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十三节 协定

梦游者 收藏 6 34
导读: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十三节 协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1917年5月5日,美国白宫。


参议院国家安全事务委员会召开的菲律宾问题专题会议已经开了2个小时了。包括威尔逊总统在内的各位美国高官们都对突然发生的“菲律宾事件”一筹莫展。海军作战部部长威廉·S·本森少将要求继续派出舰队消灭那个菲律宾中华革命军,却遭到了几乎所有人的反对。


这是美国建国以来受到的最沉重的军事打击:太平洋舰队的8艘主力战列舰被敌人消灭,整个舰队已经丧失了战斗力。如果继续增兵的话,大西洋和欧洲战场的兵力将会严重不足。美国的战略利益和主要市场在欧洲,亚洲的重要性与欧洲的利益相比是微不足道的。美国是个利益至上的国家,在面子和利益之间选择,谁都知道结果是什么。继续向菲律宾派兵的结果也并不乐观:谁能保证一定会胜利呢?毕竟已经失败了两次,如果再失败,美国失去的将会更多!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张自强他们凭借自己对历史的先知先觉,已经完全掌握了美国的底线。所以他们才敢于对美国海军动手。如果事情真的恶化,他们将被迫使用最后一招:用巡航导弹消灭美国再次派出的舰队或者用洲际战略核导弹攻击美国的本土,逼迫他们投降。不论如何,他们必须得到在这个世界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和时间。


威尔逊总统说:“先生们,既然大家的意见都是一致的,那么我们还是想一想怎么体面地结束它吧!”


威尔逊总统的难题很快得到了解决:菲律宾方面的特使已经来到了华盛顿。



刘思扬漫步在华盛顿的大街上,努力寻找着跟自己二十一世纪的记忆吻合的东西,可惜他失望了。虽然这里街道整齐、绿草如茵,但是还是没有二十一世纪时华盛顿的繁华和热闹。现在这里跟美国老电影中的景象一样,没有霓虹灯,没有摩天大楼,只有低矮的小酒吧和满大街的“甲克虫”汽车,跟电影里的老上海倒是有几分相似。


吉米·杰克逊紧紧跟在刘思扬的后面,象个小跟班,他的心里却异常兴奋。


吉米被关押了一个月,带了一个月的“黑眼罩”,他也担惊受怕了一个月:除了只有五次的询问,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搭理他了,他怀疑自己是否还能活着出去。终于有一天,他被带上了船,来到了马尼拉。那个姓刘的长官(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把他带到了马尼拉监狱,他万分震惊地发现那里关押了1万多名美国士兵!刘长官告诉他可以任意跟自己的同胞交谈,还可以让他给这些俘虏的家人带信件。


吉米是在与同胞的交谈中知道的:刘长官他们的“中华革命军”俘虏了这些美国海军。虽然也有人叫骂革命军是用偷袭的不光彩手段取胜、是卑劣行径,但是失败就是失败:美国海军败了,而且毫无还手之力!现在的菲律宾也已经不属于美国了。


吉米的心里真是五味杂陈。他知道而且相信美国海军的强大,也许只有英国海军可以算是对手吧。自己被革命军俘虏还说得过去,可一下子俘虏了1万多美国兵,他们的战斗力也只能用“恐怖”两个字来形容了。


吉米还不知道革命军如何安排这1万多同胞的命运。虽然他的同胞们在这里受到了非常人道的待遇:食物充足、看守和气、没有人受到打骂和虐待,但是东方人的残忍好杀让他在内心深处暗暗为这些同胞担心。在马尼拉监狱的三天里,吉米问过刘思扬将如何处置他的同胞,对方避而不答,这也让吉米的担忧日益加重了。


经过允许,吉米在监狱里拍了许多照片。刘思扬答应他可以带走这些照片,这让吉米的心里多了一丝信心:看来对方现在还不打算处决这些同胞,不然就不会留下这些证据。


三天后,吉米离开了监狱,到了一个他熟悉的地方——总督府,现在那里已经是革命军菲律宾政府的总理府了。在会议室里,吉米见到了曾经审问过他的最高领导人张自强。



“你的政府现在并没有考虑这些人的命运问题,他们可能还在希望能消灭我们。当然,这是不可能成功的。我们不怕打仗,但打起仗来,这1万多人的前途我们就无法预料了,也许他们会因为美国政府的错误决定而丧命。我们希望这些人能够回到他们的亲人身边,我们同样希望菲律宾的人民能过上平安和富裕的日子。所以,这场战争不是美国人民所需要的,也不是菲律宾人民所需要的!美国和菲律宾需要和平、需要贸易、需要互相理解,而不是需要战争!美国的历史上也曾经有过争取自由的独立战争,今天的菲律宾人民一样需要自由。中国有一句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希望你能为这些无辜的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告诉他们的家人这里的真实情况,呼吁美国政府放弃战争。那样,他们将会增加跟家人团聚的机会。”吉米被张自强的话说服了,他答应做美国和菲律宾的“和平使者”——那可是可以让他名垂青史的机会啊!这段话被他以后在美国参议院听证会上引用了,在那里也引起了大家的共鸣。


“你的这些同胞的命运就掌握在你的手里!我们愿意给你一个成为美国英雄的机会,条件是:你必须终生与我们合作。不然,你就只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张自强的话让吉米不知所措,但是强烈的求生欲望还是让他最终选择了合作,他在早已经准备好的文件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刘思扬回到了旅馆,在那里等待着威尔逊总统的回音。他们已经把俘虏们带来的信件和照片邮寄出去了,今天的白宫草坪前也已经开始有示威的人群。吉米也已经联系了这里的各大报纸,昨天的报纸头版都出现了刘思扬为他们拟好的标题:为了1万余美国士兵的生命,美国不需要战争!


剩下的事就是如何进行下面的谈判了:他相信美国政府不会再一次出兵,但是应该再给威尔逊增加一点社会舆论的压力。所以张自强和他才设计了这个“火上浇油”之计:只有让威尔逊感受到自己的总统宝座已经有了危险,他们才会在谈判中为自己争取到更大的利益。


旅馆外突然响起了一片嘈杂的声音。两个警卫迅速来到窗口,向窗外观察:一队美国宪兵包围了这个小旅馆。警卫的手已经放在了腰里的手枪柄上,那两个警卫是孙嘉诚手下的特种兵,这也是他对刘思扬“威逼利诱”的结果:人身安全是第一位的,伙伴们都不放心他一个人到美国来。


吉米气喘吁吁地跑上楼梯,后面还跟随着两个宪兵军官。


“刘先生,总统请您到白宫去。”吉米对刘思扬说。


两个宪兵军官向刘思扬一个整齐的敬礼:“我们奉命保护您的安全,阁下!”


刘思扬用流利的英语对他们说:“谢谢了,先生们。请你们先到下面等一会儿,好吗?”


两个宪兵军官微微有一点惊讶,然后又是一个敬礼,转身向楼下走去。


10分钟后,刘思扬说服了两个警卫,独自一人跟吉米走下楼,上了等在下面的汽车。



威尔逊总统只能用震惊来形容他现在对刘思扬的感觉了:这是一个难以对付的东方人,他精明得让人觉得可怕!相比之下,他那一口流利的英语倒是微不足道的了。


他们已经谈了30分钟,仅在停火问题上达成了共识,而在威尔逊认为非常重要的关键问题上毫无进展。

刘思扬用异常平静的声音开始说话了:“尊敬的总统先生,我本人对您的敬业精神表示钦佩。但是,您的许多要求是非常不切实际的。菲律宾和关岛的归属问题、军舰的归属问题不是我们谈判的内容,事实已经摆在那里,不需要我们用语言再为它做说明了;关于被俘士兵的问题,我再次重申我们的意见:士兵们可以回家,但是那需要美国政府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你们的诚意,而且也不是毫无代价的。贵方没有我们的战俘,交换战俘的办法在这里没有实施的条件;关于贸易问题,我们需要的是公平,是真正的相互尊重。美国必须对我方完全开放市场,这是我们的底线。我们可以保证从美国每年进口5000万美圆的货物,但必须是我们所需要的货物,菲律宾不能成为美国的倾销地。”


威尔逊总统说:“特使先生,我这个总统必须接受国会的监督,这些事情不是我一个人的意见,而是议员们的共同决定。”他开始打太极拳了,“菲律宾的归属问题很敏感,它关系到美国的声誉和威信,我们是不会轻易放弃那里的。被俘士兵的问题我们可以再商量,我们可以用钱来解决;但你们必须归还所有的美国军舰,因为那是美国政府的财产,我们可以支付赎金。”


刘思扬不禁想起了自己那个年代的“中美撞机事件”,看来美国人的祖先跟他的后辈真是一样的思维啊:在战场上得不到的,要在谈判桌上得到:“总统先生,真是非常抱歉,我们不能满足您的愿望。菲律宾本来就不是美国的领土,我们也不会让那些军舰再次回到美国,那样我们的安全将无法得到保证。看来您和您的政府缺乏必要的灵活性。你们不仅仅是放弃了1万多美国公民获得自由的权利,而且还放弃了让美国企业家们发财的机会。”


说着,刘思扬站了起来:“那么我们就谈到这里吧,看来我需要准备去买回程的船票了。我们欢迎美国的客人也能去参加下个月在菲律宾举行的美国士兵强奸案公开审理大会,许多国家的法律专家和记者都会去参加的。”


“请等一等,特使先生!”威尔逊真的急了:如果就这样让对方走了,他这个总统也该“下课”了。外面示威的人群就不必说了,如果他们在下个月真的公开审理,那他的人权外交政策将土崩瓦解,美国人的形象在世界上也就完了。


“也许,我需要时间,需要说服国会的议员先生们。”威尔逊开始诚恳起来。


刘思扬也用诚恳的语气说:“我充分理解您的苦衷,也许吉米先生能为您做点儿什么。”



两天后,如期举行的美国参、众两院的听证会上,吉米首先介绍了1万多名美国战俘在监狱里的情况。他接着向议员们散发了许多照片,然后又把刘思扬为他准备的最近赶印出来的小册子《菲律宾政府纲领》发了下去。《菲律宾政府纲领》的内容充分说明了政府的主要政策,在维护公民权益方面比美国的有关法律还要完善和进步,其中关于民族平等政策的论述让熟悉法律的议员受益蜚浅,因为美国的种族歧视政策是它的严重隐患。里面还阐述了贸易自由等其它议员们感兴趣的问题。


吉米在参、众两院的听证会上表现出色,声名鹊起,成为美国战俘的1万多个家庭崇拜的英雄:他那为了美国公民的生命安全忍辱负重、不辞劳苦、舍生忘死的品格很快就得到了全体美国人民的爱戴,他已经一夜成名了!


报纸上的宣传也在刘思扬授意吉米的“金钱攻势”下,尽力为革命军说好话:革命军的奇袭行动在这里变成了“为最低限度地减少美国士兵们的伤亡”;美国战俘在监狱里的生活照片被报纸大量转载,革命军的人道行为首先被1万多个战俘家庭所称道;革命军的自由贸易政策和每年最低5000万美圆购买量的承诺让许多资本家们心痒难忍。


相比之下,报纸上刻意淡化的领土归属问题、战舰归还问题等威尔逊总统最关心的问题,已经开始变得不重要了:老百姓只关心自己家人的生命安全;资本家只关心他们的钱袋子。军舰不归还更好,政府再造新的就又是大笔的生意;政治家们只关心选民的呼声,那才是他们生存的根本。


接下来的谈判变得顺利起来,双方仅在“关键”的问题——战俘刑事案件审判的问题上出现了分歧,但是很快在美国英雄吉米的“成功斡旋”下达成了谅解。


下面是《美、菲华盛顿协定》的主要内容:


一、美国承认菲律宾(含关岛)独立,菲律宾革命军政府为该地区合法政府;


二、美、菲冲突中,菲律宾革命军政府获得的美国军舰归菲方所有,菲方支付美方损失费1000万美圆;


三、美、菲冲突中,菲律宾革命军政府释放俘获的美国士兵(不称呼“战俘”)10883人(其中的411人是以后在其它岛上投降的),归还64名遇难者尸体,美方支付人员食宿费、管理费、运输费3000万美圆;


四、美国士兵中在菲律宾犯强奸罪的245名罪犯引渡回美国接受司法调查和审判,由美、菲双方派专业人员共同进行不公开审理,法官比例各半,美国政府付审判费(实际是封口费)500万美圆;美方支付受害者家属赔偿金500万美圆,菲方负责说服受害者家属同意罪犯在美国服刑;双方同时签署有关罪犯引渡的双边协定,确定罪犯的属国审理原则。


——就是说,以后菲律宾有人在美国犯罪,美国政府无权单独在美国审判,必须引渡到菲律宾由双方共同审判、在本国服刑。这是刘思扬抓住他们急于遮丑的心理争取到的平等权利。


五、双方签署关于两国贸易问题的协定:确定双方对等的贸易最惠国待遇。菲方保证从美国每年进口6000万美圆的货物,双方不得为对方的产品设置任何形式的贸易壁垒。此条款有效期10年。


——这一条是威尔逊认为美国取得的最大胜利:美国不需要任何的承诺,而对方却需要保证每年6000万美圆的进口额(刘思扬为表示“诚意”,比当初的承诺多了1000万,这是他跟伙伴们商量好的)。他没有想到的是,仅仅2年以后,美国就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每年达几亿美圆的贸易逆差,让美国政府开始后悔并痛骂起威尔逊来。为试图修改这一条款,美国不得不答应对方提出的一个个新的条件。经济强国从此在这些新条件的制约下开始没落。


六、双方签署关于两国知识产权问题的协定:对于在双方领土范围内出现的任何侵害知识产权的问题,双方司法部门都必须联合给予打击,否则将由对方政府负责赔偿当事人(或公司)的损失。


——这一条威尔逊认为是美国取得的又一个大胜利:美国在技术上是世界领先的,它比任何人都迫切地希望有一个比较统一的专利制度和一个世界性的协调机构来调整各国的专利制度。但是尽管美国政府多年来不断地呼吁,但是却收效甚微、应者寥寥。这是美国签署的第一个关于知识产权问题的国际协议,威尔逊也非常有成就感。刘思扬提出了“知识产权”的新定义:包括了专利权和著作权,即文学创作、电影、音乐等内容。但是以后美国发现它并没有从这个协议中得到任何的好处:知识产权也是一把双刃剑,当你的技术水平落后于对方的时候,也是自己受制于人的时候到了!


七、双方签署了关于两国文化交流的备忘录:双方承诺加强文化交流;美方接收菲方留学生并给予国民待遇(双方的权利对等),允许菲方留学生自由选择专业,菲方政府将支付美国政府每年一定数额的教育补偿金;双方的人员往来简化签证手续。


——这一条威尔逊认为也是美国取得的一个大胜利:他们希望通过美国教育,能产生几代的亲美人才。而刘思扬则是为储备人才和自己今后的发展才提出了这个要求,双方各取所需。



这个条约可以说是革命军的第一个巨大的胜利:达到了几乎所有的目的,还从美国得到了3000万美圆的赔偿金,这是真正的“空手套白狼”行为。刘思扬灵活务实、挥洒自如的外交天才在这次谈判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自此,他们更深刻地领会到“弱国无外交”的道理,开始全力发展经济和军事力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