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扬基,这里是隼32,正在调整频道至打击台”率领着第131战攻中队十二架杀气腾腾的‘F/A-18E超级大黄蜂’战斗攻击机赶到待命空域的第7舰载机联队指挥官冯-普特里斯中校一边呼叫着担任空中协调管制任务的E-2C“鹰眼”预警机,一边熟练的切换无线电台。

“隼32,这里是扬基,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你了,正在进行身份识别,欢迎来到自由交火区”来自第124预警中队的“鹰眼”预警机上的飞行调度官调侃的说到。

“隼32进入待命状态,航向090,飞行高度10000英尺” 冯-普特里斯中校看了看战术空中导航设备上的显示。

“好的,隼32,报告燃油”

“确定燃油为基数加8,重复,确定燃油为基数加8” 中校看了看膝板卡上标示的基数回答到。

“隼32,转向091空域,高度12000,继续待命” 电台里传来了E-2C“鹰眼”预警机调度官清晰的声音。

“隼32收到,重复,转向091空域,高度12000待命” 冯-普特里斯中校猛的一拉机头,推大油门,整架重达44000磅的‘F/A-18E超级大黄蜂’战斗攻击机顿时轻巧的在云层之间拉出一个漂亮的勾形。随着涡扇发动机低沉的嘶吼声过后,天空中只留下十一架喷气战机整齐的蔚白尾迹。

透过宽大的水滴形气泡座舱,冯-普特里斯中校侧目看看两翼的编队僚机,一架架暗灰涂装的‘超级大黄蜂’拉着亮蓝色的尾喷舒展在飘渺的云雾之间,阳光照射在机翼下那挂载着的飞弹的尖锐翼尖发出阵阵的银亮。

“隼32,目标方位方格7,坐标传输中,任务对地攻击” E-2C预警机很快的将任务分配到下来。

“隼32收到,重复,目标方位方格7,任务对地攻击,确认”待命巡航中的十二架‘F/A-18E超级大黄蜂’战斗攻击机立即的打开加力引擎,随着突破音障的爆响,拖着橙红色加力尾喷的战机流星般的消逝在天际云边。

担任多功能任务的‘隼编队’,由于战斗任务的决定,每架‘F/A-18E超级大黄蜂’战斗攻击机的机翼下分别的挂载有两枚‘AIM-120A AMRAAM’先进中距空空导弹、两枚‘AIM-7F Sparrow麻雀’空空导弹和两枚‘AGM-65D Maverick迷失小牛’空地飞弹,除此以外,翼尖滑轨还有分别装有两枚‘AIM-9L SideWinde响尾蛇’格斗飞弹。可以说无论是空战能力还是对地攻击能力都是较强。

“进入攻击方位,正在锁定地面目标” 冯-普特里斯中校打开无线电发出攻击准备信号。

‘F/A-18E超级大黄蜂’战斗攻击机上装载的‘AN/APG-73 ’脉冲多普勒雷达能够在对地作战模式下清晰的提供给飞行员对海、对地面移动/固定目标成像模式,并数字图标的形式显示在座舱内那宽大的联合全息平视显示器上。

一架正在下降高度准备攻击地面中国军队自行火炮群的‘F/A-18E超级大黄蜂’战斗攻击机突然的在一声爆炸中化成了团火球,破散的机体残骸碎片纷纷扬扬散落而下,来不及弹射的飞行员连同他的坐机一起的化做碧空之间的一屡幽魂。

“注意,有损失,隼37被击落,隼37被击落”

“妈的,攻击来自哪里”

“shit,有雷达正在向我扫描”

乱成一团的战斗攻击机编队不得不从攻击状态强行的拉起来,规避着不知来自何方的致命暗箭。

“扬基,这里是隼32,我们正在遭到攻击,请求空中目标指引” 冯-普特里斯中校紧急的呼叫着远处游弋在空战区之外的E-2C“鹰眼”预警机。

“该死的,地面防空火力,我想我该拉起来了”一架俯冲侧转的‘超级大黄蜂’突然的发现地面上密集的对空火力锁定了自己,被嘟嘟响成一片的报警声搞的心惊肉跳的飞行员不得不拼命的拉起战机,试图脱离这片是非之地。

来自第38集团军防空旅的‘HQ17’短程履带式自行防空导弹发射车和‘HQ16’中程野战防空导弹发射车早就在整个战区的上空撑起了一张完善的对空防御警戒网,这把巨大的保护伞足以应付起联军的多批次的大机群突防。

当进入攻击准备状态的‘F/A-18E超级大黄蜂’战斗攻击机打开‘AN/APG-73 ’脉冲多普勒雷达的时候,警戒雷达便迅速准确锁定起主动雷达源目标。

“发现雷达扫描,该死我正遭到中国人的雷达锁定,接触方位170”

“妈的,接触脱离,oh,shit他们发射飞弹了”

“有飞弹,注意有飞弹,各机注意脱离”

“我看到它了,妈的,又一枚,上帝,他们还在发射”

整个无线电里乱成了一堆,惊恐的呼叫混合着粗鲁的叫骂声充斥在频道里。

除了呼啸着离开发射装置的‘HQ16’ 、‘HQ17’防空飞弹,展开防空对形的‘PZG95B’式弹炮一体防空系统也开始对着天空中拼命做着各种机动动作的‘超级大黄蜂’泼洒着弹雨,四联装‘天燕’近距离防空飞弹也纷纷拖着长长的火焰冲出发射筒。

交织编错的弹雨将整个空域封锁成了一张密集的网,将整个第131战攻中队的十二架‘F/A-18E超级大黄蜂’战斗攻击机严密的笼罩在这火网之中,不断在翻滚的浓烟中腾空而出的防空飞弹就似致命的利剑一样刺杀着一架又一架的‘大黄蜂’

一架拼命做着大角度回旋转弯的‘F/A-18E超级大黄蜂’被紧咬不放的‘HQ16’拦腰截成两半,燃烧着的机体破碎而开坠向地面,弹射出坐舱的飞行员刚打开降落伞,就被漫天的高射炮火给撕扯成了碎片,破碎的白色伞具碎片中溅起一团的血雾。

紧接着又是一架,被削去了半个机翼的‘F/A-18E超级大黄蜂’战斗攻击机拖着泄露的航空燃油,跌跌撞撞的踉跄着向海面的方向逃去,两枚流星般扑来的‘天燕’近距离防空飞弹以间隔两秒的速度凶狠的一头扎进了这架受伤的‘大黄蜂’的机身。微微颤抖的‘超级大黄蜂’猛然的在空中解体,瞬间的爆炸成一团。

连续的大过载高机动的横滚甩开了一枚迎头扑来的‘HQ17’自行防空导弹,冯-普特里斯中校略微的松了一口气,但雷达自动告警装置却依然的鬼号成一片。中国人的防空火力实在是在严密了,只要接近到那张密集的火网,就一定会被击伤,而纠缠密布的防空导弹更是致命的杀手。

“fuck you”中校看着联合全息平视显示器上那不断接近的告警信号,咒骂着猛的一登舵,狠压操纵杆,同时‘RR-180 Chaff bundle’诱导铝箔片器、MJU-7 Flare诱导热饵发射器天女散花般的在空中打出一连串的热饵诱导弹和纷飞的金属锡箔,而翻滚着的战机就是这花朵的心蕊。

失的的飞弹最终的一头扎爆在诱饵烟幕区中,来不及欢呼的冯-普特里斯中校却已经绝望的看到了另一枚呼啸而来的防空飞弹已经近在咫尺。

整架战斗机的机首前半已经完全的被飞弹的爆炸炸的稀烂,被直接命中坐舱的‘F/A-18E超级大黄蜂’在失去了机首以及飞行员后旋转着燃烧坠落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