了,可她偏偏又出现了。”我无奈地摇摇头。

侯隽在吧台边给临时加了个高凳,这样边喝茶边可以望着大门。

这茶喝了近两个小时,洗手间去了好几趟,真有点后悔没有约定时间,可又一想,这是谁跟谁呀,都不认识。

“您好!欢迎光临!请问您有预定吗?”大门口迎宾的问候声响起。

“不,我是来看看的,也不是,我找个人!”那个柔美的声音回答道。

“告诉老板娘,人来了!”我小声对收银员道。然后又对大门口说:“欢迎!欢迎!在下已经恭候您多时了。”说着快步向大门走去。

“你这人也真是,让人家来却又不在门口接人家,看人家出丑!”美人怨道。

“是在下的错,是在下的错!”在女人面前我只有认错的份。

“雨丹,真的是你吗?”一个声音轻轻的有点儿呜咽地在我身后响起,我知道是侯隽,因为她和季雨丹曾是上下铺,关系铁着那!

“大姐姐,您认错人了,我叫穆依琳”这位美女自我介绍道。

“像,简直太像了,不就是原人。”马俊有点儿语无伦次。

“都别傻站着了,小侯,安排地方了吗?”我问。

“看我,一激动,差点儿忘了,来来,里边请!”侯隽边说边带路。

来到楼上的雅间,分宾主落座后,我忙把侯隽和马俊介绍给穆依琳小姐认识,并详细介绍了我们同季雨丹的关系,然后问:“穆小姐,不知您父母是做什么的?”我的话很明显,想知道还有谁和她长得很像。

“我是在育婴堂长大的,没有见过父母,也不知道他们的情况,只是园长说我的衣服上有名字和一块徽章之类的东西,别的就再也没有了,因为你们说我像一个人,我就把它从育婴堂取来了。”穆依琳说着从坤包里中拿出一个红绸包,放在餐桌上慢慢打开。

这块红绸好象是在什么上撕下来的,而那枚徽章却刻着一条说龙不是龙,说蛇不是蛇,说鱼不是鱼的动物,好像是在水里,大家都愣住了。这是什么东西呀!

“它叫过江龙,但是还没有变成龙,因为它还没有过完江呢!”安民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插了一句。

“老安,你知道它的来历和出处吗?”我忙问道。

“那是二十多年前,我当运输排长时给塞外哨兵送物资,结果在大草原上迷路了,没有办法只好一直往前走,找到人家再说,走了整整一天燃料都快用完了时,突然从远处驰来一匹马,马上是一个黑衣人,衣裳上绣的和别在胸前的就是这图案,我忙下车问路,那黑衣人给我们指了方向,就转身骑马回去了,我们大概跑了两个小时吧,按照黑衣人给我们指的方向,找到了一个补给站,一问才知道,我们车队已经过境了,然后我又问补给站的看门老头,那黑衣人是什么人?老人开始很警惕,后来我再三表明是心怀敬意,感谢他为我指路,老人才告诉我,那人是华夏帝国远古时成吉思汗大帝的嫡系子孙部落,正在卧薪尝胆,修养生息励精图治以重整蒙古帝国,至于那徽标就是说只要未称帝就永远不能用龙的图案。”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安民才喝了口茶。

“乘乘,这玩意还有这么深的背景呀!”马俊惊讶的说道。

“穆小姐,不好意思,没能解开您的身世之迷。”我抱歉地说。

“那里呀!是我没能帮上您的忙,您的事我也没办法解释,而客服、技术部的也正在调主智系统的单子,还有好几个部门也都在调您的资料,我也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穆小姐对我们大家说了天宇集团内的事。

“他们都在找我什么资料呀?我又没有违犯你们的游戏规则。”我问穆小姐。

“这个我也不知道,还有人想去主控室去二十四小时监控你呢!可主智系统跟本就调不出您,所以这些人也没有办法了,正好有件事,他们又开始想 监控你,不过还是不行。”穆依琳的柔美声深深的印在我的脑中。

一切都不知道结果,一切都迷茫,一切都让人费思量。

这酒也不知道是怎么喝的,最后竟然多了,侯隽、马俊和安民都知道我的心情,所以也没有劝阻我。

当我第二天醒来时,发觉头有点儿痛,这是轻度脑水肿状况,运起天罡正气将酒精逼出体外,迅速恢复了身体。

来到厨房一看,是“纯绿色”的保温饭盒,才想起来昨晚上可能是马俊他们送我回来的,看看这还有张条子,我拿起来一看是马俊写的:

“领导,这样可不行,如果她们和您真的有意思,就去找她们吧,不要再错过机会了,您还想再后悔一次吗?”

“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我没工夫理会这些吃完饭,就进游戏里去了。

“小老秃,你在哪里?”在这个荒芜人烟的小岛上,我叫着秃鹫王。

“唰”一的声,秃鹫王从天而急落在岛上。

“大人,您怎么才来呀?小老秃好象是找到它们了,就等你去认一下呀!”秃鹫王急着说。

“什么叫认一下呀?龙你都不认识呀?”我损着小老秃。

“龙我认识,可龙身边的东西我就不认识呀,不论谁接近龙,它就向谁发起攻击,看看我都差点被它给毁了。”秃鹫王指着胸口一处给我看,那地方缺了几根毛。

好家伙!什么东西能把秃鹫王伤了呢?它可是地敬仙级的呀!

“走,去看看,谁这么厉害?”说着我就上了鹰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