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全战之战神之子 第三章 悲情迦太基 1、战时任务

md745839 收藏 0 117
导读:罗马全战之战神之子 第三章 悲情迦太基 1、战时任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3/


“先父即将远征伊比利亚(西班牙)之际我恰好九岁。他向神灵供奉祭品时我正站在离祭坛不远的地方……他把我叫到他身边慈爱地问我是否愿意随他一起出征。我迫不及待地表示愿意,并且充满男孩子气地热切恳求他准我同行。他拉着我的右手把我领到祭坛跟前,吩咐我把手放在刚献祭的祭品上对天起誓:我决不与罗马为友。”————汉尼拔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已到了次年三月份。山南高卢的冬天可真冷啊!习惯了意大利温湿气候的罗马士兵,对这冰天雪地整整抱怨了三个半月。这几个月来,陆陆续续从罗马传来了不少消息。不管是好是坏,都让这些驻扎在阿尔卑斯山下的官兵,觉得并没有与世隔绝。

首先是弗拉维斯连任当选为今年罗马执政官,他对内高卢的征服让大多数议员都从中获益,但也有少数议员出钱“贿赂”军队的事感到不满;卡西乌斯很顺利的竞选到了“护民官”的职位,这个神圣的职位负责平民的权利不受贵族侵犯,具有否决元老院决定的权利;盖乌斯·马略则很幸运的坐上了山南高卢行省总督的位置,可以看出,他在元老议员的心目中很受喜爱;另外,桑提克斯如愿获得了罗马公民的身份,现在是卡西乌斯将军卫队的骑兵队长……

不好的消息也是一大堆,最大件的莫过于迦(太基)罗(马)战争的爆发,为了争夺西西里岛的控制权,罗马另一位新当选的执政官——普布利乌斯·西庇阿,正率领罗马四个正规军团,与迦太基名将哈米尔卡·巴卡领导的迦太基军队在西西里岛激战。由于迦太基握有制海权,因此它能轻而易举地增强它在西西里岛上的兵力,普布利乌斯虽有小胜,但进展甚微。

因为是在战时,马尔库斯所在的行省常备军团的官兵们的役期,又被无限期的延长。说不定哪天,马尔库斯他们就要被派往西西里岛作战。


平坦宽阔的路面,过往着众多商队和马帮。这条道路因为是罗马元老院出资建造的,所以凡是非罗马政府的商队,只要装载着货物,就必须交纳路税。马尔库斯将收税的营帐置于路边,带领一名军团财务官坐镇,并由一个中队(即两个百人队),在路中设置路障,监督盘查来往的人员。

“嗒,嗒,哗啦拉,”桌面上摆满了金币、银币和铜币,财务官和助手满头大汗地点算着数目,每点清一堆登记注册后,就由旁边几个专职士兵小心地装入袋子,搬入铁制的钱箱。这一切都在马尔库斯的监视下完成,在每个环节中,谁要是敢贪污,马尔库斯有权处死他。

现在,马尔库斯是这个地区的最高长官了,盖乌斯·马略让他带领第一步兵大队,驻扎在米兰和帕多瓦之间的要塞里,并授予他全权指挥整个大队的权利。第一军团经过整编和兵源补充后,取消番号改为山南高卢常备军团留守内高卢。马尔库斯的留下确实带动了很大一部分人留在了内高卢,这些人大都被提拔为十夫长、百夫长等留用士官。如今,昆特斯已被马尔库斯推荐升为百夫长;马尔库斯的老长官特伦西斯,当上了仅次于马尔库斯的军团第二百夫长;至于保罗斯,终于如愿以尝地升为十夫长,直接隶属在马尔库斯麾下。

“长官……我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多钱呐!”威克多目不转睛地盯着成堆的钱币,一脸憨傻的样子。本来,马尔库斯也想让他当个十夫长试试,可威克多死活不愿意,非要在马尔库斯当个小小的亲兵。

马尔库斯半躺在椅子上,淡淡地说道:“真是很多啊,我也是头一回见呐!”说句实话,马尔库斯才不想留在这里看这些碰又不能碰的钱币,他只想早点结束服役期,早点回罗马去,但回去了该怎么面对波利奥的双亲呢?他已经写信回罗马了,希望波利奥的父母,能原谅自己没有尽力保护他们最爱的儿子。

本来,马尔库斯和留下来官兵的服役期是六个月。现在与迦太基的战争爆发了,马尔库斯千万遍的咒骂这场该死的战争,使得回家的时间又遥遥无期了。

“马尔库斯长官,外面有点小麻烦……”昆特斯一脸恼火地进来报告。马尔库斯便让威克多接着监视,自己随昆特斯走了出去。

“有个高卢人在堆柴草的马车里混了十几袋谷物,企图蒙混过关,被我们的士兵发现,按规矩我们有权没收这些走私品,可这个高卢混蛋居然敢殴打我们执勤的士兵……”昆特斯快速地说了事件的经过,马尔库斯点了点头,士兵的做法没错,按规定,私人货物都要缴税,不管你是罗马人还是高卢人,在这里一视同仁。

只见两个士兵合力把一个强壮的高卢男人捆在路边的一棵树干上,道路中间,一个高卢女人拉着两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拦在一架破旧的马车前,苦苦哀求马车上的罗马士兵,不要没收他们仅有的财产。

“受伤的士兵怎么样了?”马尔库斯问。

“没什么大碍,鼻子流了点血,我已经让他回驻地休息了。”昆特斯道。说话间,马尔库斯已然走到了那个高卢男人的跟前,昆特斯接过旁边士兵递来的皮鞭,狠狠地抽打这个高卢男人。一声声痛苦的惨叫响起,高卢女人也顾不得马车和谷物了,带着两个孩子跪在昆特斯脚下,用马尔库斯听不太懂的高卢语哀求着昆特斯。昆特斯心烦地一脚踢开这个高卢女人,又继续抽打她的丈夫。

“够了,昆特斯。放他们走吧!”马尔库斯说道。昆特斯无奈地放下皮鞭,两个士兵立即上前解开高卢男人身上的绳子。昆特斯又冲高卢男人的屁股踢了一脚,骂道:“快滚吧,高卢杂种!”高卢男人像是没听见,跑到马尔库斯脚下,抱住他的腿嘴里说着什么。

“混蛋,离我们长官远点!”昆特斯怒骂道。马尔库斯叫过一个懂高卢语的小个士兵,问这个高卢男人说了什么。士兵听了一会儿,说道:“他请求长官能归还他的谷物,那是他们家今年开春的种子,要是没有了,他们全家明年就只有挨饿了……”马尔库斯眼睛并没有看这个高卢男人,而是注视着他的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是如此的瘦弱,还没到懂事年纪的他们,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一切,单薄的衣服无法抵御初春的冷风,只得靠在母亲的身边瑟瑟发抖。

马尔库斯忽然叫住驱赶马车的几个士兵:“把马车和谷物都还给他们。”昆特斯一听,叫道:“长官,这怎么行,让总督大人知道可不得了!”马尔库斯冷冷道:“知道又怎么样?我还真想他早点把我开除出军队呢!”昆特斯一愣,半晌没回过神来。马尔库斯感带自己不该对别人说这些话,见昆特斯还呆在那里不动,就说道:“还要我下第二遍命令吗,昆特斯?”

“遵命,长官。”昆特斯朝赶车的士兵挥挥手,那几个士兵立刻架车过来。当高卢男人和他的家人接过马尔库斯递过来的缰绳时,眼睛里满是激动和感恩。临走时,高卢男人说了一句什么。马尔库斯自然没听懂,便叫来那个懂高卢语的士兵,那士兵怯生生的说:“那个男人说‘凯尔特神明感激你!’……长官。”

“感激我……”马尔库斯有些失笑,他们应该恨我才对。我杀了那么多高卢人,又站在他们的土地上掠夺他们的财产,他们该诅咒我,刺杀我,这样——我的心里也许会好过些。


山南高卢战事平息以后,外高卢似乎默认了罗马在内高卢所取得的权利。两国逐于今年一月份签定停战协议,高卢放弃山南高卢的一切权利,赔偿2500塔兰特白银,并开放山北高卢海港城镇——马塞和纳尔榜玛提厄斯为两国的贸易站。其实罗马并不想那么快结束战争,但布匿战争(罗马人称腓尼基人为布匿,而迦太基人为腓尼基人移民,故这场战争称布匿战争)的兴起,使元老院同意了这份协议。山南高卢总算平息了战事,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持续不断的平民骚乱和盗匪崛起。盖乌斯·马略一面加紧在山北高卢组建雇佣军,一面用“铁血”政策压制了高卢人的起义。现在,各地的匪患成了盖乌斯·马略桌上的头等大事。波河以北,米兰至帕多瓦地区,由于有罗马常备军团的驻扎,治安状况还算良好,各国贸易商队在这里行走也很放心。但一到波河南面的广大地区,除了全副武装,拥有众多人员的商队在白天敢行走外,几乎看不见任何小规模的商队。猖狂的强盗主要来自于内高卢东北方的伊利里亚和萨尔马提亚,这两个地区都是地中海地区有名的“盗匪之乡”,这里出来的男人,不是做强盗打家劫舍,就干雇佣军替南方诸国打仗。

马尔库斯曾奉命率第一大队到波河以南剿除匪患,但忙了一个多月,只剿灭了一小股强盗。大多数盗匪都是趁罗马人没杀到前躲入森林,等罗马人一走,他们从森林里出来继续作恶。这让马尔库斯很无奈,也让山南高卢总督盖乌斯·马略大人头痛不已,好在波河以北的税收还比较丰富,等下个月初,就可以把这年第一季度的税金,上缴到罗马国库。


马尔库斯已经很久没再到帕多瓦了,这里已是物事人非,十分的繁荣。谁都不曾想到,就在去年,这里还是一个被疯狂屠掠的城市。马尔库斯不得不佩服盖乌斯·马略的经营手段,在这个乱世之秋,还能将一个刚经受过战争蹂躏的地区,发展的如此有声有色。

在帕多瓦的街上,随处可看见各色人种。最多的自然是高卢人,其次是罗马人、希腊人、埃及人、马其顿人、色雷斯人、波斯人……本来,应该还有地中海最具航海和贸易经验的迦太基人,但现在恐怕是看不到了。据说这些腓尼基人的后代,在北非建造的迦太基城,已有约五百年的历史,这个时候,“罗马建国之父”罗慕路斯也建造了罗马城,两个古老的国家现在要进行一场面对面的较量。其实这种较量早在罗马共和国建立之初就开始了,当罗马将其势力扩大到全意大利半岛,大多数意大利城市国家不是它的盟邦就是在其控制之下时。迦太基势力在西西里岛上的存在引起了罗马共和国的恐惧,唯恐强大的迦太基舰队有朝一日会开进狭窄的墨西拿海峡。这个海峡介乎西西里岛与意大利半岛之间,是罗马及其意大利南部同盟国的补给船用以往返航行的海上通道。罗马还担心迦太基对意大利南部怀有野心。所以非正式的较量在西西里岛上蔓延了上百年,罗马时常教唆西西里的同盟军攻击迦太基控制下的贸易城市,迦太基人显然并不想介入战争,他们都是出色的农民、商人和航海家,都不情愿把岁月付诸于军队,大量雇佣当地的凶悍土著作战是他们一贯的选择。当然,这样的作战只限于低强度的游击战。罗马只是想遏止迦太基在西西里岛的势力,它并没做与迦太基直接开战的准备。

这一切自弗拉维斯征服山南高卢后不久,便发生了变化。内高卢的土地、奴隶、财富……大大刺激了罗马贵族议员对西西里的野心。罗马通过内高卢战争增强了国力,大批元老议员叫嚣“迦太基人滚出西西里岛的时候到了”。就这样,当马墨尔提尼人(注)向罗马求援的时候,罗马元老院以多数赞成票同意向西西里岛派出强大的罗马军团,迦太基与罗马之间的连绵战事也由此拉开序幕……


“马尔库斯,你好!见到你很高兴。”盖乌斯·马略很有礼貌地起身欢迎军团的第一百夫长。马尔库斯朝他敬了个军礼,道:“您太客气了,总督大人。不知您召我来有什么吩咐吗?”盖乌斯·马略哈哈一笑,道:“马尔库斯,卡西乌斯欣赏你,敬重你——我也一样!不知道在你眼里,是不是也对我……就像你对卡西乌斯一样尊敬、忠心?”

马尔库斯显然没听明白这话里的意思,直直地说:“您现在是我的上级,我对你尊敬就是对罗马尊敬,我对你忠心就是对罗马忠心!”

盖乌斯·马略用意味深长的语气说道:“马尔库斯,卡西乌斯给了你军团百夫长的军阶,从而获得了你的忠诚……我也一样可以给你,而且会比他给你的更多更实惠!”

除非是傻子才听不出这话里的意思,马尔库斯马尔库斯有点后背发汗。

“大人……”想了一下,马尔库斯觉得没必要介入他们之间的家族斗争,就说道:“我是罗马军人,只要在军队一天,我都会尽忠职守,总督大人要我办我们事,我一定会全力以赴!决不辜负大人对我的信任!”

盖乌斯·马略一听,非常高兴,认为马尔库斯终于为自己所用了。便叫来一个干瘦的老头,马尔库斯见过这个人,他是总督府的财务总长兼军团军需官。

“现在有一个很艰巨的任务交给你……这位你也见过,他是行省最高财务官——格涅乌斯,现在这个季度的税金已经收齐了,我要你护送格涅乌斯和税金回罗马……注意,我要你走陆路,你可以从军团里挑十个你认为信的过人,打扮成高卢人的样子赶路。现在波河以南都是强盗,你一定要小心,税金千万不能有失,不然……”盖乌斯·马略笑了笑,并没有说下去,而是说:“我信任你,马尔库斯,你对罗马的忠诚无人可及!你的勇猛无敌也会令强带们望风而逃的……哈哈。”

马尔库斯疑惑地问道:“为什么不派重兵押送,而且走海路要比走陆路安全的多……”

“你不明白,马尔库斯,”盖乌斯·马略神情有点沮丧,“有很多人都在打尤利乌斯家族的坏主意,如果照你说的做就会让所有人都知道税金押送的路线,那些恶毒疯狂的混蛋才不管你有多少士兵押送呢!我要悄悄的,不为人发觉的把税金安全送回罗马,这些钱都是要用来筹措军粮和建造战船的,非常重要!马尔库斯,你能回答我——能否完成这个任务吗?”

“是的,大人,我保证将格涅乌斯财务官和税金安全送回罗马!”马尔库斯不加思索地答道。对他来是说,这项任务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况且,还能回到罗马,回到朱丽娅的是身边……


注:一队叫做马墨尔提尼人的雇佣兵占领了西西里岛顶端紧靠意大利的墨西拿城。这些马墨尔提尼人受到了该岛最强大的城市国锡拉库萨的国王希埃罗二世的威胁。这位国王雄心勃勃想要称霸全西西里。马墨尔提尼人同时向迦太基与罗马求援,两国都派出了援兵。迦太基军首先到达城外。但是马墨尔提尼人却只放后到的罗马军入城,迦太基军遂与锡拉库萨军结盟。罗马军向宿营在距城不远处的迦锡联军发起进攻并将其击败。这次事件的结果是罗马与锡拉库萨先签订了一个和约,随后又互相结为盟国。同时,迦太基与罗马之间的连绵战事也由此拉开序幕。—— 布匿战争导火索


(此小说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