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神 子阳之造天 第十四章 与生同在

suiya621 收藏 0 0
导读:最后一个神 子阳之造天 第十四章 与生同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7/


我不能就这样逃跑,必须要看到他们倒地后我才能安心的离去,否则会给我带来更大的麻烦。当中间那人劈中黑果树的叶子时,他们所在的空气范围内飘荡着一股纯纯的酒香味,也许这就是它被叫做“天醉软筋散”的原因吧!空气中的奇怪味道,让他们急忙闭气,可是看到又有东西向自己袭来,怎么能视之无物,要还是这些奇怪的粉末也能对付,如果不是那么就倒霉了,都也不再马虎,举剑便劈,瞬间又释放出大量的粉末。空气中“天醉软筋散”的味道更加浓重,他们五人虽然屏住呼吸,可是在刚才还是把大量“天醉软筋散”吸入鼻腔之内,铁镣用剑撑住身体,声音有些不清的向身边一人问道:“秦太,这是怎么回事?”虽然我离他们有些远,但还是能听得清他们在说什么。

秦太软声说道:“应该是某种迷香或者蒙汗药之类的东西。”

“什么!”铁镣大呼一声,对着四周气急败坏的喊道:“是男人站出来,不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无奈的摇了头,如果他站在我的立场上,肯定也会像一样我这么做,我站在他的立场上,也会像他那样吼叫。

“头,不是说不准叫名字吗,可你为什么要叫秦太的名字呢?”矮子坐在地上向他问道。

“妈的,谁叫你多嘴了!”铁镣本来想用手打他的头,可是药性已经开始发作,连手指都动弹不得。

“是‘天醉软筋散’!”说话的是目前唯一还站立的一个人,我不禁朝他看去。

“小天,你怎么知道的?”铁镣有些纳闷的问道。

“我在书中看到过有关它的介绍。”对方在说话的同时不停扫视着四周,听声音应该年龄不大,可是中了“天醉软筋散”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软下来,让我也有些惊讶,看来他是其中最不简单的一个,虽然带着头套,可是我又忍不住的多打量了他几眼,哪怕记住他的身形都行,避免以后摘了头套站在我的面前都不认识,在背后捅我两刀我还说感谢的话呢。

“有没有什么解毒的方法?”秦太身体也软倒在地上,他抬头出声问道。

“没有!”小天肯定的回答道,可他的身体依然站立在那。

“喂,我们像一滩烂泥,你为什么还好好的站在那里?”矮子问出我最想知道的事情。

“对呀,小天,你还真能抗啊!”铁镣的心思一根经转,没有想到其他的什么不妥。

秦太也发现小天没有任何与他们相同的症状,也就是说小天并没有受制于“天醉软筋散”,他对着小天冷声说道:“阁下到底是什么人?进入不归楼有何目的?”

小天面色不变的说道:“我没有任何目的,只是想查一个人的下落。”

“谁?”铁镣出声问道。

“一个叫万埃良丑的人!”小天说出这个名字时脸色变的很冷,尤其那对眼神,让我也为之一颤,我听得出来,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个名字的,真不知道这个万埃良丑的人和他有什过节。

“他早就已经离开不归楼了!”铁镣睁大眼睛看着小天回答道。

“是啊,他已经离开三个多月了。”矮子出声附和,惹得铁镣又狠狠瞪了他一眼,矮子连忙低下本就脖子发软支不住的大头。

“离开了?怎么会?他到什么地方去了?”小天突然抓住秦太的衣领,冷声问道。

秦太无所谓的看着他,想打开对方抓住自己衣领的手,可是身体没有一点力气,他带着笑容说道:“阁下在不归楼也呆了一段时日,应该清楚楼里没有任何人提起过他,所以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而且楼主也说过,他再也不是不归楼的人了。”小天听完秦太的话,看着他沉吟了一会,拿剑的右手动了动,还是放开了他的衣领,秦太立马软倒在地上。

我在树上把这一切看的都很清楚,不归楼的名号我也听说过,是一个入三流的杀手组织,主要活动在荡风城一带,也就是丰州的西南方向,我真没想到西宫耀“眼光独到”的买他们来追杀我,不过引起我兴趣的不是他们,而是那个叫小天的人,他中了“天醉软筋散”,就像个没事的人一样,我猜想他是不是修炼了什么特殊的武学,或者是百毒不侵,要不他本来就没有嗅觉,他既然属于不归楼的人,那肯定不会对我下手了?我怀着万分的侥幸,从树上爬了下来,这次可是把人丢大了,缩头乌龟当过,树叶爬过,阴招也使过,但愿今天的事没别人知道,否则我的英明形象就这样毁了。

“你真的很聪明,连我也不得不佩服你,中了不归楼的‘蓝霜鹤’,尽然还能走这么远的路。”小天没有转身,可他的话明显是对站在他身后的我所说,谁叫场中就我这么一个敢承认自己是个聪明人。

“你也不简单,‘天醉软筋散’对你一点作用也没用。”我有些吃力的向前走了几步,说话也有些气喘。

“这是解药,外敷!”小天转身扔给我一个瓷瓶,说道:“如果‘蓝霜鹤’的毒素在体内超过三个时辰,会使人体机能下降,以后行动也会变得迟缓。”

我接过解药,仔细打量眼前的这个人,他和我差不多大的年纪,长相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在无数的人群中根本找不到他的存在,说明了他长相的平凡,只有脸部的表情显得很刚毅,双眼目光灼灼,若有若无的放出一种骇人的精光,表现出一种坚强的意志,可是他的那双手很白,而且细嫩,我敢说他是一个用剑的好手,甚至已经到了某种境界,通常只有这样的人,才会去刻意保护自己的双手,因为那是用剑的资本。

我就在他的面前给自己上药,当他看到我的伤口时,声音有些吃惊的说道:“你已经用过药了?”我有些迷茫的摇了摇头,准备上药的手停在半空中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说,我想他一定会说出下文的。

“没有?可是你中的‘蓝霜鹤’已经解去七八成了,不是用了解药的话,没有这个可能的啊?”小天皱着眉头看着我,从他的表情我知道,他以为这其中有什么秘密,所以我故意隐藏,最后露出一副理解的表情。

“我只是用真气逼过毒,再也没有……”我一边往伤口上撒药,一边解释道,可是还没有说完,就被小天和地上的秦太的惊诧声打断。

“不可能!”秦太喊道,我估计他这是用最后的力气喊出来的。

“不可能!”小天也喊道,“中了这种毒的人根本不能运转真气,除非你已经到了一玄天以上的境界!”他向我说道。

“可是,我的确把毒素逼出了体外啊!”我有些无奈的说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也许你所修炼的武学有它的特异之处吧。”小天微笑着说道,他看得出来,我没有说谎。

“就和你现在一样?”我问出一个让他瞬间有些发愣的问题,过了好一会,他才说道:“不是,因为我身上有一件可避百毒的宝贝,我可没有你那么幸运。”

“有宝贝还不算幸运?”我上好药,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反问道,“西宫耀想要活捉我?”

“他认定是你杀了西宫放,让不归楼活捉你,我想他是要把你迁到万剐吧!”小天看着自己的双手说道,“你该走了,天亮了。”

我向他微微一笑,说道:“你肯让我走?”

小天回答道:“有什么不可以,我又不是真正的杀手,我刚才所说的话你应该也听清楚了。”

我看了一眼地上已经完全没有活动力的铁镣几人,问道:“他们怎么办?杀了?放了?”

小天也看着他们说道:“我在不归楼的这段时间,他们对我很照顾,我是不会杀他们,就看你的选择了。”

我走到铁镣的身边,又回头向小天说道:“我当然也不会杀他们了。”

“为什么?他们可是要来杀你的啊!”小天有些迷惑的问道。

“可是他们成功了吗?”我没有直接回答,微笑的反问道。

小天也随我笑道:“也是!除掉我一共二十三人执行任务,被你干掉了十一个,弄残了八个,放倒了四个,而且大部分是在自己重伤的情况下,我今生只佩服一个人,而你从此以后是让我佩服第二人。”他数着倒在地上的人,给我算起了自己的战绩。

“谢谢夸奖了,不知道你佩服的第一个人是谁?”我摸了摸鼻子好奇的问道。

“我的师傅!”小天用很崇拜且及其尊敬的口吻说道。

“和我猜得一样,”我看着有些蒙蒙亮的天空,向小天说道,“我该走了。”

小天也看看发亮的天空,感慨说道:“新的一天又来了!你还有许多要面对的困难,路上千万要小心了!”

“我知道,无夜楼的人不太好惹。”我叹声说道。

小天正伸着懒腰,听到我的话,吃惊的说道:“无夜楼?我以为只有燧阳大公和九涯刀场的人呢,没想到你还惹了无夜楼的人!不过你能在无夜楼的追杀下,活到现在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

燧阳大公?九涯刀场?我有种想自杀的冲动,又多了两个追杀我的势力,小天的话真不知道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我也真够倒霉的,才出城几天,就惹了这么多人追杀,真是人倒霉,鬼吹灯,放屁也打脚后跟啊!

小天看着我的表情,安慰的说道:“我是帮不了你了。”说着拍拍我的肩膀。

我豪气突然顿现,向他笑声说道:“放心,我印丹伤吉人自有天相,就算再多几个势力,我也会与他们周旋到底,永不放弃!”说完话,我咳嗽不断,连带身上的伤口,痛的我几乎流出眼泪,只怪我身体还没有完全好,太过于激动了。

“注意自己身体,你既然有那套特殊的武学,等回找个地方好好的调息一下,身体的状态也许能极快的恢复。不过,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小天豪爽的说道,突然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阵很有规律的鸣响,小天向我说道:“快走吧,这是不归楼的暗号,看来后面的人马上就要到了。”

“我们还会见面的,你保重了,后会有期啊!”我也不多说什么,由于我身体的状况,只能先走一步了。

小天也抱拳说道:“后会有期!还有,我的真名的确叫小天。”

小天双眼看着我的背影,但目光却重点放在我手中的厥戽剑上,轻声自语道:“洛门的家族之剑‘厥戽’为什么会在他手中?希望我们以后不是敌人,有你这样的敌人,我也许永远没有赢的可能!”直到我的身影消失林子的黑暗中,小天扫了一眼地上铁镣几人,身形一动,就从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场无声的战斗持续的时间很短,但结果和我推断的有些不一,首先是它的成功率,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真不知道不归楼的杀手是不是都这样窝囊,说他们窝囊有些过分,可在我的眼中他们的确如此,和无夜楼的杀手一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被我随便的糊弄的几个陷阱就给全体放翻。接着就是小天的出现,他是一个意外中的意外,虽然有时每个遇到困难的人渴望奇迹发生,可是这个奇迹真的有点太意外了,即使他是出现在我的计划成功之后。再者是我得到的消息,燧阳大公和九涯刀场的行动,它们的目的也是取我的性命,可我不会如它们所愿,虽然我现在伤的不轻,可是我对这场追逐的杀戮战越来越感兴趣了,也许我的生活就要这样过,才显得丰富多彩,也更有意义。

我没有出那个石头和灌木丛占多数的林子,我想目前没有比这更安全的地方了,不归楼的人已经来过,而我不但安全逃离了他们的追杀,还把它们全部放翻,也许他们的后援认为我已经逃离了这个危险的地方。无夜楼的消息也很灵通,对我来说简直灵通到无孔不入的地步,我的踪迹他们肯定也知晓了,可是他们不会进到林子里,因为林子里还有其他组织的杀手存在,我也许现在出了林子后就能撞见他们,我只能先藏在这里了,只有一个字——等。我必须让不归楼的后援,在没发现我的踪迹后先出林子,这样让无夜楼以为我不在林子里,让他们两者的结论产生矛盾,两个杀手组织不可能把各自的结论放在一块讨论。

我所藏身的地方是一棵很高很大的黑果树,所以我的食物问题是很好解决的,刚好我也能乘这段时间尽量恢复身体的伤,“不怕没有就怕万一”,我又一次在周围做了一些陷阱,防范意外的发生,现在的我已经完全像一个废人一样了。《春生诀》如白雾般包裹着我的身体,首先要把“蓝霜鹤”的余毒全部清理出体外,以免给我留下后遗症,虽然我服了解药,可是我还是相当的不放心。让我最头痛的是,我体内的大部分经脉出现了枯竭的现象,运转真气时,也不是那么太顺畅,经脉隐隐作痛,有种从里向外撕裂的感觉,而《春生诀》再一次表现出它的特殊功效

《春生诀》运转的越快,包裹我身体的白雾般越浓,它引导我身体微弱的一小部分真气,这部分真气刚好能在经脉的狭小缝隙中前进,没有实质性的与经脉接触,让那种隐隐作痛的感觉消失的无影无踪。《春生诀》引导的真气不停的穿梭在经脉之中,也不断吸收着隐藏在经脉中的真气,通过我身体的毛孔与外界的连接,由于服了解药的关系,很顺利的便把“ 蓝霜鹤”在身体中的余毒排出体外,接下来就是修复经脉了。

真气大部分隐匿在人身体各处血脉,丹田只是真气的一个积聚点,当我仔细察看身体的血脉时,才发现自己完全处于亏空的状态,只有《春生诀》引导的真气在蠢蠢欲动,不过这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了。我已经完全被白雾包裹了起来,从远处看我就像是一个茧,从毛孔冒出的气息像丝一样缠绕着我身体,我通过它很清楚的感觉到一种活力,是世界赋予大自然的活力,也是大自然中无数生物的生命力,我惊讶于自己尽然感觉到它们的存在,开始以为是幻觉,可是那种感觉越来越清晰,我看到了飘在大自然中的生命,它们就环绕在我的身体周围,这时我才惊奇的感觉到“丝”没有任何障碍的吸取着那些生命力,补充着我体内的生机,修复着经脉,我的生体出现了一种生机勃勃的景象,连我自己都感到诧异。

经脉已经完全修复,好像还比以前宽大了许多,以前我的经脉是小溪,现在就是大河,这样不但增加了运转真气的速度,还提高了真气的强度。那些“丝”慢慢变淡,从哪里来又从哪里去,最后它们尽数钻回我的身体中,我深深呼出一口浊气,发现身体空了许多,我现在急需往里面塞添东西,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好事。以前身体中的真气达到了一个“度”,就不见有所长进,可是经过刚才《春生诀》的从新改造我的经脉……简单的说,就是能容纳真气的空间又大了许多,说明我能添加比以前更多的真气。

既然已经修复好了经脉,我就能运转《天虚诀》补充暂缺的真气,这时我还惊讶的发现连,我身体的外伤也被修复了半成。天虚真气本身就是我体内唯一的气息,《春生诀》所用的真气意属于天虚真气,只不过用法上有所区别,一个是对敌所用,一个是疗伤所用。刚运转《天虚诀》,体内那一小部分真气如疯了般乱窜,就像脱缰的野马放纵在原野之上,我几乎控制不住它的动向,幸亏经脉已被改造的宽阔了许多,否则我非爆体而亡。终于掌握住了要领,天虚真气在我全身的经脉中循环运行着,并且慢慢的增强,也由多变少 ,给我一种缥缈的感觉,连我都不记得运转天虚真气多少个周天,因为我当时处在一个“自我休眠”的状态中。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尽然是黑的,不知道已经是第二个晚上了,还是几天过去了,我这人通常对时间没有什么观念,更不要说我先前所处的那种状态中了,我的身体充满了爆发性的力量,可望释放。不知道这林子里还有没有其他人的存在?就在我观察周围的环境时,很惊奇的发现,依我为中心的十余丈以内的树木全部枯萎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自我休眠”时发生了什么事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