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全战之战神之子 序 光荣与伟大 序 光荣与伟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3/


光荣属于希腊,伟大属于罗马。


“ 吱——吱——”随着战神祭司将雅努斯神殿之门缓缓打开,成队的军团士兵穿越拱门。这个时候,罗马的居民知道……战争又开始了。

“罗马的勇士们——此刻,帝国东部正遭受着帕提亚人的侵袭,罗马的安宁正遭受着这些野蛮人的践踏!勇士们——请用你们的刀剑去创造辉煌……用你们的勇气去赢得荣耀……在战神玛尔斯的庇护下,在皇帝陛下的英明决策下,我们必定会取得这次远征的胜利!”一名罗马将军激昂的声音久久回荡在广场上,罗马民众和军队的热情已经被彻底点燃,人群中不时爆发出地动山摇的欢呼。

罗马将军威严的端坐在战马上,右手握拳举向天空,再次又激昂洪亮的声音激励道:“众神将与我们同在,绝不要让他们为我们而蒙羞.罗马万岁——”

“……万岁……”无数的声音响彻天际,巨大的罗马城也似乎为之一颤。


对于罗马人来说,自罗马建城以来的500年间,战争就伴随着罗马人走到的今天。虽然当中有少许的停歇,但些许的和平正是为了下一次的征伐。如今的罗马帝国已经足够辽阔,整个地中海都成为了罗马的内陆湖。可是崇尚武力和征服的罗马人不会就此放下刀剑,罗马需要一个稳定坚固的边界,正如拉丁谚语所云:“武力维系和平。”


入夜,静谧的夜空只有繁星闪烁着点点微光给白日喧闹的罗马带来了一丝平静。雅努斯神殿前的广场上,白天欢送军队出征的人群早已散去,只剩下几十个奴隶在冲刷着广场地面。

一架豪华的皇家马车徐徐驶入广场,在场的奴隶战战兢兢地自觉退到一边低头跪下。很奇怪,这辆马车虽标有皇室的徽记,却仅有两名禁卫骑兵护卫。要知道,连一般的罗马贵族出门都是前呼后拥,侍从、女奴、卫兵一大帮。更不用说掌控着整个罗马军政大权的皇室了。

马车在雅努斯神殿前的台阶下停住,两名禁卫骑兵旋即下马,侍立在两旁警戒。马车上的两个侍从也下跳了下来,一个俯身跪下,另一个小心翼翼地打开车门。

“科索斯,让祭司门都退到外面来,我不想让人打扰。”由一边侍从搀扶,一位年迈的老者踏在俯身的侍从背上走下马车。这名老者身着祭司长袍,左手中指上的鹰戒金光熠熠。

“遵命,陛下。”一名侍从恭恭敬敬地应声快步奔去。不多会儿,神殿里的祭司急匆匆地下了台阶,恭顺地跪在老者的脚边。老者露出满意的微笑,迈上漫长的台阶,独自朝着雅努斯神殿而去。


昏暗的烛火摇曳不定地舞动着,战神玛尔斯的雕像依旧那样雄姿勃勃——头戴插翎的盔甲,臂上套着皮护袖,手持的铜矛咄咄逼人。

“玛尔斯……战无不胜的玛尔斯,你勇猛强悍,所向无敌;你尚武好斗,百战不厌……你究竟是一个英雄,一个伟大的征服者——还是一个屠夫,一个万恶的魔鬼?你的武力和勇气让罗马步入辉煌;你的嗜血好战也让罗马的战事日复一日……三十年了,三十年来雅努斯神殿的大门仅关闭过两次,每次竟然不到五年……也就是说在我执政的三十年里,有二十年罗马都在不停地战争……为什么?到底是朱庇特把我造就成这样;还是你的灵魂根本就潜伏在我的身体里……”老者神态激动,身子不住的颤动。

“不!玛尔斯的灵魂附在每个罗马人的身上。”幽暗的角落中忽然传出一声低沉而稚嫩的声音。

老者惊诧地急退几步,紧紧握住怀里的匕首,面目变的狰狞,仿佛换了个人一样。

隐匿在暗处的人静静绕过粗大的大理石圆柱,出现在光亮里。竟然是个孩子,一个最多只有十来岁的少年。只见他穿了一件宽大的披裹式长衣,腰挂一把短剑,目光炯炯,清秀的眉宇间透出一股英气。老者略略松了一口气,忽然注意到这孩子绿底披肩。

“孩子,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偷听别人的忏悔是不光彩的,而且……你佩戴武器上殿是会触怒神明的。”老者道。

少年很平静地说:“这里是战神殿,玛尔斯才不会介意我的短剑呢!况且……带武器上殿的也不止我一人。至于说偷听,刚才我正在虔诚的为玛尔斯守夜,并没有留心你的说话。”

老者很惊讶少年表现出来与年龄不相符地镇定,便饶有兴趣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在这里?”少年依旧平静地说道:“我叫盖纳留斯,来这里是为了家族的战士向战神祈福,希望在东方的土地上他们能像玛尔斯一样,勇猛顽强,所向披靡!”

“你是贵族?让我猜猜……你是布鲁图斯家族的。一个古老而显赫的家族!”

“可惜我的家族已经没落了,再也没有能力抓紧罗马权利的核心。现在的罗马——只姓尤利乌斯!其余的贵族,只是尤利乌斯的附庸。”说到这,少年脸上露出一丝忧郁。

老者则苦笑了一声,叹息地说:“是啊,现在的罗马,共和已经消亡,有的只是独裁!”

“所以,这次远征帕提亚,正是布鲁图斯家族复兴的开始!”少年忽然眼光变地火热闪亮,攥紧了拳头说,“我一定要让布鲁图斯家族重拾辉煌!当年亚历山大能征服的地方我都要征服;当年亚历山大没有征服的地方我也要征服!”

老者吃惊地看着少年,“孩子,你还太小,这些还不是你想的事情。看来,你的父母给你讲了太多关于战神的故事……”

“别跟我提父母,我只是我父亲奥卢斯·布鲁图斯和一个希腊女人生的私生子。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我就遭受着其他家族成员的白眼,我在他们眼里只是一个令人讨厌的废物。所以我要证明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我要得到所有人的尊重!就向亚历山大一样,让所有人对他即尊敬又畏惧。”说完,少年目光飘忽,只是愣愣得望着战神雕像。

外面猛地刮进一阵强风,微弱的烛火挣扎了几下后,终于熄灭了。黑暗顿时笼罩着大殿,正如盖纳留斯心中的黑暗:光明已经死去,唯一做的就是在黑暗中抗争。

“滋……”老者电亮了一盏烛火,轻轻拨弄着,“盖纳留斯,你想听故事吗?”

“是关于战神的吗?”盖纳留斯依然痴痴地望着雕像。

“是关于……战神之子的。”

“战神之子?”盖纳留斯疑惑地望向老者。

“是的……一个关于马尔库斯·尤利乌斯·战神之子的故事……”老者目光神离,思绪逐渐远去,只感觉到身体一阵阵躁动。瞬时间,整个人仿佛又回到了过去,又回到了那个年少轻狂,热血燃烧的年代……


(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