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从原始社会做起 《铁血抗日》 第三章、重生

dontbb 收藏 0 331
导读:抗日从原始社会做起 《铁血抗日》 第三章、重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69/



第三章、重生



1890年,洋务运动。


江南,云州是江南一个仅小于省城的中等城市。是江南首屈一指的繁华之地,因地处交通要道南北通衢是江南的门户,人口繁密商户酒楼云集的地方。就是省城人口虽多于云州,但是市面的繁华这方面也多有不如的云州的地方。


实际上控制经济云州的是;云州首富何立志。他控制云州半数以上的商铺。


何立志此时已有一妻一妾。三子一女。虽说只是个生意人,但祖上是一名湘軍总兵,与官府关系密切。云州的另外俩大富商齐建林、乔波也是何立志的拜把子兄弟,其祖上是何总兵手下心腹牙将。说白了;三人祖上是靠镇压太平天国发家的。


今天,何立志四十大寿,云州有身份的和三教九流都来給何立志祝寿。在寿筵足有四五十桌,好在何府內院很大,摆了这么多桌寿筵,院子中央还留出了一块大空地。


寿筵上,宾主自然尽情飞觥献斝,吆五喝六,欢声笑语不绝,喧嚣热闹。酒酣耳热之际,锣鼓喧天,一个杂耍班来到院子中央闪亮登场,以助酒兴。


这杂耍班是何立志长子何应文特意请的,何立志现在只是个生意人,但一直没有忘本,好武。


杂耍班是江南有名的“武家班”。杂耍班只有五人。班主武江南,妻子陈氏,二儿;武虎、武豹,ム女武媚儿。


武江南其实不姓武,他是忠王李秀成的后裔。天京沦陷时,被忠王心腹武、陈俩卫士拼死救出……


杂耍很快进入了高潮,表演空中杂技是“武家班”镇箱戏;虎背熊腰的武虎肚脐上竖起一数丈高的大杆。演员武媚儿一个箭步落在哥哥肩上,仍后飞身上杆,在空中表演精采绝伦节目,貌美如花的武媚儿挥洒自如的矫健身手,看得好武的何立志和来宾如痴如醉。


鼓点渐稀过后,表演马上该结束了,何应文见父亲犹意未尽,悄悄来到擂鼓的武江南面前,掏出一锭十两的银子让他再来一遍。武江南迟疑了一下,还是应承了。十两银子是“武家班”五场杂耍的价码,由不得武江南不动心。


鼓点再起,杆上的武媚儿楞了一下,听到杆下掌声乍起。已是香汗淋漓的她只好咬牙重来。


武媚儿吃力,杆下的武虎干的全是力气活,更是吃不消了。他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鼓点又起?杆上是自己亲妹妹,精疲力尽的他只好死撑……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杂耍进入了最高潮,鼓点停顿了一下,四周一片寂靜。武媚儿正做;最惊心动魄的单臂倒立杆顶,杆子突然晃动了一下。 “哎呀!“随着众人一片惊呼,武媚儿象断线的风箏掉了下来……


眼看惨剧就要发生,险境中的武媚儿突然发现空中飞来两个菜盘子,机敏的她玉手一点,一个漂亮的空翻,性感的娇躯化作一道美妙的弧线稳稳落地……


“啪、啪、啪……”大多数观众以为是故意安排好的惊险节目。报以热烈的掌声……。


“谢何老爷救命之恩。” 班主武江南领着惊魂未定的武媚儿来到寿星何立志面前,双双跪下,客人远远的都能听见武江南粗犷和武媚儿那清润的声音。


“ 快起来!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寿星何立志出手扶起了武江南……。和寿星同桌的客人,此时才发现;主桌上少了两个菜盘子……


寿宴过去了十几天,心细的老管家发现主人一直闷闷不乐,原来那天武媚儿和父亲来到寿星何立志面前双双跪下;她上身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紧身衬衫,下身一条黑色的练功褲,一双表演用的綉花鞋配着一对雪白的小脚,何立志看得不禁发愣……还是老管家悄悄拉了一下他的长衫,何立志才起身扶武江南。但旁边武媚儿身体香沁人心脾,透着一般少女没有的魅力。加上香汗淋漓性感的娇躯,让他想入非非……


财大势大的何立志娶了武媚儿做妾,“武家班”也结束了漂泊的生涯。一年后,受宠的武媚儿生了一子。


产后二个多月,出外半年,到北方做生意的何立志一回家,就来到 武媚儿房里,丫环知趣地退了出去,顺手关上了门。


何立志看了一下床上熟睡的儿子,坐到了武媚儿的身旁。她穿了一件粉红色的睡裙,从睡裙的上部开口露出一片丰满白嫩的胸部,随着她的呼吸轻微地起伏。他一把揽住武媚儿的细腰,把她搂在怀里。一手托起她的下巴,仔细端详她的脸。


武媚儿今年十八岁,正是一个女人最有魅力的时候。许是练功的綠故和一般的产后的妇女不一样,她脸上的肌肤白皙水嫩,仿佛弹指可破,一张樱桃小嘴娇艳欲滴,她的脸上洋溢着成熟妇人一股特有的自信,何立志看得不禁发呆。


“我的脸有什么好看的,为了給你生儿子,都快变成黄脸婆了。” 武媚儿见到丈夫看她看得入神,轻轻扯了几下他的耳朵,噘着嘴说。


“哎呀,哎呀,娘子,你轻点,我的耳朵都要被你扯掉了。”何立志装腔作势。


“好啊,连我都敢耍,不理你了。”武媚儿佯装生气的样子。


“啊,你做什么?唔!”没等武媚儿反应过来,何立志就把她一下按在了凉席上,嘴和她的嘴对上了。何立志和她抱在一起,侧躺着亲吻。武媚儿的嘴唇软软的,舌头湿湿的,何立志把她的嘴唇含在嘴里轻舔。


武媚儿把舌尖伸到何立志的嘴里。何立志吸住她的舌尖死命地吸了一口。“讨厌,干嘛吸那么重,痛死我了啦。” 武媚儿连声叫痛,一对粉拳在何立志的胸前连连捶打。


何立志握住她的手,“娘子,我吸你多重,就证明我有多么爱你。”


“好了,我知道你爱我,不然我也不会嫁给你了。”说完她的脸腾的红了,忙把脸扭向一边。


何立志撑起半边身子,一手搭上了她的乳房。武媚儿是练武之人,乳房本来不小,哺乳期的乳房更大,何立志一只大手掌握不下。隔着衣服摸不过瘾,就在她的耳边低语:“娘子,咱们把衣服脱了吧。” 武媚儿点了点头。


何立志把武媚儿的睡衣从膝盖处掀起,往上撩。她配合的支起身子,举起白藕似的双手,让丈夫把睡衣顺利地脱了下来。


武媚儿的里面是空的,一对丰满坚挺的乳房露了出来,两颗深红的乳头点缀在上面。何立志握住她的乳房使劲抓捏,雪白的乳汁从乳头射出来。


“喔…别捏!等下儿子没有吃的。”武媚儿轻吟了一声,“吻我…”


何立志那里会管这么多,急不可耐的在她那鼓胀的乳房上溫柔抓捏起来,感到指尖所到之处一片细润光滑兼之弹性十足。


“噢……”武媚儿发出了一声娇媚蚀骨的低吟,只觉得她像似得了风寒似的轻颤了一下。“轻点,还真没见过像你这样急色的人。” 武媚儿娇弱的口吻让 何立志怀疑她被这么一阵揉摸,是否还站得住脚的。


何立志索性扑了上去,含着一个肉滚滚的乳房颤巍巍的乳头,乳头已经充血,变的尖尖的矗立起来,看得出她也很兴奋了。何立志伸出手继续抓着她的奶子揉捏着。她也毫不示弱的用手往下伸去……,两个人的嘴唇则是毫无间隙的粘在了一起。何立志的舌头在她的嘴里一阵撩拨,她的舌头软软的,甜甜的。


正在何立志一只手摸奶子摸得起劲,一只手伸到武媚儿睡裤腰上,想要把她的睡裤往下褪的时候,


“哇、哇、哇”关键时刻儿子醒了,武媚儿使劲的把他往后推了一下,两个人顿时从紧密的粘着状态下分了开来。 武媚儿胡乱穿起睡衣,她的衣衫不整,两只饱满的乳房在睡衣的半遮半掩下分外的诱人,而何立志则是前门大开,那活不甘寂寞的露在外面探头脑……。


武媚儿连忙走到床边給儿子喂乳,但尾随的何立志一双魔爪也没有闲着。


“别闹!儿子都二个多月了,还不快給他取个名。”武媚儿打了何立志魔爪一下。何立志摸了一个脑壳,想了老半天,都没有給儿子想出一个好名字来。眼光无意间落在武媚儿一对丰满的双峰上,灵光一闪脫口道;“玉…峰!叫何峰吧。”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