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 第四章 万事开头难 第三十节 偏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63/


这几个月,那三十个明教的特工学会了捆扎炸药包,利用炸药包爆破等技术,而且骑术也学习的很不错。至于溜门撬锁,上房扒墙这些基本特工手段根本就不用教,这些人个个是高手。

赵东又特别给这些人配备了特制的短铳,原理和使用方法与火枪一样。只是射程近了许多,冲锋陷阵自然是用不上。虽然不能连发,但是在特殊的场合和近身肉搏的时候也许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在明教的第二批“学员”到达的时候,把这些人撒了出去,希望他们可以发挥出作用。

张世杰对于这些特工很看不上眼,一是因为这些人来自明教,二是因为这些人不在战场上和敌人撕杀,只在暗地里偷偷摸摸做些鸡鸣狗盗的事情,算不的真汉子。赵东耐心的给他解释了好几回,说明这些人的重要性,就差把“第五梯队”这个词说出来了。可末了总是被张世杰的一句话顶回去:“若这几个小贼真的这么厉害,叫他们和我营中的将士比试比试。”噎的赵东说不出话,最后也就懒得再解释了。

石天肃带领的商队也初战告捷,很顺利的完成和蒙古的贸易。共赢利三万四千多两白银,按照双方的约定,四六分红,赵东分得两万余两。当时蒙古占据的北方市场上纺织品品种单一,主要是当地的棉制品和从西面过的麻布。不管是棉还是麻都不及南方的丝制品精美华贵,而蒙古族的普通民众大多在西征中积累了大量的金银。这些人没有储存财富的观念,掌握着大量的奴隶和土地,逐渐失去了蒙古族原有的质朴的生活方式,开始过起奢侈豪华的日子。使得到手的金银很快就流失了出去,大大便宜了那些西域的胡商。最大的害处还在于影响了蒙古人的生活方式,为以后蒙古军队很快的丧失战斗力乃至整个蒙古族的衰落埋下了隐患,当然这只是后话,现在这些弊端还刚开始,而且蒙古在繁华中堕落这个过程也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赵东很重视这次贸易,仔细的询问了北方的情况。石天肃道:“鞑子的商栈还订了不少的丝绸,下次多运些过去。对了,兄弟你看看能不能搞到些酒,最好是烈酒。北边的酒很缺,要是可以运过去的话一定不错。”

赵东这才想起蒙古人以及北边的西域胡人都嗜酒如命。要是能做酒的贸易那是最好了,可是现在连口粮都不足了,哪里还有多余的粮食酿酒呢,这事只好以后再说。

石天肃最后问赵东,能不能卖些火枪给明教。赵东问道:“教主要火枪做什么?难不成想聚众起事?”

石天肃嘿嘿一笑:“我能起什么事,只是这乱世中多做些准备总是不会错的。上次我来就相中兄弟你的火枪了,这东西硬是厉害的紧。只是明教也都是穷汉子,今天有了些银子了。就动了这念头。”

赵东仔细的考虑后道:“这东西制取的极为不易,我军中的弟兄们还有很多没有火枪。要是教主想要的话,我倒是可以匀出一些,不过总不能叫我亏的太多,这价钱方面……”

石天肃是个爽快人,哈哈大笑着说:“我也没有家底,就今天才分的这么点银子。想买你三百杆,不知道够不够。哈哈,我就是这穷命,手里有一文就折腾一文的,存不住家底,哈哈。”

赵东倒觉得自己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忙道:“用不了这么许多,二十五两一杆就可以了。只是现在没这么多的现货,这次教主最多可以带走一百杆,余下的过一阵子再来取。”

石天肃道:“也好,我先带一百杆走,给兄弟们先练练。”

“教主果是爽快人,我再送点火药,不够了可以在市上买到。我尽快再采购些丝绸运过去,教主安排人接应就是了。”

虽然这次贸易历时月余,得的两万两银子也无异于杯水车薪,可赵东依然认为有这样的开端已经很不错了。现在要想发展自己的工业和商业还很难,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要依靠贸易活动,只是现在对贸易的依赖程度还很小,商业贸易的重要性还没显现出来。

新兵经过这几个月的训练,基本掌握了战术技巧。但是要形成强大的战斗力,还需要很长时间的锻炼。

用来防御骑兵冲击的防御板已经做了不少。防御板是在一个活动大木架的前面安装满两尺来长的尖刺,敌人骑兵冲锋的时候可以躲在后面射击。当然敌军不可能傻到撞上来的地步。所以这东西对于骑兵来说是只能起到纯粹的防御作用,更象是活动的战壕,但是绝对没有战壕实用,更加不如战壕来的实惠。绊马索也有了许多,孙木正在教士兵们如何使用。这些东西不能对敌造成什么杀伤,但是可以减低敌人的冲击速度,而这对于骑兵来说将是致命的。

迫在眉睫的粮食问题急需解决,再来一次潘家口式的奔袭是是不可能的。现在的蒙古军大多集结在一些重要的城镇,就算是有优势的兵力和战斗力也不敢轻易犯险。蒙古军的机动灵活十分的可怕,一处受到攻击,其他个处很快就可以派出援兵,稍有不慎就有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危险。

现在这个时节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五月新米才会打下来。普通百姓家里不会有多少余粮,这年月不饿肚皮就已经很好了。只好打各州县府库的主意了。

和刘灼一起把扬州五县转了一个遍,好话说了一箩筐,最后赵炳章首先拿出了六万斤糙米作为榜样,各县的县丞老爷们才不情愿的从府库了打扫了些粮食出来。虽然仍然不能从根本上改善军中缺粮的情况,至少可以支撑一阵子了,加上军中不多的存粮希望可以坚持到新米上市。

筹措粮食这件事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赵东对赵炳章的看法。原来一直认为赵炳章是个老狐狸,是个老官油子。仔细的想想这个扬州知府也算不错了,虽谈不上廉洁却也说不上腐败。做事多取中庸之道,贪小便宜而不忘大义,争小功而不坏大局,总的说来也算是个好官吧。


这几天赵东也得到蒙古合围重庆的消息,看来历史还在按照原来的轨迹前进。宋军会在重庆集结重兵打防御战,而蒙古也会不断的增兵,双方会在重庆展开一场历时数月的激战。而蒙古大汗蒙哥会在这场战斗的丧生,蒙哥的死成为了蒙宋战争的转折点和分水领。宋军在此战中消耗巨大,战争潜力基本所剩无几,文臣武将很少有敢言再战的。也很难再次构建起强大漫长的防线。蒙哥死后,蒙古军会暂时退出战斗。蒙宋在战场上也会处于相对的平静期。蒙古内部会因为皇位的继承问题内讧,最后忽必列掌权。忽必烈改变了大片分割宋朝的战略,开始执行逐渐蚕食的新战略。

朝廷肯定会从两淮抽调兵马支援重庆,这可是场恶战,自己绝对不能加入,这个时候保存实力才是最重要的。趁着今年淮东没有大的战事,蒙宋双方都把注意力投到西线的这个空挡,抓紧机会扩充自己的实力。

赵东所不知的是,历史的轨迹已经发生了偏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