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 第四章 万事开头难 第三十一节 声东击西

仪云尖兵 收藏 2 31
导读:新史 第四章 万事开头难 第三十一节 声东击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63/


京杭运河为隋带修建,历朝不断修缮,沿运河两岸出现了不少的繁华市镇。而到此时,由于蒙宋多年交战,双方都无心修缮运河,致使运河的航运能力大大的降低。从杭州到镇江的运河、淮安到扬州的运河都因为滩多水浅,大船已经不能通行。很多货物只能走海路,海边一个叫连云港的码头逐渐繁盛起来。这时候的连云港规模极小,只能算是集镇,属楚州所辖,往西走七十里就是楚州城。连云港聚居了大批的船工苦力,而那些船主富商则多留连在楚州的勾栏酒肆。

韩雨文本是徐州人氏,徐州沦陷后和母亲妹子就寄居在楚州的姨娘家里。本想着十年寒窗苦读,一朝金榜提名。考了两次也没得什么功名,看惯了科场的黑暗和官场的腐朽,越发的寒心,也就断了求取功名的念头。终日里和一帮子文人饮酒做赋,游山玩水,也算逍遥快活,却不知一场天大的祸事迫了过来。

韩雨文和三几个好友喝罢了酒,各自散了。回到家中,自家的院子里围了许多的街坊,心里愈发的不安,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祥的事情。

街坊们见他回来都默不做声的看着他,韩雨文进到屋里,见到妹子躺在地上,满头是血,额头深陷了下去,已经断气多时了。老母亲呼天抢地的哭喊,韩雨文顿时呆在了当场。

从街坊们口中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经过:早晨妹子去集市,被知州高大人家的公子调戏。想是妹子打了高衙内一记耳光,高衙内恼羞成怒,把妹子掳到了府中,午时才放出来。韩雨文的妹子性子刚烈,一回家就一头撞在墙上而死,

“定是被高衙内这恶狗欺负了。”

“哎,小妹年纪轻轻的,就是脾气太烈了。”街坊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韩雨文怒火中烧,奔到知州高旺才的府中去讨公道。

楚州的知楚州军州事高旺才(为了阅读方便以下将称为知州,此角色为纯粹虚构)兼着这里的厢军正印,可以说是地方上的实权人物。据传闻这高旺才高大人是枢密史董宋臣的义子,虽然这个传闻难辩真伪,可高旺才在楚州骄横嚣张无人敢惹却是事实。

高旺才听了韩雨文的话后说道:“这畜生真是越来越不成个样子了,也怪我平日里管教不严。这样吧,你先回去,等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回来,我再好好的管教他。管家,去取十两银子给这位公子。”

韩雨文自然是不满意他的说辞,更没接银子。历声道:“人命关天的事知州大人一句‘管教’就了结了么?你这是草菅人命。”

高旺才沉着脸说道:“本官看你是读书之人才对你客气,我儿子又没杀你家人,你刚才也说了,你妹子是从我府中出去后自杀的,这关我什么事情。给你银子是我心肠慈悲,可怜你们一家人。你不要蹬鼻子上脸。”

韩雨文再也忍耐不住,顺手抄起桌子上的银子就砸了过去。高旺才闪身躲过,二人撕打起来,很快高府中的家丁赶到,一通老拳把韩雨文打了个半死,被扔到了街上。

韩雨文强压怒火,料理了妹子的后事,老母很快一病不起,拖了二十余日也撒手人寰。韩雨文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仇,一直寻找机会下手。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天的跟踪查访,发现高衙内经常去城西一家勾栏院做乐。于是韩雨文买了把杀猪用的尖刀揣在怀里,混进了勾栏院。无奈这高衙内随从众多,一直没有机会下手。

直到韩雨文第四次跟踪进来才寻到机会。又象前几次那样隐在后院的竹丛中,看高衙内从楼上下来,进了后面的茅房。韩雨文悄悄摸了上去,拔出被自己的体温熨的发烫的刀子从后心捅了进去,眼见着血喷溅了出来。想拔刀再捅,可能是刀子卡在了肋骨上,慌乱中拔不出来,只好一脚把高衙内踹进粪坑。

慌乱中发现后门竟然锁住了,只好穿着血衣在众人惊鄂的目光中从前门出去。看到门前的栓马桩上有几匹马,随手解下一匹跨上,打马出了楚州城。

狂奔中脑子清醒了下来,楚州是再也回不去了,正思量着该去何处的时候,想起前些日子在临安认识的那个扬州军官赵东。也不知他能不能收容自己,估计高府的追兵很快就到,也容不得多想,只好向西奔了下来。


赵东看着满身是血的韩雨文,听他把事情的梗概叙述一遍道:“高衙内这样的恶棍杀的好,你先在我这里避一避。福远(韩雨文的表字)放心,要是高家的人追过来自有我抵挡。”

话音刚落,近卫来报:“楚州知州请见。”

韩雨文脸上的颜色都变了,赵东笑着说:“来的好快。”然后叫近卫把他藏了起来。

高旺才带着人在营外等了半天才被允许进入,一见面赵东就打着哈哈说:“大人不在楚州纳福,怎么有兴致跑到我这里来了?”

高旺才拱了拱手道:“有个杀人的要犯逃到了这里,我一路追过来的。”

“高大人好说笑,我这是军营,哪里会有什么人犯,大人还去别处找找吧。”

“你也不必抵赖,我刚刚在外面看到那人犯的马匹。你还是快把他交出来的好。”自持有董宋臣撑腰的高旺才说话也很是不客气。

“马匹?什么马匹?我这里的马有好几百匹,大人说的是哪一匹?”赵东还在装傻充愣。

高旺才到外面一看,韩雨文骑的那马已经不见了,很明显是赵东做了手脚。高旺才气急败坏的说道:“你……你这是包庇人犯,来人,给我搜。”

赵东哈哈大笑两声道:“我看哪个敢动,”一挥手,近卫营的几十个人呼啦上来和高旺才对峙。“高大人,这里是扬州不是楚州。”

高旺才可不敢在这里动手,只好把自己的靠山搬了出来:“赵将军,只要你把姓韩的人犯交出来,咱们就相安无事。否则今天的事要是传到我义父的耳中可就不好了。”

赵东暗暗好笑,董宋臣马上就会被贾似道扳倒,已经是时日无多自身难保了,哪里还会照顾到这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义子”。

“好的很呐,我也想看看董大人入何处置这事情呢。”

高旺才见赵东软硬不吃,气急败坏的指着他“你……你等着看吧,咱们走。”说着带人离去了。


韩雨文很感激赵东的救命之恩,对他为了救己不惜得罪权贵的硬气作风更是叹服。其实赵东也有自己的打算:董宋臣马上就要倒台,董系的人马很快就成了落水狗。而楚州是自己和蒙古人贸易的出海口,这么重要的战略枢纽一定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才放心。今天不过是借着这个由头和高旺才撕破了脸,以后有机会还要彻底打倒高旺才,把楚州拿到手中。

赵东安排韩雨文在军营中做了个文案(由于不知道押司这个官职是不是合适安排在韩雨文身上,只好用文案来顶替了,不过这种情况很快就会结束,因为韩雨文是本书重要人物,用在他身上的笔墨不少,不会只是文案这么个小吏的),处理文书往来一类的事情。这韩雨文不仅文章做的好,而且心思敏捷缜密,做事谨小慎微,帮了赵东不小的忙。


三月底,枢密院的行文到了,内容在赵东的意料之中,就是要抽调人马支援重庆。

召集张世杰刘灼还有骑兵营的孙木商议这事情,韩雨文在一旁执笔,准备把他们的决定润色后直接交到枢密院。

“蒙古人一旦破了重庆,贵州、两湖都在其威胁之下。我们自然是应当为朝廷分忧,发兵支援。”刘灼最先想到的是为朝廷分忧,赞成发兵。

赵东说道:“自古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军粮草已是不足,这如何发兵?”从心底来说赵东是不愿意去重庆的,重庆战场的战斗太激烈了,没准儿就把自己的队伍葬送在重庆了。这个风险太大了,却不能明说不愿意去,只好用粮草的匮乏做挡箭牌。

“要是粮草不足,就只派我的骑兵去。骑兵只有三百人,消耗不了多少粮草的。”孙木在上次的战斗中立了大功,尝到了打仗的甜头。心里一直琢磨着什么时候可以再打一场,甚至想着蒙古人快些打过来才好。

张世杰倒是有些战略眼光,“蒙古人在重庆下了这么大的心思,据说有十万人马(其实只有四万)。我看鞑子是势在必得,我们要是贸然硬拼,肯定损失不小。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三个人的观点各不相同,刘灼赞成全力支援重庆。孙木建议只用骑兵小规模支援。张世杰认为还应该再观望一下。

由于意见不能统一,三个人都等着赵东最好表态。

赵东并没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作为军人自当奋战守土,可我军的粮草实在是难以供给,我看还是先把粮草的问题解决后再议发兵。再者我听说鞑子还没有大力攻打,只是抢掠了几个县,一时半会的重庆还不要紧。这几天,山东的线报说鞑子正在山东路征集粮草,聚集了几万的大军。所以我认为还是先留在扬州,以防不测。”

四人有四个不同的意见,支援的事情也就无果而终了。张世杰他们三去后,韩雨文拉住赵东说道:“将军,我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有话就说吧,什么当讲不当讲的。”

韩雨文迷着眼睛,深沉的说:“我适才听将军所说的情况,蒙古人分明是在用声东击西的计策。”

赵东几天前就接到了蒙古人在山东聚集军队的情报,只是没有重视。一直以来都以为历史还没有发生偏差,历史上的今年东线应该是平静的一年。所以还有条不紊的布置。

而西线本该发生的激烈战事却还没有发生,难道是历史改变了?

韩雨文的一句话使赵东豁然开朗,心中的迷团解开了。

声东击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