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怒 第三章 龙怒 第九节

钟亦鬼 收藏 1 1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157/


这个好消息很快就在网上传播开来,对“怒龙”的此次行动,大部分人都感到非常的高兴。不过令我们感到生气的是竟然还有人说什么我们这样做是给中国人丢脸,是中国人就应该正大光明的去救人,这样做和恐怖分子没什么区别,有损中华民族的荣誉。面对这样的指责,我们真的是无话可说,这样能救出来是最好,我们的损失减到最低,要是菲律宾不答应放人我们也只有来硬的,相信这点事情还是难不到我们的。

菲律宾方面在有了一次教训之后,态度马上就转变了不少,我国政府的外交人员发现营救渔民的事情做起来轻松了不少,每个人的嘴都不再那么硬,一副什么都好商量的样子。不过暗地里却不停的调兵遣将,准备再次营救被我们扣押的人员。同时“龙牙”得到一份情报显示,美国人正派一支特种作战部队赶往菲律宾,不过不能确定是哪支部队,估计是三角洲部队,这个时候也是他们出来的时候了。

廖烈得知这些之后感到事情非常棘手,最可气的是,菲律宾的部队也太不经打,连个撤退的理由都找不到,要是菲律宾不在限定的时间内放人他又怎么办呢?总不能真的下手杀人吧,这样的事“怒龙”可是不会干的。这个别墅又不是这次行动的主要战场,这里只是在为以后的大片做个序幕,要是在这里就演完了,以后的戏还怎么演呢?

同时还要考虑为以后的斗争尽量打开局面,不仅仅要在军事上打击菲律宾政府,还必须要在民心和威信上给他来下狠的,想到这里,廖烈忽然找到了事情的解决办法,虽然有点冒险,但还是值得的。决心一下,廖烈马上把大家找来,重新布置了任务。

战士一听有可能和三角洲部队交手,大家的士气更加高涨,纷纷下决心要让“黑鹰”再次坠落!让他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特种部队”!

阿罗约现在心里非常的恼火,对中国人下手这件事情他是一万个不愿意,原本对美国就没什么好感的他现在可更恨了。上任以来他一直奉行大国间的平衡政策,一直都不愿意惹火上身,现在可好,那个该死的家伙到处煽风点火,要帮助美国对付中国人,现在可好,被人关起来了,真希望他死了的好。可惜那个“怒龙”怎么也不杀他,自己还的费心的去救他,要不是还有那么多人和美国大使在那里他就点起军队进攻,就算死些人也值得。

可惜现在这样的情形是什么都干不成了,只好看美国人能不能行,实在不行就放了这些人吧!自己何必和中国人过不去,经济上去了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自己的地位才会稳固,至于世界上谁是老大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现在最主要的还是争取民众的支持,就算牺牲一些人也是应该的,想到这里,他果断的拿起了电话。

罗占古斯乘坐着美国军方的专机正在赶往菲律宾的路上,对“怒龙”他是早就听说了,虽然别人都说这个“怒龙”怎么怎么,不过他从来没放在心上过,也难怪,全世界都没什么部队能让他放在眼里,更何况一个“恐怖组织”!对他们这支骄傲的队伍来说,确实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有多重视的,“三角洲部队”只有别人畏惧他,“三角洲部队”以前没有害怕过任何人,现在也不会,将来更不会!

他认为这次军方派出他带领两个小队来进行这次营救任务简直就是对“三角洲部队”的侮辱,那可是三十二人啊,加上他自己足足有三十三人,在同一次行动中“三角洲部队”从来没有出动过这么多人。要知道现在整个“三角洲部队”也才只有两百来人,这一下就出来七分之一,“三角洲部队”可不是中国人那样靠人多吃饭的,他甚至觉得只需要半个小队就足以完成这次任务。

飞机上其他的对员都休息了,虽然不把“怒龙”放在眼里,但是行动也不能有一点马虎,先休息一下,养好精神再慢慢玩去。

打退菲律宾的第一次进攻后狙击手们就开始轮流休息,大家都知道以后的战斗会更辛苦,能多留点体力最好,和那些童子军一样的警察穷耗精神实在不值得。

可惜没休息多久,就有了新动静,远处又开来一支新的部队,这支部队一看就比先前那支要高档点,至少装备上是这样的。当然啦,这样的队伍他们还是不放在眼里的,不过想到廖烈新的安排,大家也只好认真对待了。

廖烈看着这次来的部队,感觉应该是正规军队里的特种作战分队,装甲车直升机什么的还都没少。这正是他所要的部队,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啊!通知各单位准备战斗后,他马上与基地取得了联系。

卡西列尔是菲律宾特种作战部队的指挥官,经历了上一次地狱之行后,他深知要武力解救人质的危险,当然他很明白,不是人质的危险,而是自己这些进攻人员的危险。他甚至有种感觉,里面那些“劫匪”绝仅仅不是为了解救那些渔民,仿佛是专为杀死他们而来的一样,要不怎么会做出二十四小时内不伤害人质的许诺,分明就是诱骗他们武力解救。

当然,上头也没有要求他们一定要把人质救出来,至少要改变一下现在的局面,任由“怒龙”说了算,要让“怒龙”知道如果我们狠下心来他们是讨不了好的。可惜上一次的进攻怎么说都是再给“怒龙”壮胆,总统知道后都非常生气,立刻派了新的部队过来,意思很明显,必须要尽全力将自己这面的筹码加多一点,至少也要把他们全赶回别墅里去。

卡西列尔知道如果按上次那样的火力强度,这些人至少要挂掉一半才有可能把“怒龙”全赶回别墅,对方能死伤多少他更没底。新来的直升机和装甲车在“红箭”的面前显的那么薄弱,和纸糊的差不多,只希望对方没有带多少导弹,否则后果谁都知道。

命令下来不得不上,在厉行的喊话后开始了进攻。卡西列尔发现这次的进攻要顺利的多,所遇到的攻击明显比上次弱了很多,不过狙击手还是没有比前面那个好多少,一开火就完蛋。直升机、装甲车却没有受到“红箭”的攻击,看来他们的导弹没有了。可惜直升机和装甲车照样被反器材狙击步枪打的趴了窝,不过比变成火鸡好多了。虽然受到的攻击弱了很多,不过进攻途中的各种陷阱倒是让他们吃了不少苦头,上次留下的尸体上的诡雷更是让他们死伤惨重。

进攻继续着,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个倒下,卡西列尔无比的心痛,心里把中国人的祖先问候可无数遍,不过自己的队伍总算是在慢慢的往前推进着,终于他看到第一个战士靠到别墅的围墙边,第一个目标胜利在望!接着第二个、第三个也纷纷到达围墙边,一个心急的战士想要爬进去,结果头才升出去没多久,整个身体就重重的掉了下来,头却不知去向,看到这一幕,其他的战士再也不敢造次,都停下来,等待下一步的命令。

此刻,在菲律宾巴拉望省,一批“龙爪”队员秘密的在巴拉望省监狱不远处的一个房子里聚集着,按照计划,他们将在晚上凌晨两点发动攻击,强行救出渔民。前提是必须确定埋伏在这里的特种作战部队被另一个战场的同志们掉走,否则伤亡再所难免不说,能否成功救出渔民还是个问题。

不远处,“龙眼”队员杨明正准备进去以记者的身份进去探监,由于那边打的很好,批准很快就下来了。

李强和老林他们一个个光着上身坐在水泥地上,正皱着眉头吞咽着仅有的一丁点饭菜。来这里已经好几天,在这里的日子只有用“苦不堪言”来表达。看到杨明走进来,大家都围了上去。

看到看守就在傍边,杨明只好开始演起他记者的角色来。

李强告诉杨明,他们这次更本没有进入什么菲律宾海域,绝对是在我国领海内,怎么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杨明问起他们在监狱的生活情况怎么样,老林说:“在这里生活苦不堪言,晚上睡水泥地板,上面铺一条薄薄的破席子。牢房屋顶是很薄的铁皮,炎热的太阳使房间里的地面温度很热,我们每晚要到凌晨两点才能迷迷糊糊入睡,早晨5点多就得起床。这里的饭菜不仅吃不惯,而且吃不饱;用水也非常困难,两三天才能洗一次澡,浑身难受极了。本来,监狱每天给每个牢房供应一个半小时的自来水,因为中国渔民多,监狱当局给他们一个小时,另半个小时给菲律宾囚犯。可是当地囚犯经常霸占着惟一的水龙头,不让中国渔民使用。”


杨明说:“按照菲律宾法律,中国渔民有权同菲律宾其他囚犯一样享受囚犯的基本待遇,睡觉至少应该有一张床啊?”说完又用英语问傍边的看守,“怎么你们没有给他们床啊?”

看守瞄了一眼杨明说:“巴拉望省监狱原来的设计容量只有200人,现在却关押着463人,非常拥挤,我们监狱对他们的处境深表同情,但无能为力。”

看到还有别的囚犯在这个大囚房里,杨明问是怎么回事。

李强说:“在巴拉望省监狱里,我们同21名当地囚犯关押在一个大牢房里。”“那你们相处的情况怎么样?”

“在监狱里,菲律宾囚犯睡在床上,我们躺在水泥地上,每次进出时,经常有一些囚犯毫无理由地踢我们一脚。我们虽然人多,但菲律宾囚犯大多是刑事犯罪分子,打斗惯了,还有杀人犯;有个家伙3年前用手榴弹炸死了3名警察,自己的一条腿也被弹片炸掉,要在这里和他们打架,恐怕就死定了。”


一个名叫曾凡群的中年渔民插话说:“更糟糕的是,我们每天晚上要经受‘飞机’的轰炸和‘坦克’的轮番进攻。”他的话引起渔民们的一阵哄笑。


“什么是飞机和坦克?”杨明不解地问。


“就是空中的蚊子和地上的臭虫。”他解释说。


“你们睡觉没有帐子?”杨明问。


“哪来的啊?”一直保持沉默的丁之平船长说:“晚上睡觉盖被子太热,不盖被子被蚊子咬。进来后,我们80%的人都得过流感和痢疾,喉咙痛、发烧。只要牢房里有一个人半夜拉肚子,其他人就休想睡着,整个牢房里臭气熏天。”

“我进来时看到菲律宾囚犯在打篮球、排球和网球,你们白天都玩什么呢?”

丁之平船长说:“白天可以睡觉、聊天或下棋,但不许打牌。我们每天吃不饱睡不好,也没有力气同菲律宾囚犯打球,被他们一推就倒了。”

“由于语言不通,我们不能同菲律宾人沟通,尤其是生病后到监狱医生那里看病,只能用手势比划,也不敢吃药,怕吃出问题来。”

在被关押的中国渔民中,年纪最大的是许声侨,今年62岁。许声侨已当了32年渔民,他说,他在两年前就已退休,在家里带孙子。今年年初他经人劝说再次出海打一次鱼,结果稀里糊涂地被抓了进来。他黯然地说,他最害怕的就是睡觉,除了天热蚊虫多外,50岁以上的人一个个睡得腰酸背痛,走路都要撅着屁股。


众多中国渔民中,有12名是未成年人,最小的是彭昌强,今年还不到14岁。彭昌强的父亲几年前去世,家里有母亲和两个姐姐。由于家庭贫困,他就跟着表哥和叔叔出海混口饭吃。当杨明问他进监狱后,同妈妈通过电话没有?他摇了摇头。杨明又问:“你想不想跟妈妈讲几句话?我这里有手机。”他回答得很干脆:“想。”两只眼睛殷切地望着杨明。

当他经过半个小时的等待最后终于在电话中听到他妈妈的声音时,小家伙一骨碌钻到长桌底下,趴在地上同他母亲交谈。他在电话中告诉妈妈,他吃不惯这里的饭,非常想妈妈。他妈妈叮嘱他要吃饱饭,注意身体,不要到处乱跑,要听叔叔们的话,妈妈盼他早点平安回家。

看着大家湿湿的眼睛,杨明暗想,就是因为我们的祖国还不够强大才会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就算“怒龙”这一次把大家救出去了,那下一次又怎么办呢?只有把我们的祖国建设的更加强大才能让我们的国民走到那里都高昂着头!

临走,杨明对大家说:“不管有多艰难,请大家相信祖国和人民不会忘记你们,现在“怒龙”也正在想办法来救大家,已经和菲律宾方面接上了火,挟持了不少重要的人质,相信大家回家的日子就要到了。请大家尽量保证自己的身体健康,毕竟身体是最重要的,就算是要逃跑,也要身体健康才行啊!”

说到最后一句时,杨明特意将“逃跑”说的重重的,李强疑惑的望着杨明,却看到杨明的眼睛流露出异样的光芒。


最近实在是忙,搬家的时候更有几天由于电话没跟上,连网都上不了,让大家久等了,对不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