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南洋 一些附加资料 第五十五章澳大利亚(七)

cxing2006 收藏 3 48
导读:铁血南洋 一些附加资料 第五十五章澳大利亚(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7/


雨,越下越大!张文亚站在卫兵为他撑开的雨伞下,焦急地看着士兵们在大雨中艰难地向前迈着步子。不远处,一顶临时搭建的帐篷下,躺着几名已经虚脱的士兵。医护兵在旁边站着,徒劳地重复着毫无意义地救援工作。

“将军,部队太疲惫了。照这样下去,即使赶得到那里,士兵们也没有力气拿枪了。不如……”旺奇夫在张文亚耳边轻轻说道。

“不如什么?”张文亚冷冷地说道:“不如停下来休息是吧?”

旺奇夫望了张文亚一眼,不敢再接嘴,悄悄地后退了半步,低下头不说话了。

张文亚回头望着他,淡淡地说道:“如果你觉得累,就在这里留下吧,设个收容站,收容实在无法走动的士兵,把他们送回基地去。”说完,示意卫兵把马牵过来。张文亚把缰绳扔给旺奇夫,说道:“这马,都留给你!”

“噗通”一声,旺奇夫跪倒在张文亚的面前,拉着他的衣服的下摆,说道:“将军,再给一次机会吧,旺奇夫知错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要乱跪!”张文亚拔开他的手,抬脚走进了雨中。

“将军,国防部加急文书!”一名传令兵骑着马,在张文亚旁边嘎然而至,马的前脚还在空中摆动,那人已是翻身下了马。他向张文亚行了个军礼,然后从腰上带着的一个牛皮盒里掏出一封加了火漆的信,递给张文亚,转身又上马向着来路冲进了雨中。

张文亚疑惑地撕开信封,手指捏着信纸在空中一抖,借着旁边卫兵举着的火把发出来的光。张文亚看到信上只写着八个字“速回基地,违令不赦”。

张文亚只觉一股血气直往胸口上涌,眼一黑,便倒了下去,迷糊中,似乎听见了旁边人的惊呼!

……,……

俗语说得好: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尽管兰芳国罗勇政府极力封锁有关澳大利亚的任何消息,但英法等国依然获得了被列为国家一级机密的澳大利亚航海图。

为了在这片被新发现的大陆上占有一席之地,英法两国在南洋的殖民地政府代表,不顾双方国家在欧洲的矛盾和各自政府的告诫,迅速达成了一项协议。而且改协议被巧妙地安排流经特殊管道,先后到达了罗勇的手中。

“狼,终于来了!”罗勇站起来,指着办公桌上的两份文件,慢慢的踱着步说道:“我们现在该如何应对?”

冯建国解下指挥刀,两手交叠放在刀柄上,以刀驻地,双脚分开,呈八字形。他腰杆笔直,目光随着罗勇的移动而移动,沉声说道:“论武器,我们比他们先进;论兵员素质,仅就华人士兵来说,双方不分上下;但论兵力,我们却远远不如人家。依靠目前我们的兵力,只能在澳大利亚和本土之间做出选择,即使延长服役时间和扩大兵源,短时间内也只能在澳大利亚与他们打个平手。”

“平手,就意味着我们已经输了”,罗勇望着窗外,缓缓地说道:“这场仗,要么不打,打了就不能输!”

“那你的意思是……?”陈大为问道。

罗勇转过身,摇了摇手,说道:“不要揣测我的意思,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众人闻言,均是以沉默应对。

良久,依然没有人说话。邓飞忽然笑道:“以前常听人说,穿鞋的怕光脚的,光脚的怕不要命的。一直搞不明白,现在看来,这可真是千古名言啊。想当年,就我们几个人,也敢跟荷印政府对抗,现在家底更雄厚了,却反而畏前畏后了。”

“呵呵,今时不同往日啊。以前我们死了,也就死我们几个而已,现在,我们要是死了,就不知道会死多少人了。”罗勇说完,望着沈博说道:“你有什么看法?”

沈博这些年都在忙着搞各种研究,已经很少出席这样的会议了。这次因为事关重大,所以才被罗勇他们给拖了过来。

“我啊?”沈博愣了一下,说道:“我想啊,就是不打,咱也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们。”

众人眼睛一亮,心下暗赞:“这个主意好。”

“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做,才能即达到目的,有能不授予人把柄?”丁宏一语道出了大家的心中所想。房间里的气氛顿时热闹起来。

“他娘的,咱就再干一回老本行好了”,刘七在大腿上猛拍一下,大声说道。

邓飞摇头说道:“不妥,哪有装备这么好的海盗啊?而且,海军的那些东西都是超前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我们的海军。”

刘七满不在乎地说道:“咱不用那些新式战舰就是了。”

“那更不妥,咱们的兵力本来就少,我可不想士兵们因此而受伤或者死亡。”

“这也不妥,那也不妥,那到底该怎么办哦?”刘七泄气地说道:“难道就眼睁睁看着他们把大炮架在我们的眼皮低下啊!”

“这事我估计他们还没胆量去做”,丁宏说道:“我现在倒是很担心他们会在澳大利亚鼓动土著人来跟我们作对,这样的话,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其实,我们说来说去,终究还是兵力的问题。如果我们有足够的兵力,我们就不用去担心这些了。”冯建国突然插嘴说道。

众人沉默。

此时,沈博放低声音说道:“其实,如果我们的心胸宽广点,或许我们就不用去担心兵源的问题了。”

众人依然沉默,都看着罗勇。达雅人,就像块鸡肋,扔了可惜,吃着又没什么味道,还得担心会不会噎着自己。

“狼子野心,不得不防啊!”罗勇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虽如此,目前形式,也不得不借重他们了。”

“借重他们,不如去跟土著人和好!”

“就是,而且我们还可以加快移民!”

众人纷纷支招反对。

罗勇摇了摇手,说道:“大家所说的都是长久之计,但眼下需要的是应急措施,英国人和法国人行动很快,我才看到这份协议,海军部就有报告来说,在澳大利亚西部海面上发现了悬挂有英国国旗和法国国旗的战舰。”

听到这话,刘七愣了一下,心里嘀咕到:“见鬼,我怎么不知道啊!回去得问问他们!”

罗勇似乎看透了刘七的心思。他微笑着对刘七说道:“你不要嘀咕,我也是那天去找你,你不在,凑巧在你办公室看到的,然后找人问了些情况。”

“除了武装达雅人,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陈大为不甘心地问道。

“你现在能告诉我其他的办法吗?”罗勇反问到。陈大为脸一红,脸扭到了一边去。罗勇没再说他,而是扫视着众人,缓缓说道:“既然现在在澳大利亚已经有了一支纯达雅人的教导队,为什么就不能有第二支,第三支呢?”

“可是,你刚才不是说狼子野心,不得不防吗?”刘七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防当然得防,但是该看怎么个防法。”丁宏对刘七说道。

“呵呵,丁宏这段时间独立掌管澳大利亚的事务,看来历练得不错啊”,罗勇赞道:“好吧,你就说说看,要怎么个防法?”

丁宏站起来说道:“武装达雅人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对付英法两国和保护我们在澳大利亚的利益,所以,我们应该一方面以国民警卫队的模式训练他们,让他们只具有防守的战斗力,而不具备野战攻击的能力,而另一方面”,说到这里,丁宏看着罗勇说道:“我认为,我们该和澳洲的土著人和谈了。不期望他们能在我们与英法对立的时候帮我们,只要能让他们保持中立就可以了。”

“恩,这方法不错。以我们的装备,就是国民警卫队,跟英法两国的军队对抗,我们也能占个上风,何况还是以逸待劳,”冯建国点头表示赞同。

听到冯建国这样说,丁宏却不以为然地摇头说道:“人无斗志,装备再好也没用。他们就是那种只能打胜仗,不能打败仗的人。赢得时候炽高气昂,输了便是一败涂地。”丁宏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所以,让他们凭借先进的武器去防守阵地,是最好不过了。”

罗勇点燃了一支烟,对众人说道:“讨论到这里都差不多了,到底该怎样去应对英法两国,大家回去想一下,过两天都写份报告给我,我综合一下意见,再来下定夺吧。大家这就散去吧。”

众人听了,纷纷离座,相互讨论着离开。

“丁宏,你留一下,我还有话跟你说”,罗勇把正要踏出门的丁宏给叫住了。

待众人散去后,罗勇对丁宏说道:“我听说你阻止了张文亚去支援一个达雅人的定居点。”

“是的。”

“为什么?”

“张文亚在达雅人中间的声望之高,高到你我都想象不到。可以这么说,如果张文亚在澳大利亚宣布独立,肯定会有无数的达雅人去响应他。”

“就为这?”

“不错!”丁宏望着罗勇说道:“这难道还不够吗?”

罗勇没说话,只是猛吸着烟。丁宏看着他一会,也默默地点了支烟,抽上了。房间里静悄悄的,两人面对面地坐着,都没说话,都在抽烟。

良久,罗勇摁灭了烟头,站起来说道:“我们都变了!”说完,大步离开了房间。丁宏头也不回,缓缓地说道:“变是为了不变!”

罗勇停下了脚步,在门口转过身,有些奇怪地望着丁宏的后背,问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高深了?”

丁宏站起来,左手放在胸口上,一本正经地说道:“不变的是这颗心,一颗想着为华人再造一个汉唐盛世的心。”

罗勇望着他,缓缓地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你放手去做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