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565-1917)

现代克格勃的始祖,俄国历史上第一个政治警察局沙皇禁卫军,是由一个登上

俄罗斯宝座的莫斯科大公伊凡雷帝于1565年创建的。黑色装束、黑色坐骑,系在鞍

下的狗头和狼尾扫帚,象征着六千禁卫军的使命:嗅出并扫除叛徒。但是也和斯大

林时期一样,令人嫌恶的扫帚所扫除的所谓的叛徒,主要是禁卫军自己或是他们首

领想象出来的无辜者。多少个城市成了禁卫军的牺牲品。如1570年,诺夫格罗德的

大半居民就成了禁卫军一场持续了一个多月的血腥屠杀的牺牲品。而伊凡雷帝本人

则时而成为暴虐狂,时而又去向上帝忏悔。在威吓国民七年之后,禁卫军于1572年

被取消。四百年之后,斯大林的内务人民委员部的牺牲品们也将迫害他们的人称为

“禁卫军”、斯大林曾指出禁卫军在国家权力中央集权化以及削弱贵族特权阶层的

影响方面的“进步作用”,同时他又批评伊凡雷帝说,他把太多的时间花在了上帝

身上,而没有将那些贵族彻底清除掉。

第二个对付政治犯的最大组织是彼得一世在十七世纪末创建的“普列奥布拉任

斯科耶衙门”。这个组织是在绝对秘密的情况下成立的,因而至今也无法弄清它成

立的准确日期。被关押在该衙门监牢和刑讯室里的囚犯中,既有不愿担任国家公职

的贵族出身的人,也有那些胆敢嘲笑沙皇的酒鬼。今天无论是在苏联还是在国外,

都将彼得一世奉为俄国的改革者,以及有“通往欧洲的窗口”美称的新首都圣彼得

堡的建造者。可他还是一个以残暴而著称的统治者。他的继承人皇太子阿列克谢,

即使跑到国外又被甜言蜜语诱口俄罗斯,后来在刑讯室中被折磨致死。

和伊凡雷帝的禁卫军一样,“普列奥布拉任斯项耶衙门”能比其缔造者命长。

虽然在彼得一世死后政治迫害并未终止,但此后的百年间却再没有人动手建立专门

的政治警察局。只是在1825年十二月党人起义失败后,沙皇尼古拉一世才命令设立

“帝国办公厅”第三处,建立起了自己的政治警察局。

十二月党人成了俄国革命运动的先驱。与其前人不同的是十二月党人发动起义

并非是要废黜沙皇。他们是想建立新的政治体系,不管是共和制还是君主立宪制,

以达到取消农奴制的目的。

无论是尼古拉一世,还是第三处的头目本肯多尔夫伯爵,都千方百计地想与禁

卫军和“普列奥拉任斯科耶衙门”的血腥历史划清界限。也许是命运的嘲弄,第三

处的象征是精心收藏在秘密警察局档案室玻璃罩下的一方御帕(即沙皇赐予的手帕)。

据传,尼古拉一世按宗教传统曾赐言本肯多尔夫:“朕将此处托付与你,你以巾拭

泪愈勤, 你对你我之信仰则愈忠” 这一语双关之言,既是沙皇妄想在人民面前以

“主宰”身份出现的写照,也是第三处企图扮演“灵魂医师”这一角色的反映。第

三处的主要任务,用现在克格勃的话,是进行意识形态爆破活动,换言之,就是同

任何形式的不同政治见解做斗争。和现代克格勃一样,第三处认为必须密切注意公

众意向的发展,以使任何不同政见都永远在其检查之下。本肯多尔夫每年都做”公

众意向研究”报告。比如在1827年的报告中就曾说道:“公众意向对于政府就如地

形图在军事行动时对于指挥员一样重要。”

除了强大的情报网,第三处处长手下还有一个军的宪兵——几千名彪形大汉。

他们雪白的手套和蓝色的斗篷使其格外显眼,他们的任务是保卫国家安全。但是比

起克格勃来,第三处还是一个不大的组织。到1855年尼古拉一世死时,其首脑机关

的人数也不过在原来的16人的基础上增加到了24人。与其前人不同的是,第三处的

领导人物并非以残暴著称。十二月党人之后持不同政见者的领导人亚历山大·赫尔

岑曾说,“他还是相信,本肯多尔夫作为一个逍遥法外、凌架法律之上。有权干涉

一切事物的恐怖组织的头目,他还没有做尽他所能做的坏事……但他也没有干过什

么好事。他对此既不乐意,又无动力,也无心思。”当1840年赫尔岑出现在本肯多

尔夫面前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一个“形容憔悴而疲惫”的人,他的脸上是“莫测而

冷漠的人常有的那种虚伪和善的表情”。1844年本肯多尔夫死后,接替他的阿列克

谢·奥尔洛夫伯爵是十二月党人的一个领导人米哈伊尔·奥尔洛夫将军的兄弟。很

难设想,在一百年后,斯大林会效仿此例,让托洛茨基或是布哈林的某个亲戚成为

内务人民委员会的一员,更不必说成为其领导人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