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 第四章 万事开头难 第三十二节 战斗双方

仪云尖兵 收藏 2 1
导读:新史 第四章 万事开头难 第三十二节 战斗双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63/


看来历史并没有完全按照原来的轨迹运行,自己来到这里的蝴蝶效应开始显露了出来,本应该发生在四川的战事将要在两淮两浙发生了。

蒙古下这么大的力气在西线搞出了如此的大动作,却迟迟没有动手,是想牵制宋军更多的军马。而在东线到底聚集了多少兵马暂时还不知道,可以肯定的是动作一定不小。本就空虚的东线军事力量又被抽调了不少,防御极度的空虚。只要西线开打东线蒙古军的行动也会跟着展开,凭自己的这点力量是绝对拼不过的,还是早做打算的好。

这个韩雨文果然有些才能,竟然可以猜到蒙古军的意图,看来只要假以时日必然是个谋士的材料。

赵东又把刚刚散去的张世杰等人叫来,把当前的严重事态对他们讲:“蒙古人在四川几路大军合围重庆却没有猛攻,这一定有什么蹊跷。决定不是惧怕重庆的墙高城坚,而是别有所图。”

张世杰道:“我也觉的蒙古人下这么大的本钱是不会空手而归的,可他们只是抢掠了几个县城,我想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只是蒙古人的心思我们却是猜不透的。”

刘灼知道赵东一定有了成熟的想法,说道:“三弟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不要叫大家伙猜拳头了。”

赵东吸了口气说道:“蒙古人合围重庆是为了把两淮两浙的兵马调到西线,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待我全力防守四川的时候,再由山东东路或者山东西路出一支奇兵直插两淮。两淮现在的军力无论如何挡不住蒙古军,然后蒙古人会在两淮寻找一个突破口,很快的进入两浙,这是声东击西之计。”

几个人听赵东这么一说,无不骇然。刘灼变脸变色的说道:“若果真如此,那……那临安……临安岂不是危险万分!圣上也是身处险地。”

赵东点头说道:“我想蒙古的目标就是临安,不然不在西线下如此的血本。”

众人心里都沉甸甸的,很明显这又是一次靖康之变的翻版。虽说别人不象刘灼那样关心圣上的安危,可总归是大宋的子民,心中感受可想而知。

只有孙木是在山东做惯了响马的,不在乎的说:“打得过蒙古人就打,打不过就跑,凭着我们这些弟兄,占个山头还不易么。不管是朝廷还是蒙古,哪个也不敢小瞧了咱们。”

刘灼哪里会听的这样“大逆不道”的言语,拍案而起:“你还是不是我大宋的子民?”

孙木也不客气的说:“在山东做响马的时候怎么大宋也不理会我,被蒙古人围剿的时候怎么大宋不派军马助我。”

刘灼无言。

韩雨文在一旁说道:“大敌来犯在即,两位争吵无益。”

赵东示意二人坐下,“若是蒙古人从山东东路的海州进犯,必然先攻楚州,若是从西路的徐州发兵,必然先克泗县。无论如何,扬州都是必经之路。几位有什么好的法子可以保住扬州?”

几个人都默不做声,谁也知道这次蒙古人是来者不善。现在手上掌握的六千兵马很的一部分还是新兵,能不能守得住谁也不敢太乐观。

赵东看气氛沉闷,转头问韩雨文:“福远,你有什么好的法子没有?”

韩雨文正色说道:“我也没有什么好的法子,不过蒙古人长驱直入,士气定然高涨,还是不要硬拼的好。”

赵东说道:“福远言之有理,江都(不要忘记,军营是在江都哦)无险可据。最利于蒙古人野战,我的想法是退到扬州城里,扬州城高池深,利于防守。”

张世杰道:“大规模退到扬州怕是不妥,未战先退会动摇军心。”

赵东笑着说:“蒙古人什么时间南下还不确定。我们只是先做些准备,把火药坊和铁厂先安排到扬州,那些妇人也一并撤了,免得到时候慌乱。退到扬州的消息只给各营营长知道就可以,先不要张扬。”

众人也没什么好的法子,只好按照赵东所说去安排布置。

赵东又道:“火药坊这几天要加紧生产,日夜赶工,匠人们就不要歇了。刘大哥去知会高粱一声,叫他做些准备,这几天还要想办法再多铸几门大炮出来。我这就去扬州和知府大人商议。福远你拟个条陈,赶紧给枢密院递上去。”

大家看赵东安排的井井有条,心里安定了不少。

赵东急匆匆的去找赵炳章,对他言明了情况的紧急和紧迫。

赵炳章有些怀疑的说:“小老弟,你这消息做得准吗?”

“八九不离十吧,现在还不能确定。不过这事情可马虎不得,关系到扬州百万父老的身家性命,更关系到大人的前程,还是谨慎的好。”赵东如实而言。

赵炳章想到蒙古人的凶残心里打了个突,说道:“这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知道小老弟要我如何准备?”

“当务之急是要把扬州的城墙加固加高,以备不时之需。再者我先把军中的一些非战斗人员撤进城,大人给安排安排。最好再看看能不能筹集些粮食。”

“加固城墙我马上就着手去办,一下子安排这么多的人还要费点心思,只是这粮食怕是不好办。前些日子刚给你筹措了些,这就又开口,怕是难呐。”

“那好吧,粮食我再自己想想法子。蒙古南犯的消息大人先不要张扬,免的人心浮动。”赵东叮嘱。

赵炳章哈哈大笑:“这个我省得,你就不要费心了。”

第二日,赵炳章出榜召集丁壮加固城墙。说是城墙年久失修,现在农闲,募集人手修缮,每天可得工钱四十文。这价钱出的可不低了,四十文差不多够买两斤米了。很多的流民为了那叫人眼红的四十文钱充当苦力。不几日,赵东又派了一个工兵营前来帮忙。一千多人在城墙上下忙碌,场面煞是壮观。

“你说,这好好的修什么城墙?”

“你个笨蛋,我听老人说修城墙就是要打仗了。”

“打仗?蒙古人要打过来了么?”

“管他打不打,只要当官的把工钱给我就好了,理会那么多做什么。”


四月的临安已经有些热了,理宗皇帝正在芙蓉阁纳凉,身后肃立着皇子赵禥,董宋臣正在旁边讲述一些仙人飞升的故事。这个理宗皇帝对成仙成佛这一套很是着迷,宫中就养了好几个据说会炼丹的仙人。

正在董宋臣说的手舞足蹈的时候,一名太监来报:“贾相国求见圣上,正在外面候着。”

理宗道:“贾卿家来了,叫他进来吧。”

董宋臣闪在一旁,眼里闪过一丝怨毒。

贾似道见过礼后,拿出一个折子道:“圣上,这是重庆守将吕文焕的战报。”

理宗微微起身道:“拿来我看。”赵禥上前拿过折子递给理宗,理宗打开一看哈哈大笑,连声说好。董宋臣不解的问:“圣上因何发笑?”

理宗把折子递给他,“董卿,你也看看。”

董宋臣打开一看,原来折子上只写了四个字,“固若金汤”。按说这样的战报应该是由自己掌管的枢密院接手的,怎么吕文焕递到了贾似道的手上?不知是贾似道的手伸的太长了,还是吕文焕投到了贾似道的门下?总之自己是落了下风。

一名宫娥端着冰镇莲子汤喂理宗食用,冰块撞击瓷碗发出悦耳的声音。理宗咽了口汤说道:“还是贾卿说的对,只要全力固守,重庆是不用担忧的。”

贾似道心中很是得意,脸上却很沉重的说:“为君分忧是臣等的本分,可很多做臣子的却一味的只知以声色犬马讨好圣上,这样的弄臣定要严办。”

董宋臣大怒道:“贾似道,你这是在说哪个?”

贾似道冷笑着说:“我说的是哪个董大人心里明白。”

理宗迷着眼睛听二人争吵,心中暗暗得意。理宗认为挑起朝中大臣的争斗也是一种帝王之术,可以防止大臣专权,是治理国家的一种好法子。


蒙古大汗蒙哥也在四月到了山东济南。身披重铠的蒙哥问道:“南永忠,准备的怎么样了?”

南永忠躬身道:“大汗,共从山东东西两路和河北东路集结了两万四千兵马,都是勇敢的蒙古武士,其中骑兵一万。还有随军的奴隶七千运送粮草辎重,大汗看还有什么不妥的。”

蒙哥想了想说:“很好,你办的很好。”转头对一名脸上有一条刀疤的武将说:“阿术,你带着五千骑兵,五千步兵做我的先锋。即刻出发在海州攻打楚州,记住一定要快,我带大队随后就到。从现在开始给你七天的时间拿下楚州。你要是做不到现在就说,我好换别人,不要误了我的大事。”

阿术象受了莫大的侮辱,脸色涨的通红,脸上的刀疤也扭曲了,面目越发的狰狞,腾的站起身道:“大汗这是在侮辱成吉思汗的战士,我也不用七天,五天后我若是没有攻下楚州随大汗处置。”说完也和见礼就出去了。

蒙哥和南永忠相视一笑,南永忠道:“大汗的激将法用得正是合适,这次阿术一定拼了命的攻打。”

蒙哥笑着说道:“这用人之道还是你教我的,对了,你通知带答儿他们,叫他们一定要把宋军拖死了。”

南永忠应了一声躬身退了出去。

蒙哥出帐,集合了人马。几万人的队伍黑压压的看不到尽头,蒙哥在马上高喊:“今天我们蒙古人就去取南人的花花江山,你们都是成吉思汗的战士,腾格里会保佑你们,只要打下了南人的江山,我许所有的战士可以跑马圈地。哪个给成吉思汗的脸上抹了黑,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所有的士卒被蒙哥的话激的热血沸腾,满脸的战意,一个个如同咆哮的狮子,挥舞着马刀高呼“成吉思汗”“成吉思汗”

“出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