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天覆地 第五集 海阔天空 第六章 两条战线

腾飞华夏 收藏 0 16
导读:翻天覆地 第五集 海阔天空 第六章 两条战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3/


南线日军由第40、41军团和台湾第二守备军团组成,由侵台日军副司令渡边纠夫上将统一指挥,该股日军在海军的配合下于3月22日侵占了海边的台南市,而后气焰嚣张的敌人一路北上,途中不断遭到解放军的多次打击,仍然依仗其炮火优势不断向北推进,到了3月27日,南线日军主力夺取嘉义,3月29日侵占云林,3月30日在浊水溪一带遇到我军四个师的顽强阻击,我军指战员在浊水溪北岸构筑了坚固的工事,日军连续进攻了两天,也未能突破我军的坚固防线,大批死亡日寇的鲜血染红了整条浊水溪,无可奈何之下日军只好在4月2日凌晨通过海运把大量兵力运到芳苑至王功一线登陆,在登陆后也遭到我军的层层阻击,直到4月3日,南线我军累计歼敌超过2万,达到了预期的目标以后,才在3日晚上主动撤出阵地,向西边的阿里山和北边的雾峰至八卦山一线转移。而后杀气腾腾的日寇夺取了空无一人的南投县城。


4月4日,日军集中两个军团气势汹汹向漳化城扑来,我军两个师的指战员在阻击了日寇一天,歼敌3700多人以后,主动放弃了彰化县城。彰化城北三公里为大肚溪,溪水最宽处约200米,为天然防御屏障,城东南紧依八卦山,溪山之间为水网稻田地,这种地形有利于防御方观察、炮火展开,相对不利于进攻一方隐蔽、集结和运动。早在十一年前,刘永福领导的抗日义军曾经在这里展开著名的漳化保卫战,日军山根信成少将等1000人被击毙。现在中日两军再次在大肚溪两岸对阵,只不过上次是日军从北往南进攻,这次是日寇从南往北推进。4月5日,日军在大肚溪一线受阻,而企图夺取八卦山的攻势也一再受挫,连续进攻了三天,还是无法有效突破我军防线。在这些天,随着南线日军的后勤补给线越拉越长,解放军的特种部队和民兵游击队多次以机动灵活的战术打击敌人的后勤线,不断消耗了敌人的有生力量。


在台湾南部地区的解放军部队乘着日军主力大量北调之际,在4月2日晚上向屏东平原出击,指挥这次战役的原第40师师长、现台湾省军区副司令员谭勇生,他也是来自黑石寨的一名老兵,也跟着罗振华学习和战斗了三个多月,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他命令一个步兵师和一个炮兵旅的兵力担负进攻屏东县城任务,其他四个步兵师悄悄在高雄到屏东的道路两侧埋伏。3日凌晨2点,借助夜幕的掩护我军的特种兵带着炸药包悄悄匍匐前进到城墙脚下,只听一阵阵巨响,三米高的城墙被轰开多处缺口,解放军突击队的战士们端着冲锋枪勇敢地向缺口处冲去,前面抵抗的敌人很快被密集的子弹和手榴弹消灭干净,不到半个小时,我军指战员就冲进城去,日寇也利用房屋和军营负隅顽抗,双方展开激烈的巷战。依靠我军特制的掷弹筒、迫击炮和土炮,敌人的火力点一个接着一个被清除,屏东城里的老百姓也冒着枪林弹雨为解放军引路,许多群众还主动砸开自己的院墙和房屋让解放军指战员通过,正是由于屏东人民的无私支持,解放军能够以很小的伤亡不断向前推进,他们可以占据很好的方位打击侵略者,消灭的日本鬼子也越来越多,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激战,解放军一举攻克屏东县城,全歼日军一个守备旅团4500多人。


在高雄的日军接到屏东遭到打击后,立刻出动了四个旅团出来救援,在半路上陷入我军四个师精心设下的包围圈,当所有敌人全部进入以后,最西面的解放军指战员不等日军反应过来就对其发起冲锋,28000多名英勇的指战员就以泰山压顶之势扑向敌人后尾,很快到处都是激烈的拼杀声,这些日军大多数都是近几个月才临时拼凑起来的,而且由于日军处在侵略者的地位,大批日军主力部队连续被解放军全歼的阴影一直笼罩在这些日军官兵的心头,使得日军官兵的士气普遍低落,在解放军排山倒海的攻势面前,完全乱了章法,任何企图顽抗的敌人重点受到我军机枪、手榴弹火力的集中关照,许多见机快的日军士兵纷纷举手投降,经过不到半个小时的战斗,就有3000多日军被消灭,并把其余敌人彻底包围。被围日军也慌了神,先是企图往回冲,反而被我军部队打得头破血流、抱头鼠窜,接着日寇又往其他方向乱窜,都在严阵以待的解放军指战员面前败下阵来,解放军乘胜追击,从各个方向杀向敌人,包围圈也越来越小。


而后我军开始加强政治攻势,解放军当中许多日本籍和懂日语的战士用高音喇叭向被围日军宣传我党我军的政策,动员他们主动放下武器向中国人民投降,日军的军心进一步动摇,主动跑过来投降的基层官兵也开始增多,特别是在解放军的大规模攻势面前,主动跪在地上缴械投降的更多。到了上午8点,解放屏东的一个师和炮兵旅也赶到战场,他们的加入让负隅顽抗的日军赶到压力大增,特别是我军的炮火不断摧毁敌人的主要火力点,让日军的抵抗意志彻底崩溃,战斗持续到上午10点,近两万日军被彻底消灭,其中俘虏就有9600多,自然日军的武器全部被我军缴获,这些武器的缴获使我军指战员的武器装备得到很大的改善。由于解放军进攻屏东和围歼日军时进行了多次残酷的拼杀,我军将士也有4300多人牺牲,还有3200多人负重伤送往战地医院治疗。屏东平原大片国土的解放,大大鼓舞了整个台湾省军民的抗日斗志,新解放区报名参军的青壮年络绎不绝,到了4日晚上,就有26000多人补充进入部队,其中15000多人分别编入五个步兵师和炮兵旅,另外从这些部队抽调一批干部战士,加上11000多新战士,新组建了一个步兵师。


这时候留守高雄的日军只有一个旅团,他们根本不敢再跑出来送死,只能拼命向上峰求援,日军大本营感到左右为难,许多人终于后悔不该把原来准备投入台湾的一个军团放在库页岛洒太阳了,穷兵黩武的日本军国主义者根本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他们把最近组建不久的两个军团从本土和琉球群岛向台湾抢运。由于解放军在台中盆地周围的山岭构筑了坚固的工事,日军根本没有把握能够短期内取得突破,最后由东京大本营直接拍板,暂缓进攻台中的步伐,由海军紧急运送南路的第36、40军团回援高雄,等到新增援的两个军团到来后再发起进攻。在台中、漳化前线的解放军及时发现敌人调兵的迹象,而且在高雄港的日本海军军舰明显增加,所以在屏东平原的解放军并没有继续强攻高雄城,只派了一个师和炮兵旅摆开准备进攻高雄的态势,吸引敌人海陆军来援。主力在屏东一带广泛发动群众,并把屏东城里的所有机器、贵重物品和粮食运往山区根据地,还动员群众向根据地转移,防止残暴的日寇在我军主力向外运动以后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进行屠杀。


在台湾省军区南部主力进攻屏东的时候,在北部一个师的解放军也悄悄潜入基隆至台北之间的丘陵地带,3日上午8点多,日军一支三千多人的运输队进入我军的伏击圈,随着我军师长的一声令下,密集的子弹和手榴弹打向敌人,靠近我军阵地的日寇顿时倒下一大片。过了不到两分钟,激奋人心的冲锋号九响了起来,14000多名指战员发起了冲锋,一排排手榴弹轰向敌群,炸得日寇鬼哭狼嚎、狼狈不堪,这些日寇本来就是后勤部队,战斗力根本不行,在我军压倒优势的兵力面前,只有被击毙或投降两种命运,战斗不到一个小时就以我军的完胜而告终,这个时候在台北和基隆虽然都有一万四千多日军驻守,却不敢跑出城来救援,毕竟高雄出援之敌被包围即将全军覆灭的教训实在太深刻了。我军指战员还故意向基隆运动,摆出一幅准备夺取基隆的架势,还用大炮轰击了基隆港内的日军船只,迫使台湾东部巡逻的日本海军把大批军舰调往基隆增援。


由于日本海军不得不把兵力投入高雄、台中、基隆附近的海域,给祖国大陆支援台湾军民的抗日战争提供了难得的良机,事实上对基隆、高雄的袭击也是这个一环扣一环的周密行动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罗振华去年秘密派韩白理在美国开办的环球海运公司目前已经拥有八艘大型新式商船,其中有两艘悄悄在青岛分别安装了这个世界上先进的雷达和2门450毫米鱼雷发射管,并携带了一些威力巨大的磁性水雷,使得我们的商船能够避开日军的巡逻舰只,必要时候也有一点自卫的能力,这两艘商船上装载了许多榴弹炮、炮弹和药品,也装载了一些先进的机床、水轮机和港口用的大吊车,还有乘坐了一些经过军事院校学习培训的军官、特种兵、军医和工程技术人员,他们在2月中旬利用黑夜悄悄出发,尽量避开敌人的舰只,加上挂着美国国旗,所以能够顺利到达的菲律宾巴坦群岛附近等待机会。另外六艘商船运载着大批从美国进口的军火、机器和生产军火的原料也在3月底进入菲律宾巴坦群岛,在4月3日深夜我国的商船对悄悄进入我军控制的台东、花莲、苏澳等港口,这些港口在最近三、四个月里都悄悄进行了扩建,这些船只或者直接在海港卸货,或者在海港附近用大量小船进行驳运,在我国自己生产的四台大吊车也迅速在港口安装完毕后,卸货的速度大大加快,当地人民政府为此还动员了数十万民众帮助抢运物质,大批宝贵的物质送到了根据地,还有一些从美国征召的华人、犹太人和其他民族的工程技术人员也随船到达,这些生力军的到来进一步壮大了台湾我军的力量。


由于我军的行动都是在夜间进行,而且台东人民的积极配合和我军反特工作做到位,此次绝密的援台行动居然没有暴露。这八艘在4月5日中午行驶到吕宋岛的马尼拉港,把我国有关部门预先购置的大批钢铁、铜、粮食和一些机器、军火装运上船,为了保密起见,船上的中国和美国海员大都没有象其他商船那样上岸游玩,但这些美国商船装运的都是重要的战略物质,而对这些物质最急需的自然是中国台湾,所以这种现象还是引起日本潜伏在马尼拉的间谍中岛光和的注意,他目前的身份是一名日本商人,自然十分关心各种商情,当然他也没有充分证据说明这些商船一定是偷运军需物质给台湾省的解放军,所以他把自己所见全部如实上报,并提醒军方加强对整个台湾岛的巡逻。当7日上午这支船队出航以后,日军就派出一艘巡洋舰和两艘驱逐舰在巴士海峡一带巡逻,在整个台湾岛的四周都有军舰在日夜巡逻。指挥这支船队的我军指挥员也预料到在马尼拉装运这些物质会引起日本特务的注意,但急需支援的台湾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他们还是义无反顾踏上了征程。


8日上午7点多,已经进入巴士海峡的我国船队上的雷达很快就发现了30海里以外的敌人军舰,整支船队开始往东北方向行驶,船队一直前进了300多海里,发现附近没有敌舰以后,才调头向西,直奔台东、花莲、苏澳等三个港口而来。到了8日晚上8点多,船队的雷达及时发现日军有一艘巡洋舰和两艘驱逐舰始终徘徊在台东港东边的海域,我们的船队依靠雷达的指引,悄悄避开了南北巡逻的敌舰,从非常靠近海岸的海域向目标港口接近,终于在9日凌晨0点多成功靠岸,接下来自然是热火朝天的抢运工作。到了上午9点多,日军派出的侦察船上的日军用望远镜发现了台东港的异常情况,这个时候整个台湾东部海域共有三艘巡洋舰和五艘驱逐舰,他们分别从南北两个方向气势汹汹向台东港杀来,这个时候只有直接靠岸的两艘船只已经卸载完毕,并补充好燃料,刚刚出港不久,另外两艘货船经过连夜驳运,已经卸下一半货物,现在正在港口卸货。通过雷达可以发现最接近台东港的是正东方偏南海域的一艘巡洋舰,只有20多海里,正在全速向这里开来,在东南方向还有一艘巡洋舰和两艘驱逐舰,东北方向雷达暂时还没有发现敌情。


我们的两艘空船全速沿海岸往北偏东方向行驶,走了不到20海里,就发现在我军北边有一艘巡洋舰和两艘驱逐舰正往这里本来,我国船队立刻掉头向正东前进,虽然我国船只挂着美国国旗,但从12年前日军击沉挂着英国国旗的高升号运兵船的示例可以看出,凶恶的日本强盗决不会把美国商船看在眼里,所以我国船队开足马力往正东方航行,终于赶在敌舰到达之前驶向太平洋。但我国船队全速航行留下的巨大的黑烟,还是暴露了方位,日军三艘军舰在得到追击的命令后,紧随着我国船队的航道向东追击,追了不到20分钟,只听一声震天巨响,冲在最前面的日军4300吨级的“大藏丸”号巡洋舰碰上了船队布下的新型高爆磁性水雷,这艘巡洋舰被炸成重伤,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就倾覆沉没了,另外两艘驱逐舰只能小心翼翼靠近这里,把落水没死的日军救上岸。恼羞成怒的日军分舰队指挥官不顾部下的警告和换上浑身湿透的衣裤,一边命令两艘驱逐舰全速往东追击,一边向上峰报告,请求派舰队支援。日军两艘驱逐舰的最大速度是22节,而我国新型商船在空船情况下最高速度达到20节,而双方的距离已经拉得很开,日军要赶上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日军还要时刻提防我军的水雷,所以日军两艘驱逐舰决定分兵两路,企图从两翼绕过去。


再说日军“武运”号巡洋舰全速向台东港驶来时,海港里的军民并没有惊惶失措,他们继续在有条不紊抢运物质,而部署在海岸边上的我军远程榴弹炮和海防大炮也作好了战斗准备,日军的炮火不时在附近海域爆炸,突然连续两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显然这艘巡洋舰倒了霉运,进入我们船队在凌晨悄悄布下水雷阵,转眼间这艘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敌舰就葬身鱼腹。过了大约一个小时,从东南方向过来的三艘敌舰一边开炮一边驶到雷区南边海域,他们显然吸取了两艘巡洋舰被水雷炸沉的教训,行驶起来非常小心,对于雷区里面垂死挣扎的日军官兵,他们只派出一些木船和橡皮船出去救援,并把漂浮的水雷推开,这时候海港周围多处中弹,已经出现搬运工人伤亡,但英勇的台湾军民面不改色,继续坚持抢运物质。我军的海防大炮也在炮兵雷达的指引下向远处的敌舰轰击,击沉了日军一艘驱逐舰,迫使敌人不敢靠近台东港口,从而大大减轻了海港的威胁。


到了中午11点多,两艘货船上的物质终于全部卸载完毕,必要的燃料补充也同步完成。随后我国的一艘货船沿着海岸全力向北航行,为了迷惑敌人,还故意在北边岸上点燃许多草堆,冒出浓浓黑烟。另外一艘货船则慢慢往南行驶,日军三艘军舰被雷区所阻,加上害怕我军海岸炮兵的炮火,一直都在远处海域胡乱向台东港射击,直到用望远镜看见高速往北行驶的船只冒出的滚滚浓烟,才发现我国船队北上的动向,日军舰队一边向上峰报告,一边往东北方向运动,企图把我国船队堵死在东北方向的海域。从基隆赶来的日军一艘战列舰和一艘巡洋舰已经在那边埋伏。我国这艘担任掩护的货船其实已经在港口卸货时负了小伤,但对于航行没有影响,它一直靠近海岸行驶,让远处的日军十分恼火,最后到了中午12点半左右,实在等不耐烦的日军四艘军舰杀气腾腾驶向这里,得到配属给炮兵的雷达的指引,这艘商船也掉头回台东,日军战列舰上的炮火不断接近这片海域,当这艘船好不容易拖着累累伤痕回到港口附近,绝大多数船员也乘小船安全上岸以后,日军战列舰上的远程大炮已经更准确地在附近水域爆炸,这艘船只也屡遭创伤,一直坚持到下午2点多才沉没。


在日军舰队离海岸很远的时候,解放军的炮兵一直表示沉默,特别是我军的榴弹炮始终没有发言,5门射程更远的海防大炮也悄悄转移了阵地。日本海军舰队由于一直没有遭到打击,胆子也逐渐壮了起来,为了能够更准确有效地轰击台东港,日军舰队也越来越接近海岸,其炮火打击的力度和准确度也越来越高,在海港附近一个小港湾躲避的我国商船也是在这个时候被彻底击毁,特别是日军新来的一艘战列舰和一艘巡洋舰,有点得意忘形,居然靠近海岸10公里处向台东港和台东城轰击。我军的炮火终于一起发出了震天的怒吼,一排排猛烈的炮火轰向敌舰,专门为敌舰准备的穿甲弹和高爆弹连续击中敌舰,舰上的大批日军官兵被炸死,敌舰慌忙转身逃窜,打横的敌舰不时被炮弹击中,不久以后敌人的巡洋舰的锅炉也发生爆炸,最终在太平洋沉没,而侥幸逃脱的战列舰也受创不轻,被迫回日本大修。其余一艘巡洋舰和一艘驱逐舰也不敢靠近海岸,只能凭估计对港口方位狂轰烂炸。


在日军全力对付台东港的船只时,在花莲、苏澳的四艘船只也成功地避开日军的舰只,向东北方向的钓鱼岛方向行驶,随后他们依靠一艘装配了先进雷达的货船的带领,避开日、英等国海军的围追堵截,成功地到达宁波、温州港。而往东航行的两艘船只并没有安装雷达,他们只能凭借自己对海域和船只的熟悉,以及机智灵活的行进路线,把日军两艘追击的驱逐舰整整东调500海里,最终追击的日军驱逐舰是一无所获。悄悄南下的货船虽然装配了雷达,无奈在这个大半天无法全力全速航行,毕竟全速航行的船只冒出的滚滚黑烟太引人注目。而且从南边陆续又有一艘日军巡洋舰和一艘驱逐舰向北航行,所以这艘货船也只能在很靠近海岸的区域慢慢行驶。直到我军炮火重创日军两艘大型军舰以后,南北两边的日军舰队一起往台东方向靠近,吃了大亏的日本海军先后调集10艘军舰一起向台东轰击,几乎把整个空无一人的台东城和海港彻底摧毁。在台东以南的这艘货船乘机脱离敌人的封锁圈,他们在海面上迂回行进,最终在十多天后平安到达越南省的金兰港。我国大陆此次行动的成功为我台湾军民下一步的抗日斗争提供了坚实的保证。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