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与征服 第三卷 帝国骄阳 第八十一章 南院大王

坤沙猫 收藏 0 28
导读:帝国与征服 第三卷 帝国骄阳 第八十一章 南院大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7/


第八十一章 南院大王

曹业领命后大步出府,回营自去准备,千总徐平望着他的背影,插言道:“大帅,我看那些投降的宋狗靠不住,如不把他们全杀了,等不到少帅的援军前来,恐怕我们的首级就要挂在霸州城头了!”众将闻言无不心中一凛,虞侯管信道:“此言甚是,若不是那狗贼秦邦远投靠契丹,我等也不会被困孤城,现下城中还有三千宋军都是被俘整编而成,若是他们偷偷打开城门或是战阵之上反戈一击,则我军危矣!”众将一听,有人立刻出言赞同,有人则认为不宜自相残杀,伤动锐气,一时州府大堂上吵的不可开交。杜真沉默良久,突然站起身来,喝道:“勿要再争,一切听我安排!”说罢,他叫过徐平,附耳低语几句,徐平听了将信将疑,但仍领命而去。

杜真计议已定,率众将绕城巡视,一边激励士卒,一边准备火药、滚木、擂石等守城器具,行至北门,但见城外敌军密集处已搭建起一座巨大的金顶帐幕,周围旌旗密布,卫兵云集,且不断有快马哨探在其间往来奔走,杜真谓众将道:“此必是敌酋中军大帐,若不是此番行军匆忙,轰天雷携带数目不足,今夜只消一阵齐射,管教它灰飞烟灭。”

就在杜真咬牙切齿在城头指指点点的时候,大辽南院大王耶律斜轸正专心致志的切开他面前的一块小牛腰肉,作为大辽的南院大王,他与北院大王耶律休哥可谓大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重臣,他统辖的大辽南院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东面是烟波浩淼的大海,南面是冀州一望无际的平原,西部和北部群山环抱,有居庸关、松亭关、榆关、紫荆关、古北口五关拱卫。上古之人对此早有精辟评述:“幽州之地,左环沧海,右拥太行,北枕居庸,南襟河济,诚天府之国。而太行之山自平阳之绛西来,北为居庸,东入于海,龙飞凤舞,绵亘千里。重关峻口,一可当万。独开南面,以朝万国,非天造此形胜也哉!” 这种特殊的地形意味着中原汉人王朝或是北方游牧民族谁若控制了此地,谁就可占据主动,进而问鼎整个天下。

一想到这里,耶律斜轸抬起头来环顾四周,他的四个儿子,也是大辽最为勇猛的四个将军正分坐在大帐两侧,狼吞虎咽的吃着汉人厨子精心烹制烧烤的晚餐。他们咬碎食物的劲头丝毫不亚于他们在战场上砍掉敌人头颅时所表现出来的气势。耶律斜轸记得大辽天显十一年,当时他还是个只懂得骑马射兔子的少年,后晋皇帝石敬瑭将幽云十六州割让给了大辽,太宗皇帝立刻在会同元年升幽州为南京,并成为大辽的陪都。此后,中原的君主们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收复这片土地的努力。耶律斜轸还清楚的记得大辽应历九年,也就是后周显德六年的那场战争,中原之虎——后周世宗不顾身患重病,依然下诏发兵北伐。那年四月后周军接连攻占了益津关、瓦桥关、淤口关三关以南之地,五月初又攻克了瀛州、莫州。一时间兵势之盛,当真是气吞万里如虎。当时统治大辽的正是人称“睡王”的穆宗皇帝,他嗜酒常醉,醉后酣睡长久,醒来又喜欢杀人,对于朝政疏于管理,根本没有有效的御敌之策。面对后周军的进攻,耶律斜轸率领部众死守平州,苦战至刀折矢尽,身受大小创伤十七处,最后与长子耶律平共骑一马逃回幽州,随后大周军队云集而至,眼看幽燕之地即将丧失,幸而后周世宗在即将攻打幽州之前突然病逝,后周军队害怕国中不稳,被迫班师回朝。

耶律斜轸揭开帐幕,走到雪地上,风雪已停,一轮明月升起在天幕之上,耶律斜轸裹紧了身上的貂裘,当年的少年现在已是这幽燕之地的主人,而中原的汉人却四分五裂,霸业不在,明天早晨他的数万雄兵将把这小小的霸州城踏为平地,进而趁河北唐军群龙无首之际,铁骑直捣冀州,饮马黄河,不世功业一朝可成!耶律斜轸不觉大笑起来,他叫过卫士,命他们将降将秦邦远带到自己的大帐来,他要再好好问问南唐国的情况。

霸州城内,按照杜真的命令,三千整编宋军中每十人要选出一个身体强壮、剽悍善战者至州府衙门集中,军士张贵也是其中之一,他本是冀州府清源县三河村刘大善人家的佃户,三年前河北大旱,饿殍遍野,盗贼蜂起,他没有上山作贼,但迫于生计,只能加入河间节度使李从易的麾下从军,勉强混口饭吃。几次讨贼之战后,由于他作战英勇,行事公允,在行伍间很得众人的爱戴。后来宋军兵败,他们为唐军所俘,强壮者都被留下从军,老弱病残皆遣散回家,虽然唐军待他们并无歧视,且发放兵器衣甲一如正规唐军,但被俘宋军心中却也并未完全塌实,打胜仗时尚能勇往冲杀,一旦被围孤城,性命堪忧,则不免怨言四起,军心浮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