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比我小的小孩子们

landemon 收藏 0 24
导读:[原创]比我小的小孩子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不知道为什么,还算年轻吧,却总是喜欢怀念一些东西,怀念昨天,怀念去年,怀念几年前的某一天。或许是现在没有什么意思罢。怀念过去核憧憬未来多的人,可能都是因为对现在不满意?远离家门几千里的时候,想起我家那些小孩子,半夜睡不着的时候,竟会笑出声来。黄永玉老先生写了《比我老的老头们》,那些“老头们”也自有可爱之处。可是我家那些小孩子们,可能是太喜欢他们了吧,竟觉得顽皮得可爱,不似别人家的孩子顽皮得坏,顽皮得狰狞!


突然想起那年暑假在家,一个晚上,天气闷热,我说我要睡房顶上。小外甥燕昆硬要跟着上去,我说有蚊子呀,你皮嫩着呢。他说有舅呢,不怕。我怕他乱跑,就紧挨着睡了,给他慢慢讲些胡言乱语,说天上的星星。他默不作声地听着,突然说:“我瞌睡了,不想听了。”我就不讲了。那晚的蚊子,恐怕美国轰炸伊拉克也不过如此吧,轰隆隆的一阵一阵的。我用床单蒙了全身,给燕昆也盖好了。不久我也睡着了。小孩子睡觉好动,稍微热一些,身上盖的就给蹬开了,我也不知道。不知过了多久,感觉耳朵边热乎乎的,睁开眼,小家伙瞪着眼睛看着我,吓我一跳,他说:“舅,你醒了?”我说:“咋不睡哩?”小孩子带着有点要哭的还有些不耐烦地说:“舅啊,咋天还不明呢?”我说:“咋?”“蚊子给我叮求哩!”接着就是一堆小孩子式的胡言乱骂了。


还有一天,下午了,我骑着自行车带他去河里洗澡。小家伙竟然怕水,我说:“没事,我抱着你!”他说不。“那好吧,衣裳脱了,光洗洗上身。”小T恤脱了,我拿毛巾沾了水给他擦擦,然后说:“你裤子湿了,脱了,屁股也洗洗。”“不哩,那边有个女的!”我说:“恁远哩,我都不怕,你怕个球!”勉强把裤子脱了。趁他不防备,一把抱起来放进水里,“哇哇”乱叫,手脚并用。我不理他,只管往他身上撩水。等了一会,小家伙笑嘻嘻的:“怪球美咧!”

洗完了带他回去,坐在车上嘴里开始唠叨了:

“舅哇,那是啥?”

“玉米!”

“种玉米干啥?”

“叫你吃咧。”

“吃了干啥?”

“吃了长高。”

“长高干啥?”

“长高上学。”

“上学干啥?”

“上学当警察,你不是想当警察!”

“当警察干啥?”

“抓小偷,省得人家偷你家鸡!”

不说话了。

我说:“咋不问了?”

“我不问了,省得你说我打破‘傻瓜’问到底了!”

“舅不说你,问吧!”

然后又接着问下去……


燕昆三、四岁的时候,他的堂兄,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他二伯父的孩子。秋天里耕地,这家让燕昆的姑父——也是那小孩子的姑父给犁地。那几天燕昆的伯父不在家,我二姐夫帮他们,傍晚的时候,姐夫有事回去了,那个孩子没有回家,跟着姑父在犁前后拾草。天黑了吧,那姑父感觉不对劲,啊呀,孩子被压在拖拉机的锯齿轮子里了!当时的情形我没有看到,但是现在想来,身上还是一阵发麻。那个孩子两三岁的时候,和我二姐一个院子住,胖乎乎的,不是很漂亮,但是那孩子很乖巧。我不知道那做姑父的怎么给内弟内兄交代,要是设身处地想一下,自杀的心都有了。这年头养个儿子多不容易呀!

过了很久,二姐给我说,有人问燕昆:“你哥呢?”

“不知道!”

再问,“滚!”

再问,燕昆一声不响,等了一会,“哇——”地哭了。那人怎么好意思问呢!哪有这样逗孩子的!操!


源玺是我的侄儿,看那脸型很想我和哥哥小时的样子,特别笑起来,小眼睛眯在脸上。我一直以为人性本是自私的,小孩子就是证据。何必拿原始社会的人作证明,几千几万年前的事情谁知道呢,再说那时不公平点,大家都得死。所以原始社会的公有最终还是为个人的。你看这小孩子,别说我一个做叔叔的,就是他妈给了他东西,再要拿回来,就很不容易了。他宁肯把一个饺子或者一口馒头在手里揉碎了也不肯给你呢!邻居李家的嫂子总是吃饭早一些,盛了满满一碗满满走到我家门口,源玺看见了,真是满脸堆笑——两三岁的小家伙哪里学的势利眼呐!这家伙硬拉着人家,嘴里嘟囔着:“囊(娘),坐,囊,坐!”李家嫂子就依着他坐下了,然后小家伙自己搬了个椅子——哪里来的力气啊,原来人类自幼年就知道追寻食物需要付出的——坐在人家对脸,张了嘴。李家嫂子总是要逗逗他,先不给他,他就扬起手又嘟囔着小孩子骂人的话:“妈你!妈你!”自己大人不依了,嚷他两句,默不作声了,等着眼睛看着人家的碗。等到自家饭做好,他倒先饱了。可恶的是,李家嫂子要是什么都没有带来串门,哦哟,硬推人家出去!可恶!要是长到七、八岁还是这样,我这做叔叔的倒要先替他爸教训他了!


他姐姐豫燕倒好,很大方呢,整天从屋子里拿东西出去给别人吃。轩叔在村中开了家商店,夏天卖一毛钱一个的冰棍。豫燕在四五岁的时候,学会拿一毛钱去买。有时候没有钱,也能“买”到,她也不明白商品交易的原则呢。有时候除了钱,一毛钱的人情人家还是给的。有时她自己甜了嘴不算,还很大方地要给别人买:“轩爷,给谷丽燕也买一个!”“嗨,你那咋买来的还不知道 ,还给别人买,自己吃了行了,回家吧!”


梦子恐怕是我最喜欢的了,也说不上来有什么事。总觉得很调皮,但是也很乖巧。放假回去,红着笑脸走过来,突然张开嘴:“舅,我要换牙了!”原来门牙没有了!要么就给我比,看谁单脚站的时间长,我就给她耍赖皮——要么推她、要么我靠墙站,当然不是稳定性没她好,只是觉得跟小孩子玩,就要像小孩子。输了,要刮鼻子的,我们各自就伸着鼻子乖乖的让对方刮。

那次去一个游乐场,高高的绳梯子,梦子要跟要比速度,爬到最高的时候,看来是怯了,有些尴尬的笑,我说:“我抱你过去吧。”“不,这是比赛!”还较上劲了!

接着又是绳索桥。她见那些大孩子玩得很开心,非要去。到中间的时候,那些大孩子在两头晃,没办法了,梦子只好趴在桥上,眼泪都出来了!幸亏一个女孩子过来抱她下来。谁知道下来对我说:“我知道她好心,可是没意思!”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