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中国史中的朝鲜

朝鲜半岛


在政治方面,中国人在汉代渗入朝鲜的直接后果并不引人注意。将半岛

的部分并入帝国的尝试已经作出,但是由于不存在来自这些部分对本土的威

胁,因而没有建立诸如存在于西北和北方的保护线的呼声。汉朝制度在朝鲜

成长的真正重要性表现于长期的文化效果。最后朝鲜成为将中国文化因素传

入日本的代理人。这些因素源自儒学传统和佛教两者,它们进入更远的东方

以前已在朝鲜生根。此外,在中国发展起来的后来在日本应用的某些工艺(如

造纸),很可能是从定居于朝鲜的中国人移民集团那里得到的。


早期接触


中国人和朝鲜半岛民族的接触,按传统说法开始于周王国建立时 (传统

说法为公元前 1122年)。那时商王室的一个逃亡的成员名叫箕子,他逃到朝


鲜,并将若干中国生活方式的特征带到那里。 箕子或其他早期中国冒险家可

能遇见的部落大概是松花江周围后来称为夫馀民族的先民;沃沮似乎集中于

纬度40 度上下,秽貊生活在更南的地方,直到半岛的中部。关于这些民族的

种族渊源或任何可用来对他们作鉴定的特征,所知甚少。

紧接着在公元前第2 个 1000年期间的未经证实的接触,出现了一段漫长

的空白期,从此以后才有更多关于中国人在朝鲜的材料。历史记载可以说是

从公元前4 世纪开始的,当时燕的统治者采用了 “王”的称号(前323 年)。

燕国位于控制着当时中国大部分的其他六个大国的东北,是满洲和朝鲜诸部

落的接近的邻居。由于力量和声望的增长,燕国有能力对南方的齐国 (在山

东半岛)施加更大的压力。与此同时,燕国的有些居民对朝鲜进行积极的贸


易联系,他们在那里留下了大量燕国铸造的钱币。贸易的条件或有关的商品

种类都是难以查清的。

不出所料,秦帝国的建立开始了中国与朝鲜关系的新阶段。按照传统说

法,躲避中国新政府暴虐统治的逃亡者设法前往朝鲜,但是这样的解释可能

是出于后来的一种愿望,即为了加强对秦朝统治的抹黑。被提到的第一位逃

亡者是卫满,公元前 195年卢绾在东北发起了反对汉帝国的失败的起义,在


此以后据说卫满到了朝鲜。 由于有1000名追随者支持,据说卫满在一个中

国话叫做朝鲜的地方建立起一个王国,这个地方靠近现代平壤所在地。后来

的一种记载说,当时建立了第二个王国,位于卫满辖区之东,这不一定被人

接受。①


汉帝国的最初几十年间听任卫满巩固他自己的权力,这显然是合长安官


③ 关于这个问题的说明,见K ·H ·J·加德纳: 《朝鲜古代史》(堪培拉,1969)大庭脩: 《亲魏倭王》(东


京,1971),第23 页以下。

① 《后汉书》卷八五,第2817 页。


② 加德纳: 《朝鲜占代史》,第8 页。


③ 《汉书》卷一下,第77 页 (德效骞:《〈汉书〉译注》第2 卷,第 140 页以下); 《史记》卷一一五,


第2985 页 (沃森:《英译〈史记〉》第2 卷,第258 页); 《汉书》卷九五,第2863 页; 《后汉书》卷


八五,第2809 页。

① 加德纳: 《朝鲜占代史》,第9 页以下。



员的意的,因为他们期待着他会抑制对中国利益的损害或侵略中国的领土。

卫满本人从来没有访问过朝廷,他在地方上行使的权力是任何其他地方首领

做不到的,这是力量的标志。很可能,在公元前 2 世纪,朝鲜本地的制铁业

在中国移民的指导下发展起来了;迄至此时为止铁器一直是现成地从中国带

来的。

公元前 128年,发生了一次建立中国权威的不成熟和流产的尝试。匈奴

侵入辽西郡,杀死太守,并进入渔阳郡和雁门郡,在那里他们杀死或俘虏了

3000 人。为了对付这种威胁,中央政府派出卫青和另一个将军,他们抓住了

几千俘虏。记载紧接着告诉我们,秽貊部落首领南闾带着不少于28万名追随


者向中国人投降,为此建立了苍海郡,但在两年后撤消。 关于南闾或该事件

所知的仅限于此,那么多的居民集团的投降竟没有较为持久的影响,这也许

是令人吃惊的。完全可以理解,在那种特殊的时机,中国人并不愿意接受更

多的纠缠,因为在这时,他们正开始尽力处理匈奴问题。


汉朝的扩张


只有当北部边境上的安全得到一定程度的保证和中国的渗透已成功地完

成时,汉朝政府才有可能作进一步的努力。公元前 109年,两支军队被派出

远征,理由是卫满的后裔窝藏了许多中国逃亡者。尽管两支军队 (一由陆道

一由海路)在一次互相配合的行动中失败,中国最后仍迫使地方首领投降(前

108年),并建立四郡管理该地区,这四郡名为玄菟、临屯、真番和乐浪。①


安排并不是长期不变的。地方官员们的权力范围受到怀疑,诸郡之一(真

番)的情况也是如此。在武帝统治末年开始了缩减和撤退的政策,前 82 年撤


消真番和临屯就是例子。 到公元 1—2 年,剩下的玄菟和乐浪二郡分别包括

3 县和25 县。玄菟所属一县名高句骊,后来高丽一名渊源于此;乐浪包括朝

鲜县。③


在中国人推进的其他地区,他们设立了属国,以都尉作为施加他们的权

威的手段。在某些情况下,他们曾经承认地方首领或王拥有的称号,以加强

那些统治者的声望,同时博得了那些人的忠诚。在高丽情况是不同的。在那

里没有建立军事组织以反对强大的潜在敌人的迫切需要;也没有强大的部落

单位,这些单位已经逐渐形成他们自己的首领和官员的统治集团。显然,这

适合于严格地建立与帝国正规的地方机构相同类型的政府单位,并可指望郡

县官员能够用同等程度的效率来管理他们的地区。

他们如何有效地做这样的事仍是一个有待推测的问题,但是考古的证据

揭示了他们存在的重要痕迹。除了可能是乐浪郡府的遗迹之外,还发现了一


② 《汉书》卷六,第169 页 (德效骞:《〈汉书〉译注》第2 卷,第 50 页); 《汉书》卷二四下,第1157


页 (斯旺:《古代中国的粮食和货币》,第243 页); 《后汉书》卷八五,第2817 页。

① 《汉书》卷六,第193 页以下 (德效骞:《〈汉书〉译注》第2 卷,第 9 页以下); 《史记》卷一一五,


第2986 页以下 (沃森:《英译〈史记〉》第2 卷,第295 页); 《汉书》卷九五,第3864 页以下。

② 《汉书》卷七,第223 页(德效骞:《〈汉书〉译注》第2 卷,第 160 页);《汉书》卷二八下,第1626—1627


页; 《后汉书》卷八五,第2817 页;关于临屯在前75 年撒消的看法,见大庭脩: 《亲魏倭王》,第32 页。

③ 关于这些郡的建立与历史,以及调整的问题,见池内宏: 《满鲜史研究:上世编》(东京,1951),第


3—190 页。

些可能为高级官员建造的坟墓。此外,200 座或许更多的汉代样式的坟墓在

靠近平壤的地方发掘出来,它们很可能是中国移民的,他们的财富使他们能

够获得在本国诸郡正用作殡葬陈设的奢侈品。①


后汉时期的关系


在后汉时期占优势的是一种有点不同的情况,那时帝国政府不能在远离

朝廷的地方维持强大的地位。从公元 1世纪后期起,中国的统一和管理的力


量已经削弱,有些本地韩人 (Hnn) 部落人多势众地在南部平原定居下来并

向北推进。公元20—23 年,据说他们发起对乐浪的袭击,从那里带回 1500


名居民作奴隶。尽管中国人不久在某种程度上能够重新树立他们自己的力量


(公元30 年),但他们此刻被迫认可某些地方首领的权威。 不久,可能在

公元 1世纪的上半期,这些人中的一批人改造了建立在鸭绿江及其支流的高


句骊 (Koguryǒ)。 公元 106年,由高句骊国王发动的对中国军事设施和官

员的袭击,迫使汉朝当局向西撒退到靠近辽东郡的地方,但是在 132年中国

人能够恢复某些他们失去的地方。⑥


汉代的最后数十年,政府对朝鲜的继续控制开始成为问题,这是不足为

怪的。公元 175年左右,一个主张独立的政权由公孙度在东北建立,他是一


个曾经在玄菟郡任职的官员之子。他能请求高句骊王给予承认,甚至从更远

的北方夫馀部落领袖那里得到承认,由此可见他的力量和独立的程度。正好

在汉朝末年,在曹操努力建立魏国取得成功时,公孙度的王国归于其统治之

下。一个名叫带方的新郡在他的权限之下建立了起来,其官署设在今天的汉

城附近的地方。②


在此期间半岛的南部发生了其他发展。马韩、弁韩、辰韩三个联盟已经

形成。其中马韩最大。它包括50 多个小部落或单位;其他两个联盟每个各包


括 12 个小部落或单位。 这些单位非常可能和来自日本列岛的访问者有联

系,公元57 年和 107年从九州前往洛阳朝廷的使团很可能在他们的旅程中经


① 关于考古证据的报告,见原田淑人和田泽金吾: 《乐浪》(东京,1930);小泉显夫: 《乐浪彩箧塚》


(汉城,1934);小场恒吉和榧本龟次郎: 《乐浪王光墓》(汉城,1934);梅原末治和藤田亮策: 《朝


鲜古文化综鉴》 (奈良,1946—1948)。关于汉式坟墓的研究,见金秉模: 《中国和南朝鲜砖石墓构造的


面貌:秦至新罗时期》 (牛津大学学位论文,1978)。

② 更严格地说,英文应对音为Hn;采用Hnn 为的是避免与王朝称号汉 (Hn )混淆。这种形式出于同样原


因也用来表示秦以前的韩国,见前面第1 章 59 页注②。高丽部落名称和秦以前国家的名称事实上是用相同


汉字来书写的,但两者之间没有联系。

③ 见加德纳: 《朝鲜古代史》,第21 页,引了残缺的 《魏略》。


④ 《后汉书》卷八五,第2817 页。


⑤ Koguryǒ是中文高句骊Ko -Kou-Li 的朝鲜文形式; 《后汉书》卷八五,第2814 页; 《三国志》卷三十


《魏三十》,第843 页。

⑥ 《后汉书》卷四,第193 页; 《后汉书》卷八五,第2815 页; 《三国志》卷三十(魏三十),第844 页。


① 《后汉书》卷七四下,第2418 页; 《三国志》卷八(魏八),第252 页; 《三国志》卷三十(魏三十),


第 845 页。

② 《后汉书》卷七四下,第2418 页; 《三国志》卷三十(魏三十),第851 页。


③ 《三国志》卷三十(魏三十),第849 页以下。

过韩人联盟之地。前一次光武帝向使者赠送了一颗印。有特定刻字的一颗金


印1784年在志贺 (筑前)发现,已被鉴定确系原物。


④ 关于这些使团,见 《后汉书》卷一下,第84 页; 《后汉书》卷五,第208 页; 《后汉书》卷八五,第


2821 页。关于印,见王仲殊: 《说滇王之印与汉委奴国王印》,载《考古》,1959.10,第573—575 页。


鲜鲜半岛


太宗曾希望649 年的大战会最终征服高丽,但太宗临死以前亲自取消了

这次战役。这反而加强了高丽的独裁者泉盖苏文的侵略野心。655 年他攻击

满洲南部的契丹人,后者已于 648 年公开承认自己是中国的附庸。656 年,

泉盖苏文联合朝鲜半岛西南部的百济王国入侵北面的新罗,占领了新罗三十

多个城镇。同时,新罗试图说服高宗与它一起消灭高丽的力量。这个计划对

高宗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由于新罗已迅速地引进了中国文化中的许多内

容,并且按照中国的路线确立它的制度,这一建议就加倍地吸引人了。

这两个盟国决定从两个方向进攻小国百济,然后把它当作入侵高丽本土

的基地。到了660 年,充分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中国大将苏定方率领号称

十万人的大军出山东半岛渡黄海,在百济


的首都、锦江边的泗沘城附近登陆。同时有五万大军从新罗冲破百济西部的

防线,然后围攻泗沘城。由于被包围,百济国王逃出都城,他儿子以该城和

国土投降了唐军。百济皇室成员在长安当了人质,中国官员在一万名中国占

领军的支持下被派往这一被征服王国的全国。

以夺取的百济为基地,高宗 (或是武后,她已在丈夫最近患病时接管了

政府)策划中国军队从百济和辽东同时进军,对高丽进行几面夹攻。苏定方

指挥的远征军从北面深入高丽腹地,围攻平壤。但在百济的中国军队被一次

叛乱牵制住,不能参加进攻。新罗的支援又太迟,苏定方的部队被迫撤回。

百济的抵抗运动由一位名为牟岑的将军领导,他短期地恢复了王室,直到663

年后期才最后投降。叛乱者得到日本人的支持,后者在锦江口与中国人进行

的一次大海战中损失了四百多条船。

666 年年中,泉盖苏文之死以及继任者与其两个弟兄的内部争斗,使形

势变得对中国人有利。当新首领请求中国人协助对付他弟兄的反叛时,唐朝

的反应是以年迈的李世?率军对高丽发动水陆大战。新罗的一支大军从南面

配合进攻。668 年阴历九月,唐朝的一系列胜利达到顶点,这时李世?经长

达一月的围攻后攻陷高丽首都平壤,带着20万俘虏 (其中包括高丽国王)返

回中国,并把高丽国王献到太宗墓前祭奠。一个有两万驻军的都护府在平壤

设立,以治理被征服的高丽王国。

软弱的高宗能如此成功地完成导致隋炀帝和唐太宗灾难性失败的重大军

事远征,这似乎令人奇怪。但高宗享有两个其前辈所没有的有利条件。第一,

泉盖苏文死后,高丽国内发生内乱,其防线遭到严重的削弱。第二,唐朝军

队占领了可从海上得到供应的百济作为基地,便能迅速打击高丽的心脏地

带,开辟第二条战线。唐朝军队不必再依靠穿过辽东的漫长的陆路,这条路

夏天遇雨非常泥泞,又为过早来临的严寒所苦。


但唐朝不能长时间享有军事上的优势。670 年,高丽反抗占领军的叛乱


成功地使王室得以复辟。尽管四年以后叛乱被镇压下去,但反对中国占领的

抵抗在高丽持续不断。抵抗受到企图在朝鲜半岛上建立统治的新罗的支援;


① 《资治通鉴》,卷201 第 6363 页。

新罗这时已开始侵占百济从前的领土。676 年,中国人被迫把平壤的都护府


撤至辽东更安全的地带, 所有的中国官员都从高丽被召回。678 年,高宗经

劝说停止对新罗发动大战,理由是对吐蕃的防御已成为比控制朝鲜远为急迫


③ ④

的事情。 新罗已在几年内占领了百济和高丽南部的大部。 同时,唐朝越来

越注意离本国较近的严重得多的军事事务。由于大量的兵力投入对付西面吐

蕃人的战役,朝廷无力再派更多的部队去朝鲜遏制前盟友的侵略性的扩张,

因此占领和统治朝鲜的计划被取消。

辽与高丽的关系


在 10世纪的最后20 年,辽朝发现自身不仅陷入与宋,而且陷入与棘手

的女真边界部落,与东面的高丽,与西面鄂尔多斯地区正在形成的党项人国

家——西夏的敌对状态。

契丹人与高丽的关系直到 10世纪80年代才变得比较重要。在契丹于926

年侵占渤海的严峻时期,冲突迫在眉睫,而高丽恰处于政治分裂时期。在 9

世纪的最后十年,新罗国家开始崩溃,叛乱首领已建立起三个独立国家:后


① 见[535]王赓武: 《小国的辨术:宋朝初期与其邻国的关系》,第53 页。


② 关于战争的详细记载,见[869]程光裕: 《宋太宗对辽战争考》,第95—161 页。

高句丽在北部,后百济在西南,而王建领导的一个叛乱政权位于西海岸。918

年,王建篡夺了后高句丽的领导权并于北部与西北部建立起高丽王朝 (他以

其庙号太祖而闻名,918—943 年在位)。这样,在 926 年高丽被分成三个国

家,完全没有能力参与保卫渤海,即使他们想这样做。直到935 年新罗才最

后投降高丽,而直到936 年以前,高丽国王太祖才征服后百济并重新统一半

岛 (见地图5)。

在以后的十年里,高丽王国开始了有计划的扩张并在平壤建立了一个新


的 “西京”,以加强其在北部的地位。作为自封的古高句丽国的继承人,他

们的统治者试图重新征服大同江以北至鸭绿江流域的领土。然而,由于这一

地区被许多女真人和其他部落民族以及渤海遗民所占据,所以仍没有急切的

理由与契丹发生冲突。再者,在高丽宫廷,任何向北方的领土扩张都受到强

有力的反对。许多贵族和官员强烈地认为,高丽国家像新罗时代一


样,应当将其统治目标限制于半岛。①


不过,契丹人对渤海的征服,以及随之而来的在辽阳周围对众多渤海人

口的重新安置,微妙地改变了形势。在926 年,并不是所有的前渤海领土都

并入辽国版图,也并不是所有的渤海人都承认辽朝的统治。渤海王室的许多

成员已逃到高丽避难。渤海自身是由残留的高句丽统治精英建立起来的,因


此把东北高丽王朝看作是远亲和潜在的同盟。 再者,在辽朝边界之外,有三

支渤海人保持着独立:今黑龙江省松花江流域的西北渤海人,生活在今辽宁

省鸭绿江以西的一支渤海人,以及三者中最强大的一支,于926 年在牡丹江

流域建立起独立国家定安国 (朝鲜语Chǒngan),其都城兀惹 (Wo-jo),在


前渤海国的上京 (今吉林省东京城)。

975 年定安国与辽发生冲突。一支契丹讨伐军被派去进攻定安国,但失

败了。在 985—986 年,辽再次侵入这一地区。而在 10世纪80 年代,契丹与

生活在鸭绿江流域的各个女真部落之间产生了许多麻烦,宋试图与后者建立

某种反契丹的同盟。991 年辽在鸭绿江流域下游建立了三个带有驻军和军事

殖民地的堡垒,以阻挡女真和宋之间通过海上进行联络。

所有这些举措对高丽产生了威胁。当高丽国王定宗 (945—949 年在位)

动员了一支强大的防御部队和辽意识到高丽会是多么强大的对手时,辽朝于

947 年入侵高丽的计划中途流产。直到 10 世纪 80 年代,契丹和高丽的关系

仍很疏远,因为女真诸部和定安国为高丽北部边界和辽边界提供了一个缓冲

地带。但到 990 年,辽明显想要吞并这一地区。辽朝重新恢复紧张局势的新

举措不仅暴露了辽和高丽之间潜在的不和,而且把它与更广泛的国际形势联

系起来。


从 962 年起,高丽与宋一直保持着文化和外交关系,就像他们以前同五


① 这可以根据显示其中有一些带有相当多的戍守部队的新的地方行政中心的建立的表格推断出来,载[807]


金渭显: 《契丹的东北政策》,第79—81 页。

① 关于高丽宫廷态度两极分化的明晰分析,见[419]米歇尔·C.罗杰斯: 《中世纪高丽的国家意识:辽、金


对高丽的影响》,第 152 页。

② 关于这一关系,见[281]李基白: 《新编高丽史》,第103 页。


③ 关于定安,见[532]和田清: 《定安国》;[182] 日野开三郎: 《定安国》。


① 见[302]丸龟金作: 《高丽与宋的交往问题》。

代依次保持的关系一样。963 年国王光宗 (949—975 年在位)受到宋太祖的

册封。到 10世纪,高丽人在各个方面彻底地受到中国文化影响的浸染,他们

仇视、瞧不起却又害怕契丹人。这样,当 985 年宋朝皇帝试图争取高丽作为

保卫共同文化传统的同盟者时,他们是把它建立在有说服力的真实情感之上

的。然而,任何一方都不愿意把他们的同盟付诸实践。因此,在986 年宋朝

入侵期间,高丽拒绝出兵向辽进攻。

至于契丹人,则相信高丽对他们的东部边界构成了严重的潜在威胁。契

丹对女真和定安国的进攻加剧了紧张局势。契丹人也许还担心高丽会鼓励辽

朝统治下庞大的渤海居民的地方性分离,这种分离最终导致了 1029—1030

年的大规模叛乱。


在 992—993 年,辽朝东京留守萧恒德 受命入侵高丽。他率领一支号称

80 万的大军越过边界,要求把前高句丽鸭绿江南北的领土割让给辽。高丽宫

廷向宋求援,但无人相助,宋和高丽的 “同盟”再一次证明是虚假的。然而,

高丽人能够很好地自卫并准备了强大的防御。他们的国王成宗 (982—997 年

在位)率领一支强大的军队向北开到平壤。与此同时,在经过几次战役后,

辽军主力向前开进到清川江。正在这时,似乎辽军指挥官断定征服高丽是不

可能的,所以开始在辽军主帅萧恒德与高丽指挥官徐熙之间进行谈判。最初

辽让高丽在完全投降或灭亡之间作出选择,而高丽则倾向于屈服。但徐熙勇

敢的坚韧不拔使他们达成了谈判协议,即高丽成为辽名义上的附属国,而且

断绝与宋长期建立起来的联系。高丽国王受到辽朝皇帝的册封。高丽被授权

自由处理鸭绿江流域南部女真诸部落,而他们也及时地据此采取了行动:徐

熙于 994—996 年率领他的军队进入这一地区并建立了一批堡垒以维持和

平。①


自994 年起,双方开始经常互派使节。994 年成宗进献给圣宗一些女乐

人,圣宗似乎出于儒家道德观念,谢绝了她们。几批高丽学生被派去学习契

丹文。996 年国王成宗又派遣一名使节请求联姻,辽朝宫廷答应把萧恒德的

女儿 (她的母亲是出身于皇室的一位公主)嫁给他。当997 年成宗死后,998

年契丹宫廷正式册封他的继承人王诵 (庙号穆宗,997—1009 年在位)为国

王。

在以后的数年里,辽致力于入侵宋朝和随后的和约谈判。在 999—1000

年和 1004年的战争期间,高丽—宋朝同盟的恢复毫无可能:每一次高丽国王

都正式向辽朝宫廷祝贺对宋的胜利。




② 他的传记,见[645] 《辽史》,卷88,第 1342—1343 页。在高丽史中一般用他的称呼逊宁来指他。


① [281]李基白: 《新编高丽史》,第125 页和地图,第 127 页;[173]韩■劤: 《高丽史》,第138—139


页;亦见[419]罗杰斯: 《中世纪高丽的国家意识》,第154—156 页,他对传统记载的准确性提出了疑问。

朝鲜战役


朝鲜战争和上述两个战役不同,是在外国土地上作战。丰臣秀吉在准备

侵略时,据说动员了大约 300000 人。此数一半左右参加了 1592年在朝鲜的

战斗。1597年的第二次侵略涉及差不多同样数目的人。这些数目使明军不可

能具有它常有的那种数量上的优势。

因为丰臣秀吉的真实动机仍不清楚,历史学家们不可能十分肯定地论述

这次国际冲突。他在宣告征服中国是他公开的目的后,甚至没有进入朝鲜以

落实他野心勃勃的计划。他 1592年的第一次突袭使朝鲜人大吃一惊。日军在

1592年5 月晚期在朝鲜半岛登陆,在两个月内便把汉城和平壤都占领了。到

了1592年秋天,两支先头部队已抵达鸭绿江和图门江。没有做出努力越过这

两条江前进,以至侵入中国境内。没有利用这最初的优势可以归因于朝鲜水

军和朝鲜的非正规军,他们骚扰日本人,威胁他们的后方。但丰臣秀吉,和

他愿意承认的或资料所透露的相比,可能持有不那么雄心勃勃的战争目标。

乔治·桑塞姆怀疑他了解大陆战争的一些难题,或预料到严重的中国的介入。

①碰巧,统率一支 18000人的先头部队,并和中国人打了大部分的仗的小西行


长这个日本的 “基督大名(Christian daimyo)”也在战地上进行了大部分

和谈。这种双重任务要求他时而战斗时而友好地拜访中国将领们。休战很可


① 参见前 《后果》和本节前文。


① 关于东林党人在随后国家事务中的作用的论述,见后 《梃击案》及其以下的文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