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五十二篇 欧战风云 第十四章 千钧一发

yuertou 收藏 21 26
导读:华夏春秋 第五十二篇 欧战风云 第十四章 千钧一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奥尔特加完蛋了!”莫怀聪少将急匆匆的走进了鲁毅单独的那间办公室,“才收到消息,柏林发生政变,反奥联盟的军官已经控制了国会,总统府以及一些重要的机构,虽然现在还没有抓到奥尔特加,但是搜捕工作正在进行,政变也得到了广泛的民众支持,现在战争已经快要结束了!”

“这么快?”鲁毅愣了一下,“组织政变的是谁?”

“好象是一名少将,现在具体的情报还没有送过来,但是要不了多久,柏林方面肯定就要向我们提出停战谈判的要求了!”

鲁毅点了点头,招手让莫怀聪坐了下来。“想不到啊,竟然以这种方式结束了,但是这也在情理之中,按照现在这个情况打下去,奥尔特加即使使用基因武器,他仍然改变不了失败的结局,而且有理智的人都知道,如果欧洲方面率先使用基因武器的话,那最先毁灭的肯定是他们,而不是别的国家!”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奥尔特加的失败是肯定的事情,而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就要要处理好欧洲政变之后的社会局势,我们要不要先派遣军队进入德意志地区,防止事态扩大,造成不良的后果?”

鲁毅皱了下眉头,他还没有想到这一点,莫怀聪就先想到了,这证明他对这名海军少将的看法并没有错,这是个很有前途的年轻人。过了一会,鲁毅才问到:“现在,我们在欧洲附近地区有多少快速反应部队可以调动?”

“只有三个空降部队,而且这些部队距离都比较远,最快也只能在12个小时之后进入德意志地区!”

“太慢了!”鲁毅摇了摇头,“立即联系英法西罗等国家,让他们想办法立即与欧洲联合政府的军队取得联系,另外,有没有办法将我们的情报人员送到柏林去,如果能够与政变者取得联系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国安部与军情局都应该收到了消息,他们正在安排这方面的工作!”

“那就好,这事还是交给国内的部门去处理吧,现在我们应该降低轰炸的强度了,另外让反奥集团的军队也暂时停止进攻,我们要给政变者一个喘息的机会,这样才能够尽快的结束战争!”

莫怀聪点了点头,记下了这一点。

“好了,你先出去吧,我马上就来,另外,注意欧洲内部的情况变化,将那三个空降部队都调到罗马尼亚的基地去,我们要随时做好进入德意志地区的准备!”

柏林发生政变,奥尔特加政府被推翻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中国方面很快就做出了反应,两名肩负着与政变者联系的特工秘密来到了柏林,很快就与那名主持政变的少将取得了联系。接着,中国以及反奥集团的军队单方面停止了进攻,关于政变成功的消息也很快传到了前线,双方军队似乎达成了默契一样,都停止了作战行动。欧洲联合政府的军队也不想再打下去了,他们也渴望和平。

而此时,担负着秘密使命的欧洲联合政府秘密警察头子查理才到达圣彼得堡,他一路上深居简出,在到达圣彼得堡之后,住进了一家小酒馆里,先处理好了自己的事情(主要是整容的手术进行得太匆忙,而且范围很大,所以必须要用药物控制,避免休整的部分出现病变,这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然后就去买了一张前往俄罗斯东部地区的火车票,准备借道中亚,进入中国。

查理以前就是干特工出身的,只是他一般是在国内执行秘密情报工作,很少到国外执行任务,而且现在年纪一大把了,也难以如同年轻人那样积极的行动。为了避免行踪暴露,他尽可能的减少外出的机会,而且在选择交通工具的时候,尽量显得普通一点,让人觉得他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俄罗斯人一样,而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而就在他购买火车票的时候,也没有顺便买一份报纸,不然的话,他恐怕早就知道他的主子已经完蛋的消息了。

从圣彼得堡出发的火车在行驶了12个小时之后到达了切尔内乌法,他将在这里转乘一辆国际间列车,前往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然后那边的一名特工将接应他,为他准备好一张前往中国的机票,以及相关方面的证件。对查理来讲,在切尔内乌法等待换车的4个小时是最难受的,他为了躲避别人的监视,一直留在候车厅里没有出来,直到广播响起前往阿斯塔纳的火车即将出发的时候,他才最后一个通过剪票口,登上了火车。

此时,两名中国特工也顺利的到达了柏林,在前往前总统府,而现在的政变军政府的路上,两人都发现,柏林显得很平静,市民们都没太过于激动,而因为这几天中国已经停止了对柏林的轰炸,所以很多人都离开了防空洞,开始到外面寻找食物等生活必须品了。

“李先生,很感谢你们能够专程前来,现在柏林的局势我们已经控制下来了,而搜索奥尔特加以及其残党的工作仍然还在继续之中,所以,如果遇到什么突发事件的话,请不要感到惊奇!”

正在这名为两人介绍柏林情况的官员说着的时候,街道一旁的一间楼房里突然传来了枪声,车队停止了下来,至少一个排的士兵立即分散到了四周,把两名中国特工乘坐的轿车围了起来,一名上尉军官接到指示之后,立即带领一个班的士兵冲进了大楼。五分钟之后,枪声停了下来,那名上尉军官带着一名满身鲜血的士官走了出来。

“少校,这里隐藏着一个奥尔特加的死党,他拒绝投降,所以被消灭掉了!”

两名中国特工相互看了一眼,这仅仅是个借口而已,因为谁也无法证明里面死掉的人到底是不是奥尔特加的死党,也许,柏林的平静只是表面上的,而在这平静的表面之下,正刮起一场血雨腥风。

车队继续出发,很快就到了临时军政府的所在地,两人在那名少校军官的带领下迅速的走进了这曾经是奥尔特加的老巢,并且受到过几次轰炸的官邸。最后,两人被带到了一个比较明亮宽敞的书房里面,那名少校军官就退了出去。

门边传来了脚步声,两名中国特工相视一笑,知道这次他们要见的人终于来了。当门打开的时候,一名看上去只有40来岁,表情刚毅的年轻将领走了进来。而两人迅速的认出,这人就是柏林驻防军队的指挥官,奥古斯塔少将,一个年轻有为的将军。

“随便坐吧,虽然我的中文说得并不好,但是还勉强会几句!”奥古斯塔腼腆的笑了一下,但是却让人觉得有点胆寒,特别是他脸上那道伤疤被笑容扭曲之后,显得格外的狰狞。

“将军,很抱歉,我们打扰你了!”姓李的特工首先开口了。

“哪里的话,两位正是为帮助我们而来的,哪有什么打扰的呢,我们还正盼着你们的到来呢!”

“将军,现在柏林的局势好象还不大稳定啊!”姓张的特工改变了话题,他们不是来与这位政变军人拉家常的,而且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他们浪费时间,每多耽搁一分钟,恐怕就有更多的人在混乱中丧命。

“是啊,相信两位已经看到了!”两人都看出来,这位将军已经从他的助手口中知道了在路上发生的事情,“现在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啊,虽然我们看起来已经控制了柏林,但是仍然有不少奥尔特加的走狗正想着要颠覆我们新生的革命政府,所以,我们必须要对这些人进行镇压,以保护革命的成功,相信两位也能够理解吧!”

“但是……”

姓张的特工还要说什么,姓李的特工就在下面踢了他一下,然后说到:“将军,这点我们当然能够理解,但是我想,尽量避免无辜者受到伤害,这也是革命政府的职责所在吧。而且,减少无谓的屠杀,这更有利于局势的稳定,同时也能够更加显现出革命政府与前政府的不同之处,从而获得民众的支持!”

奥古斯塔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我会尽量约束自己的手下的,两位,相信这次专程前来,并不是为了商讨这个无关紧要的话题吧!”

两名中国特工尴尬的笑了一下,毕竟他们开始所说的是欧洲的内政,他们的行为已经超过了自己的职权范围。

“将军,我们这次来主要是与贵政府商讨结束战争,以及搜捕奥尔特加的事情!”

“对,这也是我们现在正关心的问题,不知道贵国以及那些同盟国对这个有什么看法呢?”奥古斯塔立即来了兴趣。

“如果贵政府同意停止战争,并且承认独立国家的主权的话,那么我们马上可以停止一切战争行动,并且在此基础上于贵政府就和平问题进行谈判!”

奥古斯塔点了点头:“这正是我们所想的,我们可以同意这一条件,那么什么时候进行和平谈判呢?”

“我想,这个可以交给我们双方的外交人员去处理好了,而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我想还是让贵国政府决定我们到底应该是在什么时候,以及什么地点来进行谈判比较好!”

“那就这样吧,过两天,我就会发出正式的外交照会,希望我们之间的和平谈判能够尽快进行!”

“将军,现在找到了奥尔特加了吗?”姓张的特工这时候问出了关键问题,只要没有确认奥尔特加已经死亡,那么这始终是一个威胁。

奥古斯塔尴尬的摇了摇头:“我们已经完全封锁了柏林,相信奥尔特加还藏在这座城市的某个角落里面,而我们的人正在全力寻找他。两位,请放心,只要找到了奥尔特加,我们会马上通知你们的!”

“那我们可以暂时先留下来,如果有了奥尔特加的消息的话,请立即通知我们好吗?”

“当然,这没有任何问题,两位就暂时居住在这里吧,只要有了奥尔特加的消息,我就立即通知你们,恐怕这要耽搁两位几天的时间了!”

这次会面说不上愉快,但是双方的目的都达到了,而奥尔特加仍然没有找到,这是最让双方担心的事情,毕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只要奥尔特加没有被消灭掉,他就可能发动其他地区的军队叛变,那么这场欧洲内战就要变得更为复杂了。

欧内斯特是生活在阿斯塔纳的一个普通的零售商人,在第5大道上有一家转卖杂货的铺子。他在这里生活了八年,八年之中,生活对他来说没有太大的变化,而且还娶了老婆,并且有了一个5岁的孩子。对这个零售商人来讲,生活就如同一潭平静的水一样,没有什么波澜。

这天下午,欧内斯特把店里的活交给了看店的伙计,然后离开了商店。他没有跟妻子说要去哪,妻子只是个本地的小市民,她基本上管不到欧内斯特生意上的事情,所以也很少过问丈夫要做什么。她只见到丈夫走了一会之后,两个人进了杂货店,在她看来,这只是两个普通的顾客,也就没有引起多大的重视,但是她并不知道,这一天,她的生活将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欧内斯特开着他的小卡车去了机场,熟悉了机场的环境之后,再查看了航班的情况,然后去售票处买了一张飞往北京的机票。哈萨克斯坦早就与中国方面签署了旅游条约,所以可以很简单的到旅游局办理一张旅游签证,就能够前往中国的任何一个地方,虽然旅游签证只能够使用一周,但是对欧内斯特来讲,一周的时间已经足够了,反正也不是他去北京。

离开机场之后,欧内斯特正要将车开上高速公路,但是立即发现后面有人跟踪,他立即改变了车道,开上了一条支路。但是,跟踪者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跟踪,仍然保持在他车后大概100米的位置上。当欧内斯特使出浑身解数,将车开上一条隐秘的小路,认为已经甩掉了跟踪者的时候,他松了口气。但是好景不长,当他才缓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跟踪者已经跟了上来,而且前方的路也被挡住了。

零售商人把小车慢慢的停了下来,他没有带武器,也不准备反抗,他已经是一个地道的哈萨克斯坦商人了,没有必要为自己招惹麻烦,即使有人要对他不利,也就最多从一个零售商人的钱包中抢一点零用钱而已,所以他认为应该是当地的黑社会老大,是不是上个月没有交保护费呢?

“出来吧,杜蓬加少校!”一个皮肤晒得黝黑,身材魁梧的年轻人站在了欧内斯特的车边,右手放在裤子的口袋里,从裤子上隆起的一部分可以看出来,那里有一把可以杀人的小手枪。

欧内斯特心里一惊,但是表情却显得很迷茫的样子,他没有下车:“你们找错人了吧,杜蓬加是谁?”

“杜蓬加少校,可能你把自己的身份忘记了,但是我们可没有忘记,八年来,我们一直在监视你,从你离开巴黎,来到阿拉木图,然后转移到阿斯塔纳的整个过程,都在我们的监视之中,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们还可以提供一盘录象带,帮你回忆起当年你怎么成为一名卧底特工的过程!”

欧内斯特苦笑了一下,这下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来隐藏自己的身份了,因为对方对他的活动了如指掌,虽然他已经在当地潜伏了八年,但是八年之中,他一直在别人的监视之中,如果此时要反抗的话,那他就只能付出一写无谓的代价了。

“上我们的车吧,我想在一段时间内,你不会回到自己的小杂货店了!”另外一名年轻人拉开了一辆轿车的后车厢,笑着请欧内斯特坐了进去,其实应该是杜蓬加,这才是他的真实名字。

“我的妻子怎么办?”杜蓬加一副很担心的样子,虽然在当地娶妻生子,只是为了掩护自己的身份,但是八年生活下来,他仍然对妻子有着很深的感情。

“这个你放心,今天晚上我们就会派人把她以及你的宝贝儿子接过来的,到时候你们一家又可以团圆了!”

“你们是哈萨克斯坦的人,还是中国人?”杜蓬加看着做在对面的那名特工,一时搞不清楚对方的身份。

“当然,我们是中国人,但是这次,哈萨克斯坦方面已经同意无条件的配合我们的任何工作了,所以,你不用担心,而且,现在哈萨克斯坦方面也不会找你麻烦,当然,前提是你得一直跟着我们,不然被哈萨克斯坦的反情报部门碰上的话,除了一身皮肉之苦外,恐怕他们还会用更多的办法来获取他们想知道的东西!”

“那你们是为什么而来?”杜蓬加已经恢复了镇定,他知道这些中国人没有骗他,如果落到了哈萨克斯坦的反情报部门手中,他肯定完蛋。

“我们不是为了过去,而是为了未来来找你的!”对面的年轻人从包里拿了一份文件出来,递给了杜蓬加,“这是关于欧洲内战的最新消息,贵国政府已经同意无条件投降了,这是他们签署的停战协议,以及要求给地人员停止任何战争行为的相关命令,当然,是真是假,你应该知道,我们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欺骗你,不然也不会现在来找你了!”

杜蓬加点了点头,他知道柏林发生的政变,而现在政府已经换人了。当然,不管是哪一界政府,都是他服务的对象,而且也必须听从其命令,但是欧内斯特仍然感到很不解。“当然,这些事情我已经在报纸上看过了,但是有一点让我不明白的是,我不属于作战人员,这道命令对我有用吗?”

“当然,如果你仍然执行以前的命令的话,那么恐怕所有欧洲人都要变成战争的受害者了,所以,这不是关于你是不是作战人员的问题,而是战争能不能结束,和平能不能到来的问题!”年轻人瘪了下嘴,慢慢的摇了摇头,“当然,你也知道,现在奥尔特加政府已经倒台了,所以其对你下达的任何命令都已经没有效力了,而你也应该听从新政府的指挥吧!”

杜蓬加点了点头,但是没有开口,他还没有搞清楚这些人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事情。

“今天早上,你去机场买了一张飞往北京的机票,但是并不是你去,而是帮别人买的吧?”另外一个中国特工开口了,“其实,八年来,我们一直在监视你的行动,另外也监视了你与国内的通信联络。这是你前几天与国内通信的电文,已经被我们破解了出来。查理是秘密警察头子,其实就是你的前任上司,而他的命令,你当然需要执行,但是他现在已经不是任何的官员了,所以你没有必要再为他服务!”

“那要我做什么?”杜蓬加选择了一个理智的阵线,其实他早就不想干了,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背叛奥尔特加的话,那他的真实身份马上就会泄露给哈萨克斯坦政府,而他的生命也就危险了。

“很简单,与我们合作,抓住查理,因为他现在已经威胁到了整个世界的安全!”

杜蓬加没有询问具体的细节问题,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既然查理已经不再是秘密警察头子了,那他为什么要保护这个曾经差点害死他的人呢?而且在此时此刻的情况下,他也无法这么做,对方完全可以不需要他的合作。

柏林,两名中国特工到达这里的第三天,终于接到了一个好消息,奥尔特加被找到了,而等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负责执行逮捕任务的军警已经把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而一队穿着诡异的特种兵正冲进奥尔特加藏身的房子,准备将这个战争的罪魁祸首抓住。

枪战只进行了大概15分钟的时间,周围就安静了下来,接着,两名蒙面特种兵把一个混身上下淌着鲜血,面目可憎的奥尔特加拖了出来,交给了等在一边的医务人员之后,就去向他们的上级报告情况去了。

“……里面的人都消灭掉了,这应该是奥尔特加的亲卫队成员,我们有两人阵亡,还有几个人负伤,救援工作已经开始了,应该很快就能够结束,现在还要我们做什么吗?”

“可以解散了,你们回驻地待命吧,名单上还有几个人没有找到,所以我们暂时还不能松懈下来,别的事情,就交给内务部的人去干吧!”

两名特工听到了这些特种兵的对话,然后笑着朝一名内务部的官员走去,这时候,奥古斯塔将军也到了。

“情况怎么样?”奥古斯塔对旁边一名负责现场指挥的官员问到。

“已经抓住奥尔特加了,现在正送往医院抢救,还在清理现场,不知道有多少大头目被打死,应该很快就能够完成!”

“很好,你们继续吧!”这时候,奥古斯塔看到了朝他走来的两名中国人,赶紧迎了上去,笑着说到,“两位,现在可以不必担心了,我会派一个营的部队去看管奥尔特加,如果抢救过来的话,就送他到一个秘密的关押地点去。两位,如果有什么事的话,我们还是回去再说吧,这里的人太杂了!”

两人同时点了点头,这里确实很混乱,不适合商量事情。

“那两位到我的车上稍微等一下吧,等我处理好了这边的事情,然后再跟两位回去!”

其实奥古斯塔也仅仅是鼓舞一下大家的士气,他在这里没有多大的作用,半小时之后,车队就回到了临时政府所在地。

“现在情况已经很明朗了,奥尔特加被抓住之后,我们已经没有多大的担心了,如果中国需要的话,我们可以将奥尔特加送交战犯法庭进行审判!”

“当然,但是这方面的事情我们还要先请示一下国内,另外,我们希望不要出现别的镇压情况,毕竟罪魁只是奥尔特加与他的死党,大部分人都是无辜的,在以前的那个环境下,没有多少人能够站稳自己的阵线!”

“这个我明白,我已经下令,不准进行无谓的镇压行动了,柏林的秩序正在恢复之中,而各地区的军队也已经表示将听从我们的命令,现在奥尔特加被抓住之后,恐怕再也没人愿意为他卖命了!”

“这就好,但是还有一些奥尔特加的死党并没有落网,其中包括他的秘密警察头子,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此人的下落,所以搜捕工作仍然要继续进行!”姓张的特工此时并不知道,国内的另外一组情报人员已经抓住了查理的行动踪迹了,当然,这主要是情报部门本身沟通不好造成的。

“这是肯定的,全国性的戒严暂时不会停止,直到局势稳定下来之前,我们仍然会继续搜捕这些战犯,请中国方面放心,在搜捕这些战犯的问题上,我们将更加积极!”

“那就好,谈判的日期已经确定下来了,将于下周一在巴黎进行,到时候,我们会派遣飞机过来迎接贵方的谈判代表,希望将军能够提前做好安排!”

“很好,如果能够尽快结束战争的话,那对我们将有更大的帮助!”奥古斯塔满意的笑了起来,现在不管是中国,法国,英国,还是战争的另外一方,其实都已经厌倦了这场战争,都期盼着战争的结束,只有和平,才能给所有人带来希望!

阿斯塔纳,当从俄罗斯开来的国际列车停靠在站台上的时候,一队队的旅客有条不紊的走出了站台,查理虽然心情有点紧张,因为在国际列车的站台外面不但有很多警察,还有很多穿着便宜的反情报人员。但是他仍然安全的通过了检查。没人来接他,离开了火车站之后,他去最近的一家旅馆写了一个房间,然后就到接头地点留下了他已经到达的暗号,现在他只需要等待,等待当地接头的特工将机票送过来就行了。

为了避免出现危险,查理没有与当地的特工直接接触,而是让人把机票放在他指定的地点,然后他去取就行了。这是一种不见面的接触方法,虽然很管用,但是对已经暴露了行踪的这名前欧洲秘密警察头子来讲,这仍然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

8个小时之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阿斯塔纳街头上的行人也逐渐稀少了,这座城市的人口并不多,而且大部分都是政府的公务人员,所以夜生活并不丰富。查理一个人走在漆黑的大街上,小心的注意着周围的情况,在绕了好几个圈子,确认没有人跟踪他之后,才朝约定放机票的地方走去。

这是一个简易的邮箱,查理停下了脚步,再次确认没有人在跟踪他之后蹲了下来,手伸到了邮箱的下面,摸到了一个用放水布包好的包裹,然后迅速的拿了出来,接着就朝寄宿的旅馆走去。

进了房间,把房门反锁了之后,查理才打开了包裹,里面出了一张飞往中国北京的机票之外,还有一叠人民币现金,虽然现在这个社会已经很少使用现金作为支付手段了,但是现金仍然相当管用,特别是对一些并不富裕的游客来讲,现金比使用信用卡更为安全与方便。

查理把机票放在了一边,然后数起了现金,当他突然发现这叠钞票有点不对劲的时候,他做一切反应都已经晚了,在他昏倒之前,他后悔没有直接去购买机票,特工也是人,也就存在着叛变的可能性!

“这个老不死的还真是狡猾,还要回到宾馆才打开包裹,害得我们多走了这么远的路!”两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走进了房间,其中一个人立即开始搜查查理的行李。

另外一个人为这个欧洲前秘密警察头子又注射了一支镇静剂,这才开始搜查他身上的东西,但是忙碌了整整十分钟之后,两人仍然一无所获。

“这就奇怪了,难道他没有把东西带在身上?”

“也许吧,如果他为了安全起见的话,是绝对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带在身上的,但是现在至少我们抓住他了,我们还是早点离开这里,回去再说!”

两人把查理绑了起来,然后从窗户吊了下去,在下面的两名特工立即接住了不省人事的查理,接着把他塞进了轿车的后坐。十分钟后,进屋搜查的两人从宾馆正门走了出来,没有引起看门人的怀疑,坐上轿车之后,这一组特工迅速的离开了宾馆。

查理在阿斯塔纳被逮捕的消息很快就送回了国内,虽然最重要的东西现在还没有找到,但是中国的决策者终于松了一口气,只要抓住了这个运送毁灭性武器的人,就可以顺藤摸瓜的找到那个可以威胁到全世界安全的容器。可以说,到此时,基本上一切情况都已经在控制之中了,而新的新的欧洲政府与中国等国家的停战谈判也即将开始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