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冻人之 圣诞

weaxing 收藏 3 93
导读:美丽冻人之 圣诞

今天是12月25日,外国人的圣诞节。


但在这个地球村的时代,邻人的节日早已变成了我们自己的快乐了,四周的店铺到处都是放着《平安夜》的圣歌,哪怕现在还只是上午,离晚上还早着呢。


我和秋雨秋雪这对漂亮的双胞胎漫步走在白雪飘飞的大街上,今天,迎来了天水市异常寒冷的一天,飞飞扬扬的小雪花从天空柔柔的飘洒下来,打在了她们秀美的长发上,使本来就冰清玉洁的她们更似是从天上下凡而来的美丽精灵。


我微笑着扫了她们一眼,两姐妹今天并没有象往常那样一左一右的挤在我的身旁,而是手拉手的并排走在我身体的一侧,因此,路人那投射过来的欣赏的目光便都象聚光灯一样只是笼罩在她们姐妹二人的身上,而不是象往常一样,把我也散射进去了。


为了迎接圣诞,她们今天特意穿了一件鲜艳的红色呢子短裙,下面修长的小腿上则是黑黑的长筒靴,于是在那乌黑与艳红之间,就裸出了她们那雪白晶莹的膝盖了,如此的美丽冻人,使每一个见到的人在赞叹她们美丽的同时却又不得不会为她们而感到心寒。


因为,天毕定是太冷了。


我心里知道,她们这样的打扮一切都是为了我的爱好,因为我曾说过,我最看不惯冬天里的女孩儿上面穿着短裙,下面却穿着厚厚的长袜,既然敢穿裙子,那就要象俄罗斯的女孩子那样,在冰天雪地中,腿部也是光溜溜的美丽。


不过,现在,我真的有些后悔我说过的话了。在出门的时候,无论我怎样劝说,两个女孩子却都死活不肯在短裙下再套一件棉袜了。哪怕我不停的再说,那些俄罗斯女孩儿都是照片,都是不真实的,我原来的话是说着玩的,外国人的节日不值得这样隆重的,最后,我甚至还说,小心以后腿部冻出毛病来。落下一个老寒腿-----但女人一旦勇敢和执着起来,是能让任何男人都吃不消的。


望望她们,我无奈的摇摇头,一阵细细的冷风打过来,使那碎小的雪花变成了小小的雪粒,打在脸上竟然有种生痛的感觉,我看到,秋雪虽然还是那样的面色坦然,亭亭玉立,但修长的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轻轻打了一个寒颤。感觉到我的目光射过来,她向我微微笑了笑,扭头对秋雨说道:“天气真难和,是吧,姐!”


“嗯,不太冷。”秋雨说着,轻轻的瞥了我一眼,二姐妹的心灵相同使我又一次的见识到了。


我哭笑了一下,说道:“也是,乐观些吧,苦不苦,想想长征二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


“就是啊,再说了,我们正按你的办法去想腹中有一盆火在烧着呢?”秋雨吃吃笑道。


“平常不练,临时抱佛脚,你把那里想成有一座火山也暖和不了自己。”我哼了一声,不满的说道。


“嘻嘻,我就是想着那里有一座火山呢?”秋雪不好意思的轻笑起来,微微的仰起脸,让那细细的雪花打在她洁白的脸蛋儿上,“倒不如把这些雪花都想像成火炭吧。”她喃喃的低语着,轻轻的眯上眼睛。


“你就不怕毁容啊。”秋雨笑起来,甩甩她的胳膊,“快睁开眼吧,即使不毁容,也得跌个大跟头。”


“姐,不是由你拉着的吗?”秋雪噘起了嘴唇,照样闭着眼睛向前走,脸上浮现出一丝丝调皮的笑意。


“真是的,我才比你早出生了数秒钟而已。”秋雨叹口气,无奈的瞅了瞅她,但却也只好尽起了自己照顾妹妹的义务。


“让你平衡些,”我微微笑道,伸过手去攥住了她的手掌,冰凉激人的感觉令我止不住的咦了一声。“这么凉!还说不冷。”我瞪了她一眼。


“不冷!就是不冷!”她娇媚的望我一眼,轻轻的跺跺脚,顽强的说道。


“哎,佛渡有缘人,什么时候你们才回头是岸啊。”我无奈的叹息一声,和她们并肩向前走去。


大街的两侧店面上,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圣诞装饰,挂满彩灯的圣诞树在大百天就早早的开放了,一闪一闪的耀着亮晶晶的光芒。圣诞节,在中国,还是一个年轻人的节日,从街边散步老头那无奈的眼神和兴高采烈游玩的少男少女们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走过一个门前竖立着高高充气的圣诞老人的店铺前,秋雨被里面一颗极为高大的,挂满五彩星星饰物的圣诞树吸引住了,“好美呀!”她轻轻赞叹着,扭头望向了我,冻得有些发紫的嘴唇中喷出浓浓的白汽。但那脸上,确还是挂着粉嫩灿烂的笑容。


“既然美,我们就据为已有吧。”我笑道,有些心疼的望了望她。


秋雨轻轻的一笑,拉着秋雪跑进了商店,那里面,应该是比较暧和的。透过模糊的结满冰花的玻璃橱窗,我隐隐看到她正在和那个胖胖的店老板讨价还价着,因为,“砍价?”这是秋雨最喜欢的游戏。


她旁边的秋雪则温柔的立在一旁,回过头来,默默的凝视着我,嘴角挂着甜甜的笑意。我向她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止不住的翻江倒海着。两姐妹的心意是那样的相通,姐姐的手划破了,妹妹的手指就会莫名的发疼,妹妹病了,姐姐也会查不出病因的身体不舒服起来。和秋雨的恋爱感情因为有了秋雪的介入,一切似乎都变得复杂起来。


店铺里,秋雨似乎已经和老板谈好了价钱,开始招呼秋雪她一起抬那圣诞树了。我转过身,向远处跑过来的一辆出租车招了招手。


车子停了下来,年轻的司机有些惊异的瞅了瞅从店铺里出来的两姐妹,不满的望了望我,“这体力活咱大老爷们的,怎么能让美女动手呢?”


“你懂什么?那是爱好。”我扫了他一眼,“暖气开足了吗?”


“放心吧,温暖如春!”他呵呵笑道,跑到后面打开了后背箱,帮着秋雨她们将圣诞树塞了进去。因为过于巨大,还有一多半露在了外面。


“就那样吧。”我揽住秋雨的小蛮腰,把她强推进车内。秋雨格格的笑着,在车内对着秋雪喊道:“雪儿,快进来吧,还是车里暖和。”


“这就来。”秋雪笑着,轻轻的呵着双手,跑了过去。在车厢中,她打开车门,望着我轻笑道:“过来挤一挤吧,这样更暖和一些。”


“好吧。”我笑笑,走了过去,秋雪向里面挪着身子,给我腾出地方,见我坐好,她轻轻的用双手揉搓着洁白圆润的双膝,吃吃笑道:“还别说,这膝盖还真是酸乎乎的疼呢?”


“热成冰棍了吧。”我调侃的望望她。


“讨厌。”她轻咬着嘴唇白了我一眼,面色绯红的将身子斜靠在了秋雨身上。


我微微一笑,不言语的望向窗外,映入眼睛的,是道边上一对儿并排行走的年轻情侣,男人躬着腰,将头缩在竖起的羽绒服的领子里,女人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毛衣和黑色的薄昵长裙,修长的身体昂然挺立在风雪中,优雅的行走着。


我心内暗暗的叹一声:“谁说女子是弱者啊。”


身旁儿,两个女孩儿一直在低声的说笑着,听着这莺莺软语,再望望窗外那飘雪的风景,想到将来以后同二女的感情发展,我不由得变得有些迷茫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