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一十八章 中国通宫琦

龙居士 收藏 10 17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一十八章 中国通宫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宫琦是东京警视厅长官,日舰沉没后他发誓要掘地三尺找出凶手。当然海上的事轮不到他这位陆上的长官插手。再说海上也没有地让他去掘。除了平添怒气,如野兽般嚎号外,剩下的唯有干着急。

同很多日本政要一样,宫琦对中国文化极是崇拜,中国古人的智慧,更是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三国演义》、《孙子兵法》、《三十六计》、《易经》、《八卦》等等带有中国特色的经典巨作被他翻得烂熟。用之于政坛,更是如鼠添翼,这让他不到四十岁就成功的挤身于日本高层,创造了一个升官奇迹。同时还为他搏得了一个中国通的美名。他还有一个民间身份,东京日中友好协会的名誉会长。(注:友好协会在中国叫中日,将中字放在前面,在日本则为日中,将日字放在前面。)其人常以中国通自诩。

不过,最近这位宫琦长官,官运有点不太顺,去年,狴犴组织大闹东京,东京军警民死伤狼籍,民间怨声载道,上头严饬追查,好在击毙或俘虏了狴犴大部,算是给东京市民一个交待。这才保住了他头上的这顶乌纱帽。事后,宫琦仔细研究,从中嗅到了一些计谋的味道,如声东击西,混水摸鱼,丢卒保车。这些计谋运用之成功,让这位自称三十六计了然于胸的宫琦长宫暗中惭愧。

他哪知中华谋略之深,岂是这些化外之民所能学懂的?以其日本人的血统,先天不足,终其一生,能知皮毛,已算大成。

去年,狴犴给宫琦上了一课,前天,中国军队又给他上了一课,用一枚不会爆炸的洲际导弹吓退了号称世界第二的日本海上自卫队。宫琦又从中学到“虚张声势”的妙用。

事发之前,宫琦认为中国的那枚“东风”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空包弹,事实上,日本防卫厅的智囊也是这么认为。可是,最后关头,防卫厅还是选择了撤退,将一举擒获海鲨号的机会给白白浪费掉了,更在国际社会丢尽了脸,致使很多国家都认为,日本不过是一只没胆的狗。朝鲜劳动党的报纸讽刺道:日本——当代纸老虎。

为什么日本明知虚张声势,最后还是选择了撤退呢?宫琦认为,这一弹,不仅仅是一计,其中还包括了另外的计谋——攻其必救。用三十六计中的名词来解释就是围魏救赵。两计合用,便可称之为连环计。事后,宫琦恍然大悟,计谋的最高境界是环环相扣,计中有计,如行云流水般,不着痕迹。

突破了这一层,宫琦的眼界豁然开朗,自信放眼天下,论谋略,无人能出其右。既使在那条“巨龙”面前,也有一战之力。

今晨,朝阳如血,天空好像被血洗过了一般,整个东京都笼罩在血光之中。宫琦眼皮直跳,占上一卦,竟是大凶。一起床,宫琦就得到了一个大凶的预兆,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展开耳听八方之能,坐镇东京警视厅,叫下属随时待命。但老天似乎给他开了一个玩笑,直到十二点到了午餐时间,各方面反映如常,没有丝毫的异状发生。

宫琦觉得奇怪,一向很灵的八卦怎么会不灵?莫不是有什么蛛丝马迹被下属忽略了,还是某处线路中断,情况反映不上来?随即下令给所有下属单位,要求他们提前上报今天的工作日志。

日本人的办事效率很高,命令一下达,不到十分钟,数十个下属单位,日志全都递了上来,无一缺漏。日志收集完毕,宫琦松了一口气,看来并没有大事发生,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

伸了一下懒腰,长舒了一口气,略微放松了一下紧绷的神经,宫琦踱出办公室,走向餐厅。

此刻机房的服务器正吱吱作响,先进的智能程序自动分析几十份工作日志,从中挑选出一些敏感的事件。突然电脑“铮”的一声,红灯亮起,一条信息跳出,显示在宫琦的电脑屏幕上。11点30分,缉私组接到一名小学生的举报电话,据称其发现了一条形迹可疑的快艇,很像是海鲨号。船上的人,正在搬运很重的木箱,疑是走私物品。缉私组已派人前去调查。

空旷的机房,豪华的办公室,机器不断的吱吱作响,但无人理会。

宫琦一走进自己的专用餐厅,立即有一队漂亮的女服务员,穿花蝴蝶似的跟了进来,一道道菜,摆满了一整桌。

看着桌上红红绿绿的中式菜,宫琦直皱眉头,为什么老是一样?

相比同级的官员,宫琦的菜是相当丰富的,别人吃的是简单的日本料理,而他用的是中式菜肴。饮食文化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份,宫琦认为,学中国文化,如果不吃中餐,等于宝山空回。但日本的厨师学厨艺,和他的老祖宗一样,总是只能学个皮毛,看上去象模象样,吃起来就不是那个味。宫琦吃过正宗的中餐,两相一比较,觉得食堂里做出的菜是给狗吃的,为此他经常大发雷庭。今天占一凶卦,原本就心情不畅,现在又见到一堆“狗食”怎能不借机发泄?

“八嘎!”

宫琦猛的一拍桌子,骂道:“怎么今天的和昨天一样?”一群女侍被吓得花容失色,四散而走。这些人侍候宫琦也不是一天二天了,对他的脾气有所了解,一个不好,耳光罚工资会“比翼双飞”。

食堂经理知道宫琦难以侍候,老早就等在外头,一听里面有动静,立马连滚带爬的挤了进来,及宫琦面前二步远处站定,低头,弯腰,道:“服伺不周……请多关照!”

照日本礼节,赔礼认错的时候,必须站在一步远的地方,这样的距离,伸手可及,方便上司扇耳光。食堂经理显然是被打怕了,站得老远,耳光自然扇不到了,但聪明反被聪明误,宫琦手够不着,桌上不是有碟碗吗?这就是很好的投掷武器。见下属站得老远,没有认错的态度,宫琦怒火更盛,操起桌上的碟子,连汤带水,劈头盖脸的砸了过去,正中鼻梁,瓷碟碎裂,鼻血彪出,汤水溅了满头满脸。那样子惨不得不能再惨,狼狈得不能再狼狈。

见经理鼻血与汤水齐下,样子有趣极了,宫琦嘿嘿大笑,积累了一个上午的情绪,随着笑声,一泻千里。桌上花花绿绿不堪可口的菜,宫琦再见之如琼浆玉液般,大口的吞食起来。

宫琦终于开始用餐了,食堂经理如获大赦,轻手轻脚的走出去,顺带着关上门。回头见一下属路过自己的身边,大吼一声:“八嘎!”然后,一个响亮的耳光,如晴天炸响一个霹雳。脸上红肿了老大一块,像一座冉冉升起的“富士山”。

扇完了,经理觉得浑身轻松,哼着愉快的小调,走进洗手间,开始整理仪表,几分钟之后,“光鲜”极了的经理,从容的踱了出来。没走几步,鼻血复出……

被经理扇耳光的是后堂总务课长,受了一个耳光,经理不说理由,也不敢多问,他感到这个耳光实在是太冤,冤极了,越想越气,当他走到后堂,怒气已到了临界点,见一员工,洗菜的速度似乎慢了些……

八嘎!

啪——

又一座“富士山”升起。

洗菜是杂活,在厨房的地位最底,找不到比自己更底的人去出气,只能逆来顺受着。如果苦捱到下班,洗菜工可以得到解脱——如果他家里有妻子的话。

这个有趣的耳光连锁反应,在日本经常上演,可谓国粹,名扬全球。照此推理,假如天皇赏了首相一个耳光的话,那么第二天,将有上亿座“富士山”升起,那情景堪称世界一绝。

中餐讲究细嚼慢咽,斯文尔雅,宫琦在这方面学了个十足,一顿饭用完,已过去了一个半小时。腆着肚子,心满意足的走向办公室。今天占了一个凶卦,宫琦心中仍有些忐忑,例行的午休就免了。

办公桌上的电脑,早已进入屏保护状态,宫装美女走马灯似的轮换着,摆着各种姿势,似乎在等着宫琦的临幸。

手指一动鼠标,屏保护消散,一条红底信息弹出。宫琦见之,肥胖的躯体一下子就从椅上弹起,出手如电,抢过电话,胖嘟嘟如同萝卜似的手指,飞快的按下一组电话号码。很难想象,以宫琦的吨位,竟能如此快的完成这些高难度动作。

“莫西,莫西,XX缉私组吗?”

“我是。”

“派去查探海盗船的人去了多久?”

“两个小时了,阁下。”

“去几个人?”

“二个?”

“有消息传回吗?”

“没有。”

“打草惊蛇,完了!”

电话那头的缉私组成员莫明其妙,什么打草惊蛇?什么完了?长官说话,往往是这样,跳转得太快,下属除了费尽心思去猜,还得盛赞长官的跳跃性思维,高人一筹。

在自己的辖区发现海鲨号原本是天下掉陷饼的好事,只要抓住海鲨号,那怕是提供线索都是大功一件,有此大功,何愁官位不稳?但自己的下属却不将此重大情报上报,不予重视,仅派了两个人去看看。他们这一看,岂不是打草惊蛇?白白的浪费掉这次机会?眼睁睁的看着大功劳从自己眼前溜走,宫琦恨不到连甩下属数百个耳光。

扔掉电话,按下通话器,“所有人注意……”

几分钟后,数十辆警车,十几艘缉私快艇,一齐扑向海鲨号的停泊地。

然而那里,正如宫琦所预料的那样,早已船去位空,唯见海水悠悠。

“八嘎!”

宫琦杀猪一样的嚎叫在细细的海浪声中回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